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体配合 面对恶人堂堂正正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五日】下午别的同修都到公安局楼下发正念,有一老年同修在一楼发正念。这时国保大队长進楼看见老年大法弟子转身就往外走,老年大法弟子跑出去想拦住他讲真相,脚下好象有东西绊了一下,身体往前一扑,就抱住了大队长的腿。王队长吓的大喊:“快来人哪!”当即过来五六个警察把大法弟子拽开,王队长开门就跑出去了,老年大法弟子起身就追,王队长边跑边回头说:“我的妈呀,(法轮功)盯上我了……”往南跑几步,一看不对,转身又往回跑,不一会儿就跑没影了。

——摘自本文

* * * * *

师尊好!同修好!

我们是大陆边陲的一个小城市的大法弟子,在师尊的带领下,我们一直按照大法的标准要求修炼自己,做好三件事,把法轮大法的美好和邪恶迫害大法的真相告诉给世人。

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八日晚,有七名大法弟子去农村发真相资料,被当地不明真相的世人举报,有两名同修被当地派出所绑架到市国保大队。在家的大法弟子得知同修被邪恶绑架的消息后,立即高密度发正念,解体邪恶的迫害,有的同修到国保中队长家讲真相,有的找到“六一零”头子的父亲讲真相,有的同修和被害人家属到政法委“六一零”办公室讲真相,还有的同修到迫害法轮功的公安局副局长家讲真相,有的同修和受害人家属到公安局找国保大队长讲真相要人。

公安局负责登记的警察不让進。我们互相交流,在法上提高认识,回忆师父讲的“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着〉)这段法,去掉怕心解体邪恶,突破登记这一关。

我们请师父加持,发正念進公安局。负责登记的警察拦不住我们,以后就不叫我们登记了,我们十一个同修可以随便的進出公安局找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局长、国保大队长、中队长讲真相。我们每天都到公安局发正念,面对面讲真相,后来国保大队的头头就躲着我们。

八月九日上午,八名大法弟子给国保大队长讲真相时,国保大队长叫来四名警察往外拽大法弟子。大法弟子毫无怕心,发出坚定的一念,警察拽不动我们,解体邪恶的迫害,结果恶警不但拽不动人,还被大法弟子金刚不动的神威吓的转身走了。

下午别的同修都到公安局楼下发正念,有一老年同修在一楼发正念。这时国保大队长進楼看见老年大法弟子转身就往外走,老年大法弟子跑出去想拦住他讲真相,脚下好象有东西绊了一下,身体往前一扑,就抱住了大队长的腿。王队长吓的大喊:“快来人哪!”当即过来五六个警察把大法弟子拽开,王队长开门就跑出去了,老年大法弟子起身就追,王队长边跑边回头说:“我的妈呀,(法轮功)盯上我了……”往南跑几步,一看不对,转身又往回跑,不一会儿就跑没影了。

我们每天中午集体吃饭,馒头、稀粥、咸菜、大酱、豆腐是我们的午餐。在一个被迫害的女同修家吃过午饭,大家发正念,然后我们对照大法找差距。

我们坚持用大法归正每个人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同修有不足我们都反思一下自己,是不是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这种场面真是太好了,我们都好象又回到了“七二零”以前师父给我们安排的集体学法,我们沐浴在法轮大法的佛光里,心性提高的很快。这个女同修在一张大白纸上写道:“我丈夫因炼法轮功信仰真善忍做好人被抓。”把这长纸贴到临街的玻璃窗上,经过的路人都停下来看,有的还念出声。

后来公安局的人告诉我们:“国保王队长请了一个月假。”我们识破这其中的假相,就利用这种假相继续深入的讲真相。我们分成两组,以找队长为理由,从公安局四楼开始到所有的办公室讲真相,让他(她)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他(她)们都和气的告诉我们,找国保大队长要人。我们从四楼一直讲到一楼。我们每天都有人在公安局门口,对来办事的警察和过往行人讲真相、劝三退。每天都有人退出恶党。有一个同修给一个来办事的警察讲真相(好象是个当官的)。这个警察吓的钻到车里让司机把玻璃窗关上,赶快开走。我们讲真相时,让他们把被绑架的大法弟子放出来,他们就说:“我说了不算。”我们就告诉他:“你说了不算,法轮功师父说了算。”他们马上说:“对,对,法轮功师父说了算。”

有一次我们几个人找国保大队长,刚走到门口,屋内一警察看见我们就喊了一句,“法轮大法好”,我们马上接着喊“法轮大法好”。因大队长不在,这个警察让把门打开大声提问,听我们讲真相。我们和他讲了三十多分钟,我们故意大声讲,把别屋的警察都引过来站在门外听。我们走时,这个警察用手指着我们说:“他(她)们都是法轮功。”

我们悟到监狱也是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的地方,也应该捣毁,到监狱近距离发正念。

下午我们十一人(年龄最大的六十七岁,最小的八岁)到监狱门口发正念讲真相,监狱收发室的两个人听我们讲真相后,告诉我们找公安局要人。我们告诉来监狱办事的警察和常人,记住“法轮大法好”。有两个来探监的常人听明白真相后,当时就退出邪党。监狱警察害怕了,先出来三个人站在门口,中间一人拿冲锋枪,旁边俩人拿警棍,后来又来两个人,最后狱警中队全体都出来跑步、训练,我们就对着他们发正念。有一个便衣警察(是个当官的)从监狱出来听我们讲真相后,坐到车里用手指着我们告诉司机:他们都是法轮功。我们从下午一点到四点讲了三个小时才离开。

在家高密度发正念的同修说,我们是一个整体,也得走出来。他(她)们先后二次到公安局家属楼和公安局院里发真相资料和真相粘贴。他们请师父加持,让门卫睡觉,然后分头在公安局院里(四合院)贴了好多真相粘贴,她(他)们当时没有一点怕心,就是为了救人,贴完后安全离开。

第二天公安局召开紧急会议,据知情人说:研究法轮功贴标语的问题,如果居委会举报一个法轮功,奖励两千元。大法弟子不为这种假相所动,堂堂正正的做好三件事。

这期间我们不断在法上交流向内找,找到很多的人心,如执着结果的心、怨恨心、对同修的情、心态不稳、着急心等等,在这六十多天讲真相发正念的过程中,这些人心都暴露出来了,有的同修有怕心,对邪恶的迫害也没能及时上网曝光。比如:同修被绑架的第三天才印发当地同修被绑架、揭露邪恶迫害的资料;第二十六天才印发第二批资料,内容不够准确,还是没上网曝光,在同修的催促下,直到第五十一天才上网曝光。

可是上网曝光准确性不够,没有如实曝光邪恶迫害的内容,让邪恶钻空子继续迫害大法弟子,制造要非法劳教二年的假相。我们决不能承认这种迫害的假相,同修们都悟到应该去掉这些不好的人心,按照大法修自己,归正自己,洗净自己,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


(第四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