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九日】我在“七•二零”以前也写过心得交流稿,因当时认识也不高,只是从很浅的层次认识大法,如:祛病健身有奇效,法轮旋转的感受上,法轮功教人做好人等。总觉的自己修的不好,所以也没往上交。

现在回想自己的修炼过程,遇上大法还真不是偶然的,我觉的从我母亲没生我之前师父就给我安排好了得法的机缘。师父一直在跟着我。

事情是这样的:我母亲三十七岁那年得了一场大病,病的不省人事,棺材都准备好了,衣服也穿好了。就等着入殓,当天下午,我们家来了一位道士模样的人来给我母亲看病,看完病对我父亲说:不要紧的,你好好养她吧!多给她点水饮饮,我给她开副药给她服。又说:你还有一男一女两个孩子的命呢。说完这位道士就走了。我父亲想:人都这样了,还有两个儿女命呢,有点不太相信。但是先生说了,那就按先生说的去做吧,给她喂水和煎药,煎好后用勺一点点灌下,之后我母亲好了,就又生下我哥和我。我父亲常给串门的讲我们过去的这些事。

我小时体弱多病,从小到大也吃了不少苦,到二十多岁,母亲、父亲相继去世,以后我就独立生活。成家后身体也一直不好,做了两次大手术,一次小手术,那真是九死一生啊!整天疾病缠身,家里象药店似的,整天不能离药。丈夫不会照顾人,经常在外喝酒、打麻将,不回家。回家就打架,没有几天好日子过,后来我也学会打麻将,一玩就到下半夜才回家,经常把孩子一个人放在家里(孩子才十多岁)。邻居都会打,到时就来找。有时因几角钱不给就不愿意,争的面红耳赤,有的人不开和,就摔色子。(当时有很多气功传说)我就说:咱们还不如练气功呢,锻练身体,省着在这坐半夜,累的腰酸背疼,输点钱又难受。就这一念也给我得大法带来了修炼的机缘。

一.得法

第二天上班,碰到一位我熟悉的人,我们叫叔,谈起话来,我看他满面红光、身体健康,就问了一句,我说:叔,看你红光满面的,身体真好。他跟我讲他前段时间,出过车祸,差点没命了,头部、嘴都缝好几针,到现在还有疤痕呢,当出院了还不能走路呢,后经人介绍,学法、炼功后,身体才达到这种程度。又说:你炼吧?我教你。我问要多少钱?他说不要钱。我说:学气功哪有不要钱的?他说:这个功叫“法轮功”,不允许收钱的。我说:那我炼你教我,从那以后我就开始学、炼“法轮功”。

二.过消业关,大法显神奇

第一天早上,是个星期天,我还找几个人也学炼,这天只教一、三、四套功法,学完后,吃完早饭,他们爷俩都出去玩去了。我收拾完屋子就觉着有点头晕,越来越重,骨头酸疼,(因我当时没有大法书,事先我叔告诉过我,有消业状态时,别把它当作是病,那是消业,《转法轮》书上讲的),我就躺在床上,一天没起床,脑袋发胀,没有不疼的地方,到下午五点来钟,还那样,心想,我得支撑起来做点饭,吃完饭还得接着学那两套功法呢,就这一念,师父就帮了我过一关,神奇出现了。起来的时候还是支撑着起来的,坐在床边上穿上鞋,下地一走,嘿!真神了!身体轻飘飘的,非常舒服,就象从来没疼痛过,那么舒服、美好,这使我信心倍增。

又一次,象感冒状态,打喷嚏,流鼻涕,持续一天,也没管,第二天起床好了,同时,炼功时,有法轮在我鼻梁上转,因过去我有过鼻窦炎。

又一次,师父给我净化身体,那真是从内脏往外排,真是《转法轮》书中提到的,“我从学习班听完课回家,一路上尽找厕所,一直找到家。因为内脏都得净化。”我那次整整便了七天七夜,但不影响上班,闲时,肚子开始转,赶紧去厕所,忙时就没有,很正常,有时便出的虫子象麻花式的,有时象水一样,到第七天,立马停止,好了,身体非常精神,当时正在乡下工作,哪都去,别的同事,都闹着累的没劲,我却一点也不累,我丈夫和孩子当时也跟我炼功,我丈夫也净化身体七天,我孩子是第八天停的,也没耽误工作和学习,而且从那以后身体也都好了,孩子也爱吃饭了,也胖了。真是太神奇了。

三.修心、去执著

(一)举例:1.有一次领导检查,吃饭时让喝酒,我就说:我不喝酒,因我是修炼法轮功的,从那以后再也没沾酒的边。2.打麻将,也是执著,也是不好的行为,因为往那一坐就是赢人钱去了,师父在《法轮大法义解》中也提到这方面的内容。

(二)从既得利益方面:有一次中午上班回家路上看见有一袋大米,好象是从大车上掉下来的,就在那看着,也没有人来拿,后来一女士买菜回家,问我在这干啥?我说:不知谁掉的大米,我在这给看着,看谁来找认领,那女士说:谁看着谁拿,你不拿我拿,那女士家就在附近,她一托,就把那袋大米托到她们家去了。

又有一次库存现金差账,实际是交款时混着交款,就把我这部份款捆進去了,当时都很清楚,过后不承认,而且找了很多假证,我想必是我以前世欠她的,也很难收回了,算了吧,差的我自己补上,我如果真让她退出时,她也很难活在世上。就这样自己赔了。她觉的我自己赔了,有理了,她不依不饶的,对我说三道四的,时间持续到年末才好,我都是心平气和的对待她,把自己当作炼功人,守住心性,不和她计较。

我有时还经常出现心性上的问题,如情,孩子回来过年,提到婚姻上的事,她说我唠叨,就是因为我这样才不愿回家。我说:我是你妈,哪个父母不关心孩子的事,你多大也是孩子。她哭了,我心里想,这不又是情吗?到现在还不愿放,这个情还必须得去,再说修炼人的家人都有师父在管,还执著那个干啥?

还有一次,我正在看书,我丈夫回来突然问我工资的事,非让我问一下管工资的人。我说:你离那么近,你去问不行?非让我问?心里想,我工资存折离你那么远,我自己也会支款,为什么哪次都你去呢?说话间,就到了发正念时间了,我心想,我发完正念再说你两句:拿存折支钱你咋不用我去?又一想不行,这是去我这颗心来的,放下它,去掉它,我是修炼人,这不是真我,我发正念清除它,发完正念,什么事都没有了。

四.证实“法轮大法好” 走上了天安门

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发生了,真是铺天盖地,造谣、污蔑、打压、抓捕,世人都被邪恶谎言蒙住,仇恨法轮功,很多大法弟子都去北京证实法,说“法轮大法好”,“师父是冤枉的”。我当时因前几天去乡下洪法不小心把腿崴了一下,走道不方便,觉的去北京证实法会拖累别人,就没去成。但也很着急,不知如何是好。但很多同修都知道,师父过去讲过这样一段法,“我们把常人社会的形势改变一下,大气候反过来的形势下,看谁还说大法好,看谁的心态在变化,这一下子不就表现的淋漓尽致了吗?”(《精進要旨》〈大曝光〉)很多同修,有的互相叮嘱,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不能听信新闻广播的那一套,那都是谎言,栽赃陷害,就象文革时的那样,不能相信电视台的鬼话,有一部份人就麻木了,不炼了,也不看书了,甚至有一部份人把书交出去了,这时师父的新经文发表了,“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洪吟二》〈见真性〉)。见到师父新经文就象见到师父一样,就觉的师父就在我们身边,我按着师父要求,每天在家学法炼功,坚修大法。也有很多外地同修到北京上访,有被抓、被拘、被劳教、被判刑,到二零零零年,电视台污蔑、造谣给法轮功,越来越升级,我就再也坐不住了,就和另一同修商量一起去北京证实“法轮大法好”,师父是冤枉的,这时家人也反对我炼法轮功,还经常出言不逊,但我证实法,给师父、大法说句公道话怎么也行,于是我就踏上去北京的列车。这时感觉放下生死之念,同时也体会到师父《洪吟》〈登泰山〉那首诗的涵义。

到北京正准备拉起“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就被前门派出所的警察、便衣、保安拳打脚踢推上车,到车上把帘拉上开始用拳头打,用皮鞋打,到前门派出所时,又连踢带打。有的鼻口出血,到那里开始登记人名,有别的地方的大法弟子都不报姓名,怕给当地政府、家人找麻烦。我们不知道这个,以为堂堂正正到这来就是证实法来的,自己怎么得法的,“法轮大法好”,教人做好人,净化身体,身心得到健康,登记完了,说回那个地方等着下午来当地人接,到下午当地公安国保大队和当地政府人员把我们拉到当地公安局一个个提审,连踢带打,有的上电刑,折腾到半夜,送到看守所,一呆就两个月。在那里恶警不让学法、炼功,我们都带一小本书看,不让炼,我们偷偷的炼。后来就明着炼。开始时常人反对我们炼功,看着我们,后来都知大法好,是被冤枉的,她们就帮我们看着他们,我们炼功,慢慢她们也都跟着学会炼功,也跟着学法,男号很多生病的,女号没有。后来因自己没过好亲情关,写了不炼功的保证,我就大哭一场,不吃东西,什么也吃不下,虽然是假的,可也不对,当时家属交五千元保证金,出来了。(交钱也不对,是给邪恶助长邪气,用钱做坏事。)

二零零一年,因江氏流氓集团在天安门导演的“自焚伪案”蒙骗了很多人,甚至有的同修都不知所措,后来越看越假,再加上真相光盘的解析,真相已经明白,就开始发真相材料,揭露江氏流氓的丑恶嘴脸,有的写大字标语,有的写横幅,发传单,有的自制真相小卡片,讲真相,揭露迫害。政法委、“六一零”、公安插手,办洗脑班,抓了很多人。有个别过去就有显示心、标新立异的人,到时把握不住自己的嘴,说出很多同修,我也是其中一个。我单位恶党书记找我谈话,做我转化工作,我给他讲真相,他听完还一意孤行,要打电话抓我,有人拦截我,也没拦住,我就走了。过几天由于家人经不住他们上级的施加压力,没办法,又从远处找着我,用车把我接回送到公安局,用恶党文化说,“那叫大义灭亲”。去了它们问我一些问题,我什么也没说,也没再配合,只说法好,身体心灵得到净化,后来它们看我不说就把我送到看守所。到了第二天,女监管找我谈话,我就把我怎么开始修炼“法轮功”的,身体健康,对人民、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自焚”、“杀人”,都是假的,和她讲了一遍,她也明白了,后来她没再难为过炼法轮功的人。

这次家属又象以前一样,找很多亲朋好友、邻居来说服转化,我嫂子又要给我跪下。我说,这次使那法不灵了,谁也别想转化我,叫我放弃修炼,做不到。哥哥说:你没人味,不讲情面,对孩子也不管了。我说:这是你们把我送来的,不是我自己要来的,你们都大义灭亲了,还有什么话说,我修炼法轮功没有错,是你们听信谎言,是你们没有正义良知,不知保护我,还往里送,还栽赃陷害我与法轮功,你不知道造下多大的罪业。后来家人交一万元保我出去,让别人替我写“三书”,我都不承认。

恶警要判我劳教二年,问我有意见吗?我随口说了一句,没意见。又问我还炼不炼,我说我的病就是因修炼法轮功才好的。

到了晚上,心想白天说的话有问题,我们炼法轮功没有错,法轮功教人向善,道德回升,再说宪法规定,人民有信仰自由,上访自由的权利。不行我得找他们,是政府错了,我们都是好人,劳教所不是我呆的地方,明天找他们说去,等第二天早上还没起床就告诉准备走,劳教。

去的路上,心态很平淡。到劳教所门口,没下车,先去体检,体检完后通知我有高血压,不能留,这样又把我拉回来。这就是正念一出,师父就帮了我,“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回来的路上说直接给放回去,可能起了什么心,最后到本地,接到电话又不让我回家,直接送到看守所。也可能那里也有要救度的人,所以,到看守所后,接触很多听真相的常人,明白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回去表示准备找书看,学法炼功。又过了二十多天他们还不放我回去,我就绝食抗议,不能在这里呆着,到第三天中午,就堂堂正正的回家了。这里说明:讲真相,做的到位,保持正念,师父就帮助在做,我谢谢师父帮我闯出魔窟。

五.助师正法,做好三件事

学法:学好法是发正念、讲真相的前提,一切都是从法中来,我每天学法至少一讲,以前有时间一天四、五讲,但是有时质量上有点差,犯困,几次想背法都觉的太慢,不如通读快,而放下了。现在有时间还是把法背下来好,记在脑子里,同化大法就快。只有同化大法,发正念效果就好,威力也大,正念强。有时学法少,正念就不足,干扰大。脑子里发着正念,不一会就走题了。家庭的事,单位的事,都出来了,一会又一想,我发正念呢不能乱想。

发正念:法学的多,认真的、真正自己在学法。这一天,打坐腿也不痛,发正念也集中,讲真相也讲到位,三退方面也能做的好,发正念是讲真相、劝三退的重要保障,是扫除邪恶生命、救度众生的排头兵、锐利武器。我现在基本上能按时发正念,每天四个整点不耽误,但是有时赶到外面我也念正法口诀,有时路过邪恶集中地方也一边走一边发。本地区要求的发正念时间,一般都不落下。

讲真相、劝三退:是唤醒世人明白真相,早日脱离苦海的重要保证,是救度众生的先导,是揭谎言、清烂鬼的利剑。我讲真相、劝三退都随机的讲,先从亲朋好友家讲,自家人中讲,讲的效果看学法多少、发正念的次数、效果,这方面做的好,讲真相、劝三退效果就好,说服力强,有时讲几句就明白了,三退也做了,这方面做的不好,效果就不好,干扰也大,怎么讲都不進言,就是不退。我的邻居,也知道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就是不退出邪党组织。层次有限,望同修慈悲指正。

六.叫醒身边的人

我丈夫是九六年得法的,由于自己的各种执著,欲望放不下,法学的也少,炼功也不经常,因在政府工作,经常陪同领导喝酒、打麻将,等到过病业关时也没过去,结果还住了院,做了大手术,一躺就是半年多,开始住院打针,就象师父在《转法轮》书中说的那样,有时扎三次,针头都扎弯了也没扎進去,他还不悟。好了又接着开始学法炼功,这回很用心,双盘都一个小时,有时还给别人讲“法轮大法好”,还给他们读大法的书。

到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净听中共电视台的谎言、造谣、宣传、污蔑,再加上不许共产党员学法炼功,就这样又不炼了。而且越来越走向反面,听有造谣的宣传就攻击我,反对我炼,特别是“天安门自焚”案一亮相,就叫我看。我说不是真的,书上也没有这么讲。一直到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份,才开始从新走上修炼路,同时也发表了三退声明。

我是怎样叫醒身边的人的?我丈夫是政府工作人员,整天工作,陪吃陪喝,陪打麻将,回家时间很少。回家就是睡大觉,到家清醒时间很少,好时往沙发上一坐就是看电视,新闻、体育。除广告时间,眼睛稍微不用那么集中看,我就用这点时间,给他讲真相,送资料,还得看他高兴时,用双手捧着资料递给他看。开始时给他两份重叠着,他就看两面,都不看中间。给他讲真相时,不能把他当亲人,只能当作被救度的众生,还一边发着正念。就这样,一天天,一次次,一点点的,终于把他溶化了,之后我就進一步让他看正见网,后来看《九评共产党》小册子。我又一点点把他那些邪党的宣传书本,党魁的象都清理完了,慢慢的,他也同意把恶党组织都退了,这才愿意接触大法资料,但还不主动,每次来新资料、新经文都给他看。后来他又得了一场重病(消业),发高烧,摄氏三十九度,从头到脚皮肤都是黑红紫色,烧的直说胡话。我就叫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不断的念,他说:我念好了我就学法修炼。我说修炼没有条件,想修就修。这样,折腾一夜,早晨,烧退了,从头到大腿以上,都恢复正常颜色,小腿有一条腿还肿的很粗,超过另一条腿的一倍,而且还起了很多大泡,有的地方连成一片。实际这时他思想又有点不稳,又要到医院去看,所以就给他留一条腿不好。我早上上班,请假回来,到家一看,人哪去了呢?院里院外都找了,也没找着,我就回房里等。一会儿回来了,我问他干啥去了?我在大街上溜达呢,我不信,后来他说到药店买药去了。我说念“法轮大法好”一夜就好到这样程度,你还要买药,你看《转法轮》书吧。

就这样他开始看大法书,腿一天天的在好转,在干巴皮,这样在床上呆了二十多天下地还说疼。其实已经好了,就剩一块没愈合,我说你下地炼功吧,只管学法,不炼功也不行,本体也得不到转化。他上午开始炼功,下午骑车上班去了。

从那以后从新开始走上修炼回家的路。对以前所说、所写、所做对大法不利的言行,一律作废的严正声明也发表了。以后努力好好学法修炼心性,证实法轮大法是正确的,精進实修。

又有一次他腿又开始疼,还有感冒状态,我说你发正念清除迫害你的一切黑手、烂鬼与旧势力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他盘腿打坐,发正念,一会儿好了,这一次又增加他发正念的信心。

我写出来想启发还有没叫醒身边人的,要尽快争取叫醒身边的人,不要落下,机缘一过,后悔晚也。

我自知比修的好的同修差的很远,只是在我这一层次中所悟的,认识到的去写,层次有限,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第四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