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于法中,跟师父回家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十日】几年来不管在什么地方,劳教所、看守所、还是洗脑班,我都积极讲真相,走到哪讲到哪,面对面讲、撒传单、贴标语、挂条幅、写信、寄信、人民币上写真相、建立家庭资料点等。总之我是不拘形式、不挑对象,所有遇到的都是有缘人。

在学法、发正念方面,我抓的也比较紧,当地和全世界的固定点发正念时间基本雷打不动。其它点也尽量多发,基本每天学法两小时以上。除了三件事外,我还要上好班,做好家务,所以很忙,睡觉也比较少,在生活上我省吃俭用,目地是把钱省下证实大法用。因为我的一切是大法给的,我要把一切都用到证实大法上。

一、绝望之时得大法

得法前我受邪恶共产党的毒害,我是一个绝对的无神论者,是一个显示心、妒忌心、争斗心、虚荣心都很强的人,干什么都得争第一,否则就妒忌的不行。把名利情看的很重。所以活的很累,搞得满身是病,神经衰弱、气管炎、关节炎、鼻炎、尿路感染、心脏病。后来又得了癌症,真是雪上加霜。我身体虚弱到了极点,精神压力极大,随时都面临死亡的危险。可是我上有七十多岁的父母双亲,下有十几岁的孩子,我的义务还没有尽完,我不能死啊,可是谁又能救了我呢?当时我就想:要是真有神该多好啊!就在我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在我走投无路的绝望之时,有人告诉我炼法轮功可以治病,而且很神奇,我这个绝对的无神论者为了活命,不得不抱着半信半疑的想法走入炼功点,第一次,功友只教了我二、三两套功法,由于我身体虚弱坚持不住就回家了。可没想到,当天晚上师父就给我调整了身体,一晚上拉了十多次肚子。因不知是调病,认为自己是吃坏了肚子,所以吓坏了,可是第二天起来,并没有因拉肚子而感到难受,反而觉的比较轻松。炼到第四天时,又出现“感冒的症状”,自己又误认为是因炼功着凉感冒了,这时家里人也很着急,认为我的身体太弱不适合出去炼功,就不叫我炼了。

我当时看书只找治病的章节看,特别是看到《转法轮》中说的“我这里不讲治病,我们也不治病。但是真正修炼的人,你带着有病的身体,你是修炼不了的。我要给你净化身体。净化身体只局限在真正来学功的人,真正来学法的人。我们强调一点:你放不下那个心,你放不下那个病,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对你无能为力。”自己就想,我一个随时都面临死亡的人,怎么能放下这个病呢?认为自己放不下这个病,再加上身体不舒服,所以就不去炼了。这时,有两种功法找上门来让我学它们的功,后来就练了其中的一种,过了不长时间,身上又发现了一个疙瘩,就又到医院做了第二次手术,这次住院正好和一个很重的病人住一起,我看到她正拿一本《转法轮》看,就问她,不是说必须放下这个病才行吗?你能放的下吗?她告诉我一下子放不下可以慢慢放。她还讲了师父给她清理家里环境的情况。她的话一下就把我点醒了,当时我就跟她学起了打坐。回家后我就开始炼法轮功。后来其它功法的人又来找我,一看我决心已定,也就扫兴的走了。

由于放不下自己的病,对师对法也不太相信就边吃药打针边炼功,就这样慈悲伟大的师父还是没有放弃我,仍然给我调整身体。炼了三个月时间,身上的病基本都好了,感觉身体特别好,自己悟到不能再打针吃药了,可是手里还有近万元的药,都是营养药。平时每周输一次液,一次药费八百八十元。想把药给别人,可家里人说什么也不干,叫我把现有的药用完,以后就别买了。在家人的强烈要求下,我只好又接着去输液,可没想到这次怎么也扎不進去了,扎的我全身直颤抖,把护士难的够呛(平时此护士一针就能扎進去),她又找了另一个护士来,在我手腕上拍了半天才在手腕上勉强扎進去了,刚扎進去药水就从输液管上面哧出来了。护士也觉的很奇怪。当时我悟到是师父点化我呢,不能再输了,可是心疼这八百八十元的药。连流带剩勉强输完了这次液,可血管都黑了,胳膊麻的不能碰,半年多才好。这次真长了记性,从此以后我再也没有用过一粒药,把剩下的药寄给了一个大医院,让给困难的病人用。

后来我的身体越来越好,所有的病都好了,真是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我很快辞掉了保姆,上了全班,当年还被评为先進工作者。师父为救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真是操尽了心。

二、修炼过程

我知道没有任何办法能救我的命,只有好好修炼大法才是我唯一的出路。所以我每天学法炼功,在炼功中吃了不少的苦,由于做手术影响到胳膊,所以抱轮时非常艰难,我就咬牙坚持炼,冬天穿很薄的衣服炼完后身上的汗象水洗一样。炼第五套功法时腿特别硬,单盘都翘很高,盘一会就又疼又麻,无论如何我也坚持四十分钟,有时一小时。时间不长,单盘还没放平时,我就叫孩子把另一腿搬上来了。一搬上来真是钻心的疼,马上就拿下来了,还出了一身汗。从此我就每天炼功前活动很长时间,很冷的天我也穿很少的衣服炼功,炼的浑身是汗,由于腿太硬搬上去自己往下滑,我就用带子捆住。真是一秒一秒的熬。每次都是疼的满身都是汗。

虽然炼功很苦,通过学法,明白了很多以前百思不解的问题,知道了人生的真谛,所以身体再苦心里也是甜的。可是好景不长,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恶开始迫害法轮功,铺天盖地的邪恶宣传诬蔑大法和师父,使我这个得法时间不长的人,对大法产生了一些波动。经过一段时间的认真思考和同修的帮助,很快明白了真相,知道电视中说的都是假的,是造谣诬蔑。明白真相后,我又树立了坚修大法的信心。并积极向周围的同事、亲属、同学、朋友等讲真相,后来在别的同修的带动下,开始用自己的钱到复印店印真相资料到居民楼道、学生宿舍等地方去发。到大街上和楼道口去张贴,用复印纸手写劝善信给亲朋好友发。

二零零零年秋我和孩子(同修)去北京证实法。由于自己没有正念,认为去北京就意味着被抓,去之前就做好了被抓的准备。结果就在天安门把我和孩子抓走了,后又送回到当地,把我和孩子都关押在看守所,孩子在看守所关押了近一年,我被劳教一年。在劳教所受尽了酷刑折磨,给亲人带来了极大的痛苦和压力。在这期间,邪党利用亲情等手段动摇我,父母、丈夫、同学、亲朋好友及单位领导到看守所和劳教所做“转化”。后来一看不起作用,丈夫就与我离了婚,单位开除了党籍,停发了我的工资。我七十岁体弱多病的父母双亲整天以泪洗面,前夫家的人都恨我,说我把孩子害了,当时听到的就是“无情、没有良心”。邪党太狠毒了,株连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亲朋好友。各方面的压力一起向我压来。

从此我就开始了艰难的修炼路程,我没有了人身自由,几年来我先后被绑架,五次关押在看守所、拘留所、劳教所、洗脑班等地方,累计关押两年多。监视居住十个月,抄家六七次,家里的门窗被撬烂,值钱的东西被抢走,勒索现金近四万元,我和孩子受尽了折磨。

回想几年的修炼过程,自己有不少做的不好的地方,在邪恶的压力下,违心的写过、说过一些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的、绝对不能说的话,这是我永远难忘,想起来就万分痛心的事。在没有压力时,认为自己很坚定,什么都明白,认为自己百分之一百的相信师父,能够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可是在邪恶的压力下有时就被情和求安逸心带动,特别是在酷刑下正念不足,有很强的怕心,求师父帮助时也是带着很强的怕心。有时甚至忘了求师父。虽然也一直在讲真相、发正念,但目地不纯,不是完全站在对方的角度救度他,而是为了出魔窟,采取绝食等措施,目地也不纯,不是为了证实法,也是为了出魔窟。完全是用人的办法、人的观念处理问题,想依靠常人解决问题,结果越弄越糟。通过这些教训,我向内找自己,挖根就是自己学法不深,头脑中人的东西、人不好的观念还没有彻底清除,做不到百分之一百的相信师父,做不到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一到关键时刻人的不好的东西就占上风。

通过教训使我彻底明白了师父为什么一再强调学法、学法、学法呢,只有多学法,用法占据脑子才能把生命长河中在头脑中形成的观念清除掉。因为这些不好的东西在头脑中根深蒂固,冷静时知道它不好,能抑制它,可是在压力面前时就被怕心和执著压倒了。所以我们一定要听师父的话,一定要多学法,全身心的溶入法中,彻底清除头脑中的不好的观念,这样才能正念足,遇到什么事情都能做好,才能真正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众生。

三、努力做好三件事

几年来不管在什么地方,所有遇到的都是有缘人。不管是年老的、年轻的、小孩子还是警察、教师、干部、民工、学生、农民、售货员、司机、小商小贩、收废品的、乞丐等等,都是我讲真相劝三退的对象。我采取的形式也是多种多样,给卖菜的讲,买菜时不看菜好坏,不看价高低,只找没讲过真相的人买他的菜讲真相。

由于讲的人多了,有时就讲重了。家附近讲的差不多了,就到远处去讲。有时看到路边有等活的民工,我就过去搭话找人,然后顺势讲起了真相,对他们可以讲细点,农民比较纯朴他们爱听。有时骑自行车,给路边的民工扔资料,有时递光盘。有时用第一者口气讲,有时以第三者口气讲。有时从法轮功开始讲,有时从三退讲,时间长讲细点,时间短概括讲。基本都能接受并能三退。

我还采取在路上骑车时找人搭话,如问路,问他衣服或其它物品在什么地方买的等。搭上话时就开始讲真相。有时我和孩子骑车在路上故意大声一问一答讲,叫同行的人听。听过我讲真相的人基本都能退出邪恶的党组织。有一段时间我一天能劝退二三十人。但有时也碰到不接受的,恶言恶语伤人的,甚至有要报警的。遇到这种事情,向内找,发现都是自己没学好法,没有提前发正念,或有急躁情绪的原因造成的。所以,我们无论做任何事情都要学好法,事先发好正念,冷静、理智、正念正行才能做好,才能事半功倍。

在建家庭资料点方面,也有一个认识提高的过程。开始时,认为自己多次被迫害,家里多次被抄,房门钥匙至今还在恶人手中,是当地重点,恶人比较注意,再加上我对电脑一窍不通,认为不适合建家庭资料点,所以自己主要以发、寄资料,面对面讲为主。由于我发资料量比较大,给做资料的同修造成了一定压力,为供我资料,同修没有学法的时间,我也很着急,经过学法、向内找,和与同修切磋,提高了认识,進一步认识到,怎样才是走师父安排的路,怎样才是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到底怎样才安全。认为自己是重点,不适合建立资料点这本身就是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我们必须走师父安排的路,这可不是嘴上说说的,是必须落实到行动上的。师父希望资料点遍地开花,我们为什么不听师父的话呢。讲真相邪恶是不敢迫害我们的,关键是做事的心态怎样。我们都有师父法身保护,而且我们是做最正的事,我们有什么怕的,邪恶是怕我们的。所以我们只要正念足,百分之一百的相信师父,师父什么都可以为我们做,就不会有危险的。相反正念不足,只在人的表面采取措施是安全不了的,因为此时你是个人,邪恶就能迫害你。

认识提高后,我马上用自己的钱买了电脑及配套的设备建立了家庭资料点。自己对电脑一窍不通,但我有信心一定能在较短时间内学会,因为我们是超常的,我们有师父管,什么也难不住我。结果不到一年时间,我就学会了资料点的常用技术,如打印、刻录、简单排版、上网、下载、装系统、装常用软件、安全设置等技术。不但解决了自己的资料来源,还供一些其他同修散发资料。随着资料点的成熟,我的正念也越来越足,怕心越来越少,我真正体会到了资料点遍地开花的好处。

当然,因为我们还在常人中,我们还要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状态修炼,人这方面的安全措施也是必须注意的,不能不理智,不能让邪恶钻空子,我们的同修在这方面出的问题太多了,教训太惨重了,千万不能让邪恶再钻空子了。

经过几年的努力,家庭环境正的比较好,所有的亲人基本都明白了真相,并退出了邪党的一切组织,有的还走上了修炼的路。总之,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我知道自己做的还很不够,和大法的要求比,和精進的同修比,还有很大的差距,而且我还有很多做的不好的地方,还有很多执着心要去,今后我要更加精進,去掉一切不好的东西,使自己完全溶于法中,一定跟师父回家。

三天前我还没有写文章的想法,一直认为自己做的不好,没什么可写的,在孩子的一再鼓励下,我才开始动笔。目地是找出自己的不足,進一步做好三件事,促進整体提高。也希望和我有同样想法的同修去掉思想顾虑,勇敢的拿起笔来,写出自己的修炼心得。因为只要跟着正法進程走到今天的人,肯定都有自己的修炼故事。

由于时间仓促,文章中肯定有不少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