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闯过病魔关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十二日】我是河北省农村大法弟子,今年四十三岁。今年七月十四日,我的脸部突然出现了一个硬疙瘩。不疼我也没在意,过了两天我的半个脸都肿起来了,我开始针对这发正念,又过了三、四天也不见好转。同修们就在我家学法,帮我发正念,又过了几天也不见好转,我的脸更肿了,不但左边的脸比右边大三倍,左前额也肿的很大,左眼也睁不开了,左下颌也肿的有一寸多厚,除了整个嘴肿以外,左边与右边齐刷刷的分开了,右边一点也不肿,嘴也张不开,也吃不了东西。我的脸严重变形了,有的同修看着都掉眼泪。

母亲也是修炼人,看我这样就掉眼泪,劝我上医院,我说:“娘,你别劝我了,谁也动摇不了我信师信法的正念,有师在,有法在,就有弟子在,我没事。”晚上,我给师父敬香时,我知道师父就在我身边呵护着我。到半个月时,胀痛更重了,我的脑子有点迷糊了,我就背法,平时背的很熟的《论语》也背不过了,《洪吟》也只记住了几首,记住哪,我就背哪,反复的背。背着背着我就睡着了,醒后疼时我还背,就又睡着了。

在梦中我看见师父把我的脸部的脉都接上了,象织布的线一样纵横交错的。这时我醒了,感到嘴里又臭又腥,我的脸里边破了,脓出来了,嘴唇也破了,一口一口的吐了不少脓,嘴也能张开一半了,可那个疙瘩还在里边,脸里边开花了,肉渐渐的化脓。又过了两天,我叫丈夫买了个镊子,把里边的东西夹出来,一会儿我夹出了一个东西,展开一看,一寸多大小的圆东西,既没血,也没脓;里边还有东西,再也夹不出来了。第二天,我又夹,还是夹不出来,我求师父帮忙,刚说完再用镊子一夹,一下夹出了个一寸长、手指粗、深酱色的东西。我很惊讶,我娘用手使劲一掰,一看是血块,我不由的用手一摸头发,感觉后脑左边有一个坑,有乒乓球大小,有半寸多深,这血块是从我脑中出来的。

这是怎么回事呢?原来在我二十九岁那年,我和丈夫外出卖衣服,当时雇了两辆三轮车拉衣服,我坐在衣服上,衣服也没绑,我担心掉下去,车主说没事,开慢点就行了。但一会儿他就把车开的很快,在拐弯处把我仰面朝天甩公路上,他开出去二、三十米才停了下来。当时我摸了摸头没出血,也没在意,可不长时间,我的头有点胀,大脑象停止了一样,什么也想不起来,一会就又好了。没几个月我的腿、腰也疼了,后来到医院检查,脑中有淤血压住了神经线,做手术得五、六万元,因没钱,也没做手术,可一时比一时重。就在我走投无路时,也就是一九九六年过年时,我村在石家庄回来的大法弟子教人们炼法轮功,年三十下午听到广播的,晚上师父就给我下了法轮,在我的肚子里正转反转,后来才知道当我听到法轮功三个字时,就和师父和大法结了缘。又过了几天,也就是一九九六年的正月初九,我修炼法轮功了,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没一个月我的腰、腿疼痛、头胀等病全好了。

直到今年,十几年的脑瘤奇迹般的从嘴里出来了。虽然血块出来了,左脸里边的肉基本都化脓了,脸中血块鼓出来的疤,用手一摸,脸透了,凉风就往里钻,这时我的嘴又肿了,还长满了泡,嘴又张不开了。

我在外地工作的小妹回来了(她是个医生)一看我这样,瘦的还剩七、八十斤,(本来我也不胖,也就一百斤左右)哭着非让我上医院,还给我大妹打电话,她们怕我有糖尿病,几次让我检查,我都没去。这次小妹回来了,硬给我化验,一化验糖尿病四个加号,让我看化验结果,我笑了:这假相迷惑不了我,我是大法弟子,什么病都没有。小妹说,别说烂成这样,就是有个口子有糖尿病都不好长上。

后来他们哭闹着非让我去医院,我说你们说什么我也不去。我就开始发正念:解体所有黑手烂鬼、共产邪灵与一切乱神、想利用亲情往下拉我的一切邪恶因素,别说四个加号,八个加号也动摇不了我信师信法的心。一会他们都不闹了。过了两天,脸里边虽然还在化脓,可开始长肉了,是从四周向中间长,六天时间,半个脸里边的肉基本快连上了,又过了两天脸里边的肉长平了,象没开过一样,真是神奇呀!

从开始到好起来共四十四天,我能下地干活了,现在地里的活也能干了,身体比以前还好了。所有听说和看到我的人都觉的大法太神奇了。

我虽然好的很快,可为什么在救度众生的紧要关头,我会出现这么大关呢?我向内找,回想我十一年的修炼过程,总是有执著心,证实自己的心,每当一件事做的好时,显示心、欢喜心就象影子一样表现出来,总去也去不干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