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的师恩呵护着我修炼中的每一步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三日】

(一)得法修炼谢师恩

我是一九九七年初在部队有幸得大法的。一个看似偶然的机会听到师父的讲法录音,就想学。从同修那里一拿到《中国法轮功(修订本)》就精神起来一夜没睡,打着手电通读了一遍。

当时就是觉的大法太好了,自己终于找到了平时苦想的做人的目地。我就是要下定决心,按照师父书里讲的坚定不移,绝对专一的修下去。之后和同修一起听讲法录音,炼功,学法。那时整天都觉的一身轻松和踏实,知道自己走在了生命回归的路上。

得法近半年的一天下午,我正弯着腰、头朝下趴在角钢架上面干活,突然一根一百多斤重的铁管子掉下来砸在了我的尾椎骨上。当时我感觉有小螺帽掉在了自己的身上,手撑起架子想起身问谁向下丢螺帽也不看看下面有没有人。看周围的战友吓的大惊失色,一回头我也懵了。他们赶紧七手八脚抬开铁管子把我背上来。同修在旁边说没事,没事。当时我也没觉的哪儿不好,只是脑子一片空白。工厂领导赶紧叫来救护车,双方领导要陪我去部队医院检查,结果怎么检查也没有事儿。现在想起来还总是泪流满面,是慈悲伟大的师父在保护我呀!这件事在工厂当时轰动很大。有工厂同修听说我是炼法轮功的,还问战友要看看我是谁,要认识一下。我想当时见证到这件神奇事情的所有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领导,战友,工人都应该明白九九年七二零邪恶的宣传都是恶毒的诬蔑造谣和栽赃陷害。

(二)正念勤学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我在家休探亲假,晚饭后与女朋友现在的妻子在朋友家玩。突然看到电视里恶毒造谣,攻击师父和大法的邪恶造假宣传,心里说这绝对不可能,即没动摇,也没多想什么。没过几天我就回到了部队。由于恶人的举报,那位引我得法的同修年底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毫无损失的转业回家了,剩下我和后進来的一名同修。

我房间里师父的法像,所有的大法书,经文,手抄的大法书都在我探亲回部队之前被收走了。在部队那种特殊的环境下,很严峻,压力都很大,但我们心里都非常清楚和明白,丝毫不动摇。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二零零零年我从同修那里拿到了《转法轮》。回到驻地我开始每天中午趁午休时间到自己工作的地方盘腿学法一个多小时,再回到休息的地方不盘腿接着看到午休起床。

一天中午我正盘腿学法,一名战友下来在离我们打坐的地方不足三米不知干什么转了一下,我还没来得及打招呼他就走了,硬是没有看见我。二零零一年我回家休假,正处在邪恶疯狂之际。一天晚上,我岳父岳母无名发火,问我是不是在炼法轮功(以前他们不知道),并询问我法轮功是什么?我给他们讲真相,他们置若罔闻,受邪党造谣宣传的毒害要我明确表明态度,到底不炼法轮功行还是不行?我坚定的大声喊“不行”!岳母马上大吵大叫:给我滚出去!我一冲动开门就下楼刚好有车坐车到终点,自己准备步行回自己父亲家。因为平时那里晚上都没车了,只能步行,又那么晚了。可那晚有辆车好象在那里等我,我一上去就开了。当时自己心性没守好,做的太差,不应该与他们斗气呀!后来知道是同单位的老乡在我之前休假时把我炼法轮功并仍在看书的情况告诉了他们。回到部队后照样天天午休时学法。现在想起来学法太重要了,虽然自己私心重,悟性差,只想到自己修,把这一切当作了对自己坚定修炼大法的考验,没有悟到在战友中大面积去讲真相。但通过学法确实充实增强了自己的正念,保证自己在那样的环境条件下不迷失,志不移,也为后来证实法打下了基础。

(三)去除执着在正法中修炼

二零零三年底因恶人举报,领导趁我不在场收了我的书,在慈悲伟大的师父呵护下我平安从部队复员回家。二零零四年,二零零五年由于对学法的放松,资料缺乏,自己又忙于生计奔波,导致我走了两年的弯路。二零零六年,师父的慈悲呵护让我有了一个稳定的工作和学法环境。自己能够静心学法,也能读到了明慧周刊,经常被周刊里同修们证实法所做的感动的止不住流泪。想别的大法弟子,差距太大了,耽误了这么多年时间,我对不起,慈悲伟大的师父对我的慈悲救度与呵护啊!自己赶紧跟上吧!

通过不断的学法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自己充份利用时间和机会先向单位同事讲真相,发资料。那些有缘人就象在等你一样,真是想到谁就能做到,其实都是师父的安排。学法一段时间后,悟到要向单位外来人员讲真相了,真相资料拿去复印准备好后,自己有点求安逸,放松了,被旧势力钻空子阻挡着,自己也不悟。一天早上猛然听到师父严厉的棒喝“还不去加油!”让我惊醒。马上起床发完正念就拿着资料去挨个房间发。发完后过半小时去收(资料有限)并挨个问明白,没有明白的讲清真相再收下一个房间,收完再发另外的房间。第一次正念正行我很顺利做下来。由于忽视了学法,思想上放松,第二次发资料见两个同事在外来人员住的房间另一头站着,脑子闪一念:被她们看见怎么办?思想里有了怕心,但这念头一闪就过了,没有多想又去发资料,刚发完,第一个房间的人就出来大喊大叫,要打电话举报,我当时没动心,继续收再去发。“一个不动就制万动”(《美国中部法会讲法》),在伟大的师父慈悲呵护下,也没人打电话,我平安无事的过来了。

在这一年的正法修炼中,有很多过的关和修炼中遇到的魔难,想写的很多。其实每一关每一难,自己所走过的每一步都离不开慈悲伟大的师父无微不至的呵护。主要典型的是我的色欲这一关,欲望被旧势力钻空子放大,加强。

一次做梦一上来旧势力就要直接把我毁掉,我大哭着在空中的一独木桥上要往下跳,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拉住了我。醒来后我泪流满面,同时赶紧发正念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决不承认,彻底清除。可是学法没跟上,心性上不来,后来还被钻空子加大,放大。师父一直在点化,自己老是守不住,悟不到严重性。通过不断的学法和看新经文,自己悟到后,下定决心根除执著,彻底否定旧势力闯了过来。后来梦见旧势力简直就是把我活埋在了里面,是慈悲伟大的师父在旁边这堵墙开个小洞让我逃出了魔窟,太危险了,不是伟大的师父我已经毁在里面了,也希望有过色欲关的同修一定要吸取深刻的教训。

个人认识正法时期修炼就象师父给我们每个人架的一座通向圆满的大桥。每一段都有师父安排的要救的人,同时去掉自己隐藏的执著,过去一关,往前面就小了。上一关执著不去,不脱掉包裹自己的后天观念执著拖着包袱,穿着执著,你就过不去那个门。再往前门越来越小,执著越来越少,正念越强,自己越纯。开始桥面可能是六车道,四车道,后来是单行道,羊肠小道,再后来就是一根铁轨(师父点化我:站在斜面向上走,你就是抱一个很轻的方便塑料袋都会左右你摇摆不定往下掉)。所以路越往前走越窄,要求越来越高,越正。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都必须要在法上不断的归正自己,不容你出一点差错,稍不注意一放松邪恶就会钻你的空子并放大,進行所谓的考验就是迫害。当然我们是全盘彻底否定决不承认。

写我的一点经历,是想见证伟大的师父对弟子无微不至的慈悲呵护。让我们记住慈悲伟大的师父的洪大师恩,抓紧时间更努力的做好师父交给我们的“三件事”。与那些精進的同修相比,我还有很长一段差距,也想提醒还没走出来的同修和鼓励学员。不要执著时间什么都不要去想,师父安排了最好的一切在等着我们走出。只要学好法做好师父交给的“三件事”,正念正行,什么问题都没有。放下人心,赶快走出来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