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总看别人的不好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九月十日】我发现自己长期以来存在一个问题,我有时会很敏感的发现别人身上的“毛病”,无论是同修还是常人,以至于对这个“毛病”越来越讨厌,甚至讨厌对方整个人。我也时时记着向内找,因为自己可能也存在这样的问题,可是我越来越觉的问题不是这么浮浅,应该找到根本原因。

开始我对自己敏感别人的“毛病”没有很重视,认为自己有点类似于常人说的性格有点“特”,对别人的“毛病”太执着了,应该多看看别人的好处,少计较对方的缺点。但在修炼中似乎这种东西没有在我身上去掉多少,以至在遭受被迫害的魔难环境中仍然还在表现,而后在宽松环境与人接触中有时表现仍然很强。我在想看到别人的缺点是正常的,可我没有必要生出厌恶别人的心,我不应该这样啊?当一个修炼人心很纯净的时候,确实对方的一思一念你都会有所掌握,但决不会动心,根本不会在意,这一点自己在修炼中感受到过,而看别人的“毛病”看的受不了这决不是正常的状态。

由于开始对此种思想状态有所警觉,当再次遇到这样的情况,我抓住这种思想仔细的去查查它的根源,而这时头脑中瞬间想起了师父告诉过我们关于旧势力的情况,“它们的目地是要淘汰一些世人与它看不上的学员” (《二零零三年加拿大温哥华法会讲法》)。那么,我为什么总是看不上别人啊,为什么对别人的不好那么敏感,又看的那么鲜明,想发现别人的好处就不是这样,其实根本就是很少去看别人的好处。这种思想不就是旧宇宙变异观念的反映吗?看看现在的常人,津津乐道最多的莫过于挑别人的“毛病”,你好啊他不好啊,这个对那个错的,这不就是生命在坏灭时期的体现吗?总是看别人的不好,以至总看不上别人,这还怎么救人?而其实在这种观念影响下也不会有真正的宽容,矛盾只能被产生与激化,以至干扰我们要做的事情,我在想是不是同修之间有许多矛盾的产生也与这种类似的观念有关呢?那么这样不是让旧势力有借口干扰了吗?

师父讲当初传法时面对台下听法的人,有的就有骂着听的,可是师父就看一个生命的好处,就是要度成我们。对此我们在修炼中能做到多少呢?我觉的这不是宽容所能够说明与形容的。我感受到,纯正的善没有一丝的个人因素。更進一步向内找,这种旧的变异的观念为什么会在自己身上体现呢?想到旧势力的生命执著它们想要的干扰了正法,淘汰了许多生命还有其自己,一切都源于执著自己、为私的表现。我清醒意识到是因为自己的私心执着自己,才会有这样的思想状态。而我们修炼的是大法又在宇宙正法时期,证实大法何等关键,怎么能让这些旧宇宙败坏的变异的东西在身上体现呢?那证实的是什么呢,无论何时何地,应该让大法的纯正的能量在自身体现出来。而此时,我感觉那种不好的思想状态已经是必须归正没有任何余地了,它没有在我身上存在的道理。

正法中一切都在更新,还在修炼过程中的我们真应该对照大法好好深思,我们自己的思想是不是在法中最纯正的思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