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修炼大法经历的美好与神奇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三日】多年来,《明慧周刊》一直就象是我们修炼中的好朋友。每看一期周刊,就象参加一次学法交流会,正好弥补我们学法交流比较困难的缺憾。时间长了,心中产生了一个遗憾:自己老是当听众,为什么就不能把自己“没文化,写不好”的人的观念去掉呢?今天,我就抱着这个想法,尝试着写一点自己的修炼体悟,向师父汇报,与同修分享自己修炼后体会到的大法的美好与神奇,不足之处请同修指正。

我于1997年得法。当年的11月发生了这么件事:我平时爱吃辣椒,这一天在家做油辣汁,做好后用碗盛,可能碗小了一点,一不小心手一滑,满碗滚烫的油辣汁泼在手上,顿时手掌、手指就起了泡,就象辣油渗透到肉里去了一样,火烧火辣疼痛难忍。我忍痛拿起《转法轮》学了起来,一直学到深夜十二点。我感到手不那么疼了。连续几天我都抓紧学法,大约半个月,手心开始起壳、结痂,后来长出新的皮肤,十分光滑,一点疤痕也没有。我悟到,这次难是为了让我去掉爱吃辣椒的执著而安排的一关,同时又给我消了不小的业。

以后又出现了消思想业的状态。在同修们的帮助下,大家围着我发正念,连续发了几天,才把思想业消下去。这个消业的过程使我坚定了认识:大法是正法,句句是真的,只要按照大法的法理去做,就可以在大法中不断的升华。

当我们在修炼中更加精進的时候,旧势力扶植的邪党烂鬼和邪恶小人开始了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一时间黑云压城。许多同修上北京护卫大法、证实大法,我也心怀义愤,怀揣着“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去了天安门。在那里恰好有一群外国人在金水桥前参观,我赶上前去站到他们中间,展开横幅,大喊三声“法轮大法好!”在邪恶不可一世的环境下,让世人知道:邪恶的迫害不得人心,正义的声音是压不住的。当时在离我不到十米远的地方就有两个警察,他们好象没听见,觉的什么也没发生。我知道这是大法的威德抑制了邪恶。

回到家后,我多次用红纸写下“法轮大法好”的标语,在城市四周的墙上、电线杆上张贴,用这种形式告诉世人:大法弟子的信仰坚不可摧。

随着师父正法進程的推進,为了让更多的世人了解真相,几年来我坚持着每月几次骑着自行车去周边农村、集镇发大法真相资料,每次三百多份,傍晚出去,凌晨返回,在师父的呵护下,每次发的都很顺利。2006年开始,我和另一个同修一起,他骑摩托带着我一起出去发资料,每次行程都在200里左右。我们配合的很默契,车速很适中,我一出手,资料刚好飘到住户的门口,第二天早晨起来,所到之处,几乎家家都能看到真相资料。

今年5月,我和老伴回老家给亲友讲真相,劝“三退”,多人退出了邪党的组织,甚至那位当过邪党村支书的亲戚也退了。我的一位老嫂子,今年八十出头,得了白血病,医院不收了,不能吃、不能喝,躺在床上等死。家里人已为她准备了后事。我们去看她时,给她讲了大法能救她,她非常感动,老泪纵横,看她神智还算清醒,我们就在她耳边念“法轮大法好”,念了几遍之后,我们问她:“这几个字记住没有?”她点点头,笑了一下,老伴就将一张护身符放在她睡衣口袋里,叫她天天念,常常念。我们离开她的第三天,打电话去问她的情况怎么样?她的姑妹笑着回答说:“真是出了奇迹,现在又能吃又能喝,还下床帮着摘菜洗菜做事了,完全成了正常人。她的女儿原来不相信法轮功,看到她从死亡边缘上走回来的事实,她不能不信服大法的美好与神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