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好正法修炼的路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十七日】我于二零零一年十月得法。由于个人修炼和正法修炼溶在一起,要做好师父交给我们的三件事,唯一的就只有多学法,多学法,对自己的一思一念,一举一动都用大法衡量。否则,就可能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甚至给大法带来损失。

在过去的几年里,我基本上也是这样做的。随着正法越来越接近尾声,我就更不敢放松。尽管这样,邪恶还会无孔不入,稍微有一点人心,就钻你的空子。特别是你在讲真相,劝三退这件事比较顺利的时候,自己的任何人心一起,问题马上就随之而来。

前一个月的一天中午,有三个学生来我家借气筒给自行车胎打气。我想,也许这三个学生是来得救的吧,于是我给他们讲了天上恶龙操控人的故事,劝他们三退。三个学生高高兴兴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而且他们记住了“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这九个字。由于我当时忽视了发正念,起了欢喜心,心想,今天劝“三退”没费什么劲,又救了三个人。这个念头一出,邪恶马上就钻空子。

那三个学生从我家出去遇到了他们当中的一个的爷爷,他们告诉这位爷爷我劝他们“三退”的事。那爷爷听后马上叫他们把名字要回来,说法轮功是“×教”,还说了一些对大法不敬的话。我当时感到很伤心,却并没有向内找,心想,救不了他们就算了,我就把名字退给了他们。可是过了一会儿,他们又回到了我家门口,大喊大骂,说我欺骗他们,还说他们到派出所把我告了,说我炼法轮功(之前我从未暴露过)。派出所所长告诉他们法轮功是坏的,是“×教”。我当时不相信,认为他们小小年纪哪能做出这种事。我问他们:“你们真去了派出所?所长姓啥?叫什么名字?”他们一一回答了我,还都属实。他们又说一会儿派出所要来调查,还要打“一一零”来抓我等。我起了怕心,咋办?我心里当时有点慌,不过我马上想到我要有正念,想到了师父。有师父在有大法在,不怕。“一个不动能制万动”,邪恶动不了我。我们在救度众生,邪恶不配迫害我,全盘否定。

不一会儿,同修来到我家,我把情况跟他做了交流,并静下心来发正念。在师父的帮助下,什么也没发生,有惊无险。

通过这件事,我悟到,救度众生,劝三退,是大法赋予我们历史的重大责任,众生能不能得救,全看我们救他们当时的心态,如果把这件事当成完成任务一样,那也许就起不到好的效果了。

修炼之前我的性格比较急,修炼之后尽管改了许多,可有时还是会冒出来,例如,和同修一起出去散发真相资料,看见同修没做好心里就起急。这些资料来之不易,他发得有点密,我觉的浪费,就抱怨同修,造成同修之间的间隔,差一点出事。看见同修不精進,急;看见同修栽了跟头,急;看见同修走不出来,急……,总之自认为同修没自己做得好,就急。其实这是多大的私心啊,多大的漏啊!

我向内找,看到了我这执著,这个“急”被邪恶利用,它就还要制造一些事情出来要你急,在同修之间造成间隔。于是,我放下它,遇事告诉自己不能急,要一步一步的来帮助同修。首先,我们组织集体学法(由于邪恶迫害我们的集体学法环境早就没有了),三三两两,大家在一起交流,切磋,寻找到造成同修不精進的原因。尽管干扰很大,可我们仍然坚持。后来,同修的正念普遍加强了,以前有怕心的,不敢出去散真相资料的同修都能走出去挨家挨户的散发了。有些同修“七·二零”以后躲在屋里学法、炼功,不出来证实法,有的甚至放弃修炼。我就动员和他们熟悉的同修去帮助他们,叫他们出来和大家一起学法。我知道同修在一起学法的好处太多了。尽管出来的同修不多,可我们没放弃,因为我们知道,大法洪传,师父告诉我们不要丢掉任何一个有缘人,何况是我们昔日的同修。

我们这里是一个小镇,前几年的真相资料全部依靠市内的资料点。有时候很久得不到师父的新经文和《明慧周刊》以及救度众生的真相资料,心里很着急。心想,现在全国大法弟子都在克服困难,让资料点遍地开花,看见别的地区都开花了,可我们这里为什么一朵都不开呢?于是,我和几个同修商量,排除万难,决定办一个小型的资料点。由于大家正念足,在师父的安排下,资金问题很快解决了,技术问题也解决了。这下方便了,我们想要什么方面的真相资料,做资料的同修很快就打印出来了。当然,在这一过程中总会遇到方方面面的干扰,由于同修的正念正行和师父的慈悲呵护,我们在正法修炼的路上终于又前進了一步。虽然我们比其它地方的同修行动比较慢,但是我们知道时间的紧迫,我们请师父和同修们放心,我们会精進,精進,再精進,直到法正人间!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