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得法到今天的一些经历和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九日】我是九八年底得法的弟子。在得法之前的一个晚上,在梦中非常清晰的梦见,蔚蓝的天空闪烁着明亮的星星,我站在地上,突然从天上降下一本书,那书闪闪发光。我情不自禁的跪下,旁边还有一个人,但挺模糊的,也在跪着。书一分两半扣在我头顶。我惊醒了。

一、得法

得法前,我是疾病缠身,精神不振。什么胆结石、坐骨神经痛,还有许多妇科病,压的我喘不过气来。那时,为了治病我练过其它的功(有病乱投医),练了两三年,可是一点不见好转。到医院看吧,由于我家地处干旱山区,辛苦一年的庄稼还不能解决全家人的温饱,丈夫是个民办教师,每月只发40元的补助费,养家糊口都很难,哪有钱来付昂贵的医药费。可是偏偏到医院一检查,做B超结石1.4㎝,大夫说非动手术不可。对我这个贫寒的家庭来说,大有泰山压顶之势,也难怪我的丈夫愁眉苦脸面容憔悴。没有钱治病,我们只能在痛苦和烦恼中挣扎。

一天,邻居来到我家,他拿着一盘磁带,说用我家的录音机放一下(因我们这里比较贫困,那时,一般人家还买不起录音机,我家的录音机是我以前练其它的功从学校借的),听听是否清晰。一听,我当时就有一种特别好的感觉。我说这是佛家带子吗?老人点头称是,顺便拿上录音机说是让我孩子的爷爷去听听。也许我是有缘人吧,我也跟着去。谈话间得知他们学法炼功已经二十多天了。两位老人边说边示范,我情不自禁的跟着学。

一遍炼完后,老人拿来两本书《大圆满法》、《转法轮》。我迫不及待的拿起《转法轮》来就看。在我看到《论语》中讲:“‘佛法’可以为人类洞彻无量无际的世界。千古以来能够把人类、物质存在的各个空间、生命及整个宇宙圆满说清的唯有‘佛法’”,和师尊在第一讲中讲的:“全国的气功形势我也都知道。在国内外,真正往高层次上传功,目前只有我一个人在做”,我就感到浑身有一股暖流包围着,心中有说不出的感激。这时,邻居老人要走了,我说这本书能不能让我看一下?他说:“我还没看完,你先看看这个”,随手把《大圆满法》递给了我。

我喜出望外的捧着书来到家里,一下午的时间,我就看完了。花了两天时间,我生硬的学会了五套功法。我心中念念不忘《转法轮》那本厚书讲了些什么?我能不能亲眼目睹师尊的教功,我盼望着。

不久,丈夫放学回来说:“传功的人来了,在他哥家,巷口还挂了洪法的大横幅标语,让村子里的人晚上去学校看师父的传功带”。我顾不上吃饭,急忙跑到了学校,教室里男女老少挤的水泄不通。由于人多嘈杂,尽管我静心去听去看,但收获不佳。第二天晚上,丈夫把学校的电视搬到家里来放,同样来了许多人,不管他们说笑,我只管向洪法的人请教,做动作让洪法的人看,纠正自己炼的不准确的地方。

学了一阵子功,开始放师父的讲法了,我静心去听,越听越激动,好象师父讲的话是对我讲的,我默默的想:师父我给您磕个头吧!每晚放一至两盘,看完了师父的录像讲法带。我又按传功老人的指点请了《转法轮》和《大圆满法》。师父讲:“要真能够得大法,这个人简直太幸运了。”(《转法轮》)我就这样很幸运的得了大法。

得法后,我坚定信心,踏踏实实,尽量按照大法的要求严格要求自己,不论农活多忙、家务繁重,从不放松修炼。我丈夫是个勤快忠厚之人,他抱着让我早点病好起来的心,尽量多干家务活,好让我抽出时间学法炼功。有了他的支持我很是精進,按照真、善、忍的法理做人,不断提高自己的心性。这样下来,没几天师父就给我开始净化身体,不到两个月我的各种疾病全没了,浑身感到一身轻,我终于取掉了“药老子”的外号。

师父的《转法轮》正象我梦中的书,当我看到第八讲时,看到师父讲:“我开了一扇最大的门”。我就想:师父领我们弟子修炼圆满、返本归真这扇大门开了,就看你進不進,法摆在你面前,就看你学不学,修不修。想着想着,我悲喜交集: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把我从病痛的苦海中救了出来,而且从根本上消去了造成人有病的黑色物质——业力,净化了身体,我倍感师恩浩荡,于是我更加爱不释手的加紧学法,在师尊的呵护下,走上了真正的修炼之路。

正当大法的神奇显现在我身上,庄邻们都称赞我气色好,精神好,我就把自己得法收益之处告诉人们,劝说丈夫和庄邻也来学法修炼。

二、证实法

正当有许多有缘之人来学法炼功不久,邪恶铺天盖地的镇压迫害开始了,把人们向善的信念堵塞了。我想这么好的法,政府怎么反对呢?当时我总想拿个话筒上大街上喊,把真相讲给乡邻、小镇甚至城市中人们,让人们知道大法的好。可是不断传来的尽是大法弟子被抓的消息,迫于邪恶形势的压力,我虽然在家悄声无息的坚持修炼,但随着迫害我们的心性在不知不觉中掉了下来,家庭的干扰也随之出现。一天,丈夫有事与我发生口角,他突然说不炼功了,找借口说学校里很紧张,事忙活多没时间炼,我再三劝,他就是不听,还说了些难听的话,当时我气的和他吵闹起来。两个孩子也时常和我顶嘴,我忍不住动手打孩子,心里还想:师父请原谅弟子,这孩子不教育是不行的。丈夫的反应也越来越不好,我越怨恨他的不明朗、不理智。我越被怨恨的执著封住,学法静不下心来,炼功也气的呼呼的,最后发展到了停止学法炼功的地步。

停了一个多月的学法炼功,一天,一位老同修送来了师父的新经文和一些真相资料,看后才知道,天安门自焚案是江氏政治流氓集团为了打压法轮功造的假,是欺世谎言,彻底明白了邪恶迫害我们的真相,同时学了师父的新经文《走向圆满》,师父讲:“带着执著而学法不是真修。但可以在修炼中渐渐认识自己的根本执著,去掉它,从而达到修炼人的标准。”于是我悟到,所发生的一切都是干扰,是邪恶在干扰我,是我不知向内找只知怨恨别人的执著心造成的。

我找出执著心后,心平气和的劝丈夫,让他不要放弃大法,继续修炼大法,他痛快的答应了。从此,我们将老同修大老远送来的真相资料不仅自己看,还一点一点的到邻村散发。

通过讲真相、发资料、劝三退,越来越没有了怕心,也增强了学法炼功的信心,渐渐的在老同修的帮助下开始走上了证实法的修炼之路,跟上了师父的正法進程。为了救度更多的众生,为了减轻老同修的压力(那时我们还没有资料点),我们只能将老同修送来的真相资料作为底子到附近的小镇去复印一些散发。第一次印资料,店主很乐意,可是价格很高,复印一张(16K)就要1元,无奈,我只好拿出仅有的钱印了一些去散发,第二次我发正念清除邪恶在我经济上的掠夺,果然店主每张少了2角,印了几次,店主再不敢给印了,她说:“公安发现会对她不利”。后来就只有到县城去复印了,就这样我们坚持了一段时间。

到2005年底,终于在师父的安排和同修们的帮助下,老同修那儿建了一个小资料点,我们有了足够的真相资料散发。我们这个县恶党人员特别邪恶,迫害初大量抓捕大法弟子,迫害过很多大法弟子,所以大法弟子证实法走出来的比较晚,在2005年之前,县城里都没听说有真相资料发放,于是我和丈夫商量决定利用一个星期天,拿着光盘和真相资料去县城发放。

我们到城里,首先发正念请师父加持弟子清除干扰我们发资料的一切邪恶和黑手烂鬼,呵护弟子安全发完资料,一定使有缘人得救。发完正念,我们先从人流动稀少的小巷开始,我们的方法是一个人先進去,若碰上人就说是找厕所,另一人在巷外观看,要有人过来就以咳嗽为号。就这样,我出巷他入巷,我们轮流着发,结果我们既顺利又安全的发完所带的资料,发完后觉的:这么远来一趟不容易,这么大一个县城发这么点资料太可惜了。为了弥补遗憾,我们又组织了一次。

这一次我们带了几百份资料,下午2点就动身了,出门时天气很晴朗,到达目地地时突然乌云滚滚,大雪纷飞,起初我埋怨老天不帮忙,若发下资料被雪埋了不太可惜了吗?转念一想,应该发正念清除干扰我们救度众生的邪恶,为了有缘人得到真相,必须顺利完成发放资料的任务。等到天黑时,果然风停雪止了,我们顺着街道,一左一右开始发放,这一次基本上将大一点的单位、公园、市场、学校、医院、停车场、平房家属院都不漏的发给了资料,将剩余的资料雇了一辆出租车到另一个小镇上继续发放。

发完后已经很晚了,按常理是不会有可乘的车回家了,离家五、六十里的路只有靠步行了。两个人不抱任何指望的走着,走了大约一半路,看到在前面的一个小街十字路口停着一辆小车,当时心想:是师父给我们安排的吧,上前一问,说是送人的,正好路过我们村庄,就这样我们搭了个便车顺利的回家了。

在县城做了几次,就想:如果能和城里的同修们联系上该多好啊!后来一打听,有些为了证实法曾经上访过的,现在都被监控着,多数都到外地去发,所以城里面就发的少。得知这个消息后,我们就把目标转向农村,不论山高路远,不论严寒酷暑,我们总是坚持不懈找机会发,越发正念越足,越发越有经验,所以我们每次发放一直都很顺利。可是有一次,由于自己的一念不对,差点被邪恶迫害,在关键时刻想到了师父我们才有惊无险的闯过了这一关。现在我把这次经过写出来,目地是要我们更加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做好三件事,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这是一个初冬的下午,这次行动有一位县城的同修参加,我们陆陆续续出发,约定时间7点钟到达地点。出发时我就产生了这样一念:认为这位同修修的比我好,层次比我高,总觉的自己不如人家。大家都按约定到达了地点,刚开始发还很顺利,当到第二个村庄后,我们是分两路发,我和小妹发一个大巷,丈夫发另一个小巷,由于地形不熟,当我俩发到路口时,左等右等不见丈夫的踪影,无奈我们返回原路分头去找,到十字路口被恶人跟踪,他叫我站住,我没理睬,这时它就吆喝前面闪出的几个大汉挡住了我,我想,我们被他们早就发现了,他们百般刁难说:“深更半夜干什么?”还说要去见他们的村书记,我说我一个妇道人家,莫名其妙去见他干啥?他们非得让我说个明白。我想现在正是讲真相的机会,我说:我们是救度人的。

这句话一出口,他们顿时愣住了,其中一个大汉说:“转身走你的路,再别来我们村子”。急忙把我推转过,同时又把挡住我去路的另外三个也急速推开了。我走了几十米远,又听见后面传来“抓!抓!”的声音。我急忙向一个丛林中跑去,在师父的加持下,边跑边发正念,定住邪恶,解除邪恶的追赶。他们拿着手电筒朝前走了几米,照了一大圈,站那儿叽叽喳喳了一阵子就走了。

天特别黑,我坐在一个地埂子下面静下心来发正念:请师父加持弟子彻底清除所有在该村干扰我们的一切邪恶与黑手烂鬼,让我们分散的同修尽快相遇。发完正念大约半小时左右,隐隐约约听到有人走动,我想,肯定是小妹,走到跟前果然是她。小妹也述说了她被邪恶跟踪并机智摆脱恶人走了出来的一些经过。我们觉的再不能在这里逗留,必须马上离开这里,于是,我们加紧步伐走向另一个村,突然听到远处传来一个叫声,我们向声音传来的方向顺路走过去,原来是我丈夫,结果他赶在了我们前面,又发完了另一个村子在这里等我们的到来呢。

汇合后,我们继续又发了五、六个村庄才回家。

在这次发资料中既有经验,又有教训。经验是:只要我们为助师正法而做事,师父就在我们身边看护着我们,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师父就会赐给我们无穷的智慧和力量;教训是:做证实法的事,一思一念都要在法上,决对不能有漏。同修们,精進吧!

以上是我的一些经历和个人体会,若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谢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