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的好的方面是大法威德的展现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一日】最近悟到我们在修炼中做的好的方面是大法威德的展现,是整体证实法的一部份。下面我分三个阶段交流自己证实法的经过。

第一部份:建立小型家庭资料点

在邪恶的黑窝走了一段弯路后,我于二零零二年新年前明白了一切,深深悟到是因为学法少、学法不扎实造成的污点,于是我如饥似渴的学法(尤其是一九九九年以后的讲法),明白了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同时看到身边同修的资料、经文、周刊都是从外地带来的,还有的同修是用手抄的形式互相传递经文,我便有了买复印机的想法(但复印机是什么样子我并不知道)。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听到一个常人说二手的复印机比较小型,我又有了想买二手复印机的想法。我把这个想法告诉了两位同修,两位同修很赞成,并说机器由他们弄。三个月(漫长的等待)后,同修告诉我机器没弄到,并让我找心性上的原因是不是太执着了。我很迷茫不知该怎样做,但思想中、学法时总是师父的那句话——“在讲清真相中,不要等,不要靠,不要指望外在因素的变化。”(《精進要旨二》〈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

一天,我漫无目地的走在街上,但思想很明确,我今天一定要把机器买回家。这时一个常人突然问我,你想买什么?我随口说要买二手复印机。他说他知道哪家有,并把电话打过去让我直接同那商家联系。商家给我示范后,我很是惊喜:原来这么小的机器就能做大法的资料(后来才知道常人很小的电脑店里就有卖这种新的机器)!我很快跟常人学会了怎样复印。

机器拿回家了,可底稿上哪弄啊?法理上悟对了,师父就会给我安排,我将同修传给我个人看的经文、明慧周刊、真相期刊复制成多份,并分别找到了甲、乙、丙同修传递,具体做法是:每天固定时间做资料,做资料时谁来也不开门(包括同修),每星期固定时间与甲、乙、丙同修见面,如甲同修星期一上午、乙同修星期一下午、丙同修星期天下午,而且每次见面时必须从法理上切磋并传递资料。

后来由于同修要的量越来越大,我就在切磋法理时提出你自己可以买小复印机的事,技术由我来教,但你一定不能告诉传资料的同修资料是你做的,不是强迫你,是要站在法上认识法——天机不可轻易泄露。甲同修比较认同还提醒我要修口,买了复印机自己开始做了。乙同修有点怕心,但为了给我减轻负担买了复印机自己做了,还将这种经验传给了他接触的同修。丙同修不认同我的悟法,每次见面时都让我向内找,说我是怕心,有时我也不让步,说他是显示不怕,后来经他手传出几台这样的机器。

有段时间与同修接触时,同修经常走路时大声切磋法理、打电话时什么都说,当指出这样不理智时,同修便说我有怕心,我便怀疑自己是否真有怕心,但学法、看明慧周刊时便觉的自己是对的。这样反复几次我不会修了——我需要切磋!经师父安排我接触到一位懂电脑技术的同修,我们头几次见面几乎都是切磋法理,我明白了为什么要站在法的基点上思考问题(该同修学法很扎实)。

我跟同修提出没有底稿的问题,同修说有电脑就会有底稿,可电脑什么样、每个部件叫什么名我都不知道,同修偏偏让我自己买电脑还得符合他的标准,带着满心的委屈与抱怨走遍了小城卖电脑的地方,几天下来我发现自己成熟了,甚至还会说行话了,好象很懂电脑似的。我终于明白师父的慈悲、同修的用心了!

同修用心的教、我用心的学,很快便学会了上网、刻录、打印、装机。在这过程中伴随着对法理理解的升华、心性的提高。举个小例子:有一天,我正在家练习上网,外面六、七个街道、派出所的人敲门,我以最快的速度将电脑还原(那时没有硬盘上锁的软件)、上网设备隐藏,并发正念清理空间场。第二天同修来了,我们直接开电脑、上网,同时我将此事说给同修听,那意思是说我昨天练习上网有干扰今天还敢上网吗?同修继续上网,一句话也没说,但能感觉到同修的心静的一点涟漪也没有,我的话说了一半便说不下去了,完全被同修正的场抑制住了,觉的自己这么丁点小事还动心,太惭愧了!

第二部份:帮助同修建独立上网点(二零零四年)

我有电脑后便给同修提供底稿。随着电脑技术的成熟,将直接与我接触的同修的复印机换成电脑,让他们手中的复印机传给他们接触的同修。其中有这样一件事:丙同修介绍我与丁同修见面后发现丁同修的资料点几乎是公开的,而且一台小复印机也发挥不了太大的作用。经过在法理上的反复切磋,我们都悟到了“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精進要旨二》〈理性〉)的重要,于是丁同修当着同修的面将复印机转走,同时建了一个独立的上网点。

在不断教、学的过程中,总结出以下经验:⑴在学技术之前切磋法理,一定要站在法上认识法,我们是神在指挥电脑(或其它法器)救度众生,不是人在做资料;⑵打消学习者对懂技术的同修崇拜的心:告诉同修你我都是师父同时从地狱中捞起的,谁也没比谁强,不久的将来这些技术你都能会——不是因为你聪明、是因为你是大法弟子;⑶教技术上网、刻录、打印一步到位,同时埋下伏笔,例如网卡驱动、打印机驱动由他自己安装、自己还原系统,从中积累经验,为以后学装机、教其他同修打下基础。

第三部份:整体配合

一、只身识“特务”

戊同修是某片的协调人,由于做资料公开、协调公开,造成很多同修对他崇拜,认为他修的好;很多同修认为他不理智,很多同修认为他是特务,一时间同修间引起较大波动。我想:是不是特务从法理上一切磋便知道,经同修介绍,我便与他单独见面、切磋,经过在法理上的切磋及智慧的隐藏自己做资料的身份,我觉的戊同修根本不是特务,也不象同修说的那样,他是我们的好同修,能热心为同修服务、解决同修在修炼上的问题,只是因为法学的少,做事时人的一面东西比较多。我们不应对戊同修有分别心。

二、否定“跟踪”

有消息传出某同修被跟踪,听后的第一念就是同修需要切磋。这时听同修说他家周围有盯梢,最好别去他家。我想遇到这种事师父要我怎么做、大法要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师父在《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中说:“他的事就是你的事”,如果我在难中我希望同修怎么做,我不能同修在难中时置同修于不顾啊,我就是为同修好,有师在有法在,我不怕!我到了同修家与同修切磋并提醒他多学法。这里只是说同修在难中时,其他同修的出现对同修是增强信心,而真正使同修走出魔难的是法。

三、小型资料点和小型学法小组同时遍地开花(二零零五年)

在教技术过程中发现,有的资料点比较平稳、有的不大平稳、有的建了资料点又不做了。资料点同修也反映这样的情况:有的同修三件事做的平稳,真相资料发的多,而有很多同修要的师父经文一份不落,明慧周刊很少,其它真相资料就更少了,甚至有同修将看完的资料(只一份)又送到做资料同修的手上。这是为什么?

经师父安排我认识了同修庚,帮他建了小型上网点(上网、打印、刻录一步到位),他的资料点真相资料需求非常大,而且同时多个学法小组在稳定的学法,他又将建资料点的技术教给比较稳的其他同修。我终于悟到,建立资料点受阻的原因是没有建立学法小组啊!

我想建学法小组了。开始找不到更多的人,就和同修方两个人学,随着学法的不断深入,方又组建了几个学法小组。大家是这样学的:一个星期一或两次,每次轮流读《转法轮》一讲,每人一段,中间遇到整点就发正念(一般能发两到三次正念),学完法后切磋怎样证实法。通过不断学法、切磋,该学法小组集体证实法做的也越来越好。他们的做法是在晚上(或其它时间)出去挂横幅、贴不干胶、发资料、喷字等。随着学法小组学法的不断深入,同修方的真相资料也供不应求了。

认识到集体学法的重要性,学法小组也就不断增多,资料点也象雨后春笋般建立起来。现在的资料点都是同修教同修了,而且基本上都是独立的上网点。

在大法的威严下,邪恶想闹事也闹不起来。举个例子:有一次邪恶放出话来说是要蹲坑并抓捕几个同修。同修庚马上组织他接触的几个学法小组揭露邪恶、发正念,做在了前面。后来大家取得共识,学法小组不但不停止学法,而且每周增加一次集体学法,学法时到整点针对此事发正念。几天后,再也听不到邪恶想闹事的话了。

谢谢师父将那么多精進弟子安排在我身边,不断鼓励我精進。谢谢同修对我的帮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