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魔难都将在正念中解体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日】我于九八年喜得大法,弟子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平稳的走到了今天。下面谈谈大法在邪恶迫害的八年中,我如何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努力做到正念正行的一点体会。

“七二零”的那段日子里,邪党编造的谎言铺天盖地,真理被颠倒,事实被歪曲,真相被封杀。有的同修已经不炼了,有的走入佛教了,特别是走入佛教的还三番两次找我,要我一同学佛教,我拒绝了。我心里想这些人怎么一点不理智,(邪党)政府说不准炼就不炼了,(邪党)政府这几十年做过多少坏事啊!

从初期手写真相

我还是坚定的在大法中修炼,炼功学法从不间断。我经常到原来学法小组长家去,想了解师尊和大法的情况,想怎么样讲清真相。后来我看到了《明慧周刊》二十六期,那时候我就感到师父的法身就在《明慧周刊》上。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我应该怎样付出行动,要求还师父的清白,还大法的一个公道,给大法弟子应有的合法修炼环境。

我看到《明慧周刊》上有劝善信,我就用手抄,用复写纸复写,抄出来作真相资料,用漂亮的红包包好,上面写“得到是缘,看到是福,用心看得真福,传递看福上福”,出去发放,从机关到学校,从公安局到检察院,从城市到乡村都是我发放劝善信的地方。我只有一颗心,让人明白真相,也不知道什么是怕,有师父的呵护,当时的“怕”在我心中好象不存在。

到后来学电脑刻录光盘

后来小组长给了我一些真相资料和光盘,但是数量很有限,光盘还要同修传递看。再后来我发现光盘最能讲清真相,一看全明白了。这样一来,我就很想了解了解电脑,因为我对电脑一窍不通,更谈不上什么打印刻录。

有一天我趁丈夫出去打牌,坐车到一百公里外的市区电脑城去看电脑行情,我当时就带了一万元钱,看到旧的我不想买,怕坏了没人修,我就只想买新的,越看越想买,心想买了丈夫会不会同意?自己不懂找谁学?一连串的问题来了,但我又想到了师父的蒙冤,大法弟子受迫害的情景,我下定决心一定买下,我就不信我学不会,我就买下了。

就这样,电脑就在我家落户了,我把它很小心的放在柜子里,刻录的时候就打开,不刻录就锁上。有一天丈夫特地進来看,他指着刻录机说:“这就是主机。”我说:“对,你真聪明。”他看了看电脑说:“这上面什么也没有,你看什么?”我说:“你看不懂,你看的懂还用学吗?”他没趣的就走了。

我在家刻录时,边刻边学法背法,而且把声音读的很大,丈夫一看在读书,也就不到这房间干扰我啦。

我在电脑城只学会了对拷,当时他告诉我只能用四速,一天下来只能刻二十张左右,我觉的太慢。正在为难时,在师父的呵护下,无意找到了懂电脑的外地同修,在他的帮助下,我一天可以刻几十张,加上我不断的学法精進,心态也越来越稳,正念也越来越强,有了良好的心态,强大的正念,刻起光盘来,自然是轻松自如,得心应手,刻上的光盘还加上小标签“这是社会上看不到的新闻”,自己刻,自己发,有时也给资料点送去给同修发。就这样一年下来,没有一万张,也有八千多张,这八千多张送到八千多有缘人手中,我想他们一定会明白真相的。

在大法的熔炼中,在师父的慈悲的感召下,我这个修炼的弟子,从不会到会,从生到熟,风风雨雨中,我凭着对师、对法的正信,真正的走向了成熟。

正念吓走邪恶

二零零三年夏天,有一次我和同修结伴去下面区镇,到乡下去发真相资料,很早起床,坐上车带着几十份资料和几十张光碟,到了目地地,我们就一个村一个村的发,本来不准备原路返回的,同修说往前走离公路还很远,路又不好走,这样我们就往回走。刚走到离公路不远,有人就在后面叫:“他们是法轮功!他们是法轮功!”我跟同修说你快往前走,我来对付他们。我猛一转过身来,大声回答他们:“你喊什么?法轮功又怎么样?法轮功是好人!”我比他叫的还大声,这股正气一下把他背后的邪恶吓跑了,他们也就愣住了。要是当时我正念不强,有怕心,一跑,那肯定会出问题,因为已经离区政府不到二百米远了。这样我们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平安回家了。

用正确的态度处理家庭关系

二零零五年,儿子三番五次的打电话,要我们搬到省城去,丈夫也同意去,我也就没办法,只好搬家。本来很顺手的事,换了地方,麻烦事也就多起来了。每天还要给儿子做饭,丈夫因身体不好,也帮不上忙,我心里又牵挂着刻光盘、发资料,整个一大家的家务由我一人承担,为了处理家庭关系我需要正念面对这个环境。刻光盘,我是边做家务边刻,有时在电视上校对光盘,在家里我就象电影里的卓别林一样,放上一张光盘快去理菜,再放上一张或去烧饭,在家走路是跑步前進。发资料时,我每天早晨买菜就带上资料到小区、到学校、到机关去发,发完后就买菜回家,家务每天九点才做完,这时我才去看《明慧周刊》等资料,晚上十一点炼静功,十二点发正念后睡觉,早晨三点半起床炼完动功学法,就这样劳累了半年,和媳妇多少也产生了一点隔膜。

有一天,我跟儿子和媳妇说:“这个家务你们可不可以帮我做一点?”说的话有点不太好听,媳妇听后放下饭碗气呼呼的就跑回家了。我当时心里也很生气,这点话都不能说,我就跟儿子吵,说儿子没管好老婆,儿子说:“妈,你佛光普照到哪里去了?”他这句话,好象用刀刺到了我的心上,一下刺醒了我,我知道是师父用他的嘴在提醒弟子,我想我是修炼人,我怎么能这样对待他们呢?第二天我就主动上门和媳妇交换意见。媳妇看到我上门,感到很不好意思,连忙给我倒茶,我说:“孩子,妈火气大,有些事也不理解你们年轻人,你就不要跟妈一般见识,你对妈有什么意见,你尽管说,妈会改正。”媳妇说:“我对您没意见。昨天那个经理太挑剔,说我这说我那,加上回家您唠叨我就更生气了。”我马上说:“孩子,你又不是没工资(内退),不用上班了,把孩子管好这是你的责任,管好这个家就行了。”最后她决定不上班了,她说:“妈,您也累,我们就不过去吃饭。”我说:“那也好。”为了圆容他们,我说:“每星期天你们就到我那边去聚聚,不用烧饭。”她开心的笑了,我也笑了。

我脑子里总是这样想,我来这里不是承受魔难的,也不是修去魔难的,我是来证实大法的,我是来救度众生的。一切魔难都将在正念中解体,我只走师父安排的道路。我虽然在大法中做了一点点自己该做的事,比起那些精進的同修还相差很远,我不能满足于做出的一点成绩,影响了精進的步伐。

师父告诉我们的神通,发正念很管用,每天除了四个整点不落下,我自己加两个七点给家人发正念,不让他们干扰我,两个八点、两个九点铲除本地区的邪恶。我给家人发正念是这样发的:解体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清除他们脑中邪党灌输的谎言毒素,把师父的慈悲传给他们的主元神,让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孩子们也知道大法好,从没反对我学法炼功。丈夫在二零零一年就和我一道炼功学法,但不太精進,怕心很重,但有时还帮我邮寄往各地的真相信,现在帮我写真相纸币。孙子也出来帮忙写,一家人在师父的呵护下和睦美满。

我在家刻了近四年的光盘,家里人谁也不知道,丈夫从不过问我的钱,我能平稳的走到今天,靠的就是正念,时时牢记师父的教导:“大法弟子是各地区、各民族众生得救的唯一的希望。”(《谢谢众生的问候》)我希望有能力、有条件的同修,不要等、不要靠,冲出自我束缚,让我们得了法的一面,让我们神的一面,发挥出应有的威力。让我们用实际行动,完成我们被赋予的历史使命,立即终止这场史无前例的迫害,救度更多的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