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八岁老人的修炼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一日】我一九九八年得法。从《明慧周刊》中经常看到有关资料点同修的困难情况,我一直想帮一手而不得其所。随着资料点遍地开花,师父就遂了我的心愿,二零零三年的下半年,协调人突然提出到我家办资料点。

古语云:“八十岁学吹鼓手。”我以八十三岁高龄,从学开机、关机开始,握起了鼠标,在技术同修手把手的耐心传教下,逐渐学会了打印各种真相资料、制作护身符、刻录光盘等。现在我可不吹牛的说:我已是个打印高手了。从我这个没上过学的老太婆身上充份体现和证实了大法的超常与神奇。


——本文作者

一、久远的期盼 有幸得法

一九九八年秋,女儿回家探亲,她得法才数月,身心发生了巨大变化,很想让她体弱多病的爸爸修炼,请来了当时能看到的全部大法书。当时她并没有叫我看哪一本,我却无意中拿到一本《转法轮》。翻开一看,直感到师父的照片是那样的慈悲、祥和。卒读之下,直觉告诉我:“这是一本经书。”(我也觉的奇怪,这一辈子想出家,但一辈子从未读过经书,怎么会知道这是本经书呢?)我如饥似渴的一气读下去,越看越觉得这是一本教人修炼的书,真是爱不释手,马上跟女儿炼了起来。终于“成就了修炼的愿宿”!那种幸福、欣慰之情,无以言表!那年,我七十八岁。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由于女儿探亲时间不长,她回去后,我和老伴在家学法炼功,不知道附近有炼功点,直至一九九九年初才开始到炼功点炼功,参加集体学法。这一下可了不得,第三天晨炼回家就来了事,似乎是眩晕老病突发,天旋地转,上吐下泻,来势汹汹。我知道是师父给我清理身体,心里不但不怕,还很高兴。结果很快就过去了,从此一身轻,这个老毛病再也没发过。

我的老花眼白内障很严重,厚厚的老年环使眼睛浑浊,视物模糊,长年用大量的眼药水也不管用。修炼后,天天学法读书,眼睛越看越亮,也不疲劳,现在每天面对电脑,也毫不感觉什么辐射影响,女儿说我眼睛都变的黑白分明了,我自己也感到视力越来越好了,眼药水也不需要了。

我以前心脏早搏很严重,跳几下要停一下,几乎没有正常的时候,我也不去管它(心想,反正年龄也这么大了)。修炼后,偶然一次女儿(医生)给我摸脉,惊奇的发现早搏没有了,脉搏跳的很正常!为了证实这一点,给我做了个二十四小时心电图,结果真的没有什么问题。

我的下肢髋、膝关节是从小落下的毛病,到老来又添了许多大大小小的脂肪瘤,围绕着膝关节,弄的关节都变形了,真是永无宁日。天气变冷、下雨、春季转暖,都会发作疼痛,下肢水肿,厉害时,双腿象一对棒槌,肿的透明发亮,那真是走不了路啊,抬腿都很困难。长年贴膏药,也只是暂时止一止痛而已(所以我盘腿打坐的难度比别人大的多)。我悟到自己业力太大,不能都让师父去替我承受,自己必须承受一些,也悟到就这些已经是很少很少了,这么大的年龄,能够越老身体还越好,一年胜一年,这么严重的关节病都能不药而愈,是只有大法修炼才会出现的奇迹了。

我还有四肢转筋、大便困难(长期便秘,非吃泻药不拉,但一吃泻药就腹泻,常会来不及上厕所就拉在裤子里)、失眠、胃口差,吃不了多少东西等等。一身的病,现在都好了。我今年八十八岁,耳聪目明,腰板挺直,能吃、能睡、能走,精力充沛,还学会了电脑操作做真相资料,一天要做六、七个小时的工作,不知疲倦。这都是师父给我的,能在大法中修炼真是太幸福了!

二、闯情关

迫害刚一开始,原本与我一起修炼的老伴,因几十年来被共产邪党历次政治运动整的吓破了胆(他曾是“漏网右派”、“反动学术权威”、“大白旗”等等),一看那架势,不又是“文化大革命”来了吗?!他马上说:“我吓的发抖,不能炼了。”还不叫我炼,也不让与同修见面;炼功点也没了;辅导员被单位组织批斗,也不炼了。内外环境一下子都变了,但我心不变。

半年后,老伴突发“脑梗塞”昏迷,经抢救,当晚就能下床小便,但他没悟到这是修炼给带来的福份,完全陷入人的状态中,结果与大法擦身而过,再次失去了被救度的机缘。自此被业力左右着,神志时清时昧,大小便失控,三年后走完了常人的生命历程,走了。

我与老伴共同生活了六十八年,情是很深的。在痛失老伴的日子里,在苦苦的思念中,我想起了师父的话:“常人生老病死这些事情都是有因缘关系的”“修炼就得在这魔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执著于那些东西,你就修不出来。”(《转法轮》)我把自己当作一个炼功人,很快就醒悟过来了。没有了人世的羁绊,我更全身心的投入大法修炼。

那三年多时间里,在医院陪护老伴,心苦身累,虽蒙一位同修特别关照,把师父的新经文一次不少的及时送到我的手中,学法算是跟上了,但很少有时间炼功,感觉与同修差距很大。当时,我单盘都很困难,但我咬紧牙关,牢记师尊“难忍能忍,难行能行”的教导,终于在一年后双盘上了,当时我已八十四岁。(现在已能双盘一小时。)

三、讲真相

在大法指引下,我很快从老伴去世的阴影中解脱出来。除学法炼功外,第一件事就是走出去讲真相。开始时面对素不相识的人,结结巴巴开不了口,当时也没有什么资料,我就自己用毛笔写。把大红纸裁成十三厘米长,五厘米宽的条条,写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善待大法有福报”等真相,带上浆糊到外面去贴,墙上、过街地道、电灯柱上,都贴。后来有了印好的真相资料,如各种传单、小册子、祝福卡、不干胶贴等,就好做多了,挨门挨户去送或面对面讲。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和学法的深入,新资料读的多,讲真相也驾轻就熟了。在师尊的呵护下,在正念的威力中,我每天出去都会遇到很多有缘人,欣然接受真相资料,有的还主动向我要,连声道谢。只要是做讲真相的事,两条腿总是越走越轻松,几个小时下来一点都不累。若是做常人的事就不行,走不了多远就要找地方歇脚。我悟到,讲真相时根本就是神体在做。

有时也会碰到受恶党蒙蔽太深的人,态度恶劣。我只觉他可怜,一点不觉委屈。

有一次,我在路边给两位中学生模样的女孩讲真相后,回到住家大院,坐在湖边石凳上休息,只见一警察急急走来,看着我问:“看到一个白头发老太婆没有,她在发法轮功传单。”我没作声,坐旁边的一位熟人马上接口说:“没有没有,我们天天坐在这里,没看到。”他转身走了,我这个白发老太婆他似乎没看见,我随身的包里还有没发完的呢!正念的作用真大。

我知道邪党黑手伸向教育界,中、小学教材中都塞進了诽谤大法、毒害青少年的内容时,就给各学校校长、老师写信,并附上针对性的真相资料;也给各地公安局、监狱、劳改局、劳教所等单位的负责人写劝善信;按名人册给各省知名人士寄真相资料。同修和家人通过各种渠道弄到厚厚的几大本通讯录、黄页,方便把真相资料发给各个阶层的人。

四、做资料

从《明慧周刊》中经常看到有关资料点同修的困难情况,我一直想帮一手而不得其所。随着资料点遍地开花,师父就遂了我的心愿,二零零三年的下半年,协调人突然提出到我家办资料点。我觉的很合适:房子宽敞,人口简单(只我和一位在我家多年的保姆),最主要是符合我的心愿。我欣然接受,其它什么也没考虑。

古语云:“八十岁学吹鼓手。”我以八十三岁高龄,从学开机、关机开始,握起了鼠标,在技术同修手把手的耐心传教下,逐渐学会了打印各种真相资料、制作护身符、刻录光盘等。现在我可不吹牛的说:我已是个打印高手了。从我这个没上过学的老太婆身上充份体现和证实了大法的超常与神奇。

我很爱惜电脑和打印机,它们是我的法器,我给它们取名“明明”、“慧慧”,它们伴随我一起炼功、学法,工作时一起听大法音乐。在它们工作量大,打印质量不正常时,我经常给它们发正念、交流思想:“明明、慧慧:你们也是有灵性的生命,现在是正法时期,你们幸运的被大法选择作法器,也成为大法一份子。大法弟子都在抓紧时间讲真相救度众生,你们也要勤奋工作,多出资料,出好资料,为救度众生作贡献。”说来也真是神奇,它们马上就刷、刷、刷的印开了,质量特好!有时外接的连供墨水管空了一大截也能印出来。这时,我会高兴的表扬它们:“谢谢!你们辛苦了!有功劳。”当然,我是非常爱惜它们的,会适时的给它们安排休息时间,六年来,资料点的工作从未因机器问题暂停过。而且,我们的资料色彩鲜艳,备受赞扬,常拿到周边市县同修处当作样板复印。

我的工作间挂了师父大法像和同样大的法轮图,每天供奉香火和鲜果,在师父脚下学法、炼功、发正念。同修来了,先给师父敬礼,都说这个场十分祥和纯净,能量大。每次出门讲真相,我都要先跟师父告别,请师父加持,每次也都平安回来。

有一次,我给本单位老同事讲真相,发给他一份传单,他却去单位告了我,结果,单位退管办的人上门骚扰。我当即拿出一些我自己手写的卡片,上面写的是解释真、善、忍的内容,她们一看,说:“这说的很好嘛,你是学佛的啊。”又端详着我说:“唔,你是有佛相,很善。”走了,很长一段时间没来了。

又有一次,有人去派出所举报我炼法轮功,退管办的人又来了,恰好我不在家,有一位本单位的同修坐在师父法像边学法。我的工作间被他们看到了,电脑和四台打印机、供师父的法堂,一览无遗。我回来一看,她们只拿走了一本《转法轮》和一盘炼功带。其他的都没动,而且也没后话。我悟到,师父在此,谁能怎样?!同时也悟到,世人觉醒的很快,大法弟子只要没这颗怕心,什么魔难也不会存在。这么多年来,我的怕心的确是越来越少了。

五、过病业关

老年弟子普遍存在过“病”关的问题,我也有几次,也趁此机会写出来跟同修们交流。

我有个手足转筋的老毛病,修炼后也没完全消失,时不时要来一下,我痛怕了,有时也就会象常人时那样吃几付中药,还会认为是“缺钙”。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半夜子时,突然大发作,手足同时剧烈抽筋,而且持续加重,最后连下腹部都抽筋了。这从未有过的剧痛竟然持续了近三小时,我脑子里突然出现一个意识:“今晚过不去了,可能会死。”但马上又想到我还没圆满呀。想到圆满我才猛然想起师父,我当即大喊:“师父救命啊!”“师父救救我啊!”一下子,奇迹出现了,疼痛减轻了,十几分钟后就全部缓解,一点都不痛了。是师父替我承担了啊!

过后,同修们也帮我悟一悟,认识到一方面固然是自己没做到象一个炼功人那样,把转筋当成了病,心没放下,这个执著被旧势力钻了空子;但主要是旧势力的干扰、迫害,想达到不让我做资料工作的目地。通过这次,我把这个“病”的心彻底放下了,转筋也就不再来了。

二零零五年六月,突然间背上正中生出碗口大一个疮,红肿,中间有许多水泡,我也没理它。第二天凌晨炼功时感到很痛,发现左胁下一直到胸口,布满了水泡。我没当回事。后来是保姆打电话给我做医生的儿女(她陪着我这个八十多岁的人,感到有责任),知是“带状疱疹”,他们很紧张,说患这种病小伙子都吃不消,老年人背都会驼,老娘你这么大年纪,如何得了?一定要我去医院。我断然拒绝了,告诉他们:“我是修炼人,有师父管,不会有事。”让他们放心。特别是当医生的女儿(同修),听到我一句“我信师信法”,受到了极大的震动(她当时状态极差,治病的心很重)。我心里很清楚:修炼人是有能量的,我们的细胞能抗病毒,免疫力强。

由于我做到了放下“病”的执著,坚决否定旧势力的干扰和迫害,把一切交给师父,结果,这“带状疱疹”跟别人就完全不同:始终不太痛,可以坚持正常工作,做资料一天也没停止过。实在不舒服了就睡一下,马上又舒服了。许多医生同修都说:“没见过带状疱疹过的这么轻松的,特别是你还这么大的年纪。”“这真是大法修炼的奇迹!”我们还悟到,当时资料点主要是做《九评》,旧势力与共产邪灵就千方百计的干扰破坏,修炼人遇到的任何事都不是偶然的,随时随地保持一个修炼人的正念是头等重要的。

二零零六年十月,我因吃了一点点腐败了的鸡蛋炒辣椒,引起剧烈的上吐下泻。四天四夜,连水都不能喝,喝哪怕一小口都会呕。第二天外地的女儿来了,她一看我就吃了一惊:双眼深陷,眼圈发黑,语音低怯,全身呈重度脱水状。挨到第四天,情况仍不见好转,她心中不稳,就请来了一位同学(主任医生)会诊,这个同学走来一看也是吓了一大跳,说:“这样的病人在医院是要抢救的,还要下病危通知。现在要立即输液,再拖下去会造成不可逆的后果。”她走后,女儿也很紧张,说:“我也顶不住了,再挺一夜,明天再是这样就上医院吧。”我说:“今晚一定会好,你放心睡吧。”当晚,我试着喝一口水,没吐,再喝一口,也没吐,随后就睡了,半夜三点醒来,感觉精神好多了,又喝了两口水,一觉睡到大天亮。第二天早晨女儿过来一看,高兴的大声说:“真的好了!脸色好看多了。”很快我就复原了,又继续做我该做的一切。

我悟到,这次过关一是要去我偏食的执著心;二是去女儿执著治病与母女情的心。我一贯爱吃点臭肉、臭蛋炒辣椒,人家觉得难闻,我却觉得香。修炼后也知不好,是个执著,要戒,但当口味差,不想吃饭时,就会放纵自己。这次虽只吃了一小口,也是明知故犯。师父借此提醒我,也把我身体里积存了几十年的臭秽浊物全给排出去了(四天来,吐、泻的都是臭秽不堪之物)。自此以后,两年来再没有过病业症状,越来越精神了。我女儿通过这次也认识到自己对治病的执著没放下,对母亲的情很重,没有把母亲当成修炼人,在考验面前扯了母亲的后腿。

通过向内找,我悟到这连续三年过“病”关,主要虽然是旧势力、邪恶的干扰,但自己也存在许多的漏。比如冬季严寒,安逸心就来了,不想出门讲真相,还自我安慰说:在家做资料也一样;同修夸我做的资料漂亮,都喜欢要,拿去作样板复印,我就很高兴,起了欢喜心;听人说我这么大的年纪还能学电脑,真了不起,我就产生了显示心,觉的自己还真行;有人说我身体好,不象八十八岁的人,只看出七十几岁,脸色红润,皱纹很少,行动敏捷,头脑灵活,字写的好,还会写文章,出门讲真相没怕心,省委大院也敢去,也没什么“敏感时期”的概念等。我听了很受用,觉的自己还真不错。在赞扬面前,忘了这是考验。我猛然认识到,这些思想都偏离了法,是很危险的,严重障碍着自己的提高,等于对自己不负责任。

我今年八十八岁,我原有的生命進程可能早就结束了,是大法修炼延续了我的生命,如果不知精進,不知珍惜,是很危险的。今后一定扎扎实实做好三件事,坚定的信师信法,随时随地向内找,走好最后这段回归之路,圆满随师还。

以上所悟,定有诸多不妥之处,恳请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