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领我走上修炼之路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五日】

1. 师尊领我走進来

修炼之前,我是一个道道地地的无神论者,只相信个人奋斗,从不信命,活了四十多年,没有算过命,也没有烧过香拜过佛,对宗教不屑一顾。我从小爱看书,在那个彻底否定传统文化的年代里,看的都是共产邪灵的东西。对于古今中外的先知、圣贤,都是跟着邪党用全盘否定、唯我独尊的思维方式,要么嗤之以鼻,狂妄的加以嘲笑;要么以有历史局限为由,自命不凡的任意批判。

97年冬至98年春那段时间,一向身体还可以的我却突然感冒老是不好,吃什么药也不太管用。一天。突然想到:都说气功挺神奇的,不知谁会练气功。没过几天,就遇到一位炼法轮功的同事,告诉我她练气功。见我也想练,就借给我一本《转法轮》,说这是一本奇书,是一本天书,如果我看了能接受,就可以炼了。我一直以为气功和体育差不多,没听说练气功还要看书,而且还是“天书”,挺好奇的,就拿回家看了。语言的平易和通俗令我感到惊奇,“真善忍”的道理更使我感动,可是后面关于“六道轮回”等许多方面的内容,我却不信了,把书还给人家,说不能完全接受。

又过了几天,工作休息时,遇到另一位炼法轮功的同事,她也知道我看书了,对我说:“我现在炼功,我教你第一节吧。”我推辞平时没有时间。她说:“一节只要10分钟,抽一点时间就可以炼了。”当时我刚到这个部门,她的丈夫是我的领导,我想:如果我拒绝她,不给她面子,她会不高兴的,就跟她练一回吧。于是我便模仿她往那一站,刚站好姿势,突然感觉“啪”的一声,一个东西重重的上到了我的小腹部位,法轮旋转了。《转法轮》中我不相信的现象出现了。奇怪的是,我一点也不害怕,心中暗自惊奇:真是这样啊,那就炼吧,要不,也对不起老师啊。于是,我去书店请来了《转法轮》。

师尊很快就给我清理身体,不久,在一次集体炼功时,师尊让我看到了我的天目。我对“无神论”的观点开始反思了:无神论是正确的吗?我为什么会这么相信无神论?我的无神论的观点是哪来的?是我自己认识到的吗?我开始关注自己以前从来没有认真了解过的宗教现象。我惊讶于自己以前竟然从来没有认真思考过这样一些显而易见的事实:为什么占世界上百分之八十的人都信仰宗教?难道创造了中华五千年辉煌文明的前人都是迷信、愚昧的吗?如果说有神论是迷信的,是反科学的,那为什么掌握世界上最先進科学的西方国家都是信仰宗教的国家?为什么世界上最伟大的科学家如爱因斯坦、牛顿等都是信神的?……

我们都知道因果联系是事物最本质、最必然的联系,为什么佛家敢于说“万事皆有因果”,而无神论者却每每用“自然现象”来搪塞,阻止人们的思考?我走出了无神论的误区,走上了一条真实的认识宇宙和生命的道路,走上了修炼的道路。

虽然我走上了修炼的道路,但初期对大法的认识是很浅的,起初是为了治病,慢慢的认识有了变化,想做一个好人,乃至更好的人。遗憾的是由于学法时间短,学法浅,还是习惯于站在人的基点上认识问题。以至于当99年邪恶迫害大法时,把它当成了人对人的迫害,认为邪党是从不讲道理的,与之没有理可讲,在师尊与大法遭诬陷时没能自觉的走出来护师证法,没能做到弟子应该做到的。

2. 不让一个亲人因为我做得不好而误解大法

修炼初期,我遇到的最突出的考验是来自于两边家庭的矛盾。婆家那边,公婆都是农民,经济条件不好,身体也不好。和许多有传统观念的农民一样,对儿子儿媳寄予很大的期望,也很敏感。丈夫的姐妹很多,也认为父母应该依靠儿子儿媳,都很在乎我的言语行为。

我从小和父母生活在外,没有接触过其他长辈,自由惯了。从记事起,就是爱看书,可那个时候,看的都是充满党文化的“假大空”的东西,伦理道德和生活常识一概不懂。我也很想做好,可就是很难做好,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做,话也不知道该怎么说,难免产生误解和矛盾。家庭里人很多,常常把小的矛盾激化,大家闹的不可开交,互相不满。

娘家那边,母亲有忧郁症的症状,情绪不稳定,头脑也不是很清醒。尽管她特别偏心儿子,几乎把所有的钱都花在儿子们身上,但由于她爱管闲事、爱唠叨,儿子儿媳仍然难以接受她。我回家,弟媳妇说:“照顾老人是女儿的事情。”后来给母亲洗澡洗衣服基本都由我来做。父母的退休工资高,用不了,就补贴给儿子。母亲看到我去了就说:谁谁家女儿给妈妈买衣服了,谁谁家女儿给妈妈买好吃的了。于是我几乎每次去都给她买东西,她便很高兴。母亲爱指责人,她说儿媳妇不能说,会恨她;女儿是自己生的,怎么说都不碍事。所以她总是不停的指责我,达到失控的程度。我情愿照顾婆婆,也不愿照顾自己的母亲,这是我当时的感受,当然我没有这样去做。我知道这是我要过的关,我必须做好。我一直在努力,但做得很苦,特别是人心受到冲击的时候。

一天,我和丈夫的姐姐说起大法,她说法轮功不怎么样,我忙问为什么,她说她的邻居有一个炼法轮功的,经常和别人计较,大家都不太喜欢她;那个邻居还讲基督教不好,她说法轮功好的时候,别人也都不信她。当时我的第一念是必须肃清她的不好的影响。我就问:“那个人炼法轮功之前怎么样?”姐姐说那个人以前就不好,常和别人吵架,因为有病,是她的一个朋友叫她炼的。我告诉姐姐,那个人为了治病炼法轮功,她没有按照法轮功的“真善忍”的要求去做好。她说人不好是不对的。她的所作所为没有法轮功的要求。我的第二念是:我必须做好,不能让一个亲人因为我做得不好而误解大法。

过去姑姑们有谁对我不满,我会在心里不舒服好长时间;现在我会笑笑,在心里找自己。谁有困难了,在经济上主动帮助。现在姑姑们没有一个人对我不满,都愿意和我说话,有事也喜欢和我商量。

我修炼以后,一次母亲对我不满,冷冷的说:“法轮功不叫孝敬父母不好。”我一惊,忙告诉她师父要我们孝敬父母,对父母好。以后再指责我时,她就说:“我看你不象炼法轮功的。”

我一定要做好,我对自己说:难道这比刀山火海还难过吗?有时就在心里默念师尊的“难忍能忍,难行能行”。随着执著心一点一点的去,由开始的含泪而忍到较为平和的忍到能够体谅对方的宽容的忍,感觉自己的容量慢慢增大,能包容别人了。

我不再埋怨,尽量的站在母亲的角度,慢慢的能理解她了。母亲的童年生活很苦,给她的性格造成了很大的伤害。她的注意力不集中,连一集电视剧都不能看,也没人愿意和她说话,她其实是很孤独的,她需要尊重。 我有时会读《转法轮》给母亲听,她听了就说:李老师真好,大法真好。她没上过学,后来工作时认识几个字,有时,她会自己坐在那儿一个字一个字的认,半天下来,只能读几行。她从来不读书,不看报,但她却能牢牢记住《转法轮》中的一些话。她会说:“我做得不好,我有执著心。”最令我感到惊奇的是,她经常会说:“唉,我不得法。”我从来没有跟她说过“得法”这句话。母亲的情绪比以前好多了,她再也没有说我不象炼法轮功的了。还劝家里其他人炼法轮功,不许家里不修炼的人说一句对大法不敬的话。

父亲告诉我这样一件事,他常和几个人在一起聊天,慨叹贪污腐败横行、世风日下,一天一个人愤愤的说:“现在没有一个好人。”父亲说:“有好人!”众人齐问:“谁?”父亲把头往前一靠,稍稍压低声音说:“法轮功”,众人无一人反对。

以前,我带着不平衡的心理,即便吃苦付出,兄弟媳妇们对我仍然有戒备,现在我心宽了,坦荡了,她们在我面前也都很轻松愉快。我和她们讲真相,她们都愿意听。有一天,小弟媳妇的娘家嫂子看到我问:“人人都说法轮功好,怎么个好法呢?” 还有一次,一个姑姑做了错事,另一个姑姑说:“给她看《转法轮》!” 现在两边的兄弟姐妹十几家,都认同法轮大法好,基本上都三退了。

做常人时,我对财、物有很强的执著。在没有属于我之前,我不会太去争;但一旦属于我的了,我就会象守财奴一样,很在意。修炼以后,常常感到这种执著紧紧包围着我。我就学法,可是去掉一些,还有,再去掉一些。还有师尊也会点化我,我也很着急。后来我发现还是自己内心不坚定,意识深处还留恋常人的生活,只是有条件的去。这颗心不去,就会产生怕心,已经影响我修炼,影响我走出去讲真相救度众生了。身边有的同修已经因为这掉下来了。明慧网上同修们的正念正行感动着我,我对自己说:如果今天是我生命的最后一天,我会选择什么?我还会贪恋常人的生活吗?

3. 面对面讲真相

我们这个地区的资料点被破坏过,有几个同修至今还在监狱里。我也受到派出所和街道居委会的骚扰乃至监视,根据自身的情况,我以面对面的讲真相为主,同时想方设法配合其它的方法,这方面明慧网对我的帮助非常大。对于不熟悉的人我多采用第三者的身份,对于熟悉的人直接讲。以前我见人不爱说话,现在见人就笑。有的同修害怕邪党迫害,不敢讲,就总结实践经验去和他们交流,鼓励他们。

我多次劝我丈夫学大法,他说:“你的苦口婆心我知道,现在不可能,以后再说吧。”见他这样,我只有不断的给他讲真相,用他接受的方式。他是一个自尊心特别强、说一不二的人。结婚二十多年,他从没对我说过一句低声下气的话,他最讨厌掉眼泪。我走出去讲真相不久,他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一天晚上下班后,他叫着我的名字,流着眼泪对我说:“我求求你,为了我,为了孩子,为了这个家,在外面什么也别说。”他明白大法好,但他害怕邪党迫害。我不能顺从他,但我必须体谅他稳定他,并且要做好,因为只有做好才安全。我没有正面回答他的话,我看着他,一个字一个字的说:“你放心,我会为你、为孩子、为这个家负责的。”话是这么说,当时我心里还是有压力的。

在讲真相时,时时都能感受到师尊在加持、在保护着我们。有一次,陪我丈夫去参加一个活动,饭前大家闲聊的时候,我丈夫临时有事走开了,我一个人坐在那儿,正在留意能不能讲真相。身边有两个人在说话,一个是我刚认识的某县的局长,另一个不认识。就听不认识的那个人说:“就象法轮功自焚那样痴迷。”我在一边正色说道:“别乱说,法轮功不许自杀,天安门自焚是假的!”两个人一下子都愣住了,只见那局长马上走开了,不认识的那个人严厉的问:“你是谁?哪个单位的?”我意识到有麻烦了,急忙在心里说:“师父帮帮我。”很快冷静下来,平静的告诉他我的单位,并告诉他我是和我丈夫一起来的。他缓和一些,又问:“你为什么要替法轮功说话?你怎么知道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我说:“我单位的人炼法轮功,99年以前我看过他们的书,书上写着不许自杀的。”他又问:“你们单位炼法轮功的人叫什么名字?”我料到他会这样问,单位里有一个同修,被迫害坐了两年牢,当时影响很大,这是公开的事实。我就告诉他说这个人是一个非常有理性、讲道理的人,是我们单位从上到下公认的好人。他停了停,说:“你知道吗?我是市检察院的。”我说:“是吗?我还以为你是我老公的同事呢。我们单位的人都说法轮功好,是佛家功,我是为你好,希望你得好报的。”他换了关心的语气对我说上面如何如何,我们应该和上面保持一致等等。我没有正面反驳他,我对他说:70年代我刚刚工作时,单位开会打倒邓小平,领导喊口号,我们都跟着喊。后来又不打倒了,爬起来了。第二次又要打倒了,再喊口号,我就不举手,也不跟着喊了。他着急的说:“你喊呐,你喊呐,那又不是你的事,那……”他突然明白了我话中的真实含义,停了下来,望着我。我也不吭声,望着他。过了一会儿,他说:“你知道吗,我以前是专门管监狱的,我手下有四个监狱,干的时间长了,思维习惯固定了,我家属老说我,说我有职业病。”我笑笑:“我能理解你。”他点点头。我又对他说:“我老公不许我在外面说,你能不告诉他吗?”他说:“一定。”后来吃饭的时候他见我不喝酒,愣了一下,我想他明白了。他对我丈夫说,我刚才和你家属说话了,你家属人很好,很直爽。我真为他高兴。事后我反思这件事,我开头轻率和急躁了,应该冷静一点,用询问的方式向他提出疑问比较合适。

4. 修炼是最严肃的

集中营活体摘取器官事件曝光后,心中久久不能平静,悲愤不已,在讲真相中有时会急躁,求结果,做事心也出来了。讲的顺利一点时,欢喜心、证实自己心也会放大。一天,我被不明真相的人告发,被警察带到了派出所。在派出所里,虽然我抱着决不放弃修炼,决不出卖同修这一念,但很多时候用的是人的方法,不能从根本上否定迫害,以至于在其它方面没有做好。当他们要我放弃修炼,交代出同修时,心想:如果这样,还不如死了的好,能横下心来。但同时又认为邪恶没有抓住什么东西,心有不甘,急于脱离魔窟,被侥幸和敷衍的人心钻了空子,答应了不在外面宣传和炼功,心想本来就是在家里炼功的。甚至还认为,要是不敷衍一下,他们不会放了我,什么事也做不成了。这已经是完全不在法上了。

回家后,开始我并没有完全认识到自己的问题,只是觉的有些地方做得不太好,甚至都不愿意多想。师尊点化我,打坐时让我看到这样一幅图画:我撑着竹篙站在一只柳条编成的小船上,顺着一条泥浆的河流前進。我猛的惊醒,柳条编成的船?师尊批评我全是漏啊!心里难过极了,开始正视自己,分析自己。第二天师尊让我看到一只小桶,一把铲子正在把桶里的泥沙挖出来,已经快到底了,铲子还在使劲的往里挖。我明白,师尊是要我继续找自己,使劲的找自己,找自己的漏。

我认识到,修炼是严肃的,修炼之事无大小。表面上看好象我只是在小事上敷衍一下,这可真不是小事啊,这暴露了我的人心,在思想深处,我还是怕失去稳定的生活,怕失去工资待遇,怕丈夫受不了。在我的内心里,还是抓住人不放。我经常看明慧网,曾无数次被我的那些可敬的同修们感动的热泪盈眶。我曾经无数次对自己说,放下生死无执著。可关键时刻,我还是被邪恶钻了空子。我为什么会犯这样的错误?是平时没有严肃的修心,带着掩盖着的人心修炼,“割舍非自己 都是迷中痴”(《去执》)。

师尊在《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一文中说:“对于那些正念强、做的好的大法弟子相比较,你对大法的根本认识真的就只能停在人这一层吗?那么你们到底在为什么而修呢?为了人类社会如何吗?为了中国如何吗?为了大法弟子在世间人的一面如何吗?为了只是叫世人给大法弟子在人世间的公正吗?我把法传于你们是叫人类社会怎么样为目地的吗?我是在领你们修炼中走向神、认识上渐渐的走出人超越人、达到生命圆满升华为目地的。”

现在再读师尊的这段话,感触特别深。长期以来我对大法的认识不就是停在人这一层吗?当我执著不放时,我不还在追求人的一面吗?当我情绪激动,悲伤愤怒时,我不正是在求得世人给大法弟子在人世间的公正吗?

人心不去,学法就会流于形式。人心不去,讲真相就不能正念正行,表现在有时带着怕心,胆胆突突的去做;有时没有怕心,但却是带着常人式的坚定,带着对邪恶的常人式的愤怒去做,是很危险的。人心不去,关键时刻必然会产生侥幸心理,投机心理。其实,邪恶又怎么能迫害得了大法弟子呢,是我的人心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是我的人心迫害了我。正法都这个时候了,自己还这么差?愧对师尊!

第三天早上醒来,心情很沉重,不想动。这时,一个金色的法轮在我的眼前旋转。我的泪水流了下来,我知道,这是师尊在鼓励我这个不精進的弟子啊!师尊在领我往前走。虽然我摔了一个大跟头,但在哪里摔倒了,就在哪里爬起来,我要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我取出一张白纸,在上面工工整整的写上:我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紧跟师父,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做好三件事……。签上自己的名字,在心里大声说:宇宙中的众神们,你们听好,我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你们不得有任何干扰。我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同修,我对同修说:我从来没有象现在这样清醒的认识到什么是旧势力;我从来没有象现在这样,对讲真相救度众生充满信心。

我无法用人的语言来表达对师尊的敬仰和感激,我唯一要做的就是放下自己,救度众生。谢谢师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