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向母亲说声对不起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一日】妈妈也是同修,于一九九七年得法,妈妈得法修炼后也很精進,心性提高很快。比如交公粮时老百姓往粮食里面放杂物如,沙子,石子,碎砖块等,修炼前她也放,得法后她主动把粮食用手一个一个拣干净,交国家的是放心粮,全乡就我家交的粮食干净,受到粮管所表扬,妈妈说我家是炼法轮功的,师父叫做好人我们就做好人,用行动证实大法。

妈妈得法前已经在床躺半年之久了,接近瘫痪,我对她洪扬大法无限美好时,她立即表示要学炼,她说你今夜回家前五分钟我就看到咱院子里一片明亮,然后有一个圆光发亮的球形物進屋里来在旋转,这功我一定要炼。妈妈七十多岁没文化,学法就是听讲法录音,十多年就这么坚持着,师父新经文是我回老家读给她听。一直想在老家发展个点,种种原因未能如愿。我老家是偏远农村,离四周那个县城都是六、七十里,八年抗战当地老百姓没见过日本兵,内战时期没见过正规军。迫害发生后妈妈同我一块進京证实法,我没到家就被市公安局通缉,因当时我是一地级市辅导站负责人,進京当天市公安局四位局长找我谈话,说最近哪也不能去,你这个站长不能再干了,如果不听下次谈话可能是在看守所。当天晚上我同六十多位同修進京证实法。

后来我被非法判四年。四年中我妻子离家与一男子非法同居,我父亲由于我的非法判刑打击太重一病不起,病在床上拉尿拉屎四年,全靠七十多岁的老母亲照料。在这样的环境下我母亲度过了四年,其间母亲也向周围乡亲们讲大法真相,可以说孤军作战,因为周围十里八里没听说过有谁是大法弟子,除了几次找我在炼功点上炼过几次功以外,十多年都是一个人在家独炼,有许多乡亲们不明天安门自焚栽赃案真相及遭殃电视台报的杀人伪案,她就不断的讲那是造谣,炼功人连鸡都不杀,怎么会去自杀,杀人?炼功后你看看我啥时候杀过鸡?都是胡说,别信。

三退开始后她主动劝周围亲友退出恶党,我出狱后看到母亲没修好的一面表现时,我总是不客气指出,象个领导训下级一样,例如看到母亲人心表现时总是说,你还是修炼人吗?常人之心,常人的观念,不是修炼人,等等。由于我长时间指责母亲同修的不足,没有向内找导致我母亲近来不想跟我交流,发现这一问题后我猛然惊醒,自己说妈妈同修的话其实是自己都有,自己才是令师父不放心的弟子。通过向内找我发现是我自己不对劲了,没有把妈妈当成师父的弟子对待,没有当同修对待,没有修自己,看到别人不足不是去找自己有没有,总是指责别人,爱看别人不足,总自认为是母亲的辅导员,我说你是为你好,没有注意到在帮别人时也有自己的心性表现,也是提高自己的机会,就是在人这对待自己的生身父母也是不孝之人,何况是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徒能这样吗?

在此,我向同修母亲说声对不起!以后我定能摆正修炼关系,时时处处,一思一念用法归正,做一位师父省心的弟子,随师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