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五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当时身患多种疾病,是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在师尊的慈悲的呵护下,在大法的指导下,我坚定的走过了这八年多的证实大法的修炼路。我做的都是很平凡的一些小事,我也要向师尊汇报一下,和同修们共同切磋,共同提高。说是向师父汇报一下,其实,师父什么都知道,因为师父时时就在我们的身边。我深知,我做不了什么,我所做的一切,是大法的威力,是恩师点化我、呵护我、引导我做了大法弟子该做的事,走了我该走的修炼路。

一、坚持学法 整体提高

自从学了经文《修炼不是政治》后,我就不太关心社会的形势了。在九九年“七·二零”后,我就牢记师父的《道中》。后来,师父又发表了《理性》、《大法坚不可摧》等许多经文,我经常学。

有法指导我,我没有被邪党搞出的邪恶形势所带动。我每天都多学法,走师父安排的路,大法的需要,就是我该做的事。每天我都努力做好三件事,全面否定旧势力。

我从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大法弟子受到严重迫害后,就一直认真学法,每天坚持学三讲法。在法的指导下,我能够明辨是非,决心坚修到底。同时,我也督促和我常接触的同修一定要多学法,经常在我家切磋交流。有个同修说,不管外面形势多紧,到你家就象没事一样。因那个时候,我听到什么,都不动心。虽然同修不多,但是我们整体提高,也坚定的走过了那段艰难的修炼路。

在九九年刚开始迫害时,我们的一名辅导员,派出所天天去骚扰他,见到大法的东西就收走。我听说后去看他,他说派出所的警察刚走,炼功带被收走,没有了。我就回家给他取一套。那位辅导员很高兴,说我们又能炼功了。现在看是一个很平凡的小事,但是在当时,为了同修,真是放下了自己。我虽然是一名普通学员,但是我心里一直不忘身边的同修,当我悟到应该去北京证实大法时想到,我们是大法中的一粒子,在整体证实法中应增加一份力量,就找同修切磋,我们六名同修一起踏上了去北京的列车,在天安门打横幅证实大法。

在红色恐怖的八年血腥迫害中,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只要自己悟到,就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做到。特别是每当同修需要我帮助的时候,不管迫害的形势多严峻,不管下雨下雪,我都能毫不犹豫的帮助解决。有的要经文,有的要资料,有的要光盘,有的要炼功带,我都马上给解决。我有的,就拿我的,我没有的,我就去同修家找,从来没有怠慢过。特别是要资料的同修,不管要多要少,我都能认真的给解决。就是要一张,我也不觉少,要几百张,我也不怕多,我认为这是同修的正念出来了,一定要支持。在同修心里,我很容易就能办到,因为我答应的特别轻松,其实我真的有时自己都不知道到哪里去找,但还真没有找不到的时候。那个时候,做资料的很少,又特别保密,经常冒着危险走好几个同修家,才能找到。那时,我就悟到,是伟大的师尊看到我这颗诚挚的心,引导我找到需要的东西。所以几年来,我身边的同修,急用什么东西就来找我,这样,对我身边的同修,学法,炼功,发资料都有帮助,只要同修正念一出,想干什么,就能干什么。

在二零零一年恶党流氓集团疯狂迫害的时候,虽然受到长期监控跟踪,我照常讲真相、发资料证实大法。为了不牵连我身边的同修,我就到离我家远一些的同修家联系,甩开跟踪的,然后再取资料、发资料、切磋等。在找资料的过程中,发现有的同修得不到真相资料,我就自己做了协调工作,给一些同修送资料,使两片地方的资料满足供应,大家共同散发资料,共同精進,使整体共同得到了提高。后来经过协调人的协调,他们都有了方便的渠道,我也就不用协调了。

二、帮同修一步步走出来

在发资料、讲真相过程中,发现有的同修走不出来,我就多要一些资料,找到不出来的同修,让他们帮助我叠。时间长了,他们也就都出来,由少到多的开始发资料了。

在参加学法小组方面,我也用心去做。有一家夫妻俩都是大法学员,有两个小孩,男的上班,女的在家看孩子,大的才四岁,因为她不能出来,在她们家成立了学法小组。同修去学法,孩子有时就不听话,有的去,有的就不去了,有的时候就没有人了。我知道后,我只要有时间,我就到她家去学法。在学法的过程中,我发现他们讲真相、发资料做的不算太好,我就让协调人把每周我发的资料送到他们家,他们一看我一人发这些,天天都做,他们也就慢慢的多做一些资料了。后来孩子稍大一点,我就鼓励他们把孩子送幼儿园,幼儿园能收了,孩子就送去了。他们做的一直非常好,除上班外,经常发资料,还经常到偏僻农村发资料。

我听说有一个警察的妻子,以前学过法,后来不学了,得了重病,手术后,也没好。在她病危的时候,她还想学法炼功。经过同修联系,由她的儿子背着她到同修家学,后来就在她家学了。因为是警察家,又病危,只有一名同修去她家学,我就去了她家学法。我们去了三个同修,大约学了两个多月吧,每天都学一讲后,带她炼功,一直坚持到最后,她吃不下饭,说话说不出声,一直坚持和我们学法、读法,一直坚持到她生命的最后一天。因为她病重,常人心不去,还是离开了我们。在她去世后,她姐姐在梦中看到她去了一个美好的世界,很幸福的样子。

后来,我知道了原来有一家是学法小组,因为在家里看两个小孩,还有老人,母女两个人修炼,有时就没人去,她们俩人就谁有时间谁自己学,失去了集体学法的环境。我就主动的和另一位同修去她家学法,使她们母女俩人又能参加集体学法了。我不管在哪个学法小组,我都在学法前或学法后,去发真相资料。这样,我身边的同修一看我天天做,也没事,很安全,他们也渐渐的修去怕心,投入到讲真相、救度众生中去了。我讲真相、发资料在同修之间从来不保密,看到同修问我,我就直接说我去发资料,我心里想的是,让同修都走出来,做我们该做的事。只要心态纯正,理智的做,很安全的。“一正压百邪”,是畅通无阻的。

那两个学法小组一直都坚持的很好,我现在又在自己家成立了学法小组,有两个同修来学法,每天学两讲,下午学一讲,晚上学一讲,因为有一个同修上晚班,我的丈夫上白班。他们两人在恶党九九年迫害大法后,停止了一段时间。我家的两个孩子都得法了,但他们不精進。

现在,我每天和同修尽量出去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救人。有的同修自己觉的不会讲,要跟我出去学着讲,我就毫不客气的约她们和我出去讲,这样他们也锻练着能自己讲了。我想大家要都能正念正行,做好三件事。一定能立即终止迫害,邪恶自灭。

三、坚信师父坚信法 排除病魔干扰

我因身体多病,在得法初期隔一段时间就出现一次消业状态,在学法中师父的法就给我打在脑子里,“你一味的强调你自身功的变化而不强调你心性的转变,它可是等着你心性的提高,才能发生整体变化呢。”(《转法轮》)从那以后,只要病业返出来,我就向内找,只要是找到自己的不足,病业状态马上消失。后来在九八年有一次,我竟然昏昏沉沉的睡了四天四夜,孩子看我不醒,使劲打我的脸,让我醒一醒,我说没事,一会我还要炼功呢。在第四天,在我昏睡中梦到让我准备一个骨灰盒,我猛然惊醒,想到,自己是哪没做好,是来取命的。我马上在心里发誓:我今后一定放下名、利、情,跟随师父好好修炼,一修到底。这一念可真好使,马上就醒了,能下地走了,一切都正常了。

这次经历展现了修大法的神奇,我也亲身体验到了修炼的严肃性,同时自己也知道是延续来的生命了。从那以后我就严格要求自己,但有时自己悟不到,还有身体不适的状态,我马上向内找,首先从思想上改变过来,以后再落实在行动上。

每做什么事,就要想一想,是不是大法弟子该做的。只要做事,就要做好。如在同一时间,常人的事和证实法的事都需要我去做,我都把大法的事放在首位。我深知,我延续来的生命是给我炼功用的,不是过常人生活的。最近几年已经没有病业的状态了,但也有不舒服的时候,我就认为这是好事在我身体上出现。

在九八年以后的修炼过程中,我听说谁过病业关,我就去看望,把我的经历告诉他们,增加同修的信心,帮助他们提高心性,向内找。有时神奇当时出现,马上就好多了。特别有一个得过癌症的同修,她病业现象多,我听说她消业我就到她家去。有时我不知道,她身体病业现象实在过不去,就晃晃悠悠到我家,把她这几天所做所想的都一一的告诉我。我帮助她明辨哪对哪错,查到了邪魔钻空子的地方,悟到后,清除它,解体它,都能很快的闯过病业关。从去年开始,她自己能解体病魔的干扰了,她还能帮助别人。

今年春天,我常接触的那位协调人,她多年来做的都非常好,在各方面对我都有很大的帮助,可是她在拔牙的过程中起了执著心。在拔最后几颗牙时,心态不稳,被魔钻了空子,从舌头里往外出血,发正念、学法都没有止住。第二天早上三点多钟给我打电话,说让我帮忙。我们两名同修马上就到了她家,一看有一名同修已经去了,她站在地上坦然的炼功呢!好象什么事也没有发生,我们都炼完功后,她刚要张嘴说话,她嘴里的血和血块就不断往外出。她吐完后,告诉了我们事情发生的全过程。我说,没事,我们发正念。五点、六点,我们三人围着她发正念,感觉她身上往外冒的全是凉气,先去的同修说,你挨她近一点吧,她太冷了,我受不了。我说我不冷,我热。这正念一出后,我紧挨着她对着她发正念,我的身体被能量加持着,很热很热。看到她坐的地方,象大冰块一样在那里摆放着,并看不到她了。我就从新开始对着她集中精力,发出强大的正念并请师父加持。清除她身体里、外及周围一切破坏大法的邪恶,解体所有的黑手烂鬼,清除共产邪灵和恶党在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因素,“灭”字强大到象宇宙天体一样大。就看到她身体上面的东西解体了,就象化掉一样,她渐渐的露出来,坦然的坐在那里。发完正念后,我说,你好了,我看到包着你身体的东西没有了,解体了。她把嘴里存着的血吐出去后,真的不出了。

四、明晰法理,正念正行

自从师尊讲出“人人都是协调人”的法后,我牢记在心里,做事考虑整体。有一次我们地区为了救度教育界的人,给各大、中、小学校用档案袋装满真相资料,由大法弟子在指定时间、统一行动,交给各学校领导。每片分多少袋,我们片切磋后分的时候,我当时一看下面的落款是当地一个学校的名称,我的第一念就是,这不是撒谎吗?我当时没有拿,有的同修拿两、三份,我回家后,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反问自己,为什么别人能做自己不能做呢?想到因为自己认识人多,当面送不合适,但这个落款也不合适。因为这是整体做证实法讲真相的大事,应该正念正行,用别的学校的名字属于盗用,不行,不合适。因我是一名普通学员,只能接触一个协调人,我就起早写了一个条子,把我的想法写在纸上,送到协调人那。她看后觉的有道理,她说我找她们商量,我就回来了。她就紧急的召集了有关协调人切磋,他们不怕麻烦,从新收回来,写的落款是适合大法救度众生的名字,里面又增加了一封信,解释落款是为了救度他们的信。虽然大家费了很多事,但是收到的效果很好,都安全送到,使学校领导都明白了真相。

还有一次,我们地区在读《精進要旨》时,有一段时间,把师父的名字读成(师父、师尊)我一直觉的不对劲,我一次也没那样念过,但同修念,我说不对,也没人听,因为当时我悟的也不明确,那一年多,我们地区被绑架四十多人,找不出我们整个地区哪个地方没有走正,被邪恶钻了空子。在明慧网上有一名同修写出了这样念不对,我一下惊醒了,我们地区在这方面有漏啊!可是,我们地区还坚持那样念,我就找我接触的协调人切磋,说出我悟到的法理,她觉的有道理,在协调人中,她也提到了此事,可能他们协调人大多数还坚持。正好协调人要切磋时我赶上了,他们就让我参加,学经文时,他们就念师父、师尊,到我这我就念师父的名字,一个协调人马上制止我,不许直呼师父的名字,我就不念名字,但也不念师父、师尊,学完法,就引起了切磋此事。因为他们都是协调人,长期以来,已经形成了观念,说是悟到的,又把师父讲法中关于弟子不能直呼师父名字的那段法找出来学,并说网上发表的文章是同修个人认识,并不是网站通知。我说,这样念我觉的不对。在这种情况下,我没再多说什么。回来后,我就马上写一篇文章往明慧网站投稿,在当周明慧网上就发表了,我认识不对的地方,由网站的同修给修改了。他们通过看明慧网的这篇文章,在协调人的带动下,我们地区逐渐的改正过来,从那以后,整体上走的正,一年多,没有同修被迫害。

我有的时候,发现整体上有的方面有些不足,就找协调人交流。有时,他们在后天观念的阻碍下,不能接受,我就善意的向明慧投稿。文章不长,发表后,同修看了就有所借鉴,这样也就达到了整体走好走正修炼路的目地。

我这次没有打算投稿,觉的所做的都是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没有什么突出的事情,在协调人的督促下我才动笔,写起来越写越想写,觉的对整体提高有促進的就应该写出来,所以写了这些。十多年了,做了很多,也有很多的不足。今后要学好法,正念正行,做好三件事,做一名合格的大法粒子。

谢谢师父的慈悲救度!谢谢同修的帮助!

(第四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