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服重重阻拦 紧紧跟随师尊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一日】我们全家都修炼法轮大法,都是师尊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遵从师尊的教诲,做着师尊要求的三件事。我们在师尊时时刻刻的悉心呵护下才走到了今天。

在二零零二年我丈夫买了一辆很旧很旧的摩托车,从此我丈夫便开始利用摩托车晚上带我出去发真相资料,骑车到农村同修家送资料和及时传送师父的新经文。可是从二零零二年腊月到二零零三年五月仅仅半年的时间,我们竟损失了三辆摩托车:第一辆摩托车着火了,是师尊保护着,及时来了几个人把火灭了,车毁了但人没有事,只是把衣服烧坏了;第二辆车放在别人的门口,不到十分钟被人偷了;第三辆是他骑着摩托车被人撞了,腿破了点皮,司机非要交通队把摩托车扣押了。很明显这都是邪恶旧势力在干扰我们做证实大法的工作。丈夫每周到外地接资料,然后再骑车送给几个农村的同修,邪恶看得很清楚啊,它就是要捣乱,一次次的干扰阻挡,我们心理上承受得很大。向内找自己,有很多漏,发正念不太集中,没有扎扎实实的学法,再加上许多同修都有依赖我们的心,也不修口,不注意别人的安全。有的同修说,要想同修见面到×××家,指我家;有师父经文了,就说到×××家,指我家。象中国大陆邪恶这么猖狂,同修和我及丈夫都不严肃的对待,叫旧势力钻了空子,一次次的制造魔难。我家的经济条件也太差,为了同修能及时的看到资料和师父的经文,再困难也要想办法,不能耽误让同修及时得到大法资料。一次买、两次买,第三次买时有的同修拿出三百元钱帮助我们,我们就这样艰难的爬起,艰难维持到第三辆摩托车被撞。此后我们这里的同修被绑架,说出了我们,从此我和丈夫离家出走。

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在同修们的努力和帮助下,我们稳定下来建立了资料点。外地的同修教会了丈夫上网、下载、刻盘、激光和彩喷打印,资料点很快就独立了,使同修们能及时得到师父经文、明慧周刊及资料。

我们所住的这片同修这几年一直做得很好,法学的好,精進实修,遇事向内找。把附近的农村和方圆几十里开外的农村都发过资料,不止一次。真相资料、“九评”光盘、彩色真相和退党粘贴等等,几乎几十里的村庄村村有、户户有。墙上、电杆上、学校门口、大队门楼几乎处处可见,只要同修们走到哪里,就把福音带到那里。不断的在公共汽车上听人说:法轮功真行,法轮功资料、九评书、光盘我们那都有。震撼了着人心,使有缘人明白了真相。

我丈夫打工一段时间挣了几百块钱,我们又买了一辆旧摩托车,每周都往山区农村送资料,不管刮风、下雨、下雪,绕着山路准时把经文和明慧资料送到同修手里。这里的几位同修去发资料被恶人绑架,同修没能承受住,在邪恶面前说出了我们。因为我们流离失所,被绑架的同修也确实不知道我们在哪儿,就瞎说了一个村子名。十几个恶警半夜十二点到那个村子找到一个炼法轮功的同修家進行骚扰。第二天恶警把我的照片给这个村子管计划生育的人,让她拿着我的照片门门不漏的叫人看,说这个人违背了计划生育政策,看见这个女人马上举报。他们不敢告百姓们说是炼法轮功的,因为百姓们知道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我都快五十岁的人还违反计划生育政策?这就是共产恶党的欺骗手段。同修们知道后和我们交流,让我们稳住心,好好学法向内找多发正念,同修们也针对这件事帮着发正念。我们继续做资料。那几天,这片的同修们就到那个村子发真相资料,往派出所大院里发资料,没有一个星期,邪恶的气焰被打下去了,一切都平息了。师尊在《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中说:“哪里出现了问题,哪里就是需要你们去讲清真相、去救度。不要碰到困难了就绕开走。”

去年腊月,有一位外地的同修给我们说:你们也得找个活干维持自己的生活啊,越到最后越做好,不能让旧势力钻空子啊。其实找活儿的事我们一直挂在心上,同修既然指出来了,也应该解决自己的生活问题。那几天心里很烦,去哪找活儿啊?我最小的孩子上初中,当时他十五周岁还不到,他知道我们的心事,就说:爸爸妈妈我不上学了,我出去打工,每月给你们二百元生活费,我爸也别找活了,你们就在这安心做资料。第二天孩子到城里找到了一个卖鞋的门市,门市的老板说:这孩子长这么漂亮,又聪明,怎么不上学了,到底啥原因?孩子也想了很多很多。

我和丈夫离家出走后,我的三个孩子还不大,大女儿刚不上学,给别人看门市,每月工资供妹妹、弟弟上学,还承受着邪恶的骚扰,特别是有两次我们都被同修说出来,他们姐弟三人相依为命的抵制邪恶,同时做着师父交给的三件事。今年春天同修们给我的小儿子找了一份工作,在一个工厂上班。上班后就受到厂长和工程师的好评,说他聪明好学,安排他当质检员(经过培训)。不到几个月,我和丈夫也顺利地来到这个工厂工作,我给工人们做饭,丈夫也是很轻松的工作。这都是师父的慈悲安排啊,又能堂堂正正的做常人的工作,又能够做大法的真相资料。我進厂的第一个星期,因为这里烧的是煤,我不会烧,每天三四次,烟呛得我睁不开眼,熏得我满脸发烧,衣服一身灰,承受不住的时候,就想师父说:“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就想我一定行,我是一个大法弟子,是一个超常的人,在这里干一分钟也要干好,准时把饭给工人们做好。一个星期就这样熬过去了。第二个星期,从南方来了一个人,亲自来到这个厂要求上班。他见我不会烧煤,就帮我,教会了我,煤也不灭了。现在我做饭轻轻松松,学法、炼功、发正念、救度众生不耽误。

厂里有四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我看他们就象自己的孩子一样,没有远近之分。有时帮他们洗衣服,饭菜端到他们跟前。有一个孩子的褥子很脏,被罩也很脏,我把他的褥子和被罩拆洗了,他们感动的说:就象我亲妈妈一样。走到一起就是缘份,我已经快四年没在常人这种集体场合生活了,这次到这里来,我时时守住心性,时时刻刻想着师尊的教诲,先人后己。吃饭的时候,别人吃了自己再吃。他们很感动的说:没见过你这样的人,别人吃了自己再吃。我和丈夫、孩子抱着啥目地来的,就是来救度他们来了,一定让他们明白真相,退出共产恶党及一切邪恶组织。师父给我们安排的环境很宽松,我们搬来了电视,让那四个小伙子和南方来的人看了真相和九评等几个光碟,他们五个人除了有一个没有参加邪恶组织外,剩余的四个人都退出了恶党团、队组织。

有一个外地的工程师突然来到了我们这个厂,厂长没有通知他,来了后厂长去远方出差,等四、五天才能回来。我抓住这个有利的机会,给他讲真相,劝三退。我心想,你这次来就是来明白真相来了,决不能让你白来这么一趟。我利用晚上吃饭的时间给他讲,然后让他看《风雨天地行》、《九十九年成大错》、《九评》,给他讲恶党集中营活体摘取大法弟子器官的事。明白真相后他退出了恶党的共青团组织。

当时在资料点上,我拿着同修们拿来的做资料的钱,我就想:假如我有钱,能像同修们这样付出吗?有时也想到家庭收入很多的同修,能从这方面付出吗?其实一切都是为法来的,到法正人间到来的时候不能保留的一切都解体,就象钞票上那些大魔头的象到那个时候还能存留?其实从得法那一天开始,所遇到的每一件事都是在考验着我们对师父、对法的坚信成度如何,如果百分之百的信那啥都会舍的。

今年夏天,我二女儿也毕业了,现在我和丈夫及三个孩子都有了工作。有一天我两个女儿来看我,儿子也在跟前,我对三个孩子说:“别看咱们全家都挣上了钱,这对咱也是考验,对钱执不执著。你们也都看到了,同修们一次一次的拿钱做资料。现在咱们都挣上了钱,也要付出,首先把我和你爸在资料点上的生活费先补上,然后咱们再象同修们一样坦然而舍的把做资料的钱拿上来。”没等说完,孩子们都说,我们知道怎么做,我们是大法弟子都知道。

自从七二零迫害以来,我们就想方设法找渠道接经文、资料给同修。二零零零年就有同修拿上了做资料的钱。二零零二年腊月,我和丈夫進了洗脑班,再有十天就过年了,家里没有钱,孩子们知道桌子的塑料布底下就有同修送来的做资料的钱,孩子们坚决不拿不用。有一天早晨,有一位老同修到我们家说:我给你们送五十元钱。孩子们不要,老同修又说,是师尊点化我,让我给你们送钱的,已经快过年了,爸爸妈妈不在家,你们买点吃的东西,就这样吧!孩子们才勉强收下。从七二零到今天已经七个年头了,那个时候孩子们还小,回想起那几年走过来的路真是有点心酸,要不是师尊看护着我们,我们能走到今天吗?今年秋天我们全家又来了一个大转变,从没有钱又突然间变成了每月全家能收入两千多元。师尊为了让我们走好今后的路,一步步的悉心安排,现在我们这里无论城里、农村都达到了遍地开花,各片的同修各管各片同修的资料,师尊这时给我们安排了一份合适的工作。师尊,我们全家向你合十,自从一九九六年得法以来,师尊一直看护着弟子,师尊您辛苦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