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踏实实的走正法修炼之路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十八日】一九九七年我五十二岁时得到了这万古不遇的法轮大法,在十年的修炼中是慈悲伟大的师尊慈悲苦度,时刻呵护着我们,让我们这些原来业力满身的人,成为一个真修大法弟子,走在人成神的路上。现在我才真正理解什么是修炼,师父说:“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

当我第一次看完《转法轮》,我的世界观就转变了。一下子明白了许许多多的、一生都弄不明白的道理,懂的了人的生命不是为了当人,而是为了返本归真,人的来源和将要去的地方。世间的名利原来是那么虚幻和渺小,一下子就看淡了;明白了为什么世间的贫富不均,原来别人命中有,如果不是自己本份的,强制得来的还要造业还债,妒嫉心也一下去了很多。“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活了五十二岁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好人。恶党文化灌输的阶级压迫论造成的悲观厌世的气恨心也没有了。通过不断的学法,明白了我过去的思想境界原来是“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精進要旨》〈境界〉)。师父说我给你们做了这么多,什么都不要你的就要你那颗向善的心。我要做一个善者,用“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学法炼功,吃苦消业,洪法,奋力精進。

我得法不久,我们全家都陆续的走進了大法修炼中。我们在大法中修炼,身心健康,心中愉悦,家庭和睦。师父教我们走最正的路,做真正的好人,有益于他人、有益于社会的好人。身心受益于大法,当时在学法洪法中大家都是勇猛精進。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开始疯狂镇压法轮功。我们没有动摇,一个小丑的谎言怎能诋毁的了最正的宇宙大法。坚信师父、坚修大法的心不动,我们用在大法中修炼亲身受益的事实去北京向政府说句公道话,走出来证实大法是正确的。走出来必须从内心放下常人中的名、利、情,那时压力很大知道去了北京,面临的就是关押、罚款、开除工作。但是也一定要去,在亲人的围困下,给他们讲真相,表明了去北京的坚定不动的决心。亲人们答应了,并给我们买了去北京的车票。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三日,在北京天安门广场,大法弟子、警察、警车、便衣、世人真是人山人海。“法轮大法好、师父生日好”的呼喊声此起彼伏,人如潮涌。被非法关在天安门派出所里来自全国各地的、男女老幼的大法弟子成百上千。大聚会、大交流,齐声高声背诵《论语》、《洪吟》。那惊天地、泣鬼神、雄伟壮观的场面激励着我们永远坚定走师父的正法之路。

回来邪恶就是迫害、关押、罚款、转化,转化不了就不给退休费了。我心里没有一点痛苦,炼功人身体健康,只要有饭吃就行,有师在、有法在不怕。师父真的是时刻看护着我们的,我家过去借给别人的五千元,常人主动还给了我,生活没有问题。经过给单位领导和同事不断的讲真相,两年后,我们把退休费要回来了。我们把物质利益看淡之后,还真的没有失去什么,失去的是执著名、利、情的心。当再得到退休金后,除了保证能生活的一部份,其余都拿出来证实大法用,因为我的生命都是大法给的,钱也是为我们证实法来的。

在邪恶疯狂的迫害中,在恶毒的栽赃诬陷中,师父叫大法弟子给被谎言蒙蔽的世人讲清真相,是在救度众生。其实也是大法弟子对法理提高认识的过程,也是在净化自己的过程。

最初,我给世人讲真相带着很强的气恨心、争斗心而不自知。心想:江贼集团这么卑鄙、造谣中伤这么好的大法,诬蔑我们伟大的师尊,这个政府这么荒唐,在各种媒体上公开造谣、说谎,信誉扫地。我们去说句公道话,还把我们当作罪犯处罚,把同修迫害的那么惨,往死里整。所以讲真相时总是在表达对法轮功无辜被迫害的不满,和常人争辩,我们怎么正、怎么好,在证实自己通过炼功身体好了,能吃苦等等。常人不理解,你们身体好了何必要去和政府对着干?放着好日子不过,把工资扣完了去吃苦?有时讲的很高,别人说我在给他上政治课。由于不断的学法,才知道我们没有为常人着想,常人没有修炼,他们体会不到修炼人的身心健康、心中的愉悦和宽广,师父传法是在正法、拯救众生,世人更不知道。而我们这些年也是师父不断的发表新经文,从不同角度讲为什么正法,是怎样正的法,我们才渐渐明白:师父传法救度众生,我们是第一批得法的大法弟子,负有救度众生的使命;讲清真相是清除邪恶欺世大谎给世人灌输的流毒,心中站在正的一边,认同真善忍宇宙根本大法才能得救。不然就将和邪恶一道被历史淘汰。迷在人世的常人多可怜啊,我们和他们争什么?斗什么?我们是来救他们的,我们揭露邪恶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是反对这场迫害制止邪恶行恶,从而救度世人。

明白了法理,心中生出了对众生的慈悲之心。二零零零年以后,单位受县“六一零”办的胁迫,随时把退休的我叫去写不炼功的保证。每次去时我就背《洪吟》〈威德〉。零一年后就发着正念去,和他们讲真相。我把自己在大法中受益的事讲给他们听,讲大法是最正的,我们都是在做好人。讲的多了,每次都是不了了之。有次,单位的人用他们变异的观念劝我说:你就说不炼了。我说:我在炼。他们说,你就说你炼的是别的气功嘛。我说,我就是炼法轮功的,我们修真善忍,要说真话。

零四年,有一天单位又把我叫去,县“六一零”管法轮功的人和本单位的领导七、八个人,说是了解我的情况。我发着正念進了屋,微笑着问他们是哪个单位的,我就开始讲自己是怎么炼法轮功的,我为什么要坚持,为什么要去北京上访。江××迫害法轮功,无视法律是它在犯法;我们无辜被非法关押、被扣工资,受到如此不公的待遇,但是我们心中没有仇恨,只是善意的在讲真相。我们师父教我们:别人可以对我们不公,我们不能对别人不善。师父叫我们把做的事告诉世人,那些做坏事的人敢把自己做的事告诉别人吗?单凭这些就说明大法是最正的。同时善心的告诉他们,你们是政府工作人员,要分清善恶,不要助纣为虐。整整讲了一下午,都是我一个人讲,所有的人都默默的听。说的都很到位,我知道整个过程师父都在加持我,是师父开启了我的智慧,理智智慧的讲清真相。从那以后再也没有人来叫我写什么保证了。

二零零四年底《九评共产党》横空出世。彻底揭穿了邪党的老底,给它下了死刑判决书。同时在我们讲清真相中也着重开始讲三退。通过两年的劝三退,在救度世人的过程中,我意识到也是在修炼我们自己。我是一个深受共产邪党迫害的人,因家庭成份被邪共划定为剥削阶级,我们不管如何做好人都抬不起头,内心是仇恨中共邪党的。带着对这个邪党的仇恨去劝三退,不但劝退不成还被常人加强恐惧心,什么“这个党这么残暴,惹不起”、“反了党,退休金不给你,老了不能干活吃什么?”等等。过去就是在经济上被邪党压迫的产生的恐惧感就会从心底冒出来。那时真的是邪党不给你“饭票”你就真的没饭吃。后来通过不断的学法,认识到这是人心,一个伟大的神不会去仇恨一个人间的党派,慢慢去掉了仇恨心。这个过程中我渐渐认识到,当我们讲真相时要用慈悲纯善的心态去讲,用我们在大法中修出的慈悲讲真相,劝三退时,人们很容易接受也愿意退,当我们心态不纯时,就很难讲。这时我们就应该静下心来找找自己还有什么人心、执著没去,其实也是我们自己的一个修炼过程。

这七年的迫害,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经历了很多、很多。在常人看来都是无法承受的,在苦难中我们坚信师父、坚信大法。迷茫时师父用法理点悟我们,在做讲清真相的事时,在师父的看护下,很多时候有惊无险;在邪恶迫害我们的身体时,是师父为弟子在承受痛苦。在红色恐怖高压下,没有慈悲的师父看护,我们是走不过来的。经历了这邪恶疯狂的迫害,我们越来越理智、越来越成熟。同时也把伟大的宇宙大法推向了全世界,全世界所有善良的人们都起来抵制这场迫害,中共把自己推進了深渊。我们深信大法弟子的未来是美好的,我们将继续踏踏实实的坚定的走完最后的正法修炼之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