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法理中升华 走出人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九日】我是南方大法弟子,一九九六年三月有缘修炼法轮大法。是师父把我从地狱中捞起、洗净,改变了我的人生。学法、背法、抄法,不知不觉一切都在改变,说话声音变的响亮,眼睛变的黑亮,走路一身轻。

向内找 全面讲清真相

我曾因坚持修炼大法、并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二零零二年一月四日,我从劳教所被提前一年放回了单位。回来我加紧学法弥补损失,知道了这场迫害是不能承认的,师父不承认,我这个弟子也决不承认。讲真相,反迫害,救众生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我全面反思自己的所为,是怎么進去的,就怎么走出来,我执著什么?怕,好象还不是,那我执著什么?当我明白“转化”的邪恶本质是想毁掉一个修炼人的意志时,我向明慧网发表了严正声明。彻底否定旧势力安排,走师父安排的路。

为了加深对法的理解,因为我悟性不好,从二零零二年五月起看《明慧周刊》的文章我一般是抄着看的。在这个过程中,同修们的正念正行,明慧同修的极大付出震撼着我,看同修向内找,看到了自己的差距,否定旧势力、反迫害不是嘴上说说的,必得在实践中真正的魔炼自己,在法理上真正提高自己。真正从人中走出来,不仅仅行为,更重要的是思想上走出人。

我开始向单位全面讲清真相,从身边的人开始讲,反迫害要求撤销劳教的错误决定,走到政府机关,人大,政法委,律师事务所讲我们无故被迫害,走進检察院起诉恶人恶行。不承认邪恶的各种迫害。通过深入学法,明确反迫害、讲真相目地是救度众生。在正法中修炼自己,从法理中升华,从人中走出来。

在这个过程中,发现了很多人心和执著。只要多学法,发正念清除邪恶干扰、黑手、乱法烂鬼,心性一提高,只要你想过,都是师父这帮我们做了,很多心在这个过程中去掉了。

开始讲真相是用人心,很多时候把它当成人对人迫害,当正念很足的时候讲真相效果就好。记得去检察院递交起诉书讲真相,也经过了去与不去的考验,想到师父讲的,大法弟子责任重大,大法弟子救度众生讲真相,是宇宙中最正的事。我是跟师父来救人的,大法弟子才配做。师父《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经文和交流文章《金佛》发表,给我很大震撼,我心里想,我不能当那个“油条”。我决定去检察院,早些天我就开始发正念,多学法,不让思想中有“怕”,时时想着自己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救度众生讲真相是大法弟子的责任伟大历史使命。去之前做了充份准备,不光是起诉恶人的起诉书,把所有写给各级的单位领导的都带上,不是为了解决我个人的什么为目地的去,是为了证实大法。到了检察院的大门前,我就站在那儿发一会正念再進。自我介绍我是炼法轮功的,是某某单位的。检察官很恭敬接待,看我写的材料,仔细的听我讲迫害事实。他听的很认真,问我怎么不找当地六一零。我说找了,都找了。你们是管法律的,我找人民的法官,我相信你们,希望你们主持正义。他说这都是上面搞的。我说,是,就是江泽民这个家伙搞的,破坏的是中国传统道德,罪不可赦。他听着点头,没有反感。

还有一次我去政法委找书记讲真相,开始不让我進,后来她问我什么事。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要求撤销劳教二年的错误决定。那个书记很官气,说找她没有用,他们是行政机关,给的材料也不看,只用大拇指的食指掂着象数数一样翻了一下。大法也是有威严的,大法弟子也是堂堂正正的,我用眼睛盯着她发正念,清除她背后破坏大法的一切邪恶、共产邪灵、乱法烂鬼,看着她渐渐不好意思,态度慢慢转变。

在讲真相时,牢记师父讲的“做而不求”(《洪吟》〈道中〉)我们不求常人中的得失,为的是证实大法,是救度众生而来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徒。不断告诉自己: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随师正法的大法徒。我们也是直接在讲真相救众生,在讲真相中逐渐走向理智、清醒。证实法的环境向越来越好的方向转。二零零二年六月我的工作和工资基本全部解决。

学上明慧网 证实大法

二零零二年秋,明慧网提出资料点遍地开花,我动了心,我想我应该有一台电脑。上明慧网,上我们大法弟子自己的网站。这时我对电脑是一窍不通。但是大法不看这些,大法无所不能,只看人心。师父会给我智慧。

师父知道弟子心中所想,只要你有这个愿望师父就给了安排。我平时注意给家人讲真相,关键事情不让步。我跟孩子说,我想要一台电脑。告诉他大法弟子反迫害天经地义,要支持反迫害,一个正邪不分的人不是什么佛,妈妈被迫害,作为儿子不去找他们讲理,还说成是参与政治,这个道理成立不成立?我看起码这个儿子是没有孝心,也干不了什么大事。只要有机会就给他讲法轮功被迫害天理不容。

二零零三年底,儿子给我提回一台电脑。邪恶也是无孔不入的,正好碰上了住在我对面的“六一零”人员,我没有把他当回事,不承认它们,我做着我应该做的事。后来,他背地里还专门给儿子讲,不要让你妈学电脑。我发着正念,清除一切破坏大法的邪恶,不承认邪恶的干扰,它不配。请师父加持。我跟儿子说,我要上明慧网,告诉他上明慧网是安全的,谁也破不了明慧网,那里有世界一流的科学家。他看了看我抄的明慧文章,他给我安装了一个程序。我用笔记下操作程序,就开始上网。二年多虽然遇到一些干扰,旧势力的阻挡,有慈悲师父看护、加持、明慧同修的帮助,一直安全的运转。也有很多神奇的故事,让我看到大法真实不虚。师尊的法字字是千金。

明慧网那一天,我真的是感到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我坐在电脑前,看着师父的像,我感到象回到了自己的家一样幸福无比,我给师父合十,我无言以表,人间没有语言表达弟子对师父的崇敬。我如饥似渴读明慧文章,我感觉自己心性在飞快的提高,我力求让自己的心达到最纯洁,最纯真,对得起我们慈悲伟大的师尊。也唯有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众生来报师恩。我开始学五笔,学技术,学打印下载,写揭露迫害文章。给同修发严正声明,给世人发“三退”声明,收集电话号码,电子邮箱,配合海外同修讲真相。

我向明慧投稿的第一篇文章是二零零四年中秋节,代表我们地区的大法弟子向慈悲伟大的师尊问候中秋,恭祝师尊节日快乐。那时我只学会打一级简码。中秋前夕,我坐在电脑前,一个字一个字对着五笔一个个拆字打上去的。发送时,我的心在“怦怦”的跳,当投稿成功后,网页上一朵莲花显现,一股幸福的暖流通遍全身,我太幸福了。那天我真的觉的自己不一样了,字虽不多,我是在证实法。我们慈悲的师父为我们付出太多太多。

这也增强了我自愿参与明慧工作的信心。从不会到会,到写,到收集,到上网,这个过程否定旧势力安排,走正路,走师父安排的路,是在正法中修炼的过程。上网或写东西,讲真相的时候,常有象很亮的流星在眼前上空划过,有时一个黑影一闪,脑袋突然一紧发麻,我赶紧立掌在胸前心里请师父加持,清除破坏大法的一切邪恶,解体黑手烂鬼,铲除共产邪灵和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因素,坚决不承认邪恶的迫害。念师父教给我们的正法口诀,发出正念,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主佛的弟子,一切干扰我证实法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生命都不许在我的空间场存在。大多几十秒、一分钟就过去了。

前不久给同修写的文章上网,半夜二点,突然牙和半个头扯的一蹦一蹦的痛,我知道这是魔在干扰是让我不能上网,不承认它,赶紧坐起来发正念,请师父加持,不让邪恶干扰弟子证实法,发了一个小时正念,完全正常了,明显感觉师父给我充实能量,第二天继续打字,完成上网。

自从有了电脑,证实大法的事,要做的事越来越多。把更多的迫害揭露出来,配合好,圆容这个整体。收集迫害信息,资料不等,不靠,要扎扎实实的做。我们这里真相资料基本上没有断,不错过一切机会,有大资料点上来的,少了自己复印,自己下载去店子复印,把《九评》用塑料自动封口包装好,对他发正念,一传十、传百、传千,让有缘人得救。珍惜大法资料。

除了我们这里协调人配合好,还得同修人人都是协调人,消除间隔,不让邪恶钻空子。邪恶虎视眈眈的注视着我们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更是无孔不入。

越到最后,对大法弟子的要求也就越高、越严格,我们的任何不正或者不够正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都很可能会被邪恶钻空子,从而干扰我们救度众生。在收集整理迫害事实过程中,其中有很多自己提高的因素在里面。有来自自身人的观念、另外空间的干扰,还有同修之间心性上的磨擦,都是自己修炼中要修的。要不是慈悲的师父领着我们,我们有幸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参与正法修炼,我这个“为私为我”是几辈子都修不掉的。

“修炼是修自己,无论出现什么样的状态都要去想一想自己。”(《美国首都法会讲法》)有时只想改变别人、不想改变自己,埋怨同修的这个事、那个事也时有发生。过后也后悔,说的时候好说,做的时候常常做不到。同修们对法的认识没有达到我想的就不高兴,怎么可能会是一个认识呢?这时理智想自己时,站在法上认识,不高兴,不就是被人心带动了吗?神怎么会被人心带动?向内找自己很明显,这个状况是不符合宇宙真、善、忍特性的。只有默默的圆容才是最好的证实法。改变人的只有大法,而不是哪个人的命令、或者生气或者高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