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正一思一念 走好证实法的路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五日】

一、摔倒了,爬起来

我是一九九七年在家人的影响下,一步步走入大法中来的。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在铺天盖地的邪恶打压面前,迫于压力,我写了一些不该写的。我的心很灰暗,我知道大法是好的,可觉的自己真的承受不住了。我想过常人日子,可不行,一个生命失去了大法,心是最苦的,我感到活着的是一个躯壳,无异于行尸走肉,可正念又强不起来。就这样,带修不修,一直到二零零三年。

后来《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发表,师父讲:“摔倒了别趴着,赶快起来!”接着,又看到师父《北美巡回讲法》:“不管怎么样,得了大法就是万幸中的万幸,就一定要利用好这段时间,使自己真正能够修炼得法,修上来。不是每个人都能得到法的,也不是每个人都能走進这里来的,因为这是宇宙大法。当年传大法的时候,为什么旧的势力把第一次得法的人数死死的限制在一亿?这一亿人哪还是我一定要的。”我热泪盈眶,慈悲伟大的师父!过去因为自己悟性差,得法很难,所以一直怀疑自己的根基和缘份,师父讲大法弟子有三部份,我就想自己最多是那第三部份人,现在我终于知道了,不管自己是哪部份弟子,不管自己根基如何,但是自己是师父一亿弟子中的一员,是师父要的!

师父的话鼓励着我,我怎样才能配得起大法弟子的称号?我怎样才能无愧做师父的弟子?我已经落下了太多,我不想再趴着,我要爬起来,我能做点什么呢?在我们这个偏僻的小地方,得法的弟子中有文化的少,年轻的也少,我想自己多少知道一点电脑知识,能不能做点技术方面的事。

感谢师父!当我有了这一念后,我顺利得到了破网软件,师父又安排同修找到我,联系外地同修教我。从此以后,我担当起了资料点的一部份工作。

二、师父让我做的,我一定能做好

“万事开头难”。真正成为资料点的一员后,早先自己曾轻轻松松点几个键就能看到的明慧网,现在却常常出现上不去网,上去网以后下载东西又很慢,下载的东西有时是损坏的,一个小册子往往要下载好几次,特别是发邮件,刚开始发邮件时,是把文章做成图片再加密,遇到长一点的文章就不会处理了。有时,上网时间长了,心里就紧张,潜在意识中认为上网是有危险的,有时想三想四,偏偏这时就传出来恶徒近段时间要抄家的消息,于是急急忙忙的把电脑、打印机转移地方。

其实,说到底,还是一个“怕”,因为这个“怕”,希望上网时间越短越好,可偏偏网速特慢;因为这个“怕”,听到电信局打电话核实姓名,就急急忙忙更换电话号码;因为怕在外面逗留的时间长,丈夫找我,偏偏一到家丈夫就问:“那边电话坏了吗,怎么老打不通?”(当时所在的地方用电话线上网);因为怕电脑出毛病,自己解决不了,偏偏电脑就出问题,常常出来一串外文让人摸不着头脑。

师父讲:“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因为自己的怕,因此也演化出了许多假相。就这样,技术上的、心性的问题都出来了,在这期间,真是一个磨炼心性的过程,上网顺利时,心情就高兴,不顺利时,心情就烦躁,母亲问我什么问题时,我就板着脸,不理她,心想:还大法弟子呢,也不看我干什么,老拿常人中的事打扰我。于是边生气边发正念。这时,当常人时自小养成的在父母面前任性、霸道的脾气暴露无遗。开始自己意识不到,遇到问题向外推,还认为自己做正事,别人不精進。心性有漏,发正念当然也不管用,于是更加急躁。

通过学法,看同修交流文章,我意识到自己的问题,便和父母交流,告诉他们,我现在上网的情况。从那以后,每当我拿出机器开始工作时,母亲便轻手轻脚的把师父的法像请出来,然后坐在一边立掌发正念,直至我上网结束。

后来,又遇到几次技术上的问题,周围的人没有一个能商量的,又不敢让电脑商查看,上网也查不到解决的办法,这时真的心灰意冷,想想自己落下了几年,心性不到位,执著心又多,感到真的难以承担这么大的责任(当时周围几个地区的同修都通过这个渠道拿资料),于是就想:把电脑送出去,让心性高的同修干吧,不能因我一个人耽误了那么多人得救。

但是一想到这,我心里就难受极了:自己的承受力就这么差吗?遇到问题就推开,遇到矛盾绕着走,能配得起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吗?想想外地同修,连一个外文单词都不认识,却能担当起技术指导的重任,背后起作用的,那不是大法的威力吗?同修一部大法,同是一个师父,别人能行的,我为什么不行呢?自己“怕”,把危险推给别人,这是成就未来大觉者应有的心态吗?这是多大的一颗为私为我的心啊!汗颜哪!我知道这不是正念,不是真正的我的想法!这时,我就想起同修刚找到我时说的话:“你做这件事也不是偶然的,师父看着呢,师父让你做的。”于是,我就一遍一遍的说:“师父让我做的,我一定能做好!师父让我做的,我一定能做好!”念几遍后,泪水哗哗的流了下来,我让自己的正念强一些,再强一些,有时工作时,我真的感到不是人在做事,而是神在做事,自己的一念力可劈山,任何邪恶也干扰不了我的机器,干扰不了我做证实大法的事!后来,外地同修又一次不远千里来指导。就这样,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同修的帮助下,我突破了一个个难关,常常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在证实法的这条路上,我越来越成熟,走的也越来越稳健。我知道,另外空间的邪恶时时在窥视着我们的一举一动,妄图钻我们的漏洞。我深知自己的重任,所以我严格把握着两点:一、注意安全和修口。资料点的稳健运行,直接关系到众生的得救,不求轰轰烈烈,但求在默默无闻中兑现自己的史前大愿。二、严把下载资料关:几年来,我始终把明慧网上的资料作为证实法的第一手资料,去掉好奇心、显示心,不下载,不传播不是明慧网上的一些小道消息。走正自己的路,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才无愧于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

三、去掉争斗心,显示心

因安全问题,再加上在常人中一天八小时的工作,我很少参加同修的一些集体活动,难免有些同修对我有看法。一次,一个同修暗示我,应该走出去,而且经济条件不错,应该把资金拿出来支援证实大法的项目。我知道同修是好意,其实同修不知道我做的事情,本着为同修负责提醒一下也是应该的。我虽然当时表面上笑了笑说:“师父既然讲明了三件事都要做,咱们是大法弟子,我会努力的。”但脑子里却翻腾的厉害:“你一个月才拿出几十元钱支援,而我用于证实大法的钱却是你几十年而不止的。”不平心、争斗心出来了,其实,做证实大法的事,哪有谁多谁少的问题,修炼就是修人的心,同修虽然没有我拿的钱多,但那颗心是最珍贵的,因为他那几十元钱是省吃俭用,瞒着妻子一点点省出来的,而我虽然比他出的资金多,但那是在我自己生活宽裕,没有影响自己生活条件的前提下拿出来的,用心程度上是不一样的,而我有什么资格和同修比来比去的呢?惭愧啊!

翻开书,师父的讲法映入眼帘:“也就是说你们所做的一切,包括一小点事,都是给自己做,没有一件是给大法做的,也没有一件是给我这个师父做的。”(《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大法弟子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在兑现自己的史前大愿,都是在履行自己的职责,又有什么可炫耀的呢?发现自己这样一个肮脏的争斗心、显示心,我坚决的清除了它,以后也再没有同修指出我这方面的问题了。

四、走师父安排的路,不人为的给自己设障碍

这几年,我们单位人事变动较大,每两年進行一次中层干部竞聘活动。两年前,单位领导曾暗示有意提拔我,可我当时一是害怕工作中的应酬,二是同科室一位同事学历高,便有意把职位让给他,便没报名参加竞聘,可竞聘结果出来,他没竞聘上,一时间自己的心和常人一样,愤愤不平,开始为他叫屈,心起伏的厉害,但很快我意识到自己的这个状态不对:我这是干什么呢?这不完全陷在常人中了吗?我惊出了一身冷汗,我忘记了自己是个修炼人,怪不得同科室的同事情绪都那么大,有的同事被带动的都掉了眼泪。自己不修口,得造多大业呀。同时我也深刻领会了师父的讲法:“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转法轮》〈第七讲〉)他命中没有,你人为的让给他,也是让不出去的。因为宇宙的理在制约着一切。这次竞聘,我虽然没有参加,还美其名曰让给别人,其实内心深处的名利心一点没去,把那个职位看的那么重,理所当然的认为谁该干谁不该干,因而心波动起来。修炼人不执著世间的一切,一切也都是有因缘关系的,自己在其中操什么心呢?这不是有为吗?

今年,人事改革又开始了。我参加不参加中层干部的竞聘呢?开始思想斗争也很激烈:共产党的官能上不能下(这种观念也不对,不承认旧势力的一切变异安排),这次中层干部给的名额少,早先的中层干部还得下来几个,自己再去凑热闹,不是自找难看吗?但有了上次的教训,我很快想通了:作为一个修炼人,一切都应该顺其自然的做,不要人为的自己安排自己的路,一切听师父安排。想通了这件事,我的心特别轻松,我没有执著于结果,不被常人心带动,阻止好朋友为我去拉票。结果出来后,出乎大家的意料,我竞聘成功。而本科室另一位大家寄予厚望的却落聘了。大家纷纷向我祝贺,我的心异常平静,没有他们想象中的欣喜若狂。因为我的心不在其中,常人中的官职对大法弟子来说能算什么呢?我知道一切都是师父在安排。

整个竞聘过程,我看到常人为其哭,为其笑,为其一蹶不振,感到他们活得真苦,真累,而自己真正能超脱出来,不由得感慨:做师父的弟子真幸福啊!同时我还悟到:对于一个修炼人,常人中的工作,是保证修炼人基本生活的一种手段,我们生活在这里,只是一个匆匆的过客,小住几日就走了。常人社会的一切,又有什么值得留恋的呢?师父讲:“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在各种阶层都可以做个好人”(《转法轮》)。我所应该做的只是把自己当作真正的修炼人,不回避、不逃脱矛盾,不断的发现自己的执著心,甩掉“包袱”跟师父回家!

想写的事实在太多,弟子能走到今天,每一步都是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一步步走过来的,我知道自己还存在很多执著心,比如求安逸心,在讲真相中的怕心。我想:只有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在平凡的生活中严格修自己,才无愧做师父的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