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修好自己才最安全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五日】借“第四次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之际,弟子向慈悲伟大的师父合十问好!向同修们问好!

八年来,在证实法的实践中,我走的比较稳,靠的是信师信法,全盘否定一切旧势力的安排,按师尊《转法轮》中的教诲“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走了过来。修炼过程中,我一次又一次体会到师尊的洪大慈悲和无微不至的呵护,一次又一次的见证了大法的神圣、神奇。只要我们走的正,就能体会到无处不在的师恩浩荡。

一、大法赐给了我一个和睦的家

得法修炼之前,我是一个对名、利、情很执着的生意人,而且脾气很不好,经常和丈夫打骂,一点小事就吵的不行,一气就堕胎,共堕了五胎,到后来总是怀不起孩子,到医院治也没用。俩口子经常闹离婚,丈夫沉迷于酒中。面对一个即将破碎的家庭,全家人为此很伤神。

就在此时,也就是一九九六年,我喜得大法。在有缘之士的引导下我开始修大法。三个月后,我怀上了我儿子,脾气也变的好多了,懂的去关心别人,尊重对方。丈夫看到修炼前和修炼后的我判若两人,觉的大法太神奇了,也走上了修炼的路。

由于邪恶的中共发起了对大法的打压,面对铺天盖地的谎言、诬陷,我的心开始有点动摇。通过静心学法和看真相光盘、真相资料,我明白了法理,看穿了中共邪党的阴谋。于是我带着一家人多次走向天安门证实大法,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一次次平安回家。

二、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因我一天到晚就是埋头做生意赚钱,有时为了自己的利益不受损失还和别人争吵,由于自己强烈的执着心不放,加上学法时间少,又不静心,炼功也是想着生意的事,另外空间的黑手烂鬼看的很清楚,钻了我有漏的空子。

一天就在我去做生意的途中发生了车祸。我当即晕死过去,好长时间,等苏醒过来才想起请师父救我。当时我的腿肿的好大,无法行走,自行车全坏了,司机以为我死了,已逃走。我不知怎么办,想起师父讲的“好坏出自一念”(《转法轮》),我马上想:我没事,我是大法弟子。回家后通过静心学法,几天就好了。如果不是学了大法,命都没了,钱再多又有什么用呢?

通过这件事,我找到了自己根子上的问题——强烈的执着名、利、情。作为修炼人要放下的就是这些东西。师父教导我们“能不能放下常人之心,这是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关。真修弟子人人都得过,这是修炼者与常人的界线。”(《精進要旨》〈真修〉)

三、建资料点

这次生死关后,我带着省吃俭用的钱和几个同修一起到一个县城建了个资料点,由于做的很顺利,同修间配合的很好,不知不觉生起了欢喜心、干事心,学法相对也少了。

忽然有一天,房东的儿子敲门说:“公安局来人了。”另两个同修吓的赶快就走,我一个人赶紧收东西。后来那小孩说:“看你们吓成这样,我是骗你们的。”大家也没往心里去想,也没去悟一悟——是不是师父借他的嘴点化我们。

过了几天,我去别的地方有事,等我回来,房东告诉我:“同修甲被公安绑架并遭毒打,她还带公安抄了资料点,把机器等东西全部抄走了。”而后,此同修在恶警的刑讯逼供下,把我和同修乙都说了,恶警绑架了我。因那时还不知发正念,一路上我请师父加持:我不能被他们迫害,还有好多众生等着我去救。一到那里,恶人恐吓我,我没有害怕,感觉师父就在身边,我一点都不配合他们,不断的给他们讲大法的神奇,几个小时后,他们就叫我回家了。

四、从新建立学法小组,形成整体

我们炼功点自九九年“七二零”邪恶疯狂镇压后就散了,好多人躲在家里不敢出来,更谈不上去证实法。我悟到我们要圆容好大法,尽快形成一个坚如磐石的整体,而师尊不想落下一个大法弟子,主动去帮助同修是我的责任。于是我就一个个的把他们叫到我家,一起学法。学完法大家互相交流,如何更好的做好三件事,大家都积极主动组织到农村发资料、贴不干胶。

有一次,我们到同修丙家学法,不知道同修丙去郊区贴不干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遭恶警绑架。她一直没配合恶警,可是恶警搜到同修丙的手机,就到她家抄家。

晚上八点,我们去学法,恶警站在门口开门,進一个就扣一个,一会就绑架了好几个大法弟子。恶人说我们聚会,又搜到同修身上的不干胶和真相资料。问我们住哪,叫什么名,我们都不配合。另一同修被绑架后就想走,几个恶警抓住她想打,我悟到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迫害她就是迫害我,我马上打开窗户大声喊:“乡亲们啦!你们来看啦!我们做好人,恶警来抓我们,还打我们啦!”

连喊几声,几个恶警恶狠狠的把我拉过去,一边咆哮着恐吓我,一边暴打我,刚打的时候我喊了一声“妈呀!”但我马上想起师父说:“很多当被打的很痛的时候嘴里却在喊:“妈呀!妈呀!”完全把这迫害视为常人对人的迫害了。那么这个时候我去保护他,这些旧势力它就不干了,因为它在维护着旧的宇宙的理。它认为那是宇宙的唯一理,新宇宙它看不到。它就要说:“这是你弟子吗?你看他把你当师父了吗?他把自己当作修炼人了吗?他有正念吗?他放下生死了吗?他做到金刚不动了吗?”这个时候师父真的被它们指责的无话可说呀。”(《法轮大法北美巡回讲法》)想到这我立刻高喊“师父,师父啊!”恶警马上停下没打了,我的泪也流下来了,那一刻我深深感受到师父的慈悲——佛恩浩荡。

这时我的正念更强了,我们和他们讲真相,他们不但不听还骂人。我发正念让他们现世现报,恶警头子真的在那难受,脸色苍白,他打电话要增援警力,把人带走。我请求师父加持我们,救度众生还有好多事要做,无量众生急切的在等着救度。让恶人电话打不通,我这就出去。恶警电话真的打不通,他只好去阳台打,我赶紧叫同修丙开开门,我们就往外跑,邪恶马上来追,没追上。当时我光着脚跑,那地方又有尖尖的石头、碎玻璃等,可我感觉脚好象没着地一样,轻飘飘的跑离开了那里。

还有一次,刚做完《明慧周报》等资料,公安和居委会一群人進到我家,我马上关上卧室门收拾机器、资料等东西,心里求师父帮忙,邪恶看不到这些东西,发出强大的正念。刚收好,一个恶人爬到窗子上看到我,就不断的敲门,我想到师父的法理:“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说:“我修的是真、善、忍,没做坏事,做最好的人,你们不去管坏人,却来骚扰好人,我现在要休息了,等我有时间再去找你们谈。”他们听了马上说不耽误我休息,就走了,后来再也没来过。一切正念皆从法中来。

四、先修心再修机器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我自己买了电脑、打印机,经过同修的帮助,我很快学会了上网、编辑、打印、印制不干胶、制作横幅、刻录光盘。由于当时参与项目的人少,我就主动承担起来,还要传递资料和协调。这样一来,我的学法、炼功时间相对就少了,思想中老想着证实法的事,学法、炼功静不下来,口里在读法,思想中老想着证实法的事,实际等于白学。法学不好,发正念、遇事向内找、做资料都做不好,打印机也出问题,本来打的好好的,忽然有几张纸前面两排内容打不到,隔几张好,隔几张又坏。我对着打印机发正念,再运行还是这样,心里又急又躁,简直搞的我焦头烂额,想起外地同修来一次好麻烦,还得花几十元路费,本地同修白天要上班,路途也挺远,晚上又没有公交车。

其实大法弟子出现任何事都不是偶然的,我停下来集中精力、静心学法,向内找,并请师父帮忙。在师父的法理启悟下找到了自己强烈的证实自我的心、求名的心、显示心、私心,找到了自己的执着,否定它、排除它、修掉它。同时和我的打印机交流:“我知道你们很辛苦,你们很了不起,你们有幸在这个伟大的时刻成为助师正法的法器,这是多么伟大的荣耀啊!因为大法是超常的,你们应该超常发挥。”发正念,请师父加持。重新启动打印机,一切恢复正常。

我悟到应发挥更多同修的作用,就主动的去带动周边的同修,把做不干胶、横幅、刻录光盘等技术教给同修,在师父的加持下,我们现在配合运作的很好。

是师父和大法才使我走到了今天,使我在风风雨雨中不断成熟,使我在证实法中逐渐放下自我,铸造成了坚定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大法给予了我一切以致未来的荣耀,我要以这一切去救度无量众生。我会牢牢记住师尊的话:“你们只有救人的份儿”(《芝加哥市法会讲法》),我会珍惜现在的每一分、每一秒,放下人心,放下自我,做好三件事,“越最后越精進”。

个人所悟,不当之处,敬请指正。

(第四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