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教制度是中共罪恶体制的缩影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月四日】劳动教养制度是中共邪党从前苏联引进,形成世界上独有的制度。

一般认为劳教制度始于1957年,名义上是为了管理“游手好闲、违反法纪、不务正业的有劳动力的人”,主要针对的对象是“不够逮捕判刑而政治上又不适合继续留用,放到社会上又会增加失业的”人员。其实当时这主要是针对全国被划为右派的人员。

在随后一年左右,全国立即建起一百多处劳教场所,开始形成县办劳教、社办劳教、乃至生产队也办劳教。全国劳教人员很快就被收容到近百万。从《我的右派经历》等书籍中,后人可以看到所谓改造的残酷程度、灭绝人性。1961年,公安部承认:“扩大了收容范围和收容对象,错收了一批不够劳动教养的人。在管理上和劳改犯等同了起来。生活管理和劳动生产上搞了一些超体力劳动,造成了劳教人员非正常死亡的严重现象。”1999年后,大批法轮功信仰者被投入了劳教所受迫害,劳教所针对法轮功学员的强制转化几乎每天都在发生,警察打人折磨人致残致死的现象仍在上演着。

劳动教养制度违反了《宪法》、《立法法》、《行政处罚法》,并与中国政府签署的人权公约相背。中国被劳动教养的人员没有明确的期限,很多人重复劳教,历史上最长长达20多年。中国被劳教的人员没有明确的范围,劳动教养成为当局用来对付异议人士、限制其自由的重要手段。劳动教养制度在司法实践中,由于其法理缺陷,在大多数案件中,法院会因为敏感性拒绝立案。

2007年底,包括经济学家茅于轼,维权律师李方平,学者胡星斗等69位中国学者和法律界人士联署发表了公开信,呼吁取消劳动教养制度。

但是,劳教制度是中共赖以生存之道,废除“劳教”这种维持独裁统治的手段,中共是不会通过的,或者有人说一定会变相维持的(比如把劳教所更名为学校)。中共不会触动自己的统治根基,其作为国家机器的暴力工具。因为,劳教制度根本就是中共极权体制的缩影。

一、劳教队长的绝对权威

每一个进入劳教所的人,先要学会低头,不许乱看。然后登记,搜身,队长穿上厚厚的外套戴上口罩,从每一个衣缝到每一条内裤全都要看到,任何私人物品、信件、钱都会被收走。进班后,先学劳教所的规矩,吃饭走路上厕所,都要称“劳教人员某某某求打饭、求通过、求茅(上厕所)。谢队长!”点名要蹲下抱膝,不问你你不能说话。劳教所规定队长是不能冲学员笑,所以队长是不会冲学员笑的,就象中共不会对老百姓笑一样。还不如封建社会,虽然要下跪,但那是三跪九叩的君臣之礼,而且也有皇恩浩荡的一面。

队长可以任意处罚学员。罚站,罚长期保持一个姿势,禁采买,禁看电视,禁接见,甚至禁止上茅厕。劳教所有一套入所教育,是作为内部资料严禁解教人员带出来的。比如其中的“包夹制度”,对不同坚定程度的信仰者规定了4名、8名等不同人数的包夹。比如还有如何如何才能减期多少天。还有防止劳教人员逃跑的四级防范。总之,队长的绝对权威是建立在暴力和恶法的基础上的。

对照中共,《九评》之一就指出,中国共产党是一个列宁式的政党。在中共建党开始,便确立了建党的三大路线,即政治路线,思想路线和组织路线。若以通俗的语言来描述这三大路线,思想路线是共产党的哲学基础,政治路线即确立目标,然后以严厉的组织形式来实现这一目标。共产党员以及共产社会的人民首先被要求的,是绝对的服从,这是所谓组织路线的全部内容。

二、公库制度剥夺控制个人财产

入所后,除了一身劳教服,就只有一床一被一个枕头皮了。钱要存到帐户,纸笔、食物、劳教票都放在公库里,库一周最多开两次,允许拿卫生纸和一点食物。多拿一点就是队长的奖励了,就要感恩戴德了,闭库多少天也是惩罚的一种举措。这种公库制度就这么在劳教所上演着,听小哨(班长)高喊“放到库里去!”“开库!”“队长说了,可以拿三个!”这种公库制度使得应该享有的个人财产被完全剥夺,也就是说,由中共来控制你怎么吃怎么喝怎么用度,由于劳教所有意折磨学员,克扣饭菜(有的饭菜量少,还脏的没法吃),很多学员是相当虚弱的,而每天还有干不完的活儿。

太平天国的经济制度中有一项重要的圣库制度,采用的是平均主义,被学者称为“这是一种‘乌托邦’——一种空想的社会主义,亦可称为宗教的公产制度”。“凡藏银过五两不缴交圣库的就按律治罪”(《太平天国史》)。这种公有制被中共发展扩大,在“三大改造”中被发挥到极致。中共一直用所谓“大同”、“和谐”来掩盖其最大私有者的本来面目,很具有迷惑性。其实只要看所谓的大同是建立在什么思想意识之上的,是所有人的大同还是大同由一党说了算?孔子的大同社会有其道德伦理基础,天地、君臣是互相依托的,地主和农民也是相互依存的,其有一套正确的价值体系,必然和谐共处。而中共割裂人们对神的信仰,自己扮做救世主,拥有绝对权力镇压人民,大力发展权力经济,大肆掠夺人民财富。东汉郑玄解释大同说:“同,犹和也,平也。”所以“大同”也就是“大和”与“太平”。暴力与和平是相对的,又怎么会有和谐与大同呢?中共建设的“河蟹社会”人们已经见识了,其言称的“大同社会”不知会有多恐怖,中共卑劣到连大同与和谐的内涵都要篡改!一只乌鸦,明明是黑的,可是非得说它是白的,而且还要指鹿为马,指黑为白,让全国人民都跟说乌鸦真白!这种经济的掠夺和政治的流氓极权,只有在共产国家才会有。

三、文化空白

为了转化信仰者的思想,劳教采用了最毒的一招,只能看劳教所的洗脑书。因为,任何文字和景象,根本上都是自由的,劳教所必须剥夺这种自由。而高尚的文字和影视,更是足以载道,而真善美的东西,道义和正直,正是中共非常害怕的。而且,公然篡改这种方式,破坏了人们天生要学习的本性,正为其愚民政策创作了条件。

中共无耻的号称是先进文化的代表,而其文化恰恰是呈空白型的。“文革”时期的电影,据说是不知所云的,真正的知识份子在这期间是没有任何创作的。现如今不否认有一些很有天赋和成就的人,但是在党文化控制下的作协、影协里的作品,也是根本无法满足人们的精神需求的。“信仰缺失”是当代人常挂在嘴边的话。而从中共版的古装戏里,你也是看不到德威并举的圣明君主的。人们也就认为康熙也就是那样吧!

《往事并不如烟》里记载,“一车车的线装书送往造纸厂,城墙、大屋顶和牌楼……”,“对某些领导人而言,他们没有昨天,所以不需要昨天”,“不破旧物,则决不能言新”。砸毁了一切传统文化和饱学之士,所建立的“新中国”又是什么呢?文化空白造成绝对的封闭,致使中国人除了会说党话已经不会独立思考了,并且无端的仇视西方政治民主与自由人权等价值观念。

四、思想改造的毒害

中共标榜把溥仪皇帝改造好了,把杜聿明等国民党高官改造好了。是的,溥仪原先以为自己会被杀,后被周恩来等所利用,但是尽管这样其贵族本性也是没有抹煞掉的,至少他自始至终没有学会劳动(只能笨手笨脚干最简单的工序),1967年红卫兵在揪斗小皇帝临死前还在忧国忧民,“这是什么世道啊!公理在哪里?!”(《林徽因》)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改造”是完全失败的。一般“转化”方式有几种:一是“以法破法”,其实是歪曲破坏大法法理;二是歪曲佛教经典,同第一种如出一辙的邪恶;三是从中共的恶法角度出发让学员认错认罪。以上是歪理邪说的说教,伴随的最常用的办法就是强制转化,打骂,长期不让睡觉,电棍,两头装着铐子的床板,封闭的没有声音的屋子,野地里的地铐等等等等。

中共对全民的洗脑也是这样的,歪曲古代经典,批判其精华的神传文化。以马列邪说无神论统治思想意识。不过在劳教所里,恶警倒没有过多提倡马列,看来他们也知道这一套是立不住脚的,也承认中国人思想认识上的混乱。一脑子马列思想的人已经不能称其为人了,而被灌输了一脑子邪悟的人更是连鬼都不如,这种人走到哪儿都是放毒。

五、最大限度的剥削和压榨劳教人员

明慧网报导,据可靠证据表明,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山东省第二劳动教养管理所长期以来利用一个叫做“山东八三碳化硅热件厂”的幌子,大肆进行奴工产品的生产销售。这里的劳教人员每天被迫高强度奴役12-18小时,完不成一定数量还被强迫加班。山东省第二劳动教养管理所在互联网上自曝“年生产硅碳棒管70万标支,耐火材料制品700吨;销售收入660万元,利税115万元”。

劳教所的具体奴役活则是五花八门,粘眼睫毛(化妆品)、剪裤线、粘彩色玻璃瓶、缠线包、穿手镯、粘书皮、做玩具、包筷子、装毛巾等等等等,卫生条件极差,奴役在十几小时以上。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公布了一项有关法轮功学员在中国劳教所被强迫生产奴工产品的调查报告,强制劳工产品不仅是对被劳教人员基本人权的侵犯,而且强制劳工产品所带来的巨大利润。中共政府对劳教系统和监狱的企业给与了大量的优惠政策,以此鼓励和吸引外资合作和出口。

对照中共社会:中共号称是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号称工农是国家的主人翁,可是工人的低工资,农民的贫困,工人的下岗,农民的失地,低成本强制征地拆迁的遭遇,农民工的悲惨处境,无不是中共压榨迫害的结果。养老、失业、医疗、住房都没有保障。教育的产业化导致培养质量的低下,房地产政策的暴利更是老百姓难以承受的重负,经济的发展是以对资源、能源的高消耗、以牺牲子孙后代的生存环境为代价。

六、不计后果的迫害——中共的杀人本质

“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拖垮,肉体上消灭”是中共对法轮功的法西斯政策,迫害九年来有三千多善良的好人被迫害致死,从8个月的婴孩(山东栖霞孟昊)到七十多岁的老人。劳教所忠实执行这一政策,为了达到转化率,长时间多根高压电棍的折磨,北京二大队攻坚队指使吸毒人员把五十多岁的老人折磨致死,灌食迫害,残暴的恶警把人活活打死,酷刑,虐杀,迫害成重病致死……哪个劳教所不是血债累累,多少恶警背负着人命而逍遥法外!是中共给了劳教所庇护和能量,反过来劳教所又是其行凶作恶的工具。

中共历史上杀人如麻,政治运动不断。杀AB团、镇压反革命与土改、三反五反、大饥荒、文革中的武斗与批斗、屠杀学生、镇压藏民等等等等。《九评》之七指出了中共的杀人历史、手段模式以及后果。邪教用杀人来血祭其供奉的邪灵,中共嗜血的本性决定了它必然用杀人来维护其恐怖性。

民怨已如将要喷发的火山!中共始终与人民为敌,最大限度的掠夺人民的财富和资源,为追求经济利益的最大化不惜搞诈骗和生产有毒食品,而且不断的向人民举起屠刀。而信息封锁、政治高压和全国范围内的暴力机器就是其维持非法统治的唯一手段。

劳教制度的罪恶,其实世人皆知。劳教制度是中共统治下的特殊产物,中共的罪恶体制才是劳教制度滋生成长的土壤。废除劳教制度何时不再是一句空话?只有一个办法,就是退出恶党,让中共下岗!

中共统治下的中国社会,盗贼横行,娼妓遍地,毒品泛滥(劳教所里也是这些人:吸毒的、盗窃的、卖淫的。)中共实行党禁、报禁等信息囚笼政策,人民没有言论、结社、集会、上访的权利,如同在监牢中一般,有的只是痛苦、无奈和噤若寒蝉。

但是善良的人们不会屈服。恶党邪灵,天理不容!《九评》的问世,揭露了中共的邪恶本质,教人们反思中共,摆脱邪灵,回归正常社会。中共的一切罪恶体制与思想,行将被历史所淘汰,必将在人民的觉醒中终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