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的同修千万别放松自己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我是农村的一名大法修炼弟子,经常能与周围的农村同修接触和交流。也对身在农村修炼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工作、生活和修炼状态有一些了解。下面把自己了解到的一些问题和一点认识写出来通过明慧网与身在农村的大法同修交流。意在通过交流,能从中找到自己存在的差距与不足,在正法修炼的最后阶段跟上正法進程,在做好自身的本职工作后,全身心的投入到当前最为紧迫的救度众生这件大事上来。在学好法、发好正念、炼好功的情况下,完成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重要历史使命,做合格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

农村大法弟子普遍存在的最大问题就是农活忙,文化低,学法少或法理不清。一到农村三忙季节就把修炼的事放到了一边,一般都存在着等忙完活再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可是从春天播种种地、插秧苗、菜苗、到夏锄、铲、趟、卖菜,到秋收粮食,一环套一环,几乎是忙的没完没了,天又短,又不出活,这一段时间很少有人能学上法,发正念就更谈不上了,功也炼不上,几个月的时间脱离了法,放弃了修炼,一年里只有冬天是闲着,可是有的同修为了供孩子念书,给儿女操办婚事,或翻修房屋,在冬天找一份兼职的工作多挣点钱,那么一年四季里就没有闲着的时候。这部份同修在农村来说,不在少数。每当与他(她)们接触交流时,他们都说不能放弃修炼,可是又苦于找不出更好的办法突破这些干扰。从他们的谈话和表情上看到他们那非常痛苦又矛盾的心理和急于解脱这种干扰的无奈表现。这部份同修在七二零前,个人修炼时期还比较精進,有的是骨干或担任辅导员。几乎都是七二零迫害大法后,正法时期由于自己没有走出来证实大法或是在执著心的干扰下,出现了这样或那样的干扰,虽然这些同修没有被邪恶迫害到洗脑班、劳教所,可是他们所处的环境与修炼状态也与被关押差不多,是邪恶以另一种迫害的方式使这些同修在没完没了的农活与工作中渐渐的脱离了大法。脱离了我们这个修炼的整体。邪恶以这种手段往下拽农村不精進的大法弟子。这不是一个地区存在的问题,而是普遍存在的。这种现象的存在也在影响着、干扰着那极少数精進的农村同修。

前几天我与当地的一个男同修交流。直接给他指出了因干活与兼职影响他做三件事的问题,这位同修的回答更使我震惊。他说农村人就得干活、活干的好、家里生活好,能起到证实大法的作用。我问他你一天用多少时间学法?多少时间发正念?多少时间讲真相?多少时间炼功?他说几天也学不了一讲,发正念(全球四个整点)一次都发不上。功是啥时有功夫啥时炼,讲真相没有时间出去。并告诉我挤时间修炼,或以后补上。听后我告诉他作为修炼的人要听师父的话,“真修大法 唯此为大”(《洪吟》)。他说还做不到,要先干活、挣钱、后修炼。我们谈了近一个小时,走的时候他告诉我回家好好想一想是谁说得对。就这一类的同修在农村占的比例很大。在与其交流时多半是如何做好工作,过好日子,多挣点钱,至于修炼中的事,很少提。就是一提问题,就是啥时结束迫害啦,哪块又有同修被迫害啦,要注意安全,或谁对他干扰了,影响他提高了,一听就是长期不学法不看明慧文章,不与同修交流的状态。

下面,我把自己和家人的修炼体会写出来与农村的同修们交流,目地是证实大法的超常与美好,通过交流让同修们能够理性的认识大法,在法中提高与升华。

我们家老俩口和儿子都是九五年得法的老弟子。在近四年的个人修炼时期,师父为我们全家清除了身体上的病业(严重的时候,老伴直不起腰,翻身都得别人帮着,心脏病、胆囊炎、腰椎盘扭伤。孩子的顽固性皮炎,我患的风湿症、心绞痛、病毒性肠炎、不能吃水果、荨麻疹等病症)。我们全家修炼后,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有利于社会和人民的好人。那段极为宝贵的个人修炼过程,为我们在七二零邪恶迫害大法时走出来证实大法、维护大法奠定了扎实的基础。从修炼开始,我们全家就严肃认真的对待修炼。在十二年的修炼中从来没有因为自家的农活忙或累而影响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每天学法、背法在二个小时以上。发正念在九至十二次(包括全球四次发正念)。炼功是每天必须要做到了。这一切不但没有影响或耽误了农活,反而由于做到了以法为大、以修炼为重的同时,使工作效率提高。真正达到了事半功倍的效果。在秋收大忙时节,在地里或走路,师父都会把有缘人推到面前,让我们结缘讲上真相,每天都有真相讲,而且一讲就能顺利的讲退。我们真切的感受到了师父为度弟子、为了农村弟子在农活忙时不落下做三件事,而为我们费尽了心。有时在不知不觉中,被师父的佛恩浩荡所感动而流泪不止。

每天的炼功、发正念,使我们清除了自身空间场上的邪恶生命。而且师父加持弟子的那种一身轻,无疲劳感,无困倦感,真是如在另外空间仙境一般舒服、美妙,妙不可言。每年我家的庄稼都是生长旺盛、丰产、丰收,村里的人都看到了,都说大法好、超常,炼法轮功的人心眼好、身体好、人好、庄稼也好。人们都通过这一切对大法和炼功人产生敬佩和羡慕正的表现。这里也有我们向当地民众讲清真相和三退的人多,大法弟子高尚的情操所起到的重要作用有直接关系。当我们把修炼、工作的关系摆正之后,师父就能为我们安排修炼与工作中的一切,清除干扰,使我们在良性循环的机制中修炼与提高。也就是法炼人。如果我们被自己的后天观念与执著心为我为私的心所带动支配的话,就是在旧势力安排中修炼、工作,来自方方面面的干扰,就会以不同形式的表现在我们的修炼与工作中没完没了的出现,也会搞得我们身心疲惫,手足难顾,焦头烂额。

每年到了夏季自家种的菜吃不了,又不能扔掉,运到城里卖了,换几个钱,可是一到这个季节菜就不好卖或卖不出去。别人都是起大早去,我每次都是炼完功、发完正念再走。也不多想什么,到了市场就能有许多人围上来很快就卖完了,而且来的每一个人都是有缘人来听大法真相的。每次都不落下一个机会,一个人。人也明白真相了,菜也卖了。一数钱还多卖了钱,而且时间又短。这些超常的事很多很多,只要我们做正了、做对了,师父就会帮助我们解决一切困难与矛盾。

我们周围的同修都是五十岁以上的老年同修,文化低,有的没念几年书,学法困难。在七二零前集体学法时每天能听或认一些字,到了七二零迫害大法发生后,这些同修大部份都是没有出来,对正法时期的法理也根本不懂。我和老伴找到这些同修成立了学法小组,大家集体学法、集体炼功,提高的很快,在促三退、讲真相中,我们整体配合,发挥每一个大法粒子的作用。农村人家族观念和亲属观念强,谁能跟谁说上话,关系好,就谁去讲,大家统一给发正念。在不到一年里,我所居住的小村屯,有近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知道了大法真相并三退了。形成整体后,每位同修都从中受益很多、收效很大。因为我们做到了在邪恶迫害中压力下走出来证实大法、维护大法。这一切的成就是师父和大法给予的。

同修之间也经常发生一些争论和矛盾。今年春天插秧刚开始,我们学法组的一位同修提出活忙,都各自回家学吧。那时我和老伴也有矛盾,结果是把这坚持了三年多的集体学法环境破坏了。从解散那天开始,每个同修都在不同成度上被干扰。先说我和老伴、儿子和媳妇那有矛盾,俩人原在一块做生意,后来各干各的。老伴去帮儿子料理工作,把我留到家,我的老父亲是脑梗,那些天是天天拉裤子,满炕是粪便,我是收拾这儿那出错,忙的是不可开交,心性也急剧下降,一有不顺心的事就急眼、发火,弄的儿子说我是不是更年期的干扰。后来好好的牙突然疼起来,疼的要哭。这时的同修甲大嫂也是病业状态上来了要不行了。同修乙照顾孙子和女儿忙的不可开交。同修丙工地来活,走了人回不来。同修丁俩口子去城里干活挣钱去了。还有一老年同修突然昏迷学不了法,炼不了功,非常危险。这些干扰的出现都是我们的执著心、人心不去造成的结果。脱离法、脱离了师父给我们开创的集体修炼环境。邪恶马上就钻了上来,一点空都不给,修炼是多么严肃的事啊。当我们这个小整体经历了这可怕的经历后,我们通过向内找,提高了心性后,又组成了学法小组。大家深感师父在帮助每一个弟子突破了邪恶造成的大法弟子间的间隔,使我们从新走上了正法修炼的正路。

修炼中难免有挫折、有不足、有错误。只要我们信师信法,就能在修炼的这条路上走的正、行的端、做得稳、站得直。也能使我们做到持之以恒,无论什么样的干扰与阻力就会在我们的正念中被解体清除掉。一个修炼大法的人脱离法你还修什么呢?又能炼出什么呢?只能是与大法擦肩而过失之交臂,错失生命回归净土的良机。每一个修炼的人都有自己的修炼环境,而且每一个修炼者都有必须放下的执著,以至生死的考验。无论是农村的同修还是城市的同修。修炼本身并不难,关键是放不下人的执著。如果我们真能放下的话,那么大法的神奇与超常就会在我们的身上体现出来。

零七年春天明慧网发表了大陆大法弟子统一晨炼的时间,从那天开始我们老俩口每天早上三点五十分开始炼功,到早上六点十分发完正念后再开始干活。天天坚持这么做,一天不落。今年我家的粮食又是大丰收。而且各项农活都做的很好。修炼中始终存在着信师信法的考验,也存在着能不能坚定修炼信心,做到持之以恒的长期考验。而这一切都来自于学好法。参加集体学法是学好法的根本保证,也是对每一位大法弟子能在压力与被迫害中走出来证实大法、维护大法的长期考验。

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中,讲给我们现在大法弟子是在抢人。时间已相当紧迫,一旦正法结束那一切也就停止了。农村的同修们抓紧时间做好师父让我们做的三件事吧。真是如师父教导我们的法一样,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不要因为人中的假相与我们的执著心的不去而毁掉修大法的机缘。千万要珍惜这段万分宝贵的修炼和救度众生的机缘。珍惜师父为我们在正法中开创的修炼机缘与为我们承受的一切。

以上是个人的点滴体会,难免有错,真诚希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