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实法救度众生的同时 要修好自己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七日】师父在经文《走正路》中说:“无论是救度众生、个人提高、反迫害都是在证实法,走正你们的路才是证实法。”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证实法是师父赋予我们的使命,我们又是在常人社会中修炼,应该把大法的美好展现给常人,尤其在正法时期显的尤为重要。因为迫害开始后,邪恶对师父、对大法以及大法弟子的污蔑、造谣,常人确实被蒙骗了,他们很多人都误认为大法弟子和恶党对着干。所以除了讲真相外,我们在社会上堂堂正正做一个好人,使他们看到大法弟子和常人就是不一样,思想境界就是高,从而正面认识大法,使邪恶谎言不攻自破,使众生得救。

一、在日常工作、生活中证实法

在单位,平时领导分配工作,我从不讲价钱,都能尽心尽力完成。不论干什么工作,都能爱岗敬业,别人不愿干的活,或领导不好分配的活,我都会无条件去干。无论是节假日、休息日,只要单位有活或有事,领导一个电话,我保证到位,牺牲了不少休息时间。有些活不用领导指派,我主动去做。领导也常在职工面前说还是人家炼法轮功的思想境界高。教育局里领导问我在单位表现怎么样?单位领导说:“要都象他那样,我的工作也好干了。”

在我被迫害时,单位领导给我写鉴定时,都说我怎么好。上级有关部门批评说:“你们领导党性哪去了?”我们领导说:“人家就那么好。”常人从我们平时的言行就能看到大法的美好。不仅在领导面前做好,在同事面前也一样,和他们的关系也非常溶洽,因为我以一个修炼人的心性对待他们,不和他们计较,他们有什么事我会主动帮忙,他们求到我也会尽力帮他们,所以在我们单位我的口碑非常好。有一位同事我给她讲真相,她说我对法轮功了解不深,但我从你身上就看出法轮大法一定很好。

在家庭、亲属、邻居之间平衡好关系也是在证实法。迫害开始后,邪恶中共的造谣把我和亲属之间关系也弄的不太和睦,他们也不理解我,亲属来往也少了。后来一看这样不行,我不能和他们一样,要主动和他们来往,不然的话,讲真相都不好讲。于是,亲属平时有什么事我都帮忙,年节我都给买东西,使他们很多人都扭转了对大法的看法,讲真相也愿听了。

我家有年迈老人,我哥哥是常人,在赡养老人的问题上,他们既不愿伺候,又不愿意拿钱。我们作为一个修炼的人,伺候老人再难,要把这件事做好。老人大便把握不好,时常便到裤子里,我和妻子都抢着洗,老人的吃、穿、住全都伺候好。我的哥哥佩服我们,并从心里认识大法的美好。我家的亲友、邻居也都佩服修炼人对待老人的孝敬。我们和邻居的关系也非常溶洽,用我们的行动证实了大法的美好。

在社会上,我也以一个修炼人的形像展现给世人,坐公共汽车让座也好,买东西钱找多了返还回去也好,助人为乐也好,我总会告诉他们我是炼法轮功的,并借此机会向他们讲真相。我平时生活比较节俭,节省的钱做真相资料用。同时也注意个人的形像,虽然不象单位同事那样穿着入时,但也尽量穿的整洁一些。

我也常利用明慧网给我们提供的平台,写一些体会感悟与同修交流,我觉的投稿不仅是证实法、反迫害、救度众生、整体提高,同时在写稿的过程中,能对法進一步认识理解,体悟更深的法理,找到自己的不足,有利于今后做的更好。

二、讲真相劝三退

送真相资料,除了我负责的那片外,还和同修骑摩托车到乡下或坐车到更远的地方。特别是劝三退开始后,讲真相劝三退有到了一个新的阶段。从师父的讲法中,我知道了三退的重要性和紧迫性,只有抓紧讲真相劝三退,世人才能得救。

二零零四年年末,开始送《九评》时,虽然量小,但也需要勇气,随后讲三退时更需要去怕心。后来,我越讲越敢讲,越讲越会讲,越讲越理智。开始讲时主要对象是亲朋好友、同学同事,有的通过打电话,有的当面讲,有的给写信,有的到家里去讲。老家离的远但亲属多,我就特意回到几千里外的老家去讲。

到后来讲真相、劝三退就溶入生活之中了,班上讲,路上讲,坐车给司机讲,到菜市场给卖菜的讲,到商店给买货的讲,理发给理发师讲,办事给办事人讲,参加婚礼,同学聚会……凡是有机会讲的,把握好机会就给讲;也有没把握好机会,过后遗憾的。有时是哪里出了问题就给那里讲,如有关部门要给我降两级工资处份,被我严词拒绝,我当场指出:修“真善忍”做好人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我没有错,你们要给我降级是迫害好人。然后我又写一封信,抱着一颗救他们的慈悲心,向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善恶有报是天理;最后也没有给我降级,我也没遭到迫害。

讲三退比讲真相难度相对要大一些,因为人们被恶党洗脑中毒太深,加之恶党把中国人整怕了,凡事都往政治上拉,所以有的人不是一次就能讲成功的,这就需要发正念和有耐心,一次不行两次,两次不行三次,甚至多次。我从不给人下定义,说此人没救了,我对每个人都抱有希望,因为我没给他讲退,或许别人还能给讲退了,为了救人真的费尽心机。

根据所讲的对象不同,采取的方式也不同,比如给领导讲,就找机会单独讲,有别人在时就不讲,因为有别人在时,明明他想退也不敢退了,怕影响他的乌纱帽。同时还要为他着想,替他保密。给有文化的人讲,就从科学角度、史前文化、中华文化遗产或古今中外的预言去讲。给没有文化或文化少的人讲,就从道德层面、善恶有报的天理、恶党腐败、迫害死无数大法弟子并活摘器官等罪行去讲。每次给人讲三退时,根据时间的长短而定内容,时间充足的就讲的全面一些,时间短的,哪怕几句话,也要让对方知道大法的美好、恶党的邪恶。

总之,讲真相讲三退,我都尽量保持一颗慈悲心,纯净的心,才能救更多的人。我感觉,只要有一颗想救人的心,一切师父都会安排,但需要我们亲自去做。我感觉肩上的担子很重,时间也非常紧迫。

三、不忘修自己

在证实法救度众生中,我不忘修自己,因为常有人心反映出来,有时当时就能发现,有时过后才找出来,当然也有隐藏很深的没挖出来。比如显示心、欢喜心就经常返出来。我现在才明白,师父在《转法轮》里都拿出来单讲,因为这两颗心都已经形成自然了。比方说,在讲三退上,常常追求数量,因而常常被人心带动,我今天讲退了多少人,心里非常高兴。给某人讲三退,如果退了,心里就非常高兴,如果没退,心里就不是滋味,表面上惋惜此人没被得救,实际上是今天三退少了一个数字。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状态?我深挖一下自己,三退救人中,掺杂着给自己建立威德,给自己的世界收救众生的私心。当然讲真相劝三退确实能建立威德,收救众生,但我不应该抱着有求之心去做,要无求而自得。所以有时给人讲真相,讲到最后问他是不是党、团、队员,对方说啥也不是,心想讲了半天白讲了。其实这个人明白了真相已经得救了,为什么还追求三退的数字,是为了显示自己讲退的多。甚至有时先问人家是否党、团、队员,对方说不是,就不给人家讲真相了。幸好这颗心被我及时发现,再讲时如果对方不是党、团、队员,我照样告诉他大法真相。

在向明慧网投稿上,有时显示心、欢喜心、求名心也会不知不觉反出来,比如发表了就高兴,告诉同修那篇是我写的。有时也不愿意写,因为写稿也挺累,还需要挺多时间,本来就挺忙,而且大多都是利用晚上写的,牺牲不少睡眠。我知道这是求安逸之心。

这种求安逸之心,还表现在做真相上。冬天发真相资料,寒冷路滑,贴标语手冻的都不好使了。夏天道路泥泞,在泥里水里淌着,有时也想,这啥时候能做到头啊。由于环境的相对宽松,发正念也不如过去多了,炼功也是借口忙,说不炼就不炼了。做真相也不象过去往远走了。帮助同修也不如过去用心了。惰性、麻木、懈怠、干事心都不同成度存在。现在救人非常紧迫,也想往这方面多用心,总觉的时间不够用,其实用心成度还是不够,但我知道,我必须在证实法、救度众生中,努力修好自己。必须站在证实法、救度众生的基点修好自己,只有修好自己,才能更好的证实法、救度更多的众生,最终才能不辜负师父对我的慈悲苦度。

对照周围的同修,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看到了自己离师父和法的要求相差很远,所以我要在这正法修炼的最后时期勇猛精進,完成自己的史前大愿,救度众生,同化大法,返回师父为我们开创的新宇宙当中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