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等不靠证实法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四日】

尊敬的师父:您好!
可敬的同修:你们好!

我是一九九八年元月份得法的,从个人修炼,磕磕绊绊的走到了今天。由于自己修炼的不精進和各种观念的阻碍,觉的自己没有别的同修那样“轰轰烈烈”的修炼故事,一直没有写心得交流稿。当我看到明慧网上又有《第四届大陆大法弟子书面心得交流会》征稿,在同修的鼓励下,我心生一念,我一定要写,即使写的不好,那也是我提高的过程;其间也和无数个大法弟子一样,经历了酸甜苦辣。

回想过去几年证实法的过程,在邪恶疯狂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那段时间里,在二零零零年,我和同修一起去北京上访,被邪恶绑架,非法拘留了十五天。出来后,我就觉的应该向老百姓说一说。不久后看了师父发表了新经文,我悟到应该要走证实法的路了。于是我就和我们地区的同修一起商量开始做真相资料。那时由于条件差,没有复印机,又没有技术,我们就分头到常人的打字社去,三十份、五十份的印,结果刚开始做,同修就被绑架了。那时由于学法不深,有怕心,后面的同修还没做就吓的不敢做了。

又通过一段时间的学法,心态稳定下来后,我们就买了一个旧的复印机,开始印一点资料。由于机器是旧的,加上心态不好,机器老出故障,所以那时的资料非常紧张,我们就制作真相小条幅,制作自喷漆模板,上面刻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等,利用各种方式证实法。刚开始我们没有经验,又有怕心,在扔小条幅时,总是不顺利,一个要扔好几次才能扔上去;后来我们就请师父加持(那时是二零零一年一月份,还不知道发正念),然后一个个小条幅就顺顺当当的挂在了路旁的树枝上。

有一次我们走到了一个公安分局门口,那里的狗汪汪直叫,我对同修说:没事,扔一个進去。又有一次,和同修一起到农村去发资料,到快发完时,对面来了一个巡逻的打着手电筒,当时心里很紧张,同修对我说:没事,他看不见我们。于是那人就从我们的身边什么都没说过去了。

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们每次都很顺利的把事情做完,顺利的返回。可是后来由于产生了欢喜心、显示心、干事心加上急心(看到辅导员都不出来做事),由于这些心被魔利用,有两位同修在一次喷写真相时被邪恶绑架,家也被抄了,从家里抄走了机器和很多资料。由于承受不住酷刑逼供,他们说出了别的同修,牵连了八、九个進去,造成了很大的损失,教训是惨痛的。我也是被抓的其中一个,被非法判刑三年,期间吃了很多苦。

出来后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同修、丈夫和儿子(都修炼)的帮助下,我把师父的所有讲法都学了一遍,心性提高的很快,很快的我又溶入到正法的洪流中。我觉的正法速度很快,通过交流我知道我们地区还没有资料点,就连《明慧周刊》也是外地同修给送来一本、二本,资料就更少了;我就想建立个资料点。正法速度这么快,救人如救火,我们也是一个大法粒子,有责任维护大法,我们的使命就是助师世间行。在救度众生中我们不能等、不能靠。但是丈夫说我们不懂技术;我说没有那么多借口;不懂技术我们又不老,可以学。

当我的主意已定,一切都在师父的呵护下顺利的進行着。我和丈夫先买来了电脑、打印机和所需耗材;同修甲又介绍一位外地懂技术的同修乙和我认识。第二天,同修乙就到我们这,给我们把机器安装好,又教了一些操作技术。由于同修乙在外地,一些问题只有靠自己,排除人心的干扰,大法是超常的,就能开启大法弟子的智慧。就这样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开始了对技术的摸索,摸索了两个多月的时间,我学会了上网、下载、编排、打印。当我打印出第一张资料时,我的心情是非常激动的,感激师父的佛恩浩荡,手捧资料跪在师父的法像前热泪盈眶,我默默的发誓:请师父放心,师父给了弟子救度众生的法器和智慧,以后我一定好好干,把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做好,绝不让邪恶破坏我们的资料点。

于是我和丈夫还有同修丙,我们协调起来,分工合作,从二零零四年至今,我们每周都出很多资料。其间每当法器出现问题,我们就及时的发正念,静心的学法,向内找。每毁损一张资料我都很痛心,我知道每一张纸都是同修省吃俭用的血汗钱。当打出一摞摞资料时,我的心里也很高兴,有一种欣慰的感觉。这时我就告诫自己:“欣慰归欣慰,千万不能生显示心、欢喜心”。

我是做小生意的,平时纸币流通比较快,我就利用这一条件讲真相;通常在一元、五元、十元的纸币上写上真相标语,做的也很顺利。大面额的我不写,因为流通慢。

我们只有听师父的话,在修炼的路上才能走的正、走的稳。我知道我的正念、智慧都是来源于大法,在证实法的路上能走到今天也全靠师父的慈悲看护。在这里弟子感谢慈悲伟大师父的救度之恩。我知道我离“真、善、忍”的标准相差还很远,在以后的修炼中我要去掉一切人的观念,在做好“三件事”中修好自己,紧跟师父正法進程,做到“越最后越精進”。

(第四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