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的路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九日】

尊敬的师父好!
大法同修好!

我家三代信佛,父亲是修佛的,吃长斋,母亲也信佛,我从小受家庭熏陶就信神佛,知道做好事得善报,做坏事会有恶报,所以一生不做坏事,善良、热心肠、乐于助人,又是一名救死扶伤的医生,处处为患者着想,做了一辈子好人。

一、有幸得大法 无病得重生

我是一九九六年八月十八日得大法的,那时已退休,皈依了佛门,是受戒弟子,对不二法门很敏感。辅导员翻七、八里山路来找我三趟,最后把老师的法像拿来放在桌子上,当时我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也不知道。

我坐辅导员的自行车,行十多里路到学法点看师父广州讲法录像带。十堂课下来,我感到老师讲的博大精深,真好,信佛多年都没听到真正的佛法,此刻我心里豁然开阔,可找到回家的路了。那时我住在农村,就给农民洪法,我家就是学法炼功点,组织大家学法炼功,有时到大炼功点和功友学法交流心得体会。一次到市里参加一千多人的学法交流会,学员们说的都很好,我深受感动,增加了学法的信心。

我子女多、工资少、家贫、工作累、操心,多年没攒下别的,却积了一身病,小病不提了,主要是冠心病、胃溃疡、神经衰弱、风湿、青光眼、静脉曲张等等多种慢性病,使我不能坚持工作,提前五年退休。每天受病痛折磨,生不如死。学法后老师给我净化身体,一身病都不翼而飞了,感到没病一身轻的幸福。其他功友也和我一样。

可是「七·二零」以后,铺天盖地的黑势力压下来,疯狂破坏大法,大多数人害怕不炼了,可我坚持炼下去,上访三次,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讲真相救众生  时刻在心中

自「七·二零」到现在,我一直走师父指引的路,决心跟师父回家。听师父教导,做好“三件事”。洪扬法、讲真相,使群众明白真相得度。

我家住在市郊,面向广大农村,为了使他们得救,我大多数时候下乡,路很远、吃不少苦,有时往返三十多里路。有时人家不理解,一次散发真相材料被两个青年人发现,手拿着材料对我说:“这是不是你撒的?”其实我没撒光盘,一起去的有三个同修,怕暴露功友,我没否认。那个女的对我说:“你这么大岁数不在家睡觉,你图个啥呀?”我说:“为的是你们呗!就为了让你们明白真相得救哇!好好看一看吧!”那个男的拿出手机想报警,我一点也没有害怕,我是做最正的事,心底无私天地宽。我大声对他们说:“我这么大岁数,你(举报)得奖金到哪去花呀,谁家没老人?”他们听我说的有道理,对我说:“你走吧!”材料和光盘他们拿回去了。

有一次,我回老家在长途汽车上讲真相,我心态纯正怕心少,气氛很祥和。我给大家发护身符。换车后快到家了,我站起来大声说,“乡亲们,认得我吧!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常念得福报疾病消。”全车人默默无语,用和善的眼光望着我。我走到哪里就把真相讲到哪里 ,把福音传到哪里,时刻把救度众生的事装在心里,从不懈怠。很多事这么多年都记不清了。

还有一次去农村发真相材料,刚放到门口,有四、五个妇女追上来说:“是不是你放的?”我说是,她们就没好气的对我说:“前面就是派出所,你快走吧!”我对她们说:“你们这些孩子不懂事,我不是为你们好吗?为救你们,灾难就在眼前,日子不好过了。只有明白真相才能保命啊!”她们只是撵我走。我走在回家的路上心里很不是滋味儿,感到救人的艰难,心里很苦很累,想起师父的一段法:“云游是相当苦的,在社会中走,要饭吃,遇到各种人,讥笑他,辱骂他,欺侮他,什么样的事情都能遇到。他把自己当作炼功人,摆正与人的关系,守住心性,不断提高心性”(《转法轮》)。想到这一段法我心里宽敞多了。

讲真相的过程中,心性也在不断的升华,开始的时候 ,讲好了就很高兴,讲不好就感到很受伤害,人心较重,容易被带动。慢慢的心态平稳了,对众生充满了慈悲。而且不明真相的善良人也常常令我感到任重道远。

一次黑天散发材料找不到路了,一位青年人把我送到大道;一个司机看我撒材料怕危险就猛的按笛示意我快点走,我对他招招手,他满意的笑了。还有一次我送材料时,一个女孩子哭了起来,很是伤心。我不理解她为啥哭,就问她,她说她害怕。我问怕啥?她竟说:“我怕大娘危险!”我为明白真相后众生那纯善的心感动,更激励我精進、抓紧救度。再苦、再累、再危险,我都觉的值。在众生的支持下,完成我应做工作。

三、整体提高 携手共進

我是后来此地的,了解到这里以前迫害的很严重,所以同修之间一直都很封闭,怕心重。为了大家共同提高,把环境正过来,我就利用我家的方便条件,组织功友集体学法交流 。可是功友之间有间隔,不能圆容,遇事总看别人不找自己,执着自我不能忍让,没多久就黄了。我也搅在其中,劝这个说那个,过几天缓和了又开始学。可是几日又不行了,反反复复的总这样,我心里特别烦,不知道找自己,完全是气恨埋怨:“给你们提供条件集体学法你们还尽事儿。”过不去关。

一天,我听到师父法身严肃的对我说:“缠在情中、缠在气中,你干啥来啦!”我这才知道错了,开始向内找。我和功友发生矛盾时,站在人上看问题,认为自己是后来的,功友欺负我,我伤心透了,后悔不该来这地方,这地区人怪透了。因此我一次一次过不去关,有时勉强过去也过的不够好。有一次我又过不去了,学习讲法后我明白了,是我太执着自我了。

“如果把法摆在第一位,放下自己,都能用正念来解决问题,那很快就能够做出决定,证实法中也会把事情做好。”(《法轮大法 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关键是配合的得好,没有太多的以个人的执着影响证实大法,相互之间也没有太多的坚持己见造成的个人心里过不去,在学员中很少出现互相之间摩擦吧。”(《法轮大法 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三年加拿大温哥华法会讲法〉)

老师讲的空间的问题确实是真的,师父为了点悟我,让我去过两次(自己不太精進,让师父操尽了心。),那里也学老师的经文,有很多人,一人念大家听,那里人都很年轻,皮肤细嫩。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样,并且听到一句话:学法自度。回来后一分钟才认识人间的这个家。我写这件事不是显示我如何如何,是为了证实大法是真的。

四、谈谈怕心的问题

我心态正、思想纯,怕心较少。刚开始我就敢走出来,没有顾虑。我为什么怕心少呢?我对师父百分之百的正信,我知道师父就在我身边,师父法身亲自和我说话,所以我不怕。再说我认为我做的都是好事,不是坏事,就应该堂堂正正,怕啥?常人说对不一定真对,管他干啥,我救度众生做这么神圣的事,我怕啥?

从「七·二零」到现在我一直紧跟正法進程,上访、散发材料、贴小票、挂横幅等等,我都没落下。现在又走出来面对面讲真相,做“三退”、近距离发正念、营救同修都积极参与,视同自己的事一样对待。但有时很苦很累,下次就不想去了,认为自己岁数大了,总想舒服。可到下次我又出正念了,我们整体配合的事必须得去,就这样一次次去自己的求安逸心,一次次的走出来。协助营救同修发正念尽心尽力,但有时对同修的情太重,特别注重同修的安危,有气恨心,基点站的不够正,有待今后努力修正。

不足的地方,有时懒惰,有求安逸心,时不时人心老往外冒,遇事向外求,不找自己,不能忍耐。今后要坚决克服掉,奋力精進,跟上正法進程,做一个合格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第四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