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难我也要修到底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十日】

一.铁架撞太阳穴上,有惊无险

我是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今年五十六岁。自从修炼大法以后,身体以前得的十多种重病全部消失了,而且有两种最严重的病,小脑萎缩和心脏病。不修炼大法前,已经有些痴呆,得女儿照顾我。自从修炼以来,我一片药也没吃,身体一身轻,疾病全部不治而飞。

在九九年端午节那天,我在去公园炼功的路上,对面过来一辆大解放货车,我看到车急驰而来,我马上靠边走,没想到,汽车把路边的大铁架子撞倒,铁架子撞到我的太阳穴上。我被一下子撞出四、五米远,躺在地上。司机下车说:大姐,怎么样啊?我说:不怕的,没事,我是炼法轮大法的,你走吧。汽车开走了,围观的人说,你怎么不要他点钱呢?要五百元钱,他马上就能给。我说: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这钱不能要。我当时就想到了是师父的法身保护了我呀!这是来取命的生死关呢!是恩师救了我。我头上真的连皮都没破,身上哪也没坏,这是大法的威力。这也是我对师父和大法的坚信的结果。

我经常鼓励自己,一定要按照师尊讲的法要求自己,真正把自己当作一个炼功人,通过不断学法炼功,使自己身心都得到了凈化,我的世界观有很大的变化,使我明白了做人的真正意义。要修炼,要返本归真,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佛性一出震动十方世界,谁看见了都要帮他,无条件的帮他。”所以我明白了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师父给我做的,我真是发自内心的感谢师父。

二.再难我也要跟着师尊修到底

从九九年七二零以来,中国共产邪恶党疯狂的迫害大法及大法弟子。我在二零零一年、二零零二年因洪法和讲真相,被恶人举报,两次被绑架到看守所。第一次被非法关押二十多天,第二次被关押了三十多天。在看守所,我给犯人讲真相,被恶警和犯人打骂。那时,我对法理解的不深,怕心重,有很多执著心不放,在压力下写了“保证书”,走了一段弯路。出来后又后悔,又难过。写了一份严正声明,邮到了市“六一零”,写的是真实姓名和地址。第三天,“六一零”把我的声明送回到当地派出所,从那以后派出所的警察天天上门干扰,白天黑夜对我监控。但我不怕,我坚持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我地协调人被迫害,没有人出去取资料,我在重重的压力下,冲破了压力,做了一段协调人工作,来回取资料。回来后发给同修后,我自己也出去发资料。我想,再难,我也要跟着师尊修到底。

三.用大法归正自己变异的婚姻观念

我的前夫,以前不管家,胡吃乱喝,耍钱,外面还有女人,一开支和他要钱,他就打我骂我,用烟头烫我的脸,烫我的腿。一九九三年,我受不了,就离婚了,我领着女儿走了,儿子跟他。他不管儿子吃饭,孩子饿的乱跑,我心疼孩子就又回去了。没办复婚手续,经常受他打骂。他打我像家常便饭一样,我得了十多种病。

得法后,病全好了,打骂并没有结束。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他严重的干扰我,不让我学法炼功,更不让讲真相。在警察上门天天干扰后,他更加凶狠,逼着我放弃修炼,不放弃打的更勤,骂的更凶,撕、烧大法书,撕资料,见到炼功磁带、讲法带就给毁坏。我尽力给他讲真相,而且还好好的待他。有一次,同修送《明慧周刊》被他看见,同修刚走,他就对我大打出手,抢《明慧周刊》,要送到派出所。我堵在门口,不让他去派出所,他用皮带抽打我半个多小时,怎么和他讲真相,他也不听。

事后,和同修切磋,同修说他这打你、骂你,也是一种迫害,这也是非法同居,不合乎大法要求,被邪魔钻空子,应该办复婚手续。回家后我和他说办理复婚手续,他不同意。后来,他变本加厉的打骂我,把我打的青一块紫一块,还直接要挟我是要大法,还是跟他过日子,我说我就要修大法。他逼着我写上,我就写上坚决修炼法轮大法,他就走了。他说永远不再回来(他在另一处还有房子)。又过一个多月,突然回来,我没在家,他留下一个条子说:再见到你,就杀你。我找同修学法切磋,使我才真正的认识到,作为大法弟子,不办结婚手续,离婚不办复婚手续都是不合要求的,坚决不能同居,年轻人不行,年岁大的人更不行,这不符合做人的标准,更不符合做大法弟子的标准。被邪恶钻了空子,我悟到要远离他。在同修的帮助下,我搬出了那个地区,用大法归正了自己。再没有那种在魔性的驱使下的干扰了。

和同修比起来,我做的不够好,可我还是跟头把式的走过来了。我一直在讲真相,救度众生,发资料,发九评,面对面的讲真相,劝三退。在讲真相的过程中,也遇到过挫折和嘲笑,有的还说我“反党”,是“反革命”,可我还是本着善念,坚持不懈的讲。我已经认识到救度众生的紧迫,做好我们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