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点平稳运作七八年

我的正法修炼之路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一日】我是一九九五年得法的老弟子。我公公是八十多岁的人了,是邪党的老党员,又是五十年代的“省劳模”。我用尽了各种方法叫他退党,都无效。我很苦恼,但也不想放弃他。到零六年,他连住几次医院。又得了脑出血,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我对丈夫说现在只有师父能救他,把他接到咱家叫他先把党退了,再叫他跟我炼功。丈夫同意我的看法。到我家,我抱着孙子坐在他身边给他讲大法的美好,他也听的入神,最后他说:我在医院连半个小时都坐不住,现在坐了四个小时也不困,从医院坐汽车到家也就是十几分钟时间,就象是两个世界一样,咋会有这么大的变化呢?……几天过去,他身体确实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现在他也算是个大法弟子了,每天学法很用心。

——本文作者

一、得法

我是一九九五年得法的老弟子,得法后半个月,十几年的五、六种病全消失了,师父给了我新的希望,让我得以重生。于是我把大法的美好、殊胜、神奇,以及无病一身轻的喜悦告诉我的亲戚、朋友、同事,让他们与我共同分享。我那时也正象师父说的:“因为学了功,总喜欢炼”(《转法轮》)。

我每天不间断的学法、炼功、修心性,还抄法,洪法,忙的不亦乐乎。正当我全身心的投入到大法修炼中时,无形中一股邪风铺天盖地而来,师父受到诬陷,大法遭到迫害。一时间到处都是诽谤大法的声音。我不知所措,生命象断了根一样,整个邪气把我压的喘不过气。有一天,我见到二位同修,我们三个在一起交流,都感到非常痛苦,我们就学师父经文,读到《精進要旨》〈何为忍〉:“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连读二遍,我们三位不约而同都笑了,一下明白了法理,我们又恢复了以前的状态,学法,炼功,到处给世人讲真相,发传单、发信等。

二、被绑架

二零零零年我市的资料点被破坏,十几个同修被非法绑架,我也是其中一个。在劳教所里我内心坚信着、守着一念:师父是清白的,大法是正的,我是按照宇宙大法真、善、忍修炼的,我要做一个真正的好人,我没有错,也没犯法犯罪。我就是要炼功、学法,邪恶之徒打我、骂我、把我绑到窗户上我也不怕,他们采取各种方法都动摇不了我,我永远都不会放弃修炼,谁也都不配来让我放弃修炼。就这一念,我闯出来了,我是劳教所第一个没被“转化”而回家的。

三、整体配合 大法显威力

有一天,狱警突然叫我们法轮功学员到教室集合,去后才知叫看马三家劳教所诽谤大法的录像片。大家用眼睛互相交流,同时发出一念:不能叫诽谤大法、诽谤师父的录像放出来。这纯洁的一念显示大法的威力。他们拿来了三个录像机都没放出来。他们说:刚才还好好的,为什么现在就坏了?我们都知道为什么。一个多小时过去了也没放出来,他们只好叫我们都走了。那时我们说不出的高兴和激动。

又过了一个星期,他们告诉我们到一楼看录像,我们就互相说和上次一样叫它放不出来。可它放出来了,大概放到四十分钟左右,我们的头都疼了。因为心不稳,我怎么背法都不行。有的同修恶心的吐,有的同修晕倒了,这时一下就乱了,他们看到这情况就叫我们走了。大家都在问为什么这次和上次不一样了?为什么它能放出来呢?这件事一直到我出狱后才明白,是因为集体有漏了,起了欢喜心叫邪恶钻了空子。

四、资料点成立

二零零一年,恶党对我的非法劳教结束后,我回到家中。因大部份资料点处于瘫痪状态,很难看到师父的经文,讲真相的资料更谈不上了。看看周围的人,有的被所谓“转化”,有的经济条件不好,有的家庭环境不好。我起了一念,要自己做资料,要大家都能看到师父的新经文。当时我家经济条件也不太好,还欠了四万元的外债。买电脑、买打印机丈夫会不会同意呢?我就先给女儿说了我的想法,女儿非常高兴,说,“我教你如何使用。”还告诉我,现在还有一种扫描器都可以把《转法轮》扫進电脑里再打出来,我听后信心更强了,就去给丈夫说,想不到他也非常高兴,说:我们可以贷款买最好的。一切都很顺利,家庭资料点就成立了。我心里非常清楚这一切都是在师尊的帮助下成立的。

可是真正开始做时困难很大。我已经是五十多岁的人了,小学文化,连拼音都不认识,面对这高科技的装备,对我而言确实是一个很大的关,但我要做资料的心很强,就求师尊帮助,给我智慧。我很快的就突破了这个难关。现在已经学会用电脑、安装各种软件、上网下载、作图片、排版、自编小册子、做护身符、打印《九评》、制作师父的各地讲法的书籍、向明慧网传递小册子和本地区的《明慧周报》等。

七、八年来,在师尊的保护下,我的资料点一直是很平稳的每天运作着。

五、正念伴我逢凶化吉

在零一年和零三年之间,邪恶非常猖狂,加上我被非法劳教过而又没被“转化”,所以每到所谓的“敏感日”就企图来绑架我。我全盘否定这一切对我的迫害,我也很重视学法、炼功、发正念、向内找。他们十几次都是突然出现,但每次我都是逢凶化吉。

例如:零三年邪党开十六大时。我退休后,跨地区住在丈夫单位家属院。一天突然来了一、二十辆汽车、几十人,再加上围观的有几百人,把我家包围的水泄不通。我给丈夫和女儿打电话,叫他们不要回家,在外找地方住。我全盘否定迫害,不给邪恶开门,我在家发正念求师父加持。向内找后,我发现平时给本院群众真相讲的少。我把阳台的窗户打开,向楼下过路人及外面来院干活的民工、邻居、还有楼下的保安讲真相,一整天我都没离开窗子,一直向楼下讲真相。最后,那些保安都不敢来我楼下了,就这样他们把我家包围了五十多个小时。

第三天,我丈夫和女儿不想再这样拖下去了,看看他们到底要干什么?所以都回来了,他们见到我丈夫回来,一帮人一下把他围住。他单位老总让他十六大期间不要去上班,在家看着我,不要叫我去北京。就这样,他们都走了。

我丈夫很高兴的把情况给我一讲,我说,“你做错了,你帮助邪恶来迫害我,你这是助纣为虐、你在损德、在犯罪,你去上你的班,不要听他们的。”我丈夫未修炼,他说:“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我也不管你,我还可以在家休息几天挺好的。”第二天,我才知道他们还在我院,安排了四个人白天也不去上班,晚上在楼下看着我。

零三年“七•二零”时,十几个人躲在我家地下室和楼上,我丈夫下班回家一按门铃,他们楼上楼下一起跑到我家门口。我丈夫问,“你们是干什么的?”他们说,“是公安分局的。”还命令我丈夫开门,我丈夫说没钥匙(因前二天师尊点化叫他不要带钥匙)。他们又命令他叫门,这时我在屋里才反应过来,就把门上的风窗打开大声说,“我就是炼个法轮功,做好人有个好身体,我犯了什么法,你们一次又一次这样迫害我,还想叫我开门,你们妄想。”没有一个人说话,都在听我说。我丈夫转身下楼,他们都跟着下去,一句话也没说。

下去后,他们跟我丈夫说了很多好话,求他去把门叫开。我丈夫就把上次包围我家的整个过程说了一遍,又讲了我没得法前是什么样,得法后我的变化和大法怎么好等,讲了很多真相。最后,他们什么也没得到,灰溜溜的走了。从那以后直到今天他们就再也没人来骚扰过我。

六、修去人心,走师尊安排的路

有一阶段我确实很忙,有两位同修住在我家给我帮忙。我比他们年龄都大,那一阶段,我总觉的自己在各方面比他们都强,说话象个领导一样,我说什么就是什么。有一次,我们在一起商量怎样发信,每封信中放几张传单。因为每次商量什么事都是我先说,大家就去照办。这次又是这样,我说完后,有个同修就提出反对,我就不干了,老看同修不顺眼,第二天就赶同修走。同修给我说好话,“以后一切都听你的”,我不听,非把同修赶走不可,最后同修哭着走出我家门。另一位同修都不敢说我。还是我女儿知道此事后,说我做的太过份了。后来我冷静的按照法的要求向内找,找到自己很多不足。马上就去找同修认错,可同修根本不恨我,反而还说他自己也不好,多么好的同修呀。我下决心一定要修掉这些后天养成的人的观念,走师尊给我安排的修炼道路。

七、师尊救了他

我公公是八十多岁的人了,是邪党的老党员,又是五十年代的“省劳模”,对邪党有深的感情。我用尽了各种方法叫他退党,都无效。我也很苦恼,但也不想放弃他。到零六年,他连住几次医院。又得了脑出血、血压高到一百八~二百,人根本都快不行了,医院都下了病危通知书。

我对丈夫说现在只有师父能救他,把他接到咱家叫他先把党退了,再叫他跟我炼功。丈夫同意我的看法,说,“只有这样他才有救。”去给他讲,他不同意出院,说针还没打完,又住了一个星期血压还是一百八,我丈夫就给他办理了出院手续。

下午一点多钟到我家,我抱着我的孙子坐在他身边给他讲大法的美好,一直讲到六点发正念才停下,他也听的入神,最后他说:我在医院连半个小时都坐不住,现在坐了四个小时也不困,从医院坐汽车到家也就是十几分钟时间,就象是两个世界一样,咋会有这么大的变化呢?就这样我叫他看真相资料,我学法时就大声读叫他听,几天过去,他身体确实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他高兴的嘴都合不上,这时我就抓住机会叫他退党,他很高兴的同意退了。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尊在做,师尊救了他,给他第二次生命。

现在他也算是个大法弟子了。他每天学法很用心,早上三点五十和我一起炼功,全球四个整点发正念和本地区的三个整点发正念都和我在一起,我还告诉他发正念什么时候都可以发,发的越多越好。所以他一有时间就发正念,现在出现问题他也会向内找,他现在还在做着救度众生的事情。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