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实法点滴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九日】

得法

我是一名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得法的弟子,和许多同修一样在得法前经常琢磨人生的真谛究竟是什么,却一直也想不明白。当我刚毕业,邪恶的迫害就开始了,电视、报纸铺天盖地的造谣和诬蔑我一直没看,当有人提起一些不可思议的谎言时,我就觉得那不可能,要真那样怎么可能有那么多的人相信呢?工作没两个月,就觉得上班很没意思,这时来了一个新同事,他怎么这么能干,这么快乐呢?一次聊天中,他向我洪法,第二天就把《转法轮》给我看,两个晚上就看完了一遍。看书时就感觉前额凉丝丝的,象是有个洞在灌风。书中关于德与业的转化对我触动很大,带着治病的执著和对德与业的转化的认同走進的大法修炼。得法后的转变是巨大的,心性提高了,对工作负责了,对别人也好了,发现领导和同事对我也变好了。

考验

我幸福的沐浴在师父的慈悲之中,工作生活各方面都十分的顺利,然而考验也接踵而至。在公司的项目中,我的工作一直还不错。可有一次领导就是认为是我拖了整个项目的后腿,当时就委屈的哭了。当我能忍受下来,做好自己的工作,一切就都顺了。跌跌撞撞的修炼过关。到了二零零一年,邪党阴谋策划的“天安门自焚”闹得沸沸扬扬。当时我的心里很明白真修弟子是不会这么干的,但心里七上八下:莫非是哪个学员邪悟了搞出来的。等看了几遍报道,就发现不对劲了,那个“王進东”居然连双盘都不会,说的话也不是大法的内容。后来,自焚的真相光盘《伪火》和《是自焚还是骗局》出来了,分析的太透彻了,全面的揭露了骗局,提出了灭火器从何而来、烧不坏的雪碧瓶等等疑点,并且可清楚的看到“刘春玲”是被打死的。谎言终究是谎言,一戳就破。

清除困魔

我从小嗜睡,长大后最少也要睡八个小时。看到明慧网上的交流文章,同修晚上十二点多才睡,凌晨三点五十分就起来炼功。我却连晚上十二点的发正念几乎没有,早上六点也经常起不来,心里急呀。我努力克服瞌睡,熬到十二点发正念,可早上就起不来或是白天上班没精神。于是,我站在师父的法像前想让师父帮我。我想,那还是学法吧,正好学到〈清净心〉那一节。“要我看,还是向外去求了。你要想提高你自己,你得向内去找,在你这颗心上下功夫。”(《转法轮》第九讲)我一惊,我这不是向外求了吗?我立刻向内找:我对发正念不够重视,发正念是师父交代的三件事之一,我却很多时候只是走过场;太求安逸了,放不下人的观念,认为睡觉少了不行。当我重视发正念,多发正念,慢慢的我能够在晚上十二点和早上六点同步发正念了,早上炼功一小时,白天也不困了。清除困魔的好处太大了,有了更多的时间学法,我的状态突飞猛進,几天一个状态,甚至一天一个状态。

找出自己的根本执著

学法的增多,让我找到了根本的执著。治病的执著心我一开始就知道,逐渐的能够放淡,但总是去不干净。直到看了明慧小册子《修心断欲》,我才恍然大悟,自己的色欲之心也不小,这些本就要去的执著,可我却为此而苦恼,真是“抓住肮脏世界里那些肮脏的东西不放,甚至损失一点还痛苦的不行”(《精進要旨》)。不论生生世世的因果关系是怎么样的,师父安排的是最好的,我的这种状态对于放下色欲之心十分有利。

在对德与业的认同中同样隐藏着执著,那就是执著于人的福份,执著于执子之手,与之偕老等人间的美好之中,却一直没有觉察。有时候与妻子为了什么事有点争执,就觉得心揪的难受,简直站立不住。从小就觉得自己有些福份,干什么都还比较顺利,不知不觉执著其中不自知。师父在《走向圆满》中说:“人在世间养成了许多观念,以至被观念带动着,追求着向往的东西。然而人来在世上是由因缘决定着人生的路与人生中的得失,怎么能由着人的观念决定人生的每一过程呢?所以那些所谓美好的向往与愿望也就成了永远也得不到的痛苦执著的追求。”(《精進要旨》)我悟到:其实所有人世间的美好都是因为它符合了法对人世间的标准,如果离开了法,一切都变得十分的脆弱。执著于人世间的美好就是没有站在法的基点上,没有突破人这一层。

证实法点滴

大法弟子就应该证实法,法学的好了,在证实法中就能做的好。在一段突飞猛進的提高后,我证实法的局面逐渐打开。从原来的只发光盘到使用真相币、利用网路讲真相、面对面讲真相、打印小册子发放等等多种形式证实法。

首先要开创好家庭的环境,以前多次给妻子讲真相,她总说:就你能,就你对!强烈的证实自己的心影响了讲真相的效果。通过多学法,转变讲真相的基点,以让对方明白尽可能多的真相,作出正确的选择为目地,效果立竿见影。妻子明白的真相,并且还主动向她的朋友传《九评》。

怕心是一个很大的障碍,要证实好法就要修去怕心。有一次我到村子里发《九评》和《晚会》的光盘,开始的时候心里突突的,总觉得别人看着我。通过不断的发正念,就想村里租房的那么多,而且我也可以来租房子呀,逐渐的稳住心态发资料,发现原来不是那么难做。当我回家的时候,发现我家楼下停放着一辆警车,心里一下子紧张起来,我就坚定一念:我是大法弟子,邪恶不配考验我,排除那些会受到迫害的念头。回到家中,依然有些放不下,总是要看看那警车走了没有,连续几个正点发正念才平稳下来。心态不稳的时候一定要多发正念。

在证实法中,我不断的修自己,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是否符合法的标准。有一次朋友的对象坚持要来我家上网,这不就是有缘人吗,我就劝她退团。朋友是明白一些真相并已经三退了,却认为我讲的“如果你不退就很危险,当天灭中共的时候就会牵连到你”是威胁,与我争执,最后有点生气的走了。朋友一走我就向内找,为什么朋友会这么认为呢?师父说:“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精進要旨》〈清醒〉)。而我的正念不足,不能让人体会到善,语气也有些生硬,加上有依赖于常人的心,指望朋友去劝,把责任推给一个常人,他怎么担当的起呢?正在想呢,朋友就打电话来向我道歉,真的是一切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

我深知自己与其他同修还有很大的距离,离师父的要求还差的很远,但我有信心有决心做好师父交待的三件事,圆满随师还。前几次法会我都没有参加,总是觉得自己修的不好,写不好。我是“单飞”的弟子,只认识引导我得法的同修,这样的交流法会是十分珍贵的。正法到了最后,我要珍惜这次机会,写下自己的修炼体会,向师父交上自己的答卷。这篇体会写了好多天才完成,就觉得写体会也是一个提高的过程,不精進就很难写下去。层次有限,不到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第四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