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好自己 证实法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一日】经过几年反迫害,我们在单位的工作、为人得到全单位从上到下的认可,所以今年开「奥运」,单位在上面各级政权的压力下也没找大法弟子签字、写保证之类的。不是我们单位好,是我们大法弟子做的好。在前几年,我们仅三百人的单位就有两个大法弟子被非法开除工职,另有四个大法弟子被逼迫买断。我们在职的大法弟子在工作中都表现的很好,在迫害面前都能找相应部门的领导讲真相,所以开创了好的修炼环境。

我单位有学历的人多,尤其年轻的大学生多,劝三退不容易,很少常人是一次讲真相就三退的。我们齐心合力,这个大法弟子讲完没退,另一个大法弟子再抓住机会去讲,这样经过大家不断的讲,目前单位三退的人数已达到一半。


——本文作者

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一、为同修整体提高而尽力

二零零一年我就开始做家庭资料点工作。那时还有大资料点,我多数情况是为同修提供随时想要的资料,随时要随时给,很方便。大资料点少了后,我的资料点很顺利的适应当时的变化,供给本片区所需的所有真相资料和《明慧周刊》等。那几年时间对于我来说总是很紧,为了保证资料点的正常稳定运行,自己在方方面面都要做好,学好法、发好正念、上好班、维护好家庭,所以每天都很紧张、很充实。

近两年,资料点遍地开花,周围的同修不断的提高认识。我鼓励有电脑的同修自己承担起自己需要的那份资料,再带动身边的几个同修,这样大资料点的同修就轻松了许多。而且给自己做资料的好处是想要什么资料就要什么,想什么时间要就什么时间做,很方便。由于整体的提高,我的工作量也减少了,而且我的资料点也由不上班的同修承担起来,更方便了我们片区整体做好讲真相救众生的事。

对于突破网络封锁,同修还是有很多顾虑。为了资料点的安全,目前我承担几个点的明慧资料下载以及一些资料的编排。这些事很有规律,但也体现着用心的大小。我根据这几个点的情况,给他们提供需要的各类资料。比如,现在大多数点都有彩色打印了,明慧上提供的真相资料大多也都是彩色的,方便打印直接下载PDF文件就可以,但个别点还没彩色打印,只能黑色打印,这样还得下载黑白的或WORD文件,教他们如何改文件中的颜色和用骑马订打印。每周《明慧周刊》和当地补充资料这些都是必做的,但同修们有不同意见和要求。针对这些不同的要求,我个人觉的对于修炼都没有大碍,就编排不同的版本,并做成PDF文件,方便不同的同修打印。有特殊的同修要小版本(如在隐蔽环境中看),为了方便同修看,保持字的大小不变,为了好装订,就得对周刊的部份内容删节。这些我都根据不同情况细心的做好,而且都在第一时间供给同修。同修说:「你做的什么让人看了都得劲(舒服的意思)!」我觉的我这里是源头,我做好了,不仅方便了更多的同修,也是维护大法的形像。

鼓励同修拿起笔来为明慧网投稿。周围大多数同修对写文章有障碍,有的同修平时交流时很能说,说的也很好,但让他拿起笔写就打怵了,说不会写、写不好。我就鼓励同修写,告诉他想起什么就写什么,能写什么样算什么样,写完我帮助整理,不用怕。其实我的水平也不高,就是有这份心。这样有几个同修动起笔写了。说实话,同修们写的东西我根据自己掌握的情况能大概看明白,但真的谈不上是文章,但我仍然鼓励同修,并与同修核实好同修要写的内容,这样我再从新整理发出去。同修的整体力量巨大,比如我们想揭露邪恶警察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没有亲身经历恶警迫害的同修根本想象不到邪恶迫害的程度,我们说邪恶迫害我们,没有具体的事件,向社会和众生讲真相就没力度,所以同修都应拿起笔写出自己被迫害的经历,揭露邪恶,震慑邪恶。

对于修炼体悟文章的整理比较难,因为大家对法理的体悟不同,所以在这类文章方面往往与同修有争论,有争论就有心性考验,我从中向内找自己,也能提高自己。比如,同修甲在修炼中自己特别喜欢思考,不轻易相信别人,而且经常要站在反面看问题,我很了解他是为法负责、为同修负责的想法才想一些反面的情况,避免让常人钻空子或避免同修走极端。他经常对《明慧周刊》中的文章有不同的认识,我给他整理过一些文章发出去,但有的文章我觉的观点有问题就不想发不修改了。比如前几天他拿来一篇文章,让我给周围的同修看看,探讨一下他的认识对不对。我看个大概,觉的很多基点都站在常人上,而且一些最基本的常识自己都没分清,比如文中把「师父」都写成「师傅」,引用师父的法也都写成「不是原话」,这样还对《明慧周刊》中的文章「挑刺」,我就不想改了,就放那了。

过了一周,他问我,那篇文章怎么样?我说我没给别的同修看,我觉的这篇文章不行。这样我俩就为这篇文章争论起来。我说服不了他(这是我的执著,比较好争胜,不能退一步),最后他说,别在你这耽误了(指我的悟法),你就直接发给明慧吧,让明慧证实我的悟法是否正确,明慧不发表最好能给我回个信,让我知道我的问题。听到这我就有点不耐烦了,说话嗓门也大了,我说我可以很轻松的发出去,但明慧的同修多忙呀,全球那么多的去信都要审阅,多浪费同修的时间,同修还有许多别的事要做,不光每天看些文章。他说那浪费什么,都打好字的,看一下就完了呗。我无法再说什么了,我说行。他走后,我想我手上还有要亟待整理的迫害文章,他的也不是很重要,往后放,就这样又放了几天。

在这件事上我向内找自己,为什么不能与同修在法理上达成共识呢?我看到自己「唯我」的一面,平时做什么事都很认真,对法的理解在同修面前大家也都认为很好,就给自己下了一个罩,觉的我什么都是对的,不能退一步想问题,或在出现矛盾和分歧时让一步。另外想到同修也是为自己的修炼负责、为法负责,才很不容易的写出这篇文章,并自己打好字,给我电子版,这其中也有为我着想的心。

于是我静下心来,修改这篇文章。首先把文章中一些最基本的问题解决,错别字好改,但引用师父讲法的内容比较难,因为文中引用的话,我查找师父相关的讲法,没有能对的上的,都是大概意思,而且是几处的讲法让他合到一句了,一一找到引用后,文章中所占的字数又太多,还有师父的语音讲法,我又仔细的听师父的讲法,再逐字的记录下来,然后再通看文章,把观点明显不对的改一下,基本保持他自己的论点,这样才改完一篇文章,发往明慧。因为这篇文章,乍一看,比较常人话,但在修改过程中我认真看,觉的论点也有道理,所以发给明慧时我又附上一段话,希望明慧的同修能仔细审阅一下,使我们同修在这篇文章的观点上都能有一个明确的认识。

我很少亲自出去大量发真相、亲自在街上与生人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所以常常不能为自己更多的救度众生而自责。我和同修交流起来能滔滔不绝,但和常人交往却不善于言辞,感到劝三退救世人做的不好,所以运用大法赋予我这方面的能力尽心的帮助同修,希望同修们都能更好的做好三件事,不断成熟起来。

二、在家庭环境中修好自己

大法洪传至今已十六年了,大法在人世被迫害中我们也走过了九年,但许多同修在个人修炼方面还有不足,有的同修忙于参与证实法工作或以正法修炼为借口,忽视了自己身处环境的圆容,结果使世人对大法产生误解,给修炼带来损失。

我看到周围被绑架迫害的同修,很多家庭环境没处理好,自己的家人、亲人对大法有误解,而且在自己被迫害时,家人不愿意出面营救,还在邪恶的欺骗下向邪恶告密其他的同修,使其他同修连累被迫害。一年轻同修乙被绑架后迫害死了。在被迫害期间,同修找到他的父母、家人出面营救该同修,可他的父亲却说,就让他在那里呆着吧,出来也不着家,还得为他操心。邪恶对乙同修的栽赃,同修的父亲都签字认了。这位身强体壮的同修被非法关押短短的两个月,被邪恶迫害死了,这时他家人也不配合我们的同修起诉邪恶。同修就这样走了。

我认识几个同修,在家庭方面做的不够好,给自己的亲人得法和明白大法真相带来影响。男同修丙,对正法修炼认识的比较明确,很多方面做的都很好,但他有很强的分别心,他经常说,只要是同修我都对他们好,而常人即使自己的妻子、孩子也不如对同修好。同修这种无私很让人敬佩,但他却给他妻子了解大法带来很大障碍。

他妻子外出学习深造六年,他自己要做好大法的事,自己又要带孩子。这样的付出,他妻子看到了。在他被绑架的时候,他妻子远在京城工作也回到当地找办案公安分局、找市公安局、到省里托人营救他。可是在家里,他有些小事做的不如妻子意,妻子就要打骂他。他自己带孩子多年,孩子也不说他好。他认为妻子不讲理,所以对妻子打骂他,他忍,不跟她一般见识,而且他觉的他妻子不是好人,因为她不认同大法。

我认识他妻子,尤其在营救他时我一直参与,他妻子承认他修大法很多方面都做的很好,但在他面前就是表现出不认为大法好。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讲:「那么可能就会有众多的生命因为你修的不好,他们不能得度;就是因为你修的不好,他们不能够变好;你有很多心不去,干扰着他们,反过来他们也干扰着你。」他的问题出在哪里?我觉的他就是没有真正用心对待家人,觉的我是修炼人,常人中的事不是我修炼的目地,所以在家中做事应付,好象是不得已才为之的,而且在心里瞧不起常人。我们修炼人是有场存在的,我们的一念就可以定下事情的结果,这种思想会给常人带来不好信息的。

男同修丁,家里的日常生活做的都挺好,他妻子也是一个比较好的人,但在他妻子什么事没做好时,他脾气就来了,大声斥责,他妻子多次在梦中得到点化要得法,但他妻子却说没在他身上看到大法好,所以至今没真正走進大法的门。

一女同修,从小在家比较娇惯,修炼之后为人处事比较单纯,成家后不会照顾别人,不会为别人着想,她婆婆见到我后经常要跟我说该同修不象大法弟子样。所以她在家讲真相劝三退也没有力度。这些体现出我们修炼人在家庭中做不好,给救度家人带来很大难度。师父在《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讲:「大法弟子自己做不好,不能够救度众生。自己做不好你怎么去救度众生啊?」

师父在《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讲:「你的提高是第一位的,没有你的提高什么都谈不上,也谈不上救度众生。没有你的提高,没有你的圆满,你救的众生往哪去呀?谁要呀?」所以我觉的我们要修好自己,同时把身处的环境圆容好,这是我们修炼的一部份,因为我们代表大法的形像,在邪恶铺天盖地造谣诽谤中,我们做好了,就是对邪恶因素的消灭,就是洪扬大法、救度众生。

下面谈一下我在家庭生活中如何做的。

做好先生的洪法工作,圆容家庭环境

我修炼前是个比较「较真」的人,看不惯的事情很多,对人要求比较高,尤其对自己的先生,因为先生是个对什么事都无所谓的人。我自认为是比较讲理的人,什么事情不符合我的观念了,我首先是告诉你如何做,给你一次机会,但下次你仍然不改我就要生气了,而且盛气凌人,所以在家里是霸王。修炼后我注意修自己,对先生多体贴谅解(男人在社会中的应酬多),家里的活我都包了。这样在家自学半年后才参加集体学法炼功,孩子当时才三岁,我每天早晚要去炼功点,于是我把家里所有的活抽时间都干好,先生虽然得看孩子,但也就不阻挡我去点上了,这样我坚持参加一年的集体修炼环境,就到了九九年的“七•二零”。

一走入修炼的门,我的身体就发生了明显变化,原来一直折磨我的严重风湿和胃病都不翼而飞,我在生活、工作中按大法严格要求自己,性格也发生了明显的变化,所以得到了先生的认可。大法被迫害后,二零零零年我去北京上访,被接回当地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先生自己要照顾孩子,又向双方亲人隐瞒我被非法关押的事情(怕家里人担心),又四处奔波营救我。在我被非法关押期间,他很惦记我,不希望我被非法迫害,但他也没做对不起大法的事。最后在他们单位领导的帮助下我提前回家(我一直正念很强,当时就认识到看守所不是大法弟子呆的地方,而且以后要大面积讲真相)。我在日常生活中处处尽量做好,使我家的环境一直很好,在那些严酷的日子里,同修上我家都很放心,开法会没地方也经常上我家。

说这些不是说家庭环境不好的同修修的不好,其实我们修「真善忍」大法,都知道做好人,都想做好人,但我们往往忽视了一点,觉的自己家里人,没什么客气的,自己什么样家里人都知道,所以家里人如果不理解,就是他自己的事了。其实不是这样的,我们应该多与家里人沟通,让家人理解我们,因为社会中邪恶因素太多了,我们的家人同样为我们担心,为我们付出。

我在家是这样做的,比如我做好了什么事,我经常会跟先生说,我如果没修大法,我不会这样做,尤其在对先生包容和理解的时候,让他认识到这是我修大法的变化。在我做的不好时,我也会说,我做的不好,我没有按大法要求的做,让他知道这不是因为修大法才产生的负面影响。对于向世人讲真相的事,我讲的顺时,先生也很高兴,并帮助我讲,但一听某同修因讲真相被告密,先生就很担心,气的直说,救什么救,让他们都死吧,省的自己被迫害。这时我就告诉他,修炼人是慈悲的,另外只有人们都了解大法真相了,人们才能不去告密,这样修炼的人才有宽松的环境。

我要买电脑、打印机,他害怕,因为当时我们片区只有我一人進京上访过,是「挂号」的,他不希望我买。我就跟他讲,我作为一名大学生、技术人员,自己家拥有这些设备是正常的,没什么可怕的。这样征得他的同意后,我买了,所以在以后做资料的过程中,他也很配合。

在我被非法关押后,单位给我开除厂籍留厂察看两年、开除邪党党籍的处分(我当时写出书面申请退党,邪党不让),我正常上班,可工资每月只给我三百五十元(先生当时要去找我单位领导评理,我出于个人修炼的角度,觉的应该忍,放下对利益的执著,没让他去找。后来我提高认识后,先生经常出面到我单位找领导要求恢复我正常的工资)。在这种情况下,雪上加霜,单位搞减员,有处分的人要买断工龄下岗,整个公司被处分的大法弟子都买断工龄下岗了,而且本单位修炼的大法弟子都劝下岗。领导和同事劝我,别到时鸡飞蛋打什么也得不到。

我不买断,开导先生不能因为那点钱就买断回家了,那样说明我们炼法轮功错了,我们没有错,这种情况即使给我直接开除回家也不能买断,因为买断要填申请书,而且签上自愿买断,这不是我们自愿的,而且我用先生能接受的方式告诉他,法轮功肯定会平反的,如果我被开除了,以后也会平反的,如果买断填上自愿的表,就无处说理了。这样万人以上的公司像我这种情况的就我留了下来,常人还挺纳闷,很多人不理解,以为我给领导送礼了,或做出了什么承诺,其实我就是在当时心性基础上做了大法弟子应该做的选择,师父就保护我了。事实上买断、被开除确实给大法弟子造成了很大的生活困难,使修炼人在家里的地位受到影响,给家里的环境带来了不安定因素,给世人带来负面影响,因为常人比较看重个人的利益。

我还要说一点,其实师父在讲法中告诉我们了,就是多看别人的优点。常人毕竟是常人,我们不能因为是自己的家里人就对他要求过高,拿大法的标准要求家里人,这样会把家人弄坏的。在日常生活工作中,几个女人在一起,谈的最多的就是孩子和老公,而且谈老公时大多都是老公哪里不好,用来显示自己在家里如何好、如何辛苦。我发现当你在说另一半不好的时候,不仅不修口,确实把这个能量加给了对方,而当我们多注意另一半的优点,适时的、由衷的给以赞扬,对方确实越做越好。这不是虚伪,这也体现我们修炼人善的一面,对同事、朋友也一样,只要我们付出真心,对方会感受到的。

由于我注意在家庭中修自己,向先生不断讲真相,以前爱在外面应酬的先生现在也很顾家了,而且主动做家务,为我节省很多时间。体现在修炼中,孩子小时,我参加集体学法炼功,他能帮我看孩子;大法遭迫害后,单位难为我时,他挡在前面替我伸张;我做家庭资料点时,他帮我买耗材;晚上我出去挂条幅,他陪我往树上挂;在我和同修需要他帮忙时,他都能尽量帮助,所以现在我也由衷的感谢他。

在亲人中证实大法,救度他们

中国人每个人都有很大的亲属群,如果我们每大法弟子都能把自己的亲属救了,那在众生中是相当大比例的。我双方的亲人数量很大,但没有一个修炼大法,都身处千里之外的异地,每年能与亲人见面的机会也不过一两次。我抓住一切机会,让亲人看到大法在我身上体现出的美好,让亲人觉的大法好,从而使他们得救。

我结婚前就有严重的风湿和胃病,生产时又产后大流血,身体极度虚弱,几乎丧命,正常人坐月子,可我出院两天就满月了。那是冬天,月子里风湿更加严重,婆婆经常要给我拔火罐,她对我的身体状况非常了解。二零零二年,公婆来我家过年,正月十五我带着他们去逛街看花灯,在拥挤的路上孩子一直是我一人背着、抱着,我自己没觉的怎么样,可婆婆看在眼里。

有一天我家来客人,我向客人洪法讲真相,讲修炼大法后身心受益,讲天安门自焚案是假的,因为公公出过车祸,也做过喉管切开手术,这时婆婆也插進来,给客人举例我以前的身体什么样,现在什么样,我以前爱生先生的气,现在对先生很包容,家庭很和睦,还说了公公当时喉管切开的情况,根本无法说话。很有说服力。婆婆最后说,人得讲良心,(大法)好就是好,人不能昧着良心说话。

现在婆婆也在看大法书,因为她悟性不是太好,放不下药,我不在身边,也无法经常在法上督促她,又不能直接告诉她不要吃药了,因为家里都是常人,所以她有时间就看点书。我想这步也得她自己往前迈,别人无法替代。

公公退休前是公务员,每天都要看全国新闻联播和全省新闻联播,所以相对受中共邪党毒害比较深,他对我修炼的变化看在眼里,但他对大法的整体还是担心。跟他直接讲真相,他不听,我也无法硬讲,于是我每天打几张真相资料放在电脑旁,上班临走时告诉婆婆,让婆婆看,这样我们不在家,他也跟婆婆一起看,公公从我家走时告诉我要注意安全,我知道他明白大法被迫害的真相了。

通常每年我们都要去公婆家过年,也借此机会向亲人讲真相,证实大法好。这些年过来,婆家的人基本都明白真相并三退了。他们对大法能救命很信服,比如今年过年我们回家,先生开车送弟弟一家人去外地串门,路滑,车有几次遇到险情,大家都很担心。等接他们回来时,我说我陪着去,婆婆一家人都很高兴,并说有我在车上就没事。在婆家的几个子女中,婆婆跟我说:「你们最吃亏(指不占老人的便宜,不盘算老人的财产),我最不惦记的就是你们(指不用为我们操心)。」确实,我修炼大法十年,女儿十年没吃过药,先生也没吃过药,我们虽然公费医疗,但我家没有一片药,而且我们家和睦自然,十年的时间足可以证明大法给我们生活带来的美好。

我娘家兄弟姐妹九人,我是最小的,以前不会关心别人,经常是别人来关心我。修炼后,我多为亲人着想,所以家里人也都知道我修炼法轮功好。

我们修大法了,即使不在物质方面为常人做什么,就是这份亲人的缘份我们也会给他们带来福报的。但常人比较看重现实,所以我们在常人这方面也要让他们看到我们大法弟子不是无情的、不是冷漠的,所以我平时非常敬重哥哥姐姐,在哥姐需要帮助的时候,我都尽我所能帮助他们。

像我们这么多人口的大家,人的性格、脾气迥异,常人为了个人的利益难免有些摩擦。我在家是最小的,如何与这些人都处好,并得到全家人的认可很不容易。我想得到他们的认可是让他们看到大法弟子就是好,法轮大法就是好。我做到了。我大嫂是个比较「势利」的人,个人利益心很强,业务很好,可在单位考核打分时却能得到最少,可见她的人缘。哥哥要在单位公开退党,她不让,她觉的党员的身份可以为自己的利益做些铺垫(单位经常搞下岗,搞的人心惶惶)。几次和她讲真相,劝三退,她都不听,并说些不好的话(也有我讲真相不恰当的原因)。我曾经想过,这样的人也就这样了,放弃了对她救度的心。

师父在新经文《致欧洲斯德哥尔摩法会》中说:「收救你们要度的众生吧。」我理解,一方面是可救的众生不多了,另外一方面也是众生不好救了。所以我们救度众生要更用心。现在,越是这样的人,我越对他(她)好,我心里不放松,抓住一切机会对他(她)好,我想总有一天会救他(她)的。

今年夏天我去大哥家,因为大哥前些日子得了脑梗塞,心里对此病很恐惧,我就开导他,人吃五谷杂粮哪有不得病的,告诉他常念「法轮大法好」,并把家里的邪党头目的照片和塑像拿走。他说治病花了很多钱,我又给他钱,又给他买药。以前大哥家有什么事找到我时我都当作自己的事来办,不留私心。通过几件事,嫂子也真正看到了我的为人,所以这次讲真相还算顺利,她听着没有反驳,大姐、二姐也都在场,这时大姐及时的说,「该咋的是咋的,老九(家里人称我的小名)修炼法轮功就是好。」大姐在政府机关工作了三十多年,在家里说话比较有力度,这样就给嫂子办了三退。

我修炼大法被迫害,双方亲人都没反对、阻止我修大法,有的只是为我的担心,经常提醒我注意安全,尤其在他们认为敏感日子,总是打电话问候一下。尤其大姐,年轻时正赶上文化大革命,她深知邪党整人的手段,她来过我家,当时我家是资料点,我每天下班后基本都要做一些真相资料。姐姐后来跟我说:「我开始怕的都不敢睡觉。」常人的承受能力是有限的。我也经常告诉他们,我们在讲真相时会注意安全的,让他们放心。经过这么多年,他们也看到我们理智、智慧的一面,也放心很多。

我想我们摆正关系、圆容好家庭的修炼环境,并不影响我们的修炼,不会因为我们对家里人好、与家人多沟通耽误了我们一些学法时间就影响了我们提高。假如我们只顾个人提高,只顾学法,「我做三件事谁也不能耽误我」,那我们就有私心,就真的影响了自己的修炼。我们在家庭中修好,不仅能证实大法、救度家人,家人也会在被迫害时保护我们,支持我们做好三件事。

三、做好工作,证实大法,救度世人

我们在常人中生活,没有進入深山老林,没有進入寺院,那我们就不能脱离常人修炼。现在大法弟子被邪党迫害,给我们的生活工作带来困难,但我们要分清,不是工作中的某个领导对我们不好,而是邪恶因素造成的,包括不了解真相的世人。所以我们应以正确的态度面对每一个与我们有缘的人,不要轻易给某个人下结论,「这个人邪恶、那个人不可救了」等。

我们单位在职的大法弟子在工作中都能高标准要求自己,在邪恶迫害的几年里,依然保持一个良好的工作状态,没有因为给我钱少或迫害我,我就少干活或在工作中偷懒,大家保持了良好的大法弟子形像。经过几年的反迫害,我们在单位的工作、为人得到全单位从上到下的认可,所以今年开「奥运」,单位在上面各级政权的压力下也没找大法弟子签字、写保证之类的。不是我们单位好,是我们大法弟子做的好。在前几年,我们仅三百人的单位就有两个大法弟子被非法开除工职,有四个大法弟子被逼迫买断。我们在职的大法弟子在工作中都表现的很好,在迫害面前都能找相应部门的领导讲真相,所以开创了好的修炼环境。

我单位有学历的人多,尤其年轻的大学生多,常人的观念、顾虑较多,劝三退不容易,很少常人是一次讲真相就三退的,我们齐心合力,这个大法弟子讲完没退,另一个大法弟子再抓住机会去讲,这样经过大家不断的讲,目前单位三退的人数已达到一半。

师父在《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讲:「人理解和不理解,众生对这件事情的不同的想法、看法,都构成了你们在世间证实法和救度众生的困难。但是哪,无论他们什么样的表现,我们还得去救,因为他们不理解是因为他们在迷中,他们给大法弟子们造成的一些困难是因为他们看不到真相。」

以前,几次讲过真相劝三退仍不退的,我心里就想这个人不可救了,而且我们大法弟子见面时经常要沟通哪个三退了,哪个不好退。对于不好退的,大家往往都有这个心理,这个人不行了,不值的救了,不可救了,或对某个人看他日常的为人就给下结论不可救而不去救。现在我们都认识到这个观念不对,因为好劝的已经都办了三退,剩下的也就是不好救的了。那么就不要想能不能救,就是尽量的救,能救出一个是一个。

下面我讲两个典型例子:

一个同事,平时工作比较「较真」,这在现在的中国社会是不招人喜欢的,而且她比较「咬尖」(指不达目地不罢休),所以在单位人际关系不好。以前与我也有过磨擦,而且她在同事中造我的谣。同事告诉我,我直接和她谈,如果我哪里做的不好,是我个人的事,是我没修好,你不要说法轮功不好。于是我把她认为我某方面不好的误会和她沟通开,从此以后她对我另眼相看,经常在领导面前说,她就信任我的工作。她是邪党党员,我给她讲三退,她总是很无奈,不愿意听,而且说:「我女儿以后要考大学,人家看到档案里父母都是党员多骄傲。」我不急不躁,抓住机会就给她讲点,给她不同的真相光盘、小册子,这样一直坚持几年。我有一个信念,我肯定会救了你。今年夏天我市发生小地震,我知道消息后马上给她打电话告诉她注意一下,她很感动。接着我带着藏字石门票卡片去她的办公室,我只讲了几句,还没拿出卡片她就退了,她说就你惦记我。今年中秋节她给我发一个短信,留言说:中秋节将至,凡在本人心中有一定地位的人才送上一条短信以表祝贺。我们修炼人不看重这个,但她反应了当你真心为常人好,常人得救度后她真的是发自内心对你好。

单位还有这样一个人,个性倔强、偏激、谁也不服,用单位同事话说,九头牛都拉不回来的主。他对我的为人和工作都很佩服,但他对大法很抵触,甚至诽谤师父。他哥哥、姐姐、妈妈都修炼大法,他妈妈被邪恶劳教关押迫害的身体不行了才放回家,然后很快就去世了。他家是邪党的受害者,可他把这些迫害都归罪到师父身上了。我原来不知道他为什么误解这么深,我想他家有那么多的修炼人,他应该是有缘份的人,不应该是这样的。于是我为他准备了一些电子版的真相资料,我对他可能对大法产生的一些误解也做了思想准备,利用午休时间与他讲真相一个多小时。我了解到他诽谤师父和大法与他的亲人修炼状态有很大关系。他认为妈妈不应该進京上访,而且他当时去北京拦截,他妈妈没跟他回来,他妈妈为大法付出了很多,师父若是真神就应该能保护他妈妈。而且他说最恨姐姐,因为他妈妈旧病复发后过不去关,说还得打针吃药,可他姐不让。他姐和哥都被迫害过,在县城很好的工作都失去了,所以他误认为是大法把他家害成这样的。

我针对他的各种错误观念進行破解,他由开始的骂师父、骂大法、不信神,最后无话可说了。我看出他的思想确实受到了很大的冲击,但我知道他还没完全改变观念,因为没收我给他准备的电子版资料。看到他很窘迫的样子,最后我告诉他,人心中不要装着仇恨,那样对自己不好;另外要试着去理解自己的亲人,怎么能不相信自己的亲人却要相信邪党呢?还有,若有大法弟子告诉你真相,你一定要相信那是为你好,不要对大法弟子干出不好的事。我说希望我们以后能常沟通,不要被今天的谈话所障碍。他说不会的。之后的几天,他看到我有点不自然,我仍若无其事的样子,而且有什么事经常要招呼他一声,因为他的办公室就在我办公室的楼下,渐渐的,他也自然了。我想以后我还会抓住机会向他讲真相,劝三退。

不知不觉写了很多,其实概括起来很简单:我们在做三件事中要修好自己,用心对待我们接触的每一个人,即使不能直接讲上真相,也把我们的慈悲留给对方,这样使我们能更多的救度众生,使有缘人得法。

谢谢大家。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