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的喜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五日】师父在九九年《加拿大法会上讲法》中说:“修炼就是去找自己,找自己的哪儿不足、哪有执著心、哪有不好的思想存在,你们怎样做的更好,把不好的思想去掉,这是向内修。”师父的法,层层都是理,包涵着无限丰富的内涵,在此,仅仅就我修炼过程中悟到的一点点与大家交流。

最初的层次是在家庭关系中、工作关系中、社会交往中,找自己怎样做一个好人,不与人去争去斗,按常人中的理衡量做一个好人。感受到人人都夸我是好人的喜悦。

修炼一段时间后,再这样找,难以过关了,因为找来找去,按常人的理我都是对的了,按修炼人的标准我还得承受冤屈,在明明白白失去利益时不动心,在莫名其妙被人家骂时还要心里感谢人家,刚开始是很难做到的。有时候我越生气对方就越骂的凶,我就咬着牙、心里流着泪说:“谢谢你,某某。”“谢谢师父,这个关我一定得过去!”连说三遍后,我发现自己真的不生气了,不再那么难受了,看对方也顺眼了。这时候我明显感觉到内心深处心性提高后升起的喜悦。渐渐的,爱骂人的人在我面前骂不出来了,说话更有礼貌了。

在讲真相过程中,有时效果好,有时却很差,有的认为容易讲通的反而不好讲,有的以为难度很大的,发慈悲一讲就退了。我就对照法找自己:一是学法好时,心态稳定,用不了几句话就能劝退,反之讲再多也打动不了人心;二是不可有分别心,用慈悲心对待每一众生,认为这个好讲、那个不好讲都是人的理,众生都是为法来的;三是讲真相的内容是次要的,讲话时的善心和语气才是主要的。这时候我觉的自己已经站在更高处看常人,“一览众山小”。又是另一种喜悦。

我参军以前是一个文质彬彬的人,到部队不能与人打成一片,就改变了说话的语气,简短又直接,军队中的哥们听起来亲切友好。后来有个好朋友认为我总是在命令别人,无意中伤害了别人自己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又明白了一个理:所有常人中形成的过去认为是多好的东西,可能在修炼中都是一个障碍,都是要去掉的。过去的社会阶层或高或低、有钱或没钱、学历高或没有学历、自尊或者自卑等等都可能成为一种执著,因为看问题的角度、想问题的方式都带有过去长期养成的习惯,有些甚至是旧势力特意加進来捣乱的,就看我们在正法修炼中是否能够把它去掉。师父带我们走的是最正的路,是全盘否定旧势力一切的,我们还放不下过去形成的这些身份、地位、资历和各种低能的思考方式吗?

当我指出某同修有某执著而对方又不服时,我回头找自己:原来我指出的那个执著恰巧是我自己的!而同修本身的执著却又恰巧是他说我执著什么的那种!我再看看周围的人:爱说别人自私的人,恰恰是自己自私;总惦记别人好的人,也正好是乐善好施的人;常说别人妒嫉的人,自己却也在妒嫉别人;夸夸其谈的人常常议论别人夸夸其谈;而且更有趣的是:这些人总能无巧不成书的凑在一起,我才明白了为什么要“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了,那也是为了以对方作为镜子,给自己修炼提高用的。原来人世间的一切缘份也都是为了今天修炼用的。师父在《和时间的对话》中讲:“他们怎么样能把看到的对方如何如何,反过来看自己就好了。”我知道怎么样修炼了,这是何等喜悦的事呀!

当有的人在大庭广众下批评别人时,我就想:

一、我是否也这样对别人?想起来了,我曾经这样对我的妻子,对她求全责备。我当晚就打电话向她和孩子道歉,因为我当着孩子的面批评自己的太太,给孩子幼小的心灵中埋下了遇事向外找的种子。我要彻底否定这种行为习惯。

二、她批评别人的地方,是不是我也有同样的漏?是的,我或多或少都有一点,我要改变!

三、她认为自己法学的好,可讲出来的话都是在用法来约束别人,而对师父在同时同地讲的法的另外一面却视而不见。那也是我经常犯的错误:学法是为别人学的,学来学去,都认为师父批评的都是别人,好话都说给自己的,这样发展下去不就是“自心生魔”吗?我背法的过程中,才充份体会到“直指人心”不是指的别人的心,《转法轮》中的每句话、每个字都有要我修的东西,那真的是“直指着我的心”;所以,我一定要坚持背法,一有“某段法讲给某个人听”的念头冒出来,我就消灭它,它不是我的思想,它在干扰我学法,我可不能让它在我的思想中停留。

四、她还说有人打电话支持她批评别人,认为她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我就找自己:我是不是也在别人批评与我有意见的人时幸灾乐祸呀?一找,真的有过,而且还不止一次呢,小时候我见到欺负我的人被别人打时可高兴了。这样的思想在新的宇宙中能存在吗?……

就这样找下去,越找越害怕,原来我这么差劲!我必须抓紧修!

现在,我无论遇到任何不顺利的事,比如车门打不开啦,电脑死机啦等等细小的事,我都必须找自己:今天哪儿没做好?起了什么不正确的思想念头?只要找对了,并发自内心要修去哪个不好的东西时,车门自然就开了,电脑自己就好了,所有不顺的地方都顺畅了。我悟到:只要向内找,就没有过不去的关,就没有做不成的事!只要向内找,修炼的路上并不苦!

经过了这么一个向内找的过程,我才开始体会到“超然物外”的乐处了。

我在老人院做护理老人的工作,我放下了过去的名声、地位等各种架子,师父赋予了我慈悲的场,所以我见到那些老人们,总是笑呵呵的,他们人人都为我善良的微笑所感动,最难侍候的人都对我竖起了大拇指。他们中什么样的都有,有骂人的、有打人的、有向你吐唾沫的、有用锋利指甲抓人的,有将大便当玩具的,有固执的象钢板一样的。虽然我的英语不太好,但在我的笑容和耐心照料下,他们那些不好的物质全都熔化了。

我为什么能做到这样?因为我的心离他们太遥远了,他们的任何言语或行为都伤害不到我,我根本就不动心,我对他们只有付出,没有任何企求,我不会在哪里乞求一个官当或谋取什么钱财,更不会对老太太动情;我也不怕他们笑话我傻,我总是对他们笑的,我的笑是发自内心的、纯真善良的。我不怕吃苦,最懒散的员工与我一起值班时她也懒不起来,只要我在,她们不会对病人敷衍了事。老人院经常会有人离世,但我值班时很少会发生,至今还没有发生过。

当然,无论做的自认为多好,还是有不足的地方,也会有矛盾或其它不顺心的时候,但我一定会将法轮大法的美好带到我工作和生活的每一个角落。

能走到今天,都是因为有师父一步一步引导着我、看护着我。剩下的路不长了,我一定会更加清醒、理智、精進的走完最后的路,助师正法,救度更多众生。

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新西兰法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