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次到山区农村发资料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一日】一次偶然的机会,我从一位亲戚那里得知,他们那儿地处山区,很偏僻,对外界基本上不了解,从来没有见过大法的真相资料。有电视的很少,有VCD的更少,更不用提电脑了。我就有了去他们那里发资料的想法,但一直没有机会。说白了,胆子小,自己一个人不敢去。顾虑白天被坏人发现,晚上发完了没有车回不来。一年多过去了,想去那儿的想法越来越强烈。但阴历十月初一(农村上坟的日子)过去了,今年的清明节又过去了,就是没有付诸行动。准备好的资料也在当地陆续发出去了。

但心里总是在想:怎么才能去一趟呢?也许师父看到了我的心,接下来同修给了我很多资料,不久就给我安排了一次机会。

上周五正在上班,丈夫打来电话告诉我他要去工地干活去(他没活干,在家呆了三个多月了),连干两天两夜。晚上回家,我赶紧把所有的资料大约一百多份全部用自封口的塑料袋装好,然后计划好所要走的路线,每个整点发一次正念,先清理自己的空间场,再清理所要去的地方的空间场,并解体一切干扰我证实法的所有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及因素。

周六早晨,我安排好孩子,骑上自行车就出发了。到了长途汽车站,我让司机帮我把车子放在车顶上,他很痛快的帮我并问我去哪儿,我说回家。在车上我不断的背法、发正念,平时两个小时的路程,那天一个半小时就到了。下车时请一男青年帮我把车子搬下来。临走时我送他们每人一个护身符,心想让他们都记住“法轮大法好”和“真善忍好”。

進村是上坡路无法骑车,我只能推着车走。边走边想:亲爱的父老乡亲,我给你们送福来了。不管以前有没有大法弟子来发过资料,我要把法轮大法的福音传遍这些小山村,让山里的众生快点明真相,早点“三退”。

这里的村子是纯山村,村里基本上没有平坦路。我一边发正念请师父加持让每一份资料都发挥他最大的作用,一边发资料。

我转了七个村庄。每个村子只放七、八个光盘,十几份小册子。因为山里不比城里,山里一家有点什么消息用不了多一会儿全村人就都知道了,传得很快。此外山区比较闭塞,来个人很显眼,所以我的穿着打扮也尽量象农村人的样子。发资料时,有些我把他放到门缝里,有的放到石头台子上,有人看见我就追着我问是干什么的,我就直接把资料递给他,并告诉他我是来给他们送福的。他们大多抢着要,当然个别的也有不要的。最后我把一些不干胶贴在电线杆上。偶尔一回头,感觉“法轮大法好”几个大字在冲我笑呢!

其实在农村,尤其是山村,中午并没有几个人出来,在贴不干胶的时候,即使有人看见,也没有人问。有时人离我二、三十米远,我照样往上贴。当他们走过来看时,我已经蹬上车子走远了。当然这是站在人的角度上想,其实只要正念正行,有师在有法在,也没什么可怕的。

夏天的中午很热。我到达目地地才十点半,只带了一瓶水。十二点半左右,又热又渴又饿。当火辣辣的太阳烤在我背上的时候,我就背师父的法,不知不觉不渴也不饿了,还起了小风。

下午两点多钟一切顺利完成。我登上归程的长途汽车,思绪万千,心里久久不能平静。我明显感受到肩上的担子越来越重:想到还有很多偏远的山区,如果那里的众生得不到救度,将是我最大的遗憾。

感谢师父,我平安返回。我想起《明慧周刊》上登过一篇文章,说有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弟子自己走着到北京去证实法。晚上路过坟地吓的喊师父。师父的声音出现在他耳边“孩子,我就在你身边”。我知道,师父就在我身边。想起这句话,我的眼泪就要往下掉。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