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天走出魔窟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十日】那是二零零六年一月二十三日(农历腊月二十三,小年)午夜,数百名恶警和十几部警车,对我们小小的山城進行了搜捕。我家突然闯進二、三十名恶徒,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我先是一惊,随之便镇静下来,心想: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谁怕谁哪?

是因为邪党惧怕大法和大法弟子,才制造恐惧。那些被邪恶利用的恶警们,就象失控了一样,不容分说,疯狂的翻箱倒柜,将师尊的法像、大法书、真相资料洗劫一空,还掠走了我部份的私有物品,整个房间被糟蹋得满目狼藉。我真是好心疼、好心疼!这批真相资料是我近日不分昼夜赶制出来的,为的是过年期间同修们广传真相,救度更多的众生,岂料竟付诸东流。

面对恶徒们肆无忌惮的强盗行为,我一边发正念,一边暗中盘算:这次邪恶主要是对着资料点来的,我一定要遵照师尊与大法的要求,严格把握好自己,坚定的过好这一关。这时师父在道法中的一句话清晰的映入我的脑海:“作为弟子,当魔难来时,真能达到坦然不动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层次对你的不同要求,就足已过关了。”(《道法》)于是我顿感胸中充满正念:绝不给师父丢脸,绝不给大法抹黑,绝不能连累一个同修,要坚定的维护法,无愧于伟大师尊赋予我们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这一宇宙第一称号。

面对邪恶的突击审讯,我泰然自若,坦然不动,自始至终不配合邪恶,对邪恶的提问,不答一言。心中只有师父的教诲,真正做到了“零”口供。就这样一直僵持到半夜,所谓的审问只好收场了。过程中没有任何一个恶警对我出言不逊或拳脚相加,也没有施加什么酷刑

我深深的体会到:不论在任何环境下,只要大法弟子不动摇对大法的坚定信念,遇事站在法上,慈悲伟大的师父时时都在呵护着我们。

第二天下午,恶警们第一个把我送到看守所,值班看守履行交接手续时要我签字,被我拒绝。天色渐晚,被非法抓捕的其他同修也被陆续的送了進来。与我相熟的同修乙与我关在同一监室,我向她叙述了我的被捕和被审经过,她紧紧地抓住我的手,我们互相鼓励要做的更好!

一次,乙同修和我谈到了对这次非法抓捕的一些看法:种种迹象表明,是某某同修去北京打工途中在火车上被抓后出卖了大家,你说他得犯多大的罪呀!我说,我同意你的判断和看法,这几天我也在思考这个问题,从表面上看是这位同修出卖了大家,可我认为实质的原因还是全县的大法弟子整体上有漏,才被邪恶钻了空子,乃至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

在哪里摔倒就在哪里爬起来。我和乙每天一起背《论语》、《精進要旨》、《洪吟》等,一起炼功、发正念,相互默契配合,向监室里的犯人讲真相,讲我们个人修炼身心的受益与变化,讲大法祛病健身的超常神奇与美好等,使这些众生对大法有了正确的认识,明白了真相。其中有一位是澳门籍的富商,表示出去后一定要修炼法轮大法,据说后来他被无罪释放了。

转眼大年初四了。清晨起来我突然觉的头晕、心慌得厉害,被初步诊断为高血压、心率过速,医生让我吃药,我说:大法弟子没有病,我不吃药。乙同修和我同时悟到:是师父要救我出去!

隔了几天,医生送我去县医院做進一步检查,在往返的路上我抓住时机向医生和司机讲真相,给他们讲病业和消业的法理,他们听的很入神,还不时地提出问题要我回答,没有一丝反感,我很欣慰,两个生命很可能得救了!

检查结果:血压220/110,心率150/分。医生告诉我,病情显示,需立即保外就医,并说:写个“悔过书”,我敦促尽快放你出去。我说:大法教我做好人,修心向善,我有什么“悔过”的呢?我往哪里悔呀?医生无奈的说:不写“悔过书”我不白给你努力了吗?我态度坚决、义正辞严的说:我决不会为了获得自由而不要自己的良心,去写什么“悔过书”。监狱本来就不是关押大法弟子的地方。说完后,我发现医生用佩服的眼神看着我。

正月十三下午,国保大队来人以保外就医的名义送我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