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使我找到人生的路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日】我于98年8月5日中年有幸得法。但我不能忘记自己苦难的经历,这样它会使我更加懂得得法的幸运和荣耀,更加珍惜大法,修炼更精進。

从我降生起就多病,多难,父母身心异常,又处在所谓“大跃進”的疯狂之中,人民公社,大炼钢铁搞的民不聊生。我们一家六口,爷爷、奶奶、父亲、母亲姐姐和我。就在那一年,爷爷、奶奶和父母都先后因饥饿而亡,只剩下我们姐妹俩孤苦伶仃,为了活下去,只能以乞讨为生,夜宿村头、碾房,受到恶人的惊扰就得深夜逃避……,忆往事真是不堪回首。

家庭的困境使我上学不足两年,认字不多。姐姐出嫁后,我自立门户过日子,养成独立自强的性格,不能叫别人看不起我。那时的我比较朴实,纯净。后来随着社会潮流的变迁,我也跟着变,为我为私,努力追求,失败伴随着失落……导致我一身病,肾积水、肾结石,脑神经也受损,人到中年,已病魔缠身,而我还没有正式的工作。

就在我因疾病带来巨大精神压力,感到人生出路渺茫时,98年8月5日我走入大法。那时家里有人炼功,我只是不解,他怎能那么自觉,勤奋的晨炼?想到自己文化低,可能炼不了。后来看到家里人和炼功点上的同修,不但炼功后身体好了,一个个待人宽容,祥和,于是我决定加入。

炼功第九天,我去参加晨炼,下楼时脚下一滑,我一下就从楼上摔下去,腰、腿都被摔成重伤,但只在家养了九天便恢复正常。通过学习老师的经文,在同修的帮助下,我认识到这可能是魔在干扰我不让我炼,也可能是自己的业力造成的。

99年7月20日邪恶江××开始镇压法轮功的那一天,我参加了集体上访,被非法抓送到廊坊市。在那里有很多大法弟子被恶警看管,失去了自由。恶警走过来问我;你们师父给你多少钱?你们怎么那么齐心啊?”我答:“师父给了我们健康的身体,做人的道理,这比什么都珍贵。所以我们要为大法、为师父说句公道话。”想来很神奇,就在第二天,我和几个都是北京来的同修,谁身上也没有身份证,也没经当地派出所来领人,我们就顺利回到了北京。这是法的威力,是神的安排。

我按师父的要求,努力做好三件事。每次我散发真相资料都是默默的出去,又默默的回来,我没有私毫的求心,我就认为应该这么去做。每次出去之前,都要发正念:请师父加持,让有缘人接到真相,邪恶看不到我,看到我他也得躲。每次经过警察、便衣身边时,我就在心里说:邪恶在我面前就是摆饰,大法弟子发的资料能一传百,百个传万。每个资料上我都写上:“朋友劝善,请看”,我是带着救度众生的慈悲心去做的。

当我象赶任务、心态不稳时我发现,有人得到资料不看,扔在地下。所以我们在发真相资料时一定要带着救人的慈悲心,众生就能接受。

2003年秋,我和同修去中南海近距离发正念。发完正念后同修建议立即离开这里。我想,发资料已顺理成章,既然来了,就要把真相带给这一方众生。我有些麻痹,没注意周围环境,被便衣警察发现并抓住了我的手。他问我:你身上还有什么?并要搜我的身。我身上有三张护身符。当时我想护身符是救命符,是法器,随即把他们拿出来,递到警察手里并大声的告诉他:你看看,念念这上面写的是什么?对你好,对我也好,护身符会给你、我带来福报的……。

这时他在给110打电话,两次都没打通。这时过来几个老太太,警察便说:你走吧。我便正念走脱。

我是带着比较重的病业走進大法来的。修炼以后好了许多,但因有时心态不稳,守不住心性时还发作,那都是我没听师父的话,走上了旧势力安排的路。今年七月我看电视广告宣称,用一种按摩器揉肚子可以减肥,引发了我的常人心,我也减过肥,怕肚子再大起来,难看,我便天天用手代替按摩器揉肚子。揉了几天后,我发现我便血了。当时我并没有在意,但发展的越来越严重,每天三、四次,而且血色鲜红令人吃惊,排血量也越来越大。家里人着急让我到医院去确诊,我突然悟到:这不是病,我是修炼人,我有师父管着,我决不去医院。我天天发正念,请师父加持,决不走旧势力安排的路,同时加大发正念的力度,多学法。同修也在帮我发正念同时帮我指出:要向内找。通过学法使我知道错在那里,这样五天后,便血止住了,一切都恢复了正常。

同修们,精進吧,莫失机缘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