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学比修,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九日】在这正法修炼的最后阶段,将自己在八年修炼过程中的点滴写出来,与大家共同切磋,找出不足和差距,更严肃的对待修炼中的每一步,真正做好我们应该做的,珍惜这特殊的历史时期,不辜负师父的佛恩浩荡。

喜得大法,比学比修

我是一名年轻弟子。九八年四月的一天早晨我在公园晨练时看到大法的简介,一看就与众不同;老师给下法轮,简单易学,不收费用,不讲时间、地点,来去自由,等等,比较适合有工作的人学习。后来,我在公园走一圈,看到有四个教功点,人数众多,当即我就和教功辅导员谈了起来,感觉挺好,很新奇,学就学吧,反正又不要一分钱。就这样我走進了大法修炼。

由于工作关系,不能参加白天集体学法,教功的辅导员就四处打听,联系了一个晚上的学法小组,并约好时间带我过去。我们来到的是一个单位宿舍的活动中心,那里多是些退休的老年同修,大家看到一位年轻小伙子,都望着我微笑,并热诚的安排我坐下。我们十几人围坐在一个录音机旁,静静的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当时听的是第三讲,一个多小时下来,就好象在听神话故事一样,感觉很真切,也很新奇。

我学会了五套功法,阅读了大法的系列书籍,使自己大开眼界,亲身体验到了炼功中许许多多超常的表现,天底下还有这么神奇的功法,我简直太幸运了,兴奋不已。

由于我的工作时间不固定,在辅导员的帮助下,给我介绍了一些其他的炼功点和学法小组,这样我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自己安排。我有时候到这家,有时去那个点。有时哪里放师父讲法录像,我就去哪。但是不管我去哪里,认识或不认识,只要听说是来学法,大家就热诚的接待我,把好的位置让给我这个年轻人。坐好后我就静静的听法,结束后静静的离去。

在我得法之初,许许多多的辅导员给我创造了很好的条件,能够在一个祥和,健康的集体中去了解大法,认识大法。通过不断的学法和炼功,开始时的新鲜感越来越淡,自己的不足也一个个的表现出来。记的有一次集体读《转法轮》时自己心里很乱,注意力不集中,有口无心。当读到:“八仙中张果老倒骑驴,很少人知道他为什么倒骑驴。”时,我读成;“八仙中张果老倒骑毛驴,很少人知道他为什么倒骑毛驴。”多出来的这两个“毛”字一下把大家都逗乐了,我也羞愧的笑了起来。从那以后,自己在这些方面严格要求自己。大家也通过这件事情对照自己,比学比修。

大法修炼是殊胜的,美好的。在现实社会中,修炼者只要能放下不正确的观念和各种执著,在不知不觉中,在欢声笑语中,就能一点点的归正。渐渐的自己的世界观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看什么事物都是美好的,能用宽容,祥和的心态对待周围的人。很自然的表现出平稳,大方,祥和。有时还很幽默。我知道这是大法修炼所带来的,更加珍惜。

我虽然没有亲眼见过师父,但我通过一年多的修炼和亲眼所见其他同修修炼的改变,深深体会到大法的伟大,师父的慈悲苦度,我们修炼环境的可贵。其实,无论任何人都可以在大法中修炼,都可以提高,根本不需要旧势力的所谓考验。恰恰是旧势力这种邪恶的安排,破坏了大法在世间的修炼环境,毒害着众多生命,现在回想起来更能清楚的看到这一点。

维护大法,救度众生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开始铺天盖地的造谣,采用各种手段迫害大法。自己坚持修炼,维护大法,与广大同修一样,做着我们应该做的。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走过这风风雨雨的七年。

二零零一年我因做真相资料而被邪恶劳教两年,在劳教所里我和其他同修一同坚持正念,抵制迫害,揭露谎言,使邪悟者在我们这里没有市场。但由于不能炼功和学法,正念有时还不足,被另外空间的邪恶钻了空子,使自己的身体遭受很大的魔难,听力、视力严重下降,胸部以下麻木,没有知觉。这给自己修炼,证实法,讲清真相,带来了很大的难度。

回家后,家人看到我身体的情况,不禁为我担心起来。这身体会不会残废,能不能恢复,生活上都比较困难,这年轻轻以后怎么过。面对家人的各种想法,有时是对大法的怀疑,我坚定的告诉他们:只要修大法就会好的。我开始在家里炼功,发正念。后来同修又来看我,从经济上帮助我,并安慰我的家人,还给我送来了师父的新经文。在劳教所遭迫害的二年中,我深深的体会到:在邪恶的环境中光靠人的坚定是不够的,是很难不摔跟头的,必须提高对法的认识。我开始静下心来学法,反思自己所走过的路。

自己虽然从法理上知道对旧势力的否定,但是在实际中还是把自己放在第一位,在魔难中表现的是自己如何的坚定,如何的了不起(当然在邪恶的环境中必须坚定),而不是把救度众生放在第一位,在魔难中为救度众生,讲清真相而坚定。在邪恶的环境中,虽然清除了部份邪恶,但是却忘记了众生,光顾自己暂时“解脱”,那能够救度众生吗!那能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吗!那是按照师父的要求在做吗!在这种观念下如何证实的了法,如何能体现出大法的神圣与美好。这种为私的因素体现在我的一言一行中。

明白了这些,自己开始加强正念,排除不正确的观念和各种思想中的业力,不被家庭的环境所带动,清除旧势力的迫害。平时和家人多沟通,讲法律,讲科学,讲道德,讲迫害,揭露谎言。有时不知讲什么,我就读好的文章。有时家人能接受,有时大吵大嚷。但不管家人态度如何,我都用正念对待。

在这期间,自己真实的体验到另外空间的一切物质都是灵体,都是有思想的,旧势力对大法弟子的干扰是无处不在,无孔不入的。有时自己一睡觉,它们就来干扰,在我身体里动手动脚,这时我一点也不慌张,默念师父的正法口诀“法正乾坤,邪恶全灭”,一下子这些邪恶就被全部清除,第二天起来,身体特别轻松。有时自己正念不足,在睡梦中守不住心性,越睡越想睡,越睡头脑越糊涂,这不正是干扰吗。相反,法学的好时,正念很强时,只睡三、四个小时也不觉的困,头脑反而更清醒。其实精進的同修在这方面都能做的很好了。

自己的身体虽然表现出听力,视力下降,胸部以下麻木,没有知觉。但我悟到这是旧势力的迫害,利用黑手,烂鬼钻了我有漏的地方。我发出强大的正念清除它们,并用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同时克服身体上的困难,走出来与同修交流,发真相资料,找适合自己的工作。身体在一点点的恢复,精神面貌比以前有了很大的改观。家人也不再为我担心。现在我找到适应自己的工作,能够解决生活问题,并购买了电脑,看明慧,学技术,做光盘。这次是我完全自己编辑,上网投稿。在此也感谢网上的同修,为大家提供了详细的技术资料。

自从《九评》发表以后,通过反复的看《九评》,发现自己很多不好的观念,其实都与党文化有直接的关系。也更能看到恶党邪灵在世间的种种表现,与给救度众生所带来的难度。虽然自己在劝三退的过程中,还有许多不足。但是有师在,用法在,还有我们的信心在,也一定能够做好我们应该做的,对自己负责,对众生负责。

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给以修改和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