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不尽的师恩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日】我是九八年得法的。得法前我患有被西方医学称为不死的癌症:双侧股骨头坏死。那年我才二十二岁,我先后去过哈尔滨、北京、长春、吉林等处医治,不但不见效,反而越来越重,以至最后拄双拐走路都困难,站不起来,站不直,腰的弯度达到四十七、八度。那时我很悲观,强烈的爱面子的心驱使我不愿见人,工作也没了,我和校友及同事都断绝了来往。

我家兄弟姐妹多,我是最小的,哥哥姐姐为了我的病四处奔波求医,最苦最累的是我父母。因为医院治不好,父母就开始到处求仙拜佛,为了我,他们不知流了多少泪。那时我家还设了佛堂,找了不少带有附体的那种人给我看病,花了不少钱,罪也没少受,可是仍不见效,越治麻烦事越多。后来父母就给我买昂贵的各种补钙药品,如:钙片、鱼肝油、牦牛骨髓壮骨粉、高钙素等等,我的病依旧不见一点起色。我绝望的曾想到死,因为活着太拖累家人了,父母如此年迈,还得拼死拼活的挣钱却都花在给我治病上了,病却不见一点好转。这时我真的彻底绝望了。

就在这绝望之时,我喜得法轮大法,这真是绝处逢生呀!我修炼法轮大法后奇迹出现了,拄了四年的拐杖、四处求医拜佛也没治好的病,可我修炼法轮大法四个月后就扔掉了拐杖。我能自己走路了!我们全家都感恩法轮大法,感谢师恩浩荡!

我开始修炼时,因为腰直不起来、也站不直,炼功时我身边总是放一个凳子。做第一套佛展千手功法时,每做一个动作我都大汗淋漓。双腿会一直哆嗦,腰疼的简直无法形容。即使这样,我也毫不动摇,一直强忍剧痛坚持着。因为我牢记着师父在《转法轮》中的教诲:“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确实是这样的。那时我生活的很充实,每天除了学法,就是炼功。无论白天还是夜晚只要一闭上眼就感觉到师父的法身就在我身边,为我调整身体。慈悲的师父时刻在看护着我。

有一次,我白天学法时不知不觉就睡着了。师父的法身来了,说要给我股骨头做手术。师父告诉我:“你不要怕,不会让你疼的,也不会出血。”这时我看见四、五个人都戴着口罩,穿着白大褂在忙碌着,拿钳子的、递刀的、拿镊子的、扯绷带的,这些手术器械全都交到了师父的手中。师父的手好大好大的啊!我感觉木胀胀的,过了大约半个多小时手术做完了。师父慈悲的告诉我要抓紧实修,你们一个都不会落下的;我马上要走了,还得去悉尼……。那时我根本不知道世界上还有叫“悉尼”的地方,为这事我还特意去了当时的辅导站,问有“悉尼”这个地方吗?告诉我有的。两个月后,师父在悉尼讲法的大法书和弟子见面了,我更增加了对师对法的坚信。在这期间,师父多次为我灌顶,梦中时常点悟我该扔掉拐杖了。

四个月后,我终于扔掉了四年没离手的拐杖。我能走路了!我有说不出的高兴、激动!眼含热泪,感谢师尊的佛恩浩荡、感谢大法。那一天我亲自下厨,四年来第一次为父母做了一顿饭,收拾了屋子,料理了一些家务,略表一点孝心。父母亲眼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也走上了修炼之路。

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在红色恐怖的高压下,在江泽民恶魔的策划下,邪党“六一零”人员三番五次到我家来骚扰。由于法理不清,人心太重,特别是对亲情的执着,在亲朋好友的施压下,我极不情愿的写了“保证书、悔过书”,写完之后,别提多后悔,多难受了。我心想太对不起师父和大法了。因为不能修炼了,我又一次想到了死,转念一想要是死了会给大法抹黑的,因此我每天都漫不经心、事事冷淡、麻木和痴呆。就在腊月的一个晚上,我不敢在家哭,以上厕所为借口,跑到野外的雪地上仰天失声痛哭一场。我在心底里喊着:“师父呀!我对不起您,对不起您的慈悲苦度,对不起您为我做的一切。我修炼不了了。”哭了一会儿妈妈出来找我,叫我回家。那时妈妈知道我的心思,怕我出意外,对我看的很严。从那以后,我放弃了修炼,也不按炼功人的标准要求自己了,破罐子破摔。我想师父不会再要我了,心里空荡荡的,有一种混吃等死的感觉。

但是伟大慈悲的师父并没有放弃我,还在呵护着我。我结婚后生了一个健康的男孩。这在医学上都是个奇迹。刚怀孕时,腰很疼。可是到了孕期四个月以后,浑身轻松,比没怀孕时还灵便。擦地板、骑车一点不碍事。要知道平常的人到了七、八个月身子都很笨拙的。可我一点儿不觉的笨,照常做家务,来回骑车回娘家一样也没落下。大家都觉的不可思议。其实人们心里是知道大法好的。但因,历次整人运动再加上接受的邪党文化的教育,他们心里明知道大法好,嘴上也不敢说的。

现在我的孩子已经三岁了,活泼可爱、身体非常健康。去年元旦前后,孩子误把黄豆粒塞到鼻孔里,因孩子小也说不明白。当时我只是怀疑他鼻子里有豆粒,他让我给抠,我也没在意,也没弄出来,就不了了之了。凌晨三点来钟,他起来喝奶,喝完后躺下睡觉时就憋醒了,呜呜的直哭,折腾有两个多小时。我突然想起黄豆粒有可能塞進鼻孔里的事,我就跟他说:“宝宝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念了有四、五遍,他慢慢睡着了。早晨七点多钟吃完饭,妈妈催促我赶快打车去医院把黄豆粒抠出来。正当我收拾妥当,准备叫车时,孩子突然站起来不经意的打了一个喷嚏,黄豆粒带着一块鼻涕出来了,豆子已经胀的很大。我们全家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这些神奇的事很多很多,就不一一列举了。在同修的多次帮助下,我又从新回到大法修炼中,我知道师父是慈悲的,不想落下一个得了法的弟子。师父为弟子付出的太多太多了,我怎么能再不走出来呢?这万古机缘瞬间即逝呀!也有不少同修由于怕心,不敢走出来证实法,而被邪党、病魔迫害致死致残了。我把这些写出来是劝那些还没走出来的昔日同修,一定要记住师父早在《精進要旨》中讲的:“放不下的梦幻一过,方知失去的是什么。”世人也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对你们的未来是有福报的。我也一定要完成师父所要的——救度众生,做好三件事,兑现自己的誓言,紧跟师父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