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人心 在正法修炼的大道上精進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一日】我一九九七年得法。刚开始修炼时,思想业很重,象野马奔腾,没有一丝正念,什么显示心、欢喜心、妒嫉心、疑心、争斗心、求安逸心……各种执著和欲望多的数不过来。特别是色心,排不掉压不住,那时的我思想是多么肮脏。

我怎样从一个满脑子思想业的人变成一个大法弟子的?现在和大家谈谈我的过程。

因为迷于常人之中,为了各种名、利、情争争斗斗,吃不好睡不好,忧郁、失眠成了我一大困扰。然而,当我在第一次看《转法轮》的那天夜晚就睡的特别香,从那以后,结束了闭上眼数“一只羊、两只羊、三只……一直数到深夜还难以入眠的痛苦日子。

学法第三天,我与丈夫走在街上,突然空中掉下一根直径约两寸多粗的竹竿砸在我头上然后滑到地上,我一点没被砸伤,也不觉的痛,当时心里明白:是师父保护,使我偿还了一笔债。

修炼不久我就开始消病业,发高烧。虽难受,但精神却很好,跟师父在讲法中描述的消业状态极其相似。

在一次学法交流会上,我和女儿同时看到了大法书放出耀眼的金光。当时我们正在听同修谈学法心得,不经意低头一看,发现放在自己面前的大法书上“法轮佛法”几个大字已经“浮”了起来,字的底下一片金色的光芒印着“法轮佛法”字样,如同给这几个字镶上了一道金边,字的周围还放射着一道道金光。

经历了这一件件神奇,我从内心相信师父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实的,我知道大法的珍贵,我一定要在大法中修下去。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的几个月里,我的怕心很重,虽对师对法坚信不疑,却不敢、也不知怎样去证实法,就只是拼命学法、希望尽快提高。刚过完年,北京的同修来我市交流修炼心得,我参加了交流会,结果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许多警车停在屋外一字排开。开始我的怕心很重,但看到几个同修站在屋子中间背诵《论语》和经文,我也加入其中,一会儿怕心就没了,觉的很神圣。被非法扣押在派出所时,我不断的向警察洪法,第二天晚上他们放我出去了。

大约过了十几天,我准备到北京上访。前一天晚上,怕心上来了。邪恶借机从另外空间向我施加压力。当晚似乎空气都凝固了,灯光也特别的昏暗,我心中无比的恐惧,好象“世界末日”即将来临的感觉。我无奈的仰头透过窗看着天,被一种无法形容的恐惧包围。当时由于学法差,不懂这是自己的人心与执著,更不知否定旧势力和除恶等。直到晚上十点多,我心想:先睡觉,天亮再说。可是等到天亮的时候,什么压力、什么怕心都没有了,心底一片明净。我知道是师父给我去掉了“怕”,为去北京铺平了路。

第二天下午我与同修便登上了去北京的列车,同修还看到了金神为我们护法。去天安门护法时,我被穿皮鞋的恶警狠踢、扯头发,可我也不觉的痛,我心里知道是师父在帮我。当地方警察把我们转移到“中转站”与我们谈话时,(其实是另一种形式的审讯),我照样与其谈修炼的神圣,大法的美好。但不知不觉中邪恶利用我的“怕心”在另外空间向我再施重压,那种难以形容的“怕”又悄悄的爬上了心头。我当时心里只想:无论如何我要跟师父回家!神奇的事情发生了:不到两分钟,一个女警察把正在跟我“谈话”的警察叫去打牌了,对我的审讯就这样结束了。我对师父的救护之恩充满了感激。我心里清楚,每次都是我的承受能力快到极限时,只要我坚定修炼,师父就会来救我。

在中转站住了一夜,第二天下楼时,我的鞋跟挂住了楼梯的台阶,突然后面象有人推一样,我身体顿时失去平衡,整个人头向下栽了下去,左脸在水泥的台阶上一级一级的磨,七八级台阶磨下来,我的脸上居然皮都没破一点,也不痛,身上连灰都没有,只觉的触地的半边头和身子热乎乎的,就象摔在了棉花上。

二零零五年七月,由于我们几个同修之间没有协调好,也由于自己还是有怕心,我再次被绑架到看守所。开始的半个月我不自觉的用人心对待,认为能保护同修就好,于是把邪恶说的事都揽到自己身上,没有抵制迫害。只想坚定修炼,不怕判刑,等于承认了旧势力的迫害。我因为在看守所坚持炼功而被上铐,几次求师父帮忙,结果一点都不痛,三天三夜手一点都不肿,铐也没往里卡。我知道又是师父在帮我。

半月后,我突然悟到不应承认“判刑”,于是天天整点对着公、检、法和劳教管理局等发正念。当时管教和其他人都说最起码要判我两年。但我不听他们那一套,就是发正念坚信我无罪,一定能出去。结果我没被判刑。

一次在邪恶的洗脑、迫害中我出现了“病”态,包夹带我去狱医那里检查,说是“胆结石”,还说要吃药,要忌食。我心里不承认它,不去想它,什么东西都照吃。一天突然发作,来势汹汹,我不想让包夹发现从而侮蔑大法,所以就進了卫生间,心里对邪恶说:真正的我,什么执著、人心都没有,你迫害什么?考验何来?同时把脚一跺,口里说“不痛”,真的一下就不“痛”了。我自己再次领悟了“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的真实。

后来我又悟到怕被“转化”是人心,就清除它,到现在果真再没有一人来“劝说”、“转化”我。

在看守所里后来悟到邪恶不配审大法弟子。这以后真的恶党警察一次也没再来问我任何问题就把我放了出来。

在这几年的证实法中,我明白了许多法理,同时也悟到如果众生参与了迫害,他们就彻底的失去了未来,所以我出去证实法、救度众生时都会发一念:不让任何生命看见我,让我的身体穿越这个空间去做证实法之事。因此真的没人发现我在做救度众生的事。多少次在非常“危险”时,都是师父把人“调开”,我得以安全离去。特别是一次去给本单位恶党书记送真相,刚進门洞,一辆轿车嘎然停在门洞边,我定了定神,自如的朝楼上走。“奇怪”的是,车上的人不知道在做什么,就是不下车。我趁机把资料放進了信箱,安全的离开。

在一次次学法、护法、证实法的过程中,在师父的保护和点化下,我逐渐的修去了人心,走过了从感性到理性认识大法的过程。实践中见证了法的威力与浩荡师恩,也使自己有缘跟着师父“坦坦荡荡正大穹”,我实感自己万万分的荣幸。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