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为我安排 大法给我智慧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九日】

师尊好!同修们好!

我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得法的、修炼后身心极大受益的大法弟子。

当大法遭到迫害时,我对江魔头们十分仇恨,尤其是“天安门自焚”伪案之后,我的仇恨心理更加强烈(这种“仇恨”情绪是修炼人不应该有的),所以在二零零一年底写了一篇题为《逆天行恶天理不容》的文章,投到明慧网,被删改后登了出来。同修们看到文章后,大加赞扬,我自己也感觉良好,尤其是看到其它几篇评论文章逐段引用了自己的观点后,真的有点飘飘然。

高兴之余,对文章的被删节却极为不快,因为删去的恰是自己认为最为精彩的部份。二零零二年,根据《欺世谎言》这本书,我又写了自己感到很不错的文章,结果没被明慧网录用,一股埋怨、不服气的情绪藏在了心中,心想:不再写文章了!去忙其它讲真相的事吧!

不久,病魔向我袭来,折磨的我几乎不能炼功、不能上班。这种状态持续了一年多。自己虽然也学法、发正念,也明白这是邪恶的迫害,但一直没悟到出现病业状态的根本原因。二零零三年初的一个晚上,年幼的孩子突然指着我说:“你的脸上有个字!”我问:“什么字?”他说“不认识!”我让他用铅笔描下来,原来是一个正体的“遲”字!

我的脑子嗡的一下,这是慈悲的师尊在点化我迟迟不悟呀!我又学习了师尊多次讲法中关于如何对待病业的教诲,认识到了病业状态的出现多因自己的执着被邪恶钻了空子而招致迫害。那么自己的主要执着在哪里?我翻出了两年前被明慧网删节的那篇文章的原稿,吃惊的发现这简直就象一张“文革”中的批判大字报。尽管有些观点并不错,但情绪上充满了对仇恨的发泄,缺少对众生的慈悲,而被删去的恰恰是宣泄仇恨的部份。当时我对文章删节的想不通,和登出后的沾沾自喜,不正是暴露出了自己的仇恨心、争斗心、欢喜心、显示心吗?这能不被邪恶钻空子吗?

这都是因为自己学法不好所致。所以,在读《转法轮》的基础上,我又从新学习了师尊在九九年“七·二零”后的讲法。看了《北美巡回讲法》和师父此后的多次讲法,体悟到,师尊阐述了救度众生的深层次意义,强调了大法弟子的历史责任之重大和艰巨。我暗问自己:你写文章是为了救众生还是为了泄怨恨?你对文章的被删节或不登载的耿耿于怀,不正说明你不是为证实法而是为证实自己吗?你的人心太重、心性太差了!

愧疚心和紧迫感使我很快振作起来。在给一些中小学教师讲真相时,得知邪党对大法的造谣诋毁在中小学中造成的毒害真是令人发指,我就在明慧网上发表了一封向教师讲真相的劝善信。

不久,一位同修到我家兴冲冲的掏出一份材料,我一看正是我写的那封信。她说:“这封信很感人,我们那边印发了许多。”当她说每读到信中的某处就忍不住流泪时,我的眼眶湿润了;我悟到这是师尊在借她的口给我以鼓励呀!想想两年来自己跟头把式的走到今天,是师尊的呵护和点化,我才认识到自己的执着,心性上才有了点提高,比两年前增强了救度众生的责任感、多了一些慈悲。我悟到应该发挥自己的写作专长,从新走好自己修炼和救度众生的路。

两年多来,我在做好“三件事”的过程中,陆续在明慧、正见和大纪元网站上发表了二十多万字的六十多篇文章。文章中有讲真相劝“三退”的,有揭露中共邪党的;有交流自己学法体悟和修炼心得的,有报导大法现神奇、因果报应的;有对许多预言的剖析,也有对人间异象的评论。回顾这段经历,有以下几点体会。

一。师尊为我安排 大法给我智慧

我是一个只有写作激情、但缺乏文字表达长期实践的人。几年来,几次看似偶然的机会使我结识了四位同修,特别是一位从外地归来、曾经做过文字编辑的同修,我们很自然的形成了一个修炼小集体。我们经常在一起切磋法理、认识正法形势,共同做着几个项目,其中之一就是由我主笔写文章。发表的每一篇文章都是大家共同努力的成果,同修们有查寻资料的,有打印、上网、下载、印刷的,尤其那位做过编辑的同修,她为我写的文章在法理、思路、文字的表达等方面给予了不少帮助。正因为我们能以法为师、明确正法進程,而且文章写的越来越符合大法法理和正法形势的要求,大部份被采用、发表。我们深深的明白,这个和谐的证实法的小集体是慈悲的师尊为我们安排的。

回想起来,所写的哪一篇文章都不是闭门造车、突发奇想,而是师尊的安排和点悟。例如:经常有同修向我讲述或是我亲自见证了在本地发生的大法显神奇的故事,这些就是我写文章的素材;又例如:有个阶段好几位同修向我讲述了他(她)们自己或周围同修出现的家庭问题,引起了我的思考。当从法上有了明晰的认识时,就写了如何面对家庭修炼环境的文章。

每写一篇文章,自己对法理的领悟都是一次提高。有许多文章虽然是以常人的身份写给常人看的,但必须清楚这是大法弟子在向常人讲真相,所以就得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的口味、选好切入点;既要使文章贯穿着大法法理,又要使常人感到入情入理、便于接受,文章有可读性。这不只是写文章的艺术、技巧,更重要的是能否以对大法法理体悟的深透,并深入浅出的圆容的表述,为每一位读者提供实实在在的帮助。所以每写一篇文章都能体现到大法赋予自己的智慧,每发表一篇文章都是在提高。当然,最不好写的还是与同修交流切磋的文章,写这样的文章都要反复学法、反复思考,花费的时间和精力要大的多,然而自己的提高却会更大。

二。以救人为重 写好文章

以救人为重,这是做好讲真相的立足点,也是我们写文章的目地,所以自己所写的文章几乎都是围绕着“救人”这个主题。

二零零六年六月,听人说有个小报登出了攻击大法的文章,我急忙查阅,原来是一篇替邪党掩饰在苏家屯集中营所犯罪行的文章。我立即意识到这不知又要欺骗和毒害多少生命,必须直接戳穿欺骗。所以就写了题为《机关算尽 欲盖弥彰》的文章。该文以平和的心态,摆明事实、分析推理,取得了较好的效果。

二零零六年底,当一位同修听了我对“四·二五”事件和自焚伪案的过程叙述及分析后,她一本正经的朝我说:“你为什么不把这些写成文章?”我不解的说:“我讲的都是网上的东西呀。”她说:“以往的材料都比较零散,象你这样系统的组织到一起我还是头一回听到。”这一提醒,使我意识到这是关系讲清真相的重要问题,自己有责任写一篇文章。在仔细核实各项细节后,文章发表了,好几个网站都刊登或予转载。

当我了解许多知识份子不敢接触大法、却悄悄的信仰其它宗教、不少家庭都有《圣经》或佛教的经书时,我为她(他)们惋惜;一直在思考如何救这些人呢?我走访了几位佛教居士,她们确切的告诉我经书中记载着释迦牟尼当年对末法时期、转轮圣王下世和对优昙婆罗花的预言。我又借来《圣经》,在《启示录》中,清楚了启示录中对正邪大战、天灭中共、兽的印记、人类劫难的预言和神的忠告等。我写了一篇《大觉者的警示》的文章,目地就是用神佛的预言来劝说世人特别是那些迷恋宗教的人们认识法轮大法好、认识中共的邪恶和“三退”的重要,明白怎样才能使自己得救。

三。在写文章的过程中修心性

三年来的实践使我深切体会到写文章的过程既是救度众生的过程也是修去执着、提高心性的过程。怕心、欢喜心、显示心、做事心、懒惰之心、急躁心、争斗心、仇恨心、妒嫉心……都在不断的暴露但必须逐渐修去。然而有许多人心很顽固而且隐蔽的很深,不时的会出现反复和往出翻。

例如,我的欢喜心、显示心一向比较突出,所以一开始就注意去修。渐渐的自己在赞扬声中不那么激动了,遇见好事也比较平静了,总以为去的可以。当我的文章发表到三十多篇时,突然出现了一种空下来就想翻看自己文章的行为,常常喜形于色,有时还冒出“我的主元神不错、副元神也不错”的念头。在一次读《转法轮》“显示心”一节时,师尊的告诫和批评使我心跳、脸红。什么主元神不错、副元神也不错!写文章时的灵感和智慧不都是师尊给的吗?自感十分羞愧!

还例如,有一个时期读法、炼功、发正念都静不下来,脑子在不断的翻着写文章的事,压也压不住。我意识到这种状态不对,是做事心又在作祟。索性,我搁下笔来,好好向内找自己,等心真的平静下来再写。

又例如,文人相轻是知识份子的通病,其根源就是妒嫉心。师尊在讲法中对修去妒嫉心讲的很严肃,所以我也比较重视。总以为自己对名利权位已经淡泊,对别人也不妒嫉,觉的这颗心似乎已修的没有了。但前不久,我写的一套剖析预言的文章刚刚发表,自己深感欣慰时,一位同修告诉我“宋辰光先生讲预言的那张碟不错!”我猛然感到心底升起一丝难以言表的不快。我很快就意识到这是妒嫉!自己心性太差了!认识到之后,看了《预言与人生》这套光碟真的感到挺好,所以亲手做了许多套传给别人。这件事对我教育很大,我真切的感到修去人心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而是一个必须长期坚持、反复修炼的过程!

师尊的《谢谢众生的问候》发表后,我受到极大的鼓舞和鞭策。当听到大法弟子唱的歌曲《慈悲》中:“神叫我救度这一方”时,我常常热泪盈眶,既看到师尊的无限慈悲,又感到自己责任的重大和时间的紧迫。只有学好法,修好自己,同时写好文章,抓紧救人,更努力的做好三件事,让伟大慈悲的师尊放心!

层次有限,体会不深,不当之处,请指正。谢谢!

合十。

(第四届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书面交流大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