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帮我化解渊怨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八日】前段时间,有一天,忽然我嗓子痛,我开始向内找,这些日子我哪个执著心起来了,然后发正念。晚上我来到炼功点,和同修一起交流,同修们帮我向内找,帮我发正念。

第二天早晨起来,嗓子反倒痛得更厉害了,连咽口唾沫都痛得不行。张开嘴一看,嘴里全是白的,牙床子白了,舌头白了,连腮帮子都白了。我开始一惊,这是怎么回事呢?在我身边有个常人,曾经得过这种病。她说:“这种病严重时能把嗓子封住,甚至有生命危险。”听到这话,心里一个不好的念头刚一闪过,我立即清醒过来,把心一横,立即清除这个不好的念头。“病”,什么病?那是人得的,我是谁呀!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助师正法的正法神!一个神能得人的病吗?这决不可能的。瞬间我没有了“病”的念头,我静了下来,向内找自己,这些日子哪颗心起来了,看看做事在没在法上,然后发正念。一整天我只喝了几口粥,晚上我又去了炼功点。这一次跟同修交流,同修们也很着急,帮我找执著心,帮助我发正念。回家后,我就参照同修们提出的意见去做,有针对性的清除迫害我身体的一切邪恶因素。我静心学法,到整点就发正念,一夜未眠。因为一躺下就免不了咽口水,一咽口水,耳朵、脑袋就痛的不行。当时就我一个人在家,我心里明白,没有常人的干扰,只看我自己了。我意志如金刚,心里想:“有师在,有法在,我什么也不怕!”我没有把疼痛当回事,法照常学,功照常炼,正念照常发。

第三天,我感到更难受了,不但饭吃不下了,话都说不出来了,嗓子发不出一点声音来。我还是照常做家务,照常学法、炼功、发正念,晚上还是去了炼功点。这次我是带着一支笔去的,通过写字来和同修交流。当时我的心非常清静,横下一条心,一切听师父安排。同修们又帮助我发了很长时间的正念。回家后我给师父敬香,跪在师父法像前,心里想到:“师父啊!管管弟子吧!”我叫了三遍师父,“师父啊!弟子怎么办?”忽然,我感到自己这一念很不“纯”,我不是在向外求吗?心想,你还配是个真修的大法弟子吗?这时我的心不再动了,我静下来,盘上腿,开始炼静功。香燃没了,功也炼完了,这时我感觉不那么难受了。我想躺下休息一会儿,刚一躺下,身体就不能动了,但心和脑袋非常清醒。这时师父显现了,就站在我的身边,和蔼的看着我,对我说:“你是个大法弟子,是我的弟子,已经不是人了,那么这点痛还怕吗?”接着师父让我咽口水。师父说一声“咽”,我这边就咽一口。“咽、咽、咽,”师父一声声说,我就一口口咽,师父微笑着看着我,然后隐去了。“师父!师父!”我在心里喊着。师父确实在我身边,我真的看到了!我“忽”的一下坐了起来,浑身出了一身透汗,耳朵嗡嗡叫,脑袋嗡嗡的痛。我全然不顾这些,连忙下地,梳理一下头发,擦一把脸,跪在师父法像前,泪水止不住的流。恩师啊!不长進的弟子给您磕头了!不管我这个弟子修得怎么样,您还在我身边,精心的呵护着我。师父啊!用人间什么样的语言也表达不尽弟子的感激之情!

第四天一早起来,嗓子还是没见好,仍然不能说话。但我的心更加坚定了,因为我看到师父就在我的身边!我心里更清亮了,意念更坚定了,我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干家务活、学法、炼功、发正念,一切照常。嗓子只是我身体的一小部份,不能因为它难受,而影响到我整个身体和整个身心的状态。我心里时时在背法,我要让我心里装的都是法,“痛”“难受”,在师父面前、在大法面前,就没有它的位置。虽然这两天我没有吃饭,但我没感到饿,心劲反倒更足了。我在背法时,乐而不疲,我沐浴在佛光中,心性在法中升华。当天晚上我又去了炼功点,同修们又帮我发正念。一位同修说:“这么做还是这个状态,那一定是发正念没针对上直接迫害你的邪恶。”另一位同修说:“在明慧网上看到有一位同修写的文章,说发正念实在清除不了的,可以善解。”

炼完功回家,我又给师父敬香,心里想到:“如果阻碍我嗓子的,是我生生世世欠下你的,如果你有能力躲开的,你就躲开,别妨碍我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你现在可以先在另外空间等着,等我功成圆满时,给你善解。”然后我又炼静功,香燃没了,功也炼完了。刚躺下来,身体“忽”一下,又动不了了,心和脑袋更清醒了。师父又显现了,微笑着问我:“你当初牙肿时,你能想到另外空间那个身体上附着一个灵体,嗓子这你怎么没想到在另外空间那个身体上也附个灵体呢?”说完,师父用右手的食指在我嗓子这一划,就是一个口子,但不出血,然后用手一抓,攥在手里了,告诉我说:“这就是那个灵体。”然后又用食指往伤口处一摸,口子就合上了。我清楚的看着,“怎么一点也不痛呢?”心里明白,师父是从另外空间那个体上拿走了那个小灵体。这时师父又隐去了,我静静的看着。

这时有一位老者显现,他手里拿着一个簸箕和一把笤箒,用笤箒往簸箕里扫东西,扫進去的是一些虾贝、鳝魚之类的活物。我想这和我有关吗?这时在我眼前又出现一片大海,海滩上有三个日本武士在吃东西。这时从海里又上来一个日本武士,抓了一堆虾、海贝、鳝鱼,把它们放在海滩上。这个武士竟然活扒了虾的皮,那虾还在动呢,就送到嘴里吃了。那海贝也是一样生吃活剥。最恶心的是鳝鱼,象蛇一样的东西,不知道这个武士是怎么弄的,一下子把鳝鱼的皮从头扒到尾,然后送到嘴里就吃,我看的心惊肉跳!这时在一旁有个声音告诉我:“这个武士就是你,几世前的你!”他是武士啊,而且还是日本的武士!会是几世前的我?但他就是几世前的我。就是因为活吃了这些海物,它们在我体内不能转生,所以会生生世世缠着我,直到今天把我嗓子堵住。它们是来向我讨债的,能说它们不好吗?这辈子不管那辈子事能行吗?真的欠它们的就得还,清除不了的,就得善解。“忽”的一下,我坐起来了,想想刚才的事,历历在目,这使我更加坚信,大法能破一切迷。

第五天,我刚起床,我感到嗓子发痒,吐了一口,竟是鲜血!随后又吐了几口血,我开始下地喂牛。先把牛料拌好,我开始叫牛,竟叫出声音来了!我好高兴!接着我又试着喊了几句“法轮大法好,”真喊出声音来了!接着我又吐了几口血,就一切正常了。嗓子一点也不痛了,脖子也不难受了,神奇!真的太神奇了!这能不叫人佩服吗?是恩师给了我一切,是恩师帮我化解了生生世世的“渊怨”!

师恩洪大,弟子无以报答!请师父放心吧,弟子一定牢记您的教诲,学好法、修好自己,在修炼的路上勇猛精進,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决不辜负师尊的厚望,做一名合格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