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师父说的每一句话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九日】尊敬的师父好!同修好!

得法八年以来,在修炼的这条路上,一脚深、一脚浅的走过来,总觉的没有什么特别值得写的东西。看到明慧网“第四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征稿启事”之后,回想自己走过的路,觉的在个人修炼与正法修炼的这条路上,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一定要坚信师父说的每一句话。

一、风雨前夜,喜得大法

我是在一九九九年三月底得法的,正逢风雨前夜。

一九九八到九九年之间对我来说真是诸多“不平”。九八年暑假返校时,大嫂动手术,我是从医院病房直接登上回学校的火车的,九九年寒假回家时,母亲在医院动手术,我从学校回家时直接回的就是医院病房。因为母亲手术不是很成功,留下了严重的炎症、危及生命,整个寒假我都被弄的心力憔悴。返回学校时,我身上出现各种症状,有的时候就感觉自己快不行了,吃多少中药都感觉没有用,反而觉的药在起反作用,经常是整夜在床上不敢闭眼,担心闭上眼就再也醒不来,那种恐惧始终笼罩着我。

我的班上有同学修炼法轮大法多年,之前曾经向我洪过法,但是我被常人的观念挡住了,没有珍惜那一次的机缘。在我陷入恐惧之后,我开始思考人生的意义:人活着是怎么回事?人活着到底为了什么?并向同修请来大法书。看第一遍时,两个小时就通读完《转法轮》(现在想起来,真是非常神奇),当我读完书时,在我的脑海中只有一句话,那就是“朝闻道,夕可死”。当天晚上,我一躺床上就睡着了,睡的很香。

得法之后,各种干扰也是很大的,我能清楚记的有两次:一次是我去同修那里请师父在各地的讲法,刚请到大法书出来,就雷雨交加,我用身体和衣服护着大法书,跑着回去,到宿舍时,全身已经湿透了,但是大法书没有淋到。另外一次,是我们每次炼功时,学校的高音喇叭就开始广播,我刚刚得法,炼功时被吵的根本就静不下来。后来,在一次雷雨中,高音喇叭哑了一个多月,此后,它也就干扰不了我。

得法之后,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学法,每天至少用四、五个小时学法,经常是半天或者是一整天学法,拿着大法书不愿意放下。刚得法时,各种观念都往上返,经常有不相信的想法冒出来,我根本就不管它,我内心深处知道大法好,因此只要出了不好的想法、不相信的念头,我就坚决排除它,不让它冒上来。到得法四十天的时候,所有这些不好的念头都被清理了,从此以后,类似的想法很少出现。记得在得法后的一天,我在炼功点上炼完功,有一个老同修问我:你觉的我们这个大法怎么样?我直接就回答说:师父说了,这是天法。我怎么能去评价呢?

二、共同精進,维护大法

在“四·二五”之前,就听到了天津的一些消息,当时心里觉的有点紧张。四月二十五日的那天早上,我和几个同修去了中南海,当时我们在北海一起学法、交流,然后再去找已经在那里的同修。不巧的是,我的导师打电话要我回去干活,我只好回去帮他先干完活。干完活之后,就剩下我一个人了,没有同修带着,一定要自己决定是去、还是不去?我的心性没有立即提高上来,但我知道,我应该去,我在宿舍里反复学师父的经文,反复念师父的那句话:“弟子们你们要记住,大法圆容着你们而你们也是在圆容着大法。”(《精進要旨》〈法正人心〉)最后,我放下了自我,毅然决定要去中南海。当我决定要去的时候,我到炼功点,还有两个同修也要去,我们就骑自行车同去。

过了几个月,邪恶还是发动了这场迫害。“七·二零”的当天,我在一个同修家里,知道了很多同修被非法拉到了丰台体育馆,我们决定要去那里,和同修在一起。正打算要出门的时候,同修接到一个电话,是一个武警打来的,说是他们已经全副武装,就等一个高层人士下命令。我们更加感觉到形势严重,在去的路上,真是感到“千钧一发”的情形,直面生死的感觉至今记忆犹新。后来发生了很多事情,有许多同修写了,这里就不说了。

在那种铺天盖地的邪恶之下,我听到广播的声音心里都会紧张,但是对于邪恶的宣传,我一个字也不听。广播、电视、报纸,所有的媒体上诽谤大法的东西,我一个字不听、一个字不看,实际上那段时间我根本就不看电视、不听广播,也不看报纸。我心中只有一个信念:师父是正的。在我学大法的过程中,我知道了师父正、大法好,这已足矣,其它的我一概不听,跟我没有关系。

在邪恶铺天盖地而来的时候,同修都面临很大的压力,我们当地的辅导员也面临很大的压力,同修集体学法、交流的环境被破坏了,甚至有同修出现了波动。我便利用自身的条件,把同修叫到一起学法,一间很小的房间,我们在“七·二零”之后的几个月里,都在那里集体学法、集体炼功,每天看到窗户外有两个保安(或便衣)坐在楼下的石凳上,我们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他们,也没想他们在那干什么,现在回想才知道可能是盯着我们的。另外,还有一些同修出现各种困惑,甚至是波动,我就根据自己对大法的理解,去跟他们交流,坚定他们对师父和大法的正信。

三、转变观念,走上神路

“七·二零”之后,我们在一起的同修开始并不知道如何去做,后来有外地同修把他们做的真相传单给了我们,我们开始做讲真相的事情,通过传单、邮件、网络等各种方式证实大法。在这期间,发生了一个小插曲,我因为去天安门广场打横幅被非法劳教,耽误了一段宝贵的时间。从劳教所回来以后,在同修的帮助下,我从新做证实法的事情,利用各种条件救度众生。

在这些年证实法的过程中,我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那就是感觉自己在证实法、救度众生的时候很象做常人的事情,而没有神圣的内涵。究其原因,是自己从小受邪党教育的毒害,虽然我不相信无神论,但是对神没有明确的概念。而大法弟子是走在神路上的,行的是神事,如果不相信神,那就只是表面上相信大法,并不是坚信大法,更谈不上溶于法中。当我明白了不相信神对我产生的干扰之后,我在内心问自己:你相信自己是从天上来的吗?你相信神吧?你相信大法是宇宙的法吗?你相信正法的事情吗?……并在这些问题上将自己不正的观念、不信神的观念一一去掉,归正自己,最后,我发现这一切问题中,最根本的问题是:我是不是坚信师父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

当我把这些观念去掉之后,在修炼的这条路上、在证实法的时候,我更深刻的体会到师父所讲的“大法弟子是走在神路上的人”。我体会到,我们在救度众生的时候,要有神的慈悲,并不是人心和人情,我们是出于慈悲在救度众生;在清除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时,我不再认为这是人在迫害我们,而是背后有邪恶;在众生不听真相、抵触时,我不再认为这是人的本性在抵触、不听,而是有邪恶在干扰它;在发正念铲除迫害大法弟子、干扰众生得救的邪恶时,我清醒的知道自己拥有的是神的力量,法力无边,不受任何的局限……

在我归正自己之后,从我的内心涌出对神的无限敬仰,我明白了,神才是宇宙中最伟大的生命,神才是大法弟子的归宿,大法弟子走在神路上,要拥有神的慈悲、神的思维方式、神的力量……,拥有神的一切,最后修成神,得到证实过法的神的果位。

四、结语

回想自己修炼的点点滴滴,多学法,坚信师父与大法,是我能够走到今天的根本保障。尤其是在今天,正法形势突飞猛進、大法弟子整体回归的时候,每一个大法弟子都要同化大法、溶于法中,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坚信师父讲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才能全面彻底的同化。

(第四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