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能无视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十七日】曾几何时,我每次经过省妇幼保健院的门口,于不经意间,看到那些脸上洋溢着幸福微笑的大肚妈妈,那些还不会说话、却已急不可耐的手舞足蹈着用各种动作表达自己意愿的新生婴儿,虽然素不相识,心里总会生出一份快乐的情愫……整个城中,大概只有这个医院带给前来就诊的人们的是喜悦多于忧愁的吧。

然而,今年十月,从友人那里得知省妇幼门诊手术室护士贺祥姑的不幸遭遇后,气派的省妇幼办公大楼背后掩盖着的迫害良善的残酷事实令我在深深震惊的同时,也让我蓦然间失去了对这个医院所曾有过的所有美好联想。

友人告诉我,这位名叫贺祥姑的护士不仅业务能力强,而且人很善良,对病人特别有耐心,在病友中的口碑很好,然而,仅仅是因为她修炼法轮功,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民众“法轮大法好”,就被省妇幼伙同长沙市“六一零”办公室(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凌驾于法律之上的组织)一而再,再而三地送进精神病院,剥夺人身自由并注射损害神经的药针,被折磨得生不如死。今年七月,在“平安奥运”的借口下,贺祥姑被第三次送进湖南省脑科医院(即湖南省第二人民医院精神科,原来的湖南省精神病院),当时,省妇幼党委书记张辉、党委办主任胡慧等人许诺:奥运结束后就接她出来,然而,时至今日,残奥会都闭幕一个月了,省妇幼人员仍然拒不恢复她的自由。

友人还说,十月上旬,脑科医院要求省妇幼来接人,然而一再交涉,省妇幼都不肯接,甚至不再来看望贺祥姑。省妇幼人员毫无人性的做法直接影响了脑科医院对贺祥姑的态度,本来脑科医院的医护人员都知道贺祥姑是正常人,也一直未将她当精神病看待,只是给她注射一些普通消炎药物走个过场。但在省妇幼的恶劣做法影响下,脑科医院四病室的医生、护士现在已开始每天给贺祥姑注射利培酮药剂,把这样一个理智清醒的正常人完全当作精神病人治疗。据说,这种药是美国进口的,专门治什么“巫术”精神病,要一千多元一支,副作用很大,有的精神病人注射或口服此药后,都会出现很强烈的身体反应与不适症状,何况是一个正常人呢?贺祥姑不配合这种非人的对待,他们就四、五个人一拥而上,把她压在床上,摁住她的手脚给她强行注射。自遭暴力注射损害神经的药针后,贺祥姑就没有再进食一丁点东西,目前,贺祥姑的处境非常危险。

友人的讲述令我震惊,在钢筋水泥的城市森林中日复一日地奔忙,工作的压力,生活的琐碎,或许让我们在不知不觉中都有些麻木了,不愿去过多关注别人的苦难,以免打扰到自己的生活。但这样无人性的对待,这样毫无道理地对一个正常人采取破坏神经与肌体的药物摧残,这样一个一心按“真善忍”做好人,却在中共镇压政策下惨遭迫害的悲怆故事,无论对于谁,想必都不会无动于衷。是谁说过,默认罪恶的发生就是对良知的犯罪。如果这位被迫害的护士是我们的母亲、姊妹、女儿,是我们的亲人,我们怎可允许别人如此伤害于她?!让她的生命安全处于如此危险的境地?!

也许有人会说,我们同情她有什么用?在这样一部专政独裁的整个国家机器从上到下系统压下来的迫害中,在这样一群因受中共造谣宣传毒害而不辨善恶,助纣为虐的执行者面前,我们的善念究竟能体现多大的力量呢?然而,从古到今人类社会都有一个颠扑不破的真理,那就是“邪不压正”,如果我们每位长沙父老乡亲都能秉承正义良知,齐声谴责迫害,制止恶行,迫害者连立足之地都没有了,他还敢去迫害吗?就象在一辆公共汽车上,大家都同声谴责小偷的时候,他还有胆量去继续行恶吗?!

在人生的舞台上,其实从来就没有单纯的观众与过客,我们每个人都是演员,我们的每个念头,每个言行对剧情的发展都会起着不可忽略的作用,都有可能决定事物的走向与结果,甚至,将改变历史的进程。

善良的人们啊,如果您知晓贺祥姑的坎坷遭遇,想必您也会和我一样真心希望这位好护士能早日重获自由,回到她所热爱的工作岗位,那么,请您立即伸出援手吧,用您力所能及的方式,和我们一起,帮助她早日回家!您的良知与善行不仅在援救着一个正身处险境的善良好人的生命,更是对人类普世道德与法治精神的捍卫与维护。

金秋时节的湖南省妇幼保健院大楼,依旧高大气派的矗立在城市一隅,依旧每天人流如织,我不知道,当有一天,那些幸福的母亲、纯真的孩子,以及所有心存良知的人们,都和我一样,知道这里所发生的罪恶时,他们的心中会是什么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