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明慧修炼小组形成一体做好证实法工作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八日】

一、学好法是做好一切证实法工作的根本保证

得法十年了,我基本坚持了一天读一讲《转法轮》,稍有一点空余时间就穿插读师父的各地讲法。我始终把握学法是为了指导自己在大法中修炼的原则,只有学好法才能为做好一切证实法工作提供根本保证。 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不断的去掉各种不好的心,我一点一点的在不知不觉中提高了上来。

我在证实法工作中常常要面对各种复杂的情形,面对各种各样的邪恶的最恶毒流氓的攻击,中共特务利用现代化的科技手段不断的发送各种病毒、低级下流的色情画片、恶毒的攻击师父的最无耻的各类东西,我很能够体会师父所说的:“当然在历史上,象耶稣啊、释迦牟尼呀也同样遇到过很大的魔难。当时对他们而来的魔难在历史上也是相当的邪恶,可是利用今天这样现代化的舆论、铺天盖地在全世界的这么大范围制造这样的邪恶,这还没有过。邪恶之巨好象是从九九年的“七•二○”开始的时候,天都塌了一样。”(《导航》〈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实践中我们大家也看到了,从一九九九年的“七•二○”以后啊,那个时候可能每个学员都感受到了,这个邪恶好象是无孔不入,无所不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

每当面对如此邪恶的东西,我头脑里会浮现出师父的一段讲法来:“也有不好的,不好的我们也要处理。举个例子,我第一次去贵州传功的时候,正在办班,有一个人来找我,说他师爷要见我,他师爷是某某,修炼好多好多年了。我一看这个人带的阴气,很不好,脸蜡黄的。我说我不去见他,没有时间,就推了。结果他那老头子就不高兴了,开始跟我捣乱,天天跟我捣乱。我这个人不愿意跟人斗,我也犯不上跟他斗。他弄来不好的东西我就清理,清理完了,我就传我的法。”(《转法轮》)

每当面对如此邪恶的东西,作为一个修炼人来说,我不会去采用人类社会最常用的以恶制恶的方式,而是以修炼人的正念清理,以善来化解。九九年二月师父在洛杉矶法会上回答学员提问时是这样说的:“他对大法坚定如磐石的那种心,别说这个能干扰他,那些魔瞧见都害怕。(鼓掌)它动他就等于是鸡蛋往石头上碰,根本就不敢碰他。”我始终按照师父的教诲去做,错了就向内找自己的不足,以大局为重,没有太多的个人意愿。与明慧修炼小组形成一体做好证实法工作。

二、顾全正法的大局,兼顾其他证实法的工作

在完成明慧工作的同时,我经常还要兼顾其他证实法的工作。记的有一次,由于一夜没怎么睡觉,而参加的活动要在酷暑下长时间站立,突然我站着睡着了,在迎面倒下的那一刹那我醒了过来,本能的往后一挺,人没倒下,可是在挺的时候背已经闪到了。回家后通过学法炼功,很快就恢复了。苦了累了,我总会想到师父《洪吟二》中的话激励自己:

少息自省添正念
明析不足再精進

在完成明慧工作的同时,我有时要打出一到二百个电话给大陆的民众讲真相。 一次一个恶警非法抓了大法弟子,我打电话给他,他骂了我,满嘴的脏话。我在一到二小时的时间里,给他打了起码五十个电话,他骂的时候,我说我听你骂,你骂完我给你讲道理,而他一骂完就挂断电话,我就不断的打,他不断的骂,不断的挂,因为是派出所的电话,他必须得接。最后他叫我大哥,他听完了我的话,说他要放人。

我家人在我旁边见证了全过程,笑的不得了。每一个弟子在大法中修出的大善大忍,对任何事都没有气恨,我就是给你讲真相救你来了。我对最邪恶的恶人,有时追踪一到两星期,没有任何一个恶人最后还有胆量来骂我。

旧势力对我们每一个修炼的人都盯的很紧,正念稍有放松,它就要找茬,而你还意识不到呢。一次旧势力通过公司来迫害我,非让我在十天内完成一个大的项目,我在十天内干了一百八十小时的活,事后总结起来,还是正念不强。是的,大法弟子是有超常的体力和智慧,那是为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而用的,绝对不是为你旧势力用来随便戏弄的。

总之,修炼十年来,风风雨雨,经验和教训都是鲜明的,在师父的直接关照下,我会不断修去不符合法的部份,同化大法,精進,再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