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绝食与发正念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二日】看到明慧网上仍然不断有同修被迫害绝食的消息,就想和同修交流一下对这个问题的认识,都是个人看法,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中共邪党迫害大法弟子八年来,采取了极其残忍邪恶的手段。在抵制迫害中,一些同修采取了绝食的方式。大法弟子在利用常人中的这种极端行为时所表现出来的坚定、纯正,以及师父法身保护与大法无边法力在大法弟子表面身体上的超常表现,在初期确实起到了震慑邪恶的作用,也有不少同修因此摆脱了邪恶的迫害。

后来,很多人效仿,只要被非法关押迫害就绝食,似乎成了惯例。被迫害回来后,会有同修问别人:“你在那里绝食了吗?”有受过迫害的同修也会告诉别人:“我在那里面绝食了。”意思是说,我做了我该做的,好象绝食成了被迫害中必须走的路。

实际上,这种认识不但承认了旧势力安排的这场迫害,而且有一种从迫害中得到资本和满足的感觉,是人心的表现。这使另外空间的黑手烂鬼、恶党邪灵看到了可以钻的空子,开始利用世上的恶人,制造出各种灌食、打针、插管的残忍手段折磨绝食的大法弟子,使其身体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害,有的甚至被迫害致死,形势因此变的更加复杂。更为严重的是,有些人对师父、对大法产生了怀疑:绝食怎么不起作用呢?师父法身怎么不保护我呢?而这正是那些黑手邪灵所要达到的目地,让你对法产生迷惑、怀疑,直至放弃,从而毁掉大法弟子。

师父在最新发表的《美国首都讲法》中说:“从大法弟子被迫害到现在,转眼已经八年了。在这过程中大法弟子走过了许多艰难的路,非常的不容易。从开始不知道怎么做,不知道如何面对这场迫害,到大家渐渐明白了应该怎么样去做;不但知道了怎么去做,迫害的严酷使大家也越来越理智、越来越清醒。”

对于绝食这个问题,我想,无论是否被非法关押迫害的大法弟子,都应该有一个理性清醒的认识,因为它牵扯到大法弟子如何更好的协调配合起来彻底解体邪恶、特别是解体迫害大法弟子黑窝内的邪恶因素,结束迫害,更有效的广泛讲真相、救度更多众生的问题。这里,我想从自己的亲身经历来说明三点个人认识。

第一,正念是第一位的,绝食不是必须,即便采用,也是万不得已中的下策。

二零零零年我第一次被关押在看守所的时候,没有想到绝食。有一天,停水了,有同修悟到应该绝食,因为停水不能用厕所,也就没法吃饭。(看守所的厕所在屋里,吃饭、上厕所、睡觉都在同一个屋里。)当然这是表面的理由,真正每个人心里所想会各有不同。

我当时刚刚被公安警察诱骗写了所谓“保证书”,那确实是诱骗,他们收了同修朋友的钱,答应放我,他们口述让我写,最后攥着我的手按了手印。我因为执着出去,顺水推舟、稀里糊涂顺从了他们。回到监室慢慢清醒过来,痛悔不已。梦中出现“前功尽弃”几个字,正要坠入万丈深渊。我加入绝食是想要洗刷自己,表明修炼的决心,对大法的信心,根本没有想到其它。

过了几天,被灌了一次食。来水了,绝食也就结束了。后来得知,那次绝食和不绝食的同修中,除了我,都被送到了劳教所。我虽然摆脱了迫害,也是有条件的,给自己的修炼抹上了污点,事后声明弥补,不但留下了遗憾,而且耽误了证实大法、讲清真相的事,从哪一点上说都是不该发生的事。

在这之前,我本来有机会走脱,而不必等到被关押、走弯路再绝食。被抓的当晚,我曾经把手从手铐中拉出来,可是,头脑中闪现的不是强大的正念,而是畏惧身边熟睡的警察和几道上锁的大门,又把抽出的手送進手铐,完全把自己当成了常人,白白错过了机会,等于是承认、接受了迫害。这能怨谁呢?能说师父法身不管吗?不都是自己理智不清、正念不足造成的吗?

再往深究,连被抓都不应该。如果我们真正学好法,真正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根本就不会发生这场迫害。迫害是旧势力强加的,不是师父要的,不是我们要走的路。而且,迫害发生之前,师父就已经给了我们自己保护自己的能力,之后,又教我们发正念的法,那不就是抵制迫害、反迫害的法宝吗?运用的好,正念足,邪恶都不敢靠近。即便被迫害,首先想到的也应该是用正念制止迫害,而不是人的办法。绝食在人中也是伤害身体、得不偿失的下策,而且容易被人误解,成为造谣诬陷大法的借口。

第二,放下自我、彻底否定迫害是根本的正念。

二零零三年我第二次在拘留所被迫害时也绝食了,那时心里想的是快点儿出去,结果没出去,而是被送進了劳教所。同室一位没有绝食的同修却出去了。

那位同修是农村妇女,思想简单纯朴。由于接触不到别的同修,她只是看书学法炼功,不知道讲真相、发正念的事。听我们几个同修交流讲真相,她发自内心的着急,诚恳而急切的说,回去马上找她的亲戚、朋友、邻居、村里村外所有她认识的人,告诉他们真相,这么要紧的事怎么现在才知道呢?第二天一早,身体很好的她突然表现出心脏病发作的症状,送去医院检查,下午几个人把她抬回来,马上通知家属把她接走了。奇迹发生是因为她心里根本没有被迫害的概念,在拘留所,她知道了讲真相、发正念、救度众生,她马上想到那么多有缘人等着她去解救,她为他们着急。这一念就有破除邪恶的威力,是根本否定一切干扰迫害的正念,出发点是为了救度众生,而不是她自己。

师父告诉我们:“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精進要旨二》),面对邪恶的迫害,每一个真修弟子都亲身证实过这句法。我自己也有切身体会。二零零一年四月,就在师父这篇经文发表的前两天,公安局刑警大队警察把我带到公安局,说是一件重大案子中,同修把我说出来了。他们找我的时候我正在看经文,我说等一会儿我把手头的事办完,他们就在外面等着我看完经文。一路上,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师父管,旧势力不配迫害我,我即便有业力、有执著也不能被迫害,师父自有安排。那时师父还没有讲发正念的法,现在看那不就是发正念吗?他们问话的时候,我脑子里就背经文,他们问的什么我没注意听,可是我的回答句句都使他们震惊,无话可说。他们想要使用各种手段威胁我,我就有一念:另外空间的旧势力生命,你们不许迫害这几个人,他们不明真相,但是决不许利用他们迫害大法弟子,从而使他们犯罪,如果那样,就清除你们。我当时全身心就这一念,非常强,非常足,没有想到自己,没有想到迫害,没有任何杂念,而且正念不停。结果他们没有敢对我行恶,反而客客气气的送我回家。

这场迫害无论以什么为借口都不能承认,因为其本质就是邪恶的破坏。可是,如果我们根本的执著心没去、色欲之心没去,就容易被钻空子,执著中正念就不会起作用。我自己第二次被迫害的原因就在于此。

第一次被迫害后,没有静下心来查找自己,没有认真思考这场迫害的实质以及自己哪里被邪恶钻了空子,使得自己在被迫害中反迫害,兜了那么大一个圈子。我那时认为自己没有什么根本执著,也就没有对照师父经文找过自己的根本执著。我走入大法是为了脱离人世、成佛成道、解脱自己,很长时间我都没有认识到这是我根本的执著心,与大法所要求的“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精進要旨》〈佛性无漏〉)背道而驰,是旧宇宙败坏了的为私为我的理。我还在色欲方面犯过错误,行为上改了,思想上还没有认清色欲之心的实质危害,更没有主动清除那些毒素。据我观察,被关押劳教迫害的很多是在根本的问题上没有认识清楚的,尤其那些反复被迫害的同修,不管表面上什么原因,根本上很可能是自身修炼的漏洞,被黑手、邪灵利用来迫害。要想保持强大的正念,我们必须严格要求自己,使自己真正达到大法对我们在不同层次的要求,不给邪恶任何迫害的借口。

第三,就目前而言,被关押迫害的同修应该更多的静心查找自己的执著,特别是根本执著心和色欲之心,放下人心,多发正念。师父对被迫害的弟子写过一首诗〈别哀〉,明确告诉我们应该怎么做:“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洪吟二》)。师父还讲过:“我的大法弟子无论是被迫害死了,还是在这个期间被旧势力迫害走了,对他们来讲都是圆满了。”(《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只要在大法中修炼,结果就是必成的。既然如此,在哪里还不是修炼?在哪里都把它当作修炼,都按照修炼人的要求去做,就是走正自己的路。

记的我被迫害时最担心的就是走了弯路师父会不会不要我?每天都被这个担心和诸多认识不清的执著困扰着、折磨着,很苦很苦,常常是睡觉前流着眼泪背《论语》,反复告诉自己不要灰心,要相信大法无边。虽然知道发正念,在那样的环境中,守住心性、保持正念真的很难。在劳教所第一次排队吃饭见到几百名大法弟子时,我一下子想到:这么多大法弟子一起发正念,一定能让这劳教所垮掉。我这一念一出,眼前立刻出现了一个场面:大法弟子坐满了整个操场,立掌发正念,万道金光直冲云霄,顿时天空一片清亮。我当时还没有认识到那个黑窝是靠另外空间的黑手、烂鬼、恶党邪灵支撑的,是它们不断的在往里面补充能量、维持迫害。但是我知道清除邪恶必须依靠正念,必须依靠大法弟子集体的正念。“正念制止邪恶”的法传入劳教所之后,更多大法弟子不断的发正念,明显的清除、抑制了邪恶。表现在这个空间就是管教及其家人相继遭恶报,很多迫害活动都停止了。

现在我悟到,绝食是被动的,以承认自己是在被迫害为前提,是在被迫害中反迫害,并没有看到自己神的一面。而发正念是主动的,首先思想中明确知道自己是大法弟子,是走在神路上的修炼人,是有能力战胜邪恶的。而且我们肩负着救度众生的责任,这一方面是慈悲、智慧的去救度那些可以救度的人,另一方面是运用大法赋予我们的功能彻底解体一切干扰破坏的邪恶生命与因素,目地也是为了清除障碍,更好、更多的救度众生。被迫害中就是在面对邪恶,正是解体它们的好机会,发正念就是在清除障碍,也就是在间接救度众生。如果能够突破这个空间的假相,就能不受表面环境的制约,就能发出强大的正念。如果大法弟子齐心协力,就能彻底解体邪恶,制止迫害,结束迫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