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明慧项目工作中走出自己的路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八日】尊敬的师父好,同修好!

我在明慧项目中修炼已经七年多了。这七年中,有过苦闷、彷徨,也有修炼中提高、纯净自己后的欣喜。感谢师父的安排和同修们的努力,有机会和大家分享自己在明慧项目中修炼的点滴体会、回顾过去的经验和不足,以便走好今后的路。

一、在做项目中放下观念真正静心学法

我在二零零零年开始参与明慧项目,工作比较单调,但又承担了很大的责任,一有疏忽,马上就反映出来了。明慧既是外界了解大法的窗口,又是同修交流的园地,而且邪恶也在盯着我们的网站。几年来这份责任一直支撑着我,在修炼中慢慢磨去开始时感觉单调、枯燥的想法,把做好明慧项目的工作当作自己修炼中该走的路。

实际上我对明慧网的重要性和自己的责任也是在修炼中慢慢认识的。记的二零零零年有一段时间,因为在法上认识不清,特别是在常人中长期受实证科学训练形成的逻辑思维习惯,学法中带着常人的观念,就象师父在《精進要旨》〈学法〉中批评的,“把大法当作一般常人中学习理论著作的方法来学”,逐字逐句、机械的用师父的法来套修炼中事情,钻入了牛角尖,从而认为明慧编辑部整理发表师父的讲话不在法上,在这期间又常去浏览一个受旧势力安排的邪悟者的个人黑网站,更受其影响,开始对明慧网产生了怀疑和抵触。

在我彷徨、苦闷之际,师父法身安排了项目中和炼功点几位负责的同修和我交流。但是常人中长期形成的高傲挡住了我的心,使我固执的认为自己的理解才在法上,才是对的,并没有和同修真正敞开心扉的交流,把师父苦心安排的机会推开了。我内心深处知道,只要认真学好法一定会解开心中的结;却没有认识到,自己的观念不放,造成了理解法的障碍。

随着师父一篇篇经文在明慧网上发表,我开始意识到,一定是自己的认识有不对的地方,心里的结逐渐打开,但是还没有从法理上完全认识到自己学法中存在的问题。师父发表经文《理性》后,有一天在读这篇经文时,忽然想到师父在这篇经文中有一句反问,正是教给我们怎样理性地看待问题。这时候再回过头来看自己几个月来解不开的心结,一下子豁然开朗,再仔细学师父的经文《法定》,发现师父明明是说“告诉大家,除了我正式出版的几本书和我署名有日期的短文由研究会发到各地的之外,私自整理的都是在乱法。”这里边讲的是“私自整理”师父的讲话;而师父同意整理的讲话,经文里面并没有直接讲到。而我竟然一直在用自己的观念,当作对法的正确理解,差一点走上邪悟。这时候我发现,自己的问题是学法中并没有放下观念,真正静下心来学。

这一次的教训是深刻的,但另一方面我也真正从这次教训中学会了不带自己的观念学法,可以说也是修炼路上的一次提高的机会。后来我在网上讲真相中多次遇到邪悟者以及网特、科痞们利用人们习惯于实证科学的思维方式而断章取义的歪曲理解法,误导众生,我就知道怎样破除他们的邪说了。

找到自己的问题,对明慧的认识上转变过来后,对自己在明慧项目中的角色也有了更清晰的认识,自然知道在做项目工作中遇到的一切麻烦、苦恼,都是自己修炼中要过的关。刚开始的时候,我在明慧做与师父新经文有关的工作时,心里总是很紧张,生怕出错,每个步骤一遍一遍仔细检查,可是往往越是这样,反而越容易出错,甚至重复一遍、两遍、三遍都发现还有错。很快我意识到,过份紧张本身就是执著,等于是在主动求了。放下这个心堂堂正正的去做,反而更好。不久师父教给了我们发正念、清除邪恶干扰,心里就更清楚保持强大的正念,才能做好明慧项目中的工作。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大法弟子反迫害的各种项目也逐渐展开。我也开始参与了一些其他的项目,人变的越来越忙。到二零零二年有一段时间,我发现自己学法越来越流于形式,虽然每天都在学法,可是经常出现学完一讲《转法轮》后,自己心里一惊,怎么就读完了?好象是别人在读似的。我明白这种状态不对,明慧网上有一些同修关于学法的交流体会,读后虽有一些启发,可自己的状态就是突破不了。这时候,太太已经在开始背法了。我也很想背法,但总觉的参与的项目工作那么忙,每天读法的时间都挺紧的,要背法的话,到正法结束都背不完《转法轮》。可心里知道自己的状态一定要突破。也许是师父看到了我这颗心,就点化我,有一次学法中忽然想到,当前我要突破的是学法不能静心的状态,为什么我要执著什么时间背完呢?背法是为了学法、读法也是为了学法,只要我在学法中能真正入心去学就是突破。于是我开始在学法中读每句话之前先试图背诵一遍,然后再读。这样我发现学法中又能入心去学了。

这样学法,也为几年后真正开始背法打下了基础。真正开始背法,也是突破另一个观念后才开始的。以前总觉的背法都是那些不上班,比较有时间的学员才能做到的,承担很多项目、时间紧的同修很难做到。后来知道一位承担项目工作很忙的学员几个月时间把《转法轮》背了一遍,我知道需要改变自己的观念了。背法开始的时候我也不求進度,一段一段的背,只是把每天的学法时间用来背法,通过这种方法来达到更加专心的学法。虽然我没有执着于進度,其实真正静下心来背法,发现進度比原来想象的还是快,一段一段的背,半年多就背完一遍,背完两遍后开始一小节一小节的背。这时候发现学法又進入一个新的境界,思想更加纯净,也能领悟到更多的法理。

* 二、摆正项目中专业技能和正念的关系

随着对自己所做项目从法上的理解深入,我也逐渐认识到自己的责任和使命。我天目看不见,也很少做梦,不知道自己史前的誓约具体是什么。但有一点我坚信,那就是师父一定会给我安排最合适的路,让我在正法中完成自己的史前誓约。只要我放下个人的观念去做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事,就是按照师父的安排在走。

在正法修炼的初期,因为认识到自己在实证科学方面的观念对于修炼的障碍,有时不自觉地走向另一个极端,片面强调修炼人的正念,觉的大法弟子掌握了宇宙最高的根本大法,做任何事情都应该得心应手,只要正念去对待就好了,从而忽视常人中必要的专业知识和技能。很快我意识到这是不正确的状态,常人中的专业技能,也许就是今天为了证实大法需要而安排的。

二零零二年开始,师父开启了我写作的智慧,这一点我原来是完全没有想到的,因为我总觉的我的长处在理科。开始我只是在互联网上讲真相写点小短文,发现有些常人还挺爱读的。后来有篇讲真相的文章在明慧发表后,有同修告诉我,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放弃修炼的家人读了这篇文章受到了触动,开始从新学法了。我意识到,这是师父借同修的嘴点化我,告诉我给明慧投稿的重要性。我就开始主动写文章向明慧投稿。写文章也需要专业技能。为了救度众生,讲清真相的文章往往还涉及到政治、经济、历史、宗教等等方面的背景,原来常人中积累的那点东西,也是不够用的。但我发现往往在查相关背景资料的同时,文章已经在头脑中成形了。渐渐形成一种下意识的感觉,读到一篇常人的文章、一个新闻,马上做出判断,哪个数据、实例、或论证过程可以用来破除常人哪方面的观念,我就把文章连接存下来归类,以便写文章时容易查找。

后来读到师父近期讲法,如《美术创作研究会讲法》、《洛杉矶市法会讲法》,我明白了修炼心性和专业技能提高的关系,也明白了大法弟子利用常人中的专业技能证实法,在修炼过程中提高心性,从而提升专业技能,也是我们该走的路。

但是作为修炼人,还会遇到如何平衡运用修炼人的正念,和常人的专业技能之间的关系问题。我在常人中比较擅长实证科学的理性思维,这对于讲真相来说是一个长处,因为我能把握怎样才能按照常人的思路把问题说清楚,容易找到常人的心结,也容易从常人的理破除科痞、气功痞给大法造的谣。这样写出来的文章,常人容易信服。但是我发现,另一方面这也恰恰容易形成我在修炼中的障碍,就是遇到问题该用修炼人的正念的时候,我还执著于从常人的理去解决。

比如有时候当地同修计算机出了一些奇怪的问题,打电话找我,我第一反应往往是从常人的理去分析,然后告诉对方,用什么方法解决,等到各种方法都用尽了以后,才想到,“你坐下来发正念,然后把机器从新启动”,这才解决问题。为什么开始就想不到呢?

后来读师父在《美西国际法会讲法》,意识到,师父本来就要求我们运用正念调动神通救度世人:“人类社会都在迷中,人们看不到宇宙真相,看不到生命的真实情况。这是生命在这一层次中的状态,但是正法中的情况是由大法所主持的,是由大法救度众生的要求而变化的。其实这时大法弟子行神事是必须的,因为大法弟子的个人修炼已经不是第一位的,正法中救度众生、从组大穹才是目地。正法之事、救度众生之事一定要做,那就得破除这种环境障碍,证实大法。”

这时候我又想,大陆大法弟子发资料、贴标语的时候,往往都加上一念,清除邪恶干扰,救度世人。怎么我写文章从来没有加上一念,清除阻挡世人明白真相的障碍,总是从常人的理考虑哪里还有讲的不够深入的地方,等等?那么以后我也要加上这一念,让自己的神通发挥作用。

三、认清证实法与证实自己的区别

今年,一个新的项目开始,负责学员找到我的时候,我觉的我可以配合做这件事情。不过我觉的自己是宁愿“埋头苦干”,被人调度而不愿协调别人的。可是后来发现,这个小组就是需要协调人,而别人看起来都比我还愿意埋头苦干。那我就成了协调人了。站到这个位置上,我开始认真考虑一个过去很少仔细想的问题:我一向把自己愿意吃苦耐劳,做具体事情视为“无私的付出”,从而回避了自己不愿意做协调人的想法背后的动机。虽然明白许多大法项目都是干具体事的人好找,协调人就没人愿意干,为什么遇到这件事情的时候,内心深处还是希望别人来协调?仔细一想,发现自己的基点是站在了个人修炼上,满足于我干了什么具体事情,觉的别人干的怎么样是别人的修炼道路,跟我没关系,没有从正法全局、救度众生的需要来看问题。实际上关心的是证实自己,而不是证实法,因为师父早就讲了大法弟子协调一致时法力会很大,为什么自己的眼光那么小,只有眼前的一小块?

后来我意识到,我对待自己写的文章,也是存在这个问题。自己写的文章发表在明慧上以后,读到这篇文章、或听到有关正面或负面的反馈的时候,自然生出一念“我的文章”如何如何了。对于“我写的文章”不论是正面还是负面的反馈都很关心,而对于其他弟子写的文章就没有这种心态。为什么在其他项目中,我不是这样想?比如某个软件我也参与了一份,当别人提到这个软件的时候,我一般不会想我写的软件如何如何,因为那个软件必须大家合作才能完成,而这篇文章从头到尾都是我写的,所以我就当成是我的了。可是一篇文章要发挥作用,离不开编辑、校对、网站本身的维护、还有大陆大法弟子打印、分发,更离不开师父的法身的作用,才能达到救度世人的目地。我把它当作“我的文章”,岂不是贪天之功?这也是根本上没有从救度众生的全局角度来看问题。那么更大一点的,对待我负责的项目、我参与的项目和其他同修负责、参与的项目的心态是不是也一样呢?我觉的只做好自己那一份的心态,是个人修炼中的基本要求;而正法修炼要求我们为众生负责、从正法的全局考虑。

以上是我在参与明慧项目工作中的点滴体会。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本文的行文比较仓促,粗疏之处请同修斧正和海涵。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