应用技术证实法 领会神韵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四日】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合十。

借第四届大陆书面交流会的机会,我从技术工作的角度把这几年走过的证实大法的心路历程作一个总结,不足之处请同修们及时指出。

自七二零至今,回顾几年走过来的路,我在从事技术工作的正法修炼过程中,大概经历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个人突破技术阶段;第二阶段是配合整体需要推广小资料点;第三阶段就是现在刚走过来的这个阶段,在技术工作中同化大法;随之而来的下面一个阶段正在逐步开启,進一步归正自身方方面面的不足。

一、个人技术方面的突破

我所指的技术工作主要是证实大法中所需要的计算机方面的技术工作。

我得法修炼之前是学这个专业的。一九九七年得法后,不但没有正面理解师父在这方面的讲法,还带着片面的视角为逆反与厌恶计算机的心理开脱。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这个矛盾主要反映在工作上,可是七二零之后,随着证实法工作的需要,这个矛盾越来越反映在正法的修炼中。

二零零零年,我被迫害,失去了工作。我想趁此机会学点别的,换个专业、换个工作,连师尊借朋友安排我到某大学网络安全实验室作辅导员的工作机会都错过了,而那个时候正是网络突破很困难的时期。

同修觉的我是学计算机的,所以几次找到我帮助解决基本软件的使用方法,我却连很多最基本的操作都不懂、最基本的一些软件都不知。那个时候正好是DOS和WINDOWS两个系统交接的时期,逆反与厌恶心理使我不愿意学习任何计算机的新东西。这怎么办?我总得尽到应尽的起码的责任呀。正是有这么一份责任感,我决心从头学起,突破这个障碍。

有了这个心,二零零一年师尊再一次借朋友安排我到一家网络安全公司工作。我从零学起,一次次克服那个逆反与厌恶心理,学习基本操作和安全方面的原理等。几个月下来,自己使用电脑终于不再有什么障碍,同修有点小问题基本上也能帮助解决一下。

二、为了整体的需要 推广小资料点

直到二零零三年末,我在老家看到同修们的资料都得到外地取或等外地送,很不及时,也很不方便,所以和当地同修交流,筹划着建立小资料点,解决当地的资料来源问题。二零零四年初真正开始启动。

我十分不情愿教同修,不是技术上保守,而是因为那个厌恶心理。正法需要,老家的这个整体需要,使我又一次次克服那个厌恶心理。可是第一次教同修教的一塌糊涂,同修没有任何基础,还有对计算机的畏难心理,我却是十分不耐心。

等又一次,另一个同修来学,我也调整了教学方法和心态。我开始一个操作一个操作的教给同修,并且让同修一步一步的记下来,然后按照自己记的操作几遍加深记忆。这个过程对于我来说又是一次磨心的过程,我尽量的克服不耐烦的心,尽量不给同修压力。同修十分用心学。两天后,同修终于学会了打印的工作。同修的配合使我第一次完成推广小资料点的工作。

最初,我不常回老家,后来虽然配合了一段时间,但都是需要什么学什么,不需要就先不学,所以该同修学习其它各项技术花费了一个相对来讲很漫长的过程。该同修学习技术的用心令我佩服,正是与该同修配合,使当地推广小资料点的工作進展比较顺利。具体的推广资料点、教技术都是他去做,使我得以有时间做其它方面的工作,而技术上需要我的时候我再去。

从工作的角度讲,我可以这样做,把技术教给几个同修,然后同修再去教给具体做小资料点的同修,可是我的心得修去。我虽然每一次都克服那个不耐烦的心理去教给同修技术,但是背后是个什么东西起作用最初我没有想过。直到某大城市的一个同修对我说:同修很需要技术,这项工作很重要。当时我说我现在做的工作也很重要,两个相比,我还是愿意做这个,计算机技术方面我插空做。回来后,我再回想自己说过的话,我想我可以这样安排平衡两个工作之间的时间,但是我不愿意做计算机的心就不对。我想到师父的法:“喜欢做事是个情,不喜欢做事还是个情,看谁好谁不好,爱干什么不爱干什么,一切都是情,常人就是为情活着。那么作为一个炼功人,一个超常的人,就不能用这个理来衡量了,要突破这个东西。”(《转法轮》)我一下子明白了那个让我不耐烦、让我厌恶计算机的东西,我感觉那一瞬间师父给我清理了很多很多。果然,再做这方面的事情的时候,就不怎么被带动了。

推广小资料点的过程也是一个帮助同修、带动整体共同提高的过程,基点不是单纯做事,所以我也是借助了技术上的一点点优势与同修交流,共同突破。

二零零五年上半年,在推广小资料点过程中遇到一位同修,他家宽带和设备什么都有,很适合建立一个小资料点,而当时那个地方同修的资料来源突然遭到邪恶破坏,也正需要有人提供资料。可是同修有两个方面需要突破,一是学技术畏难的心,二是上网怕不安全的心。通过反复交流,从法理上认识我们的使命和应该担当的责任,同修从法上提高上来决定做。

我把这两个问题分开来,让同修分别突破,而不是一下子解决,把同修吓住。我先是教会同修打印的操作,让同修只打印传给他的内容,同修经过一段时间就完全掌握了,还学会了刻光盘。觉的没什么可怕的,太简单了。

接下来,我就开始与同修交流上网的问题。我知道同修有顾虑,我就从安全原理上一点点分析,先从常人的技术角度帮助同修克服神秘、不安全的心理,帮助同修突破怕心。我知道大法弟子不能单纯依赖于世间的技术,我也知道安全技术不能百分之百的解决安全问题,所以待同修上网后,我再和同修交流怎么正确看待计算机的安全技术,我们交流关键是学好法,怎样在法上做好三件事,不让邪恶钻空子。同修再一次从法上突破原有的障碍,并且把上网软件刻在光盘上用不同方式给同事、朋友。同修的两次突破让我感到同修的了不起,更感受到大法的伟大。

每个同修的情况不同,所以推广小资料点需要具体对待。有一位同修也想做,但是怕不修炼的家人阻拦,所以开始有什么事情瞒着她丈夫。但是机器从新装过,她丈夫不会不知道,还因此有些家庭矛盾。第二次我去装机的时候,正赶上她丈夫在家,开始她丈夫还有些挑剔,我知道她丈夫不是反对她学,就是怕被迫害,怕因为上网不安全。

我于是不再避讳她丈夫,大大方方的给他讲解,从安全隔离、杀毒、安全存储、加密浏览等多项安全措施方面消除他的顾虑心,也体现大法弟子理智、智慧的一面,以及为他人着想的一面。事后听同修讲,她丈夫不但不阻拦了,还经常上明慧网、大纪元等看个究竟,不仅解决了同修的技术问题,还帮助同修解决了与家人的分歧,圆容了家庭。这更让我感到做技术的同修不仅要做好技术,还要学好法,在不同的场合都要正确对待所遇到的问题,开创证实法的良好环境。

三、技术随着心性的升华而提升

以往我都是感觉到是我在做,可是,二零零六年冬天给同修装机的时候遇到了巨大的困难,在别处好用的光盘在这里都不好用了。可是当我和同修俩人一块学《转法轮》第六讲,当学到快结束的时候,师父的法把我点醒,师父讲:“你的功能也好,你的开功也好,你是在大法修炼中得到的。如果你把大法摆到次要位置上去了,把你的神通摆到重要位置上去了,或者开了悟的人认为你自己的这个认识那个认识是对的,甚至于把你自己认为了不起了,超过大法了,我说你已经就开始往下掉了,就危险了,就越来越不行了。”那一刻我才在内心深处把技术与证实法联系在一起,我是在证实法,不是证实自己。一切都是师父给的,一切都是为法而来。我与同修交流后,带着大法必成的信心发正念,而后克服了一个个障碍,终于让同修的机器按照我们的使用要求自如的运行。

随后不久我自身也遇到巨大的障碍,找了个地方打算好好学法调整过来。可是学了两天法之后,发现不对劲。我发现又陷入旧势力安排的魔难中修炼了。于是我清除一些障碍,到那段时间应该接触的同修家里交流,解决我们相互之间遇到的困惑。交流的本身没有感觉太多的触动,但是回到住所静下心来,下午五点六点发整点正念的时候,我内心悠然升起一种喜悦,这种喜悦不是人间的高兴,就是内心一片光明愉悦,为自己作为一个大法弟子能够在技术方面帮助同修而愉悦欢喜。我想这喜悦是我没有顺着旧势力所设置的障碍魔难去修炼,而是不承认它,在不承认中站在法上突破后师父给予我的奖励。

不仅仅在技术方面放下观念的突破,在正法修炼中我也感觉到在其它方面每一次真正放弃自我之后,从法理上的升华都带来我在技术工作上的提高。虽然我没有太多的直接推广更多的资料点,但是我得把身边的同修教会,他好再去教给其他同修,所以我也会经常遇到要研究的技术问题,也经常会不知道怎么更简洁的说明白的时候,尽管不是多么高深的问题,但是得能够让同修一看就明白就懂,而不是教的没有思路没有条理,学的同修学过之后却什么也不知道。这样的困惑经常会有,可是当我真正从法上有所突破的时候,那个最简洁的思路就会自动跑到我的大脑中,進而变成直观的图表,使同修一看就懂,思路十分清晰。我知道这是师父给我的智慧,这正如师父讲的:“生命的提高是境界与技能共同的提高,是自己在不同境界中认识的提高。”(《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我发现当我不耐烦的时候,恰恰是我智慧和容量不够的时候,也恰恰是要突破的时候。同修多次要求我教给他装机,我感到很为难,面对一大堆要安装的软件和装机过程中可能遇到的情况,不知道怎么把思路理清,所以迟迟没有教。但是当我不断修正自己的时候,克服不耐烦的心试着一点点教给同修的时候,我忽然想起对计算机各种软件的分类,我一下子有了思路,我感到“柳暗花明又一村”。

我学计算机专业从常人角度看,在理论上学的挺透的,常人间的那个教科书把计算机软件分成系统软件和应用软件、设备驱动程序等,可是那是来源于常人的知识。而此时我感觉是法赋予我灵感,从内心深处真的感觉到我的一切技术来源于法。我把软件理解成法器,按照神通的内涵,对各种软件从新分类,系统软件单独一类,这就好比大舞台,所有的计算机的一切软件都需要在这上面表现,而后所有软件归为两大类,一类是功能软件,主要完成编辑、打印、做图等工作;一类是防护软件,主要起到杀毒、隔离、加密存储等。

在具体装机过程中,我也把同修在机器上面要完成的工作、机器性能、安装什么系统与软件等等作为一个整体看待。因为同修很多时候需要买机器,所以在保证顺利完成工作的情况下,以力求经济、效率与功用达到最佳,如果同修有机器的情况就不考虑经济的问题,只考虑效率与功用怎么达到最佳。这样的考虑,使我在安装过程中,根据同修的使用情况、机器情况,决定装什么软件,每一个操作都根据不同情况有了一定的针对性。

就是这样的考虑和做法,我不知在什么时候体会到了一种神韵。神韵艺术团的舞蹈演员用肢体动作、眼神等等,传达内心的感悟和正统的文化内涵,而我通过一个个小软件作道具把同修、机器、我容为一体,传达我在法上对技术的理解。我内心充满喜悦和对师父的感恩,是师父一步步把我从本文开头所说的那样一个状态带到这种境界。我在一定层次上明白了师父不断的借同修的需要要我做技术的原因,

师父讲:“我叫你们做的也不都是为了别人与给未来人留下这些,对你们自身的修炼是有帮助的。因为大家都是在这个社会环境中生活,也都要从这个时代走出去,也就是说,现在人的观念就是这样了,都在大染缸中,我们有这个特殊技能的呢,肯定是在这方面受的影响会大于其他人。那么你们在创作中走回正的路上来的过程中是不是在洗刷自己?在艺术上是不是在回升自己?是啊,在从本质上、观念上改变自己,不是在修炼自己吗?”(《美术创作研究会讲法 》)

四、技术工作中的整体意识与协调

技术工作不单单是技术本身,它会牵扯到整体的很多东西,所以要从整体上看待。比如建立小资料点,就要把正法進程的需要、当地整体的需要、想建立资料点同修的资源与环境、同修的心性等诸多方面综合考虑,而后才是具体实施的问题,具体实施中还有上面提到的同修、机器、技术同修本人等这样一个整体。这样的整体思维一样也反映在机器的维修中。最近我刚刚遇到几个这方面的事情,我写出来谈一下我的认识。

有一位老年同修,当我与他住在一起的时候,就发现他打印机工作不正常,打印奇数页,一、三老是打印在一页上面,接下来打印五,而在第一张纸上还出现一条灰道道,没有几天电脑又感染了病毒。我开始为他重装机。刚刚装完,打印第一遍运行好好的,当打印第二遍的时候就慢的不行,不算大的软件把机器累的半天运行不完,其实机器本身配置还不错。

三天里,我重装了三遍机子,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同修的问题,很多事情不从法上认识,只顾干活,我也看到近期自身学法不足的问题。第三次,我做完后,坐下来学法发正念,连续学了四讲法,发正念清理另外空间干扰救度众生工作的黑手烂鬼乱神,接下来机器一切正常。第二天,老年同修使用的时候,又出现问题,还是找技术的原因,我开始与同修在法上交流,把我的认识、做法、机器后来的表现一一交流出来,并且建议同修多学法。

在交流过程中也了解到,同修急于干活是有“任务”,其他同修每周要他必须做出一定数量的材料,对此我马上与同修做了交流,在法上建议同修稳步的做好,不要成为常人的工作,同时调整学法时间,把下班先打印改成先学法,然后再做证实法的事情。如此同修的状态开始稳定,机器恢复正常运转,打印也很正常。一个机会我也间接通过其他同修与只顾要材料的同修交流,从法上来看待问题。

还有一件事情更让人感到不一般。有一位老年同修,这两年参与很多证实大法的事情,大家一直很信赖他,很多打印、刻盘等事情,别人不敢做他敢做,这些年为救度众生为同修付出很多。可是他被监控跟踪,他家周围被安装了监控器材,同修心理压力很大,打印机也出现问题。当有其他同修在他家的时候,打印工作一切正常,其他同修一离开,他的打印机就不工作了。这样的事情不是一次,而是连续出现了两次,找维修的同修都没有办法解决,不久,这位老年同修就因迫害而流离失所。

早先还没有发生对该同修的迫害时,我发现同修长期不能真正从法上提高,而周围同修对此又很麻木,觉的他能做,很多工作还往他身上加。可是强加也做不动,该同修本人也很着急,救度众生的事情怎么能耽误呢?也在使劲的找自己。我一方面与同修本人交流,一方面与相关同修交流,希望整体上能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可收效甚微,最终没有改变事先看到可能发生的不良结局。

当同修流离失所而与我住在一起的时候,我才对同修的情况有了一个比较全面的了解。该同修早年得法之前,是一个响当当的副市级的实干型人物,当地很多人不但了解并且佩服。他本人生命也是从癌症的死亡线上被大法所救,他的康复震动了整个城市。就是这样一个在市里相当有影响力的同修,在家里默默的做打印的工作,我们看合不合适?同修能屈能伸,不挑不拣,救度众生的什么事情都做的来,那是同修的境界。可是为什么遇到这么大的阻力?仅仅是怕心吗?不是,同修在邪恶那么猖狂的监视下从来没有停止过一天救度众生的事情。我却看到整体与同修本人的另一种不足。

同修如果不做具体的打印工作,而是把法学好,多看看《九评》、《解体党文化》等书籍,面对面的找到以往的老同事、老朋友,把自己被大法赋予新生的神奇经历讲出来,把邪党的罪恶、党文化等讲清楚,在市里高层讲真相劝三退,那该有多大的威力。那个市里的高层是别的同修一般接触不到的,从常人看来也没有象他那样的说服力。那样的话那位老年同修不仅仅能发挥更大的作用,为当地整体同修救度众生开创更宽松的环境,而且同修本人也更安全。师父不是叫我们“怎么样做的更好、效率更高、影响更大、救人更多。”(《美国首都讲法》)吗?从这样一个角度看,做不动了,是不是师父在点悟我们换一种思维去考虑问题呢?

现在资料点遍地开花,同修都在走出自己的路来,有很多时候协调的同修就不见得面面俱到的看到问题,可是技术同修会经常因为技术的原因与同修接触,所以做技术的同修,就应该起到协调的作用,为同修都能够稳步的做好三件事尽到自己的责任,而且有很多时候技术同修在法上的做法更有说服力。

五、结语

在做技术工作中,从那样一种厌恶的心理走出来,有很多触及心灵的时候,被同修问的不耐烦的时候,走过来才更深刻的体会到师父讲的法,“修炼中无论你们遇到好事与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为那是你们修炼了才出现的。”(《芝加哥法会》)也深深的体会到“一切麻烦只为了铺上天的路”,一切麻烦也就是上天的一块垫脚石,想到这儿,内心的容量不知不觉的就变大了,对同修更加宽容。

在技术工作中师父给予我很多。我发现我在以前所学专业上才开始走出自己的路来,希望我能在法中在这条路上走的更好,归正自己更多的不足,救度更多的众生。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合十。

(第四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