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童的一声呼唤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八日】前不久,老年同修阿朝给我讲一件事,挺有趣,我觉缘份人人有,不是偶然的,生命是师父给的,我们要珍视这千万年等待的缘份!

零三年的冬天,杨老汉绝症复发,医院已判其“死刑”,他只好等死了。这天,老杨头尽量把脖缩在棉袄里,无力的坐在住宅楼前空地处晒太阳,苍白而削瘦的脸,让人见了害怕,谁都怕沾上瘟疫似的躲着走。这时,阿朝领着孙儿下楼上幼儿园去,刚出楼门,孙儿径直扑到杨老汉身前念了一句:“爷爷,念念法轮大法好,身体健康生命保!”杨老汉被突如其来的叫声,先一惊,后精神一振,站起来高兴的举起小孩说:“好!好!好!爷爷知道了!”这一声叫唤,引发杨老汉新生命的新启程。

五十年前,杨老汉糊里糊涂的被扣上“右派”帽子,吃尽了苦头,每每运动,他必是被批斗的对象;八十年代初,刚摘右派“帽子”的他参加京城学术研讨会,这期间,他不幸被汽车撞折手臂,他不敢张扬,生怕别人知道自己是老右派份子这身份,就悄悄坐火车回东北老家。在车上,人们指指点点说杨老汉是老右派,象避瘟神似的避开他;这时他手臂无法平放在桌上,疼得他直咧嘴。阿朝不嫌他,她将手中一本杂志一卷,垫在杨老的伤臂下,因找平了,老杨伤臂疼痛就减轻了许多。老杨心里很感激这位陌生的中年妇女,但只能用点头表示了一下。

九十年代,阿朝发现这杨老汉竟是其同市同系统的老教授;不几年又发现杨老汉还是她楼区的邻居。老杨头虽脱了“帽子”,但人际处事很低调,不久,他身上的病也多起来。他发现自己身体越来越弱,绝症也在其身上肆虐,过去顶着右派帽子,人还有个盼头,迟早正胜邪;现在身体犯病,各种药物都用上不好使。

眼看身体顶不住了,阿朝告诉他:炼法轮功吧。他知道眼前红光满面的好人曾经也是重病症缠身的人,炼法轮功使她变了个人。有盼头了,于是他也加入了炼功行列,身体也康复了,他心里十分高兴。但好景不长,九九年恶党掀起迫害法轮功的恶潮,老杨头因吃足了恶党运动的苦头,就悄悄的将师父的书藏好,自己躲家中走不出来,因被其老伴监视着:“苦头没吃够呀?!”

老杨头虽在家中,心里还想着修炼之事,当知道不少同修先后被恶人非法抓押、抄家、酷刑迫害,他有些绝望了:这世道咋的啦?于是他又开始消沉,疾病又开始缠身,最后其被医生判了“死刑”。这次他被幼童一声唤,他惊醒了:“这是师父借孩子的嘴在‘棒喝’我呢!”

在血腥重压之下,在这红色恐怖之下,这声呼唤需要多大的勇气啊。他开始羞愧了,开始振作了,他终于走出自我束缚的桎梏怪圈,从新请出师父的著作,悄悄唤醒其他同修,组织起十几人的学法小组,走上了救度世人的道路。这时,老杨头的绝症也悄悄的逃遁不见了踪影。

杨老汉深深感叹:缘份啊!我的一生师父一直在呵护着我呢!我的生命真是师父给的,我们要珍视这千万年等待的缘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