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农村大法弟子的修炼历程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五日】今天,我也要把这几年的修炼过程向师父和同修叙述一下,哪有不足请慈悲指正。

得法

我是一名农村大法弟子,九九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走入了法轮大法。记的是农历正月十一,我去姐姐家,晚上,我有幸看到了师父的讲法录像,一连看了两个晚上,当时屋里的人特别多,听不很准师父讲的具体意思,我就请了一本《转法轮》回家了。

看完后,觉的特别好,世界上的迷底都在这部书里了,学这本书就是我来在世上的真正目地!停了一个月后,我决定去姐姐家学炼功,没想到第一次就把五套功法都坚持下来了。到第二天晚上炼静功,腿有点疼,我就想“师父为了我们不知吃了多少苦”。就这么一想,“唿”的一下,元神上了很高很高,脑子里什么也想不起来,特别静,好象坐在云雾里,非常舒服的感觉。

当年,我是个十二指肠溃疡的病人,第三天就停止了吃药,第四天同修帮我请来《转法轮》和炼功磁带。从此,我彻底扔掉了药瓶子,走上了真正返本归真的道路。

我修炼半个月以后,周围就有人相继入道得法,当时我们一共七个人。但“四•二五”以后,有人没有经的住邪恶的考验,只剩下了我和嫂子两个人,以后我们两人成为证实法的好同伴。

证实法

在个人修炼阶段,我严格按照大法归正自己,每天按时炼功。炼静功一个月后,我就把腿双盘上了。那时,我家在村边开了个农资店,活不忙,我只有一个女儿九岁了,家务事也少,学法就比较多,给以后的证实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得法不到两年,我有了一个儿子,从此以后,每天不能正常炼功,学法也比以前少了。我记的炼功时干扰很大,我把孩子哄睡,刚起床炼动功,孩子就醒,把孩子又哄睡,再起来炼功,还没炼完又醒了。那时天还很凉,可我一点冷的感觉也没有。

又过了几个月,看了明慧网上的文章,我悟到应该走出来证实大法了,就找机会住到了三里路外的嫂子家。一连两天晚上等孩子睡熟,我二人带上盖房子用的白打灰块,自己写的大法真相标语,就到邻村讲真相了。

从那以后,我就白天在家看孩子,有时到店里卖农药、玉米种;晚上,孩子睡下,我就学法炼功,出去写大法真相标语。在这期间,女儿付出了很多。记的有一次,两个孩子一同睡下,我走时也没有告诉我女儿,结果儿子醒了,大哭大叫,把女儿吵醒,女儿也不知道我上哪里了,没办法,拿儿子平时不喝的奶粉给儿子喝,孩子不喝,还是哭叫,等我回来,女儿抱着我委屈的哭了。后来,我女儿天天晚上帮我照看她弟弟,有时我出来,孩子没醒,我女儿也睡的很好;有时孩子醒了哭闹,女儿就穿上衣服,有时也给弟弟穿上,就那么象个大人似的在炕上抱着孩子,后来我女儿晚上就穿着衣服睡。

记的有一次我晚上出去,那天特别黑,回来时走错了路,结果走進了一块墓地,我就静静的告诉自己:我是大法弟子,不怕,请所有的生命都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证实法开始后不久,师父就赐予了我们发正念口诀。秋天的一个晚上,我晚上十点钟出去贴真相标语,由于心态不稳,让邪恶份子钻了空子,有个男子盯上了我。当时我是由南向北走,走了一段路,我发现他在我后边,我就掉头往回走,结果他还是跟着我,我当时不下车就到家了,他不会追上我。离家还有几十米我下来了,心想,应该告诉他真相。

当时,小路两边都是高高的玉米地,我一停下他也到了,他说:“怎么,家里生气了,走吧。”我就说:“你记住法轮大法好,相信大法好,不要反对大法遭淘汰。”他就伸手摸我口袋,我赶紧捂住,“你干什么?你这是侵犯人权!”接下来,他就蹲下让我讲法轮功是怎么回事,我就给他讲了有半个小时。我的声音特别大,他背后恶的因素害怕,让我小点声,那时我只是讲真相,没有铲除他背后的邪恶因素,结果我要走他不让,嘴里说着不规矩的话,一下从背后抱住了我,我马上心里喊:“师父,师父,师父!”同时也立起了掌,他一下就把手松开了。我就推着车子往前走,我说:“前面就是我家,并没有多远。”他说:“不老实让警察把你抓走。走,跟你看看你家在哪。”他跟了我三、四步就掉头走了。回家后,我就发了两个整点正念,让他现世现报,让他知道大法威严的一面。

二零零二年春天,星期天一有时间,我就和嫂子骑上三轮车和自行车带上两个孩子,有时三个(嫂子家一女儿),早上吃过饭,我们带上馒头,水,拿上打灰块,带上真相标语和资料,就出发了,每次回到家就二三点钟了。那时虽然苦点,可心里觉的特别舒服,有时我俩晚上也到十五里外的县城发资料和贴标语。

由于有孩子,夏天孩子中午很少睡觉,学法炼功少。那时,三件事也在做,只是实修不够,我女儿也到县城上学去了,缺了她帮我带孩子,晚上我也就很少能出来了,邪恶因素钻了我的空子,情的执著让我又怀了孕。

二零零四年春,大儿子刚三周岁,我有了第二个儿子,心里的负担特别重,我们双方都没有了父母,记的当时我俩一人抱一个孩子,丈夫说:“看咱往后怎么生活,什么活也不能干。”我就想:“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

讲真相 救度世人

邪恶因素迫害我,搞的我时间紧、经济紧,学法炼功就少,恶党又以超生为名罚了我五千多元钱。我的心里是有压力的。但我知道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平时带着两个孩子很少出门(有不愿让人知道自己有三个孩子的心,好象做了没理的事),就等周末女儿回来的两天,我就让女儿和大儿子做伴,自己晚上骑上三轮车带上小儿子,出去贴真相标语。

自从师父发表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我就每天找家里的小东西卖,以便借机会给众人讲真相。我每天卖一个瓶子或不用的小东西,把做棉衣用的棉套都分成一斤左右,我选不同的人卖,卖给人家一次,就告诉他们真相,不讲价钱,我买卖东西都是找生人,为的是接触更多的有缘人,让他们得救。

今年,有人到我店里买东西,不管是本村或外村,有机会赶紧劝他们三退,有人一点就透,有人不退。我想,师父说“就是在人世匆匆的一走一过中来不及说话你都要把慈悲留给对方,不要失去该度的,更不要失去有缘的。”(《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大家都是为法来的,心里一放松,就会失去也许是不再有的机会。

后来,我在一元和五元的人民币上,写上大法好和三退标语,每隔三、四张加一张真相人民币,放在收钱的抽屉里。这样,每天不用出门,也能花上几张,给他们时,我就发正念。

现在,我的小儿子也快三周岁了,从正法修炼开始到现在,一连六年带了两个孩子,同时,两个孩子也让我修出了善和忍。我现在也找回了六年前的我,孩子现在不论白天和晚上都不影响我做三件事了,除了做饭和家务,有时间我就带上孩子(有时和同修一起)发资料和护身符,贴标语劝三退,劝退了许多人。以前,我有时会错过晚上十二点发正念,很着急;现在我每晚十二点发完正念后才睡觉。从去年农历十一月我就开始背《转法轮》,有孩子背书都是在晚上,我背的速度很慢,我想以后会背快。

随着正法的急速推進,请没有走出来的同修快快行动吧,时间真的不等人,只要你有这颗心,师父就会给你安排有缘人和你接触,其实师父每时每刻都在保护和看护着我们,用人间的语言无法表达师父对我们的慈悲。有同修出现我这样的情况,千万不要承认邪恶因素给你制造的假相;我们真的心念正,这些邪恶的干扰都不起作用,我们的路是师父安排的,我们就听师父的。

最后,让我们海内外同修携手共同勇猛精進,圆容师父所要的,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