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自我 走出自己证实法之路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四日】慈悲伟大的师尊好!同修们好!

看了第四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征稿启事后,感慨万分。体悟到师尊时时心系大陆弟子的苦心。一次次为大陆弟子提供交流的平台,保持着可贵的集体修炼切磋提高的形式。作为有幸和师父同在,证实大法、救度世人的大法徒,无论我修的好与差,我愿诚心的向师父汇报我的修炼心得。

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有一天,和我一起工作过的退休老校长(他当时也刚炼法轮功,并参加过师父传授班)突然叫住我说:“我借给你一本书你看看。”回家后,我翻开书先看了一下目录。顿时觉的哪个章节我都想看,甚至一个字都不想漏掉。于是越看越愿意看。我一气呵成的把《转法轮》全部看完了。我一下明白了,这不就是我心中久久盼望的功法吗?于是我毅然放弃了原学功法,立刻转入法轮功的修炼群体中来。

师父说:“你自己只是有这种愿望,这样去想了,真正那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转法轮》)后来我明白了,这一切都是恩师巧妙安排,才使我有幸喜得大法。

当时就觉的这功法太好了!于是什么家庭琐事、亲朋好友、儿女情一概推置一边,每天就是参加集体学法、炼功,每天不停的到处洪法,法就是我的一切。当时我妹妹、亲属、同学都说我:“修的心中谁都没有了,只有你的法轮功!”当然随着不断学法我逐渐把那些不符合法的做法在修炼中都归正了。我把他们当作被救度对象,通过讲真相,现在我方方面面的亲属四十多人基本都“三退”了。

一九九九年“四二五”、“七二零”证实法中,作为当时的大法负责人之一的我当然是首当其冲了。我是第一批被邪恶迫害到拘留所的学员。之后在家人的百般不理解中,艰难的坚持着我的信仰。但这一切都转入了地下。我偷偷的学法、炼功、发真相资料;偷偷的和个别同修接触,偷偷的把自己攒下的钱捎给资料点。就这样一拖就是四年半。

在二零零五年一月份,一次致命的病业状态惊醒了我(非常严重的心脏病状态)。这一次从死亡线上挣脱过来,这一口气没过去,我还活着。当时我想:师父啊!面对疯狂的镇压、铺天盖地的谎言诬陷,我从来没有过一丝一毫对师父对大法的怀疑,而且在任何恶劣的环境下我都坚持着学法、炼功,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我从没离开过大法呀。我为什么会这样呢?

于是我边学法,边认真的反思自己,向内找,我惊奇的发现,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为“我”而奋斗着。“我”怕落下,怕圆满不了。用自己的行动证明给师父看:“我”没离开大法;“我”还是大法弟子;师父别不管“我”。转来转去没离开一个“我”。多么肮脏的私心啊!这哪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标准啊?师父要我们修成无私无我的正觉呀!就在这迷茫的当口,师父又慈悲的在梦中点化我要走出来,又巧妙的安排了同修不停的一次次找我,把我带到各种集体修炼环境中和大家一起学法、做三件事。这使我清醒的认识到:“救度世人”才是我们的重要使命,也是我们的史前大愿,我们只有救人的份。

我决心走正师父安排的路。也是在这个环境中,我觉察到和其他同修比差距有多大。通过学法,很快找到了我在做三件事中还存有“怕心”,对证实法工作缺乏“热心”,对唤醒身边没走出来的同修缺乏“耐心”,我的执著太多了。我又开始苦恼,随之又产生了“自卑”的心。我也天天在学法,我为什么就悟不上去呢?在一起切磋时,别人都能谈出悟到的很多更高法理,我却不能,我又认为,可能由于个人根基不同,我天生就不是一块钢,只是一块铁,越想心越多。

“弟子:师父说什么就信什么、不再更深的多想,这种状态对吗?师:神看一定会认为这人太好了,但我还是要他多看书多学法。”(《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从这段法中,我悟到:我为什么着急一定要从法中悟到更多法理,羡慕别人能在同修面前夸夸其谈呢?这不是自己严重的求名心指使下,对学法产生了有求之心吗?这样的心性,法中众多的佛、道、神怎么会把更高法理点给我呢?这哪是证实大法呀,这不是严重的证实自我的心吗?这些心都是在不知不觉中产生,自己却不自知。

于是我静下心来学法,放下一切执著,什么都不多想,是钢是铁一切由师父安排,我就是师父让做啥就认真做好,心中只有“救人”,别无它求。一段时间后,我又能悟到一层层的法理,实实在在的感到沐浴在大法中的幸福,真正体悟到“无求而自得”的法理的深层内涵。此时我又深深理解了师父为什么每每强调让我们多学法多学法,学好法的用意。同时感悟到修炼环境对我们修炼提高的重要作用。

在这个环境里,我很快又发现在面对面讲真相方面和同修的差距。我想就这样象例行公事一样,每天学法,发正念,发点真相资料,遇到有缘人就讲真相、劝“三退”,这是精進了吗?觉的还是用心不够,还应该怎么办呢?师父的一句话映入脑中:“修炼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洪吟二》〈无阻〉)。我的修炼路是什么呢?回头想想自己走过的路,一下想起用信讲真相反馈的几种情况,觉的挺好,如给当官的讲真相很困难,给真相资料根本不看,我就试着给一个当官的亲属写信,以“老部下”的身份落款。过后他一反常态亲自找到我问起有关法轮功的一些问题,然后他说“我找单位退党去了,他们不给退,说退什么,退了还不把你当成法轮功啊。”我说,“我给你退呀”,又讲了些真相,他高兴的退了。

还有一个老同修找到我说:“听说你能用信讲真相。我老伴可顽固了,我和他一提法轮功他就跟我急,还阻止我做三件事,你给他写封信呗。”我仔细的了解了他的身世、职位、工作单位等细节后,用他的老同学的口气给他写了一封信。落款没署实名,告诉以后会找他面谈。求人到外地邮寄。后来这位老同修见到我高兴的说:“你邮的信他接到了,现在他主动和我要大法的书看呢。真相资料也看了,我出去也不阻拦了。”我悟到,这就是我要走的证实大法的路。

师父说:“三界内的一切生命都是为这法而来,为这法而造就的,为这法而成的,包括万事万物。”(《各地讲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师父还说:“那么大法弟子在这正法期间,只要世人能理解、从而得救,我们可以如意的运用任何方便救度众生的办法,但是我们也是在选择的用、善用、正用。”(《各地讲法五》〈二零零五年曼哈顿国际法会讲法〉)信也是为今天救度世人而善用的。于是我坚定这一念,留心各种信息作为讲真相救人的契机,开始了我真正大量用信件讲真相、救度世人的证实法之路。

我发现学生政治课本里有谤法内容,就给教材编辑有关负责人、编辑人、出版社写信;发现学校搞什么谤师谤法的学生签名活动、主题班会、演讲,我就给学校的校长、教导主任、班主任、大队辅导员分别写信;发现有绑架迫害大法弟子的事件发生,我就给公、检、法、司、“六一零”及办案人员和他们的家人写信;从《明慧周刊》发现有迫害大法弟子的事例,就给有关派出所、居委会、劳教所、监狱负责人及警察写信。只要细心,到处都能发现有讲真相的契机。

我还曾经把我们这片负责讲真相的整个乡镇、村所有住户名册弄到手,按姓氏和辈份逐户写劝善信,现已做完一个半乡镇了。几年下来当地、外地分布全国各地二十九个省、直辖市内部相关单位、个人,包括公安、司法系统、教育系统、工厂、企事业单位负责人,本市区所属各乡镇政府及有关单位负责人,都是我讲真相的救度对象。几年下来,我一直不断的做,共寄了多少封信我自己也记不清了,从来也没想计算过。我认为这微不足道的一点,不值得也没必要去计算,只是尽心尽力按师父的要求去做就足够了,如果真正能达到救人的目地,一切也都是师父在做,我只是在表面做而已。

这个过程也真是我修炼的过程。这期间,虽然我心中就一念,就是快救人多救人,但起初也有怕心存在。开始我曾把我市一共有多少个邮筒都在什么位置统计出来,为邮几封信分别跑几个地方,分别投入了不同的邮筒,后来一想,最终不还是集中在邮局统一发出去吗?长期这样,我在被迫害期间曾留下过笔迹,查出来怎么办?我就每次写信时求家人、孩子用不同笔迹、不同色的笔写,每次用不同信封、不同邮票。几次下来意识到这不又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吗?这信是救人的法器,师父说:“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那旧势力怎么左右得了呢?想到这,我底气十足,坦坦荡荡。我谁也不用,只准备两支不同色的笔,每次变换着笔迹写一次邮七至十封,就在较近的几个邮筒邮,一直到现在,一直都很安全。怕心也不翼而飞了。

信写多了,有时也产生了不耐烦的心,比如有一次给迫害大法弟子的办案员妻子写信,抄完后发现漏了两个字,应该重抄一遍,心想:太麻烦了,算了,就这样邮走了。明知不对、还那样做,为这事心里几天不安,其实这是做三件事不用心去做,效果会打折扣的。修去这颗心,以后再没发生过类似的事。

这期间也曾有奇迹出现过。比如有一次,我刚投入邮筒八封信,突然发现邮筒上贴着从某月某日邮资涨价的通知。我后悔不已,想写一纸条补齐邮资差额投入筒内,让邮递员给贴上。但邮的信太多,已记不清是哪几封信了。无奈边往回走边求师父加持,让这些救人的信一定及时邮到有缘人手中。希望能有奇迹出现。我马上找到在邮局工作的同修,说明情况,他告诉我没事,内部掌握到某月某日前,用原邮资信照常走。我高兴的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安排的。这位同修告诉我,在这之前,你抓紧时间邮没问题(因他知道我手中还有很多贴原邮资的信封未用完)。我一直不停的邮着。

有一天我刚投進去十封信,边往回走边计算着还有几天到期。发现我记错一天,今天正好是过期的第一天。我这个懊丧啊,埋怨自己不争气,太粗心,眼泪都掉下来了。我向师父表示忏悔:是弟子做事用心不够,使这类事情屡屡发生。师父啊,不争气的弟子求师父了,这一定是最后一回,我决不会让这类事情以任何形式再出现。求师父加持,使信及时发出。奇迹又出现了,我碰到那位在邮局工作的同修,他意外的告诉我,邮资涨价日期延至月末。我眼含热泪合十连连喊:师父啊,您太伟大了!谢谢师父的加持!谢谢师父!不争气的弟子又让师父操心了!今后弟子一定会用心做好每件事。

随着师父正法進程快速推進,我知道目前应走出反迫害修炼,应立即终止迫害,更多的救人。

(第四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