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正苍宇法徒归 师恩浩荡恩难报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一日】……当然,在这开花的过程中有挫折、有摩擦、也有误解,但有的更多的是同修们在助师正法路上的勇猛精進。所有的摩擦、挫折和误解都干扰不了我们走在神路上的修炼人。

一粒沙里尚有三千大千世界,那么一个修炼人的心里该有多少三千大千世界呢?一个装有无数三千大千世界的修炼人,心里还有什么不能容的呢?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大法洪扬 几人能得”(《洪吟》〈自修〉)。在这苍穹再造的辉煌时刻,能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在返本归真的修炼路上沐浴着浩荡佛恩,这是师父对弟子的无量慈悲,是大法弟子的荣耀,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应珍惜这万古机缘,在助师正法的修炼路上不断精進再精進。

维护大法是大法弟子的天职

我一九九八年得法,对法在理性上还没有达到更深刻的理解,九九年“七•二零”这场迫害就开始了,邪恶开始疯狂的迫害法轮功和镇压大法弟子。在这黑白不分是非颠倒的关键时刻,每个大法弟子都面临着一场严峻的考验。

当我还在迷茫之时,有一个声音告诉我:“天象变化下面要是没有人去动,还不能给常人社会带来一种状态,也就不称其为天象的变化了。”一连几天早晨炼功时,《转法轮》里的这句话就在耳边响起。我明白了,大法弟子有责任维护大法,维护大法是大法弟子的天职,是一个法粒子所应有的状态。

“七•二零”之后,各地大法弟子为了维护大法开始進京上访。遗憾的是,我还没有走到天安门就被劫持回来了。当我坐在進京的车上时,我这心里胡思乱想,想到在常人中的不尽人意,想到做常人时对出家人的向往,甚至想到了这一次進京护法也许真的会死,那也无所谓。当时还以为自己是为了护法而放下生死的,其实,我是在利用这个因素而达到对厌倦了的常人生活的一种解脱,带着这样一颗私心不配做大法的护卫者。就象师父在经文《走向圆满》中讲的那样:“你们知道吗?目前旧的恶势力对大法迫害的最大的借口之一就是说你们的根本执著在掩盖着,从而加大此难,要把这些人找出来。”

我被劫持回来后被非法关在看守所里两个多月,在我出来时写了所谓的不炼功保证书,也交了保金,给自己的修炼抹了黑,给大法带来了损失。虽然后来也写了严正声明,但是这一大错,至今想起来叫人心痛。

从看守所出来后,丈夫对我说:“你看这个家还象个家样吗?你要再这样下去我可受不了。”我说:“你要是不让我学法炼功,我们的家还会退到从前,那个日子你还能过吗?”丈夫不说话了。

是呀,这是个曾经解体了的家,我也早就不属于这个家庭里的一员,只是因为我修炼了宇宙大法,明白了离婚是末法时期变异社会的产物,在他不愿和我复婚的情况下仍然无怨无恨的在维护着这个家,尽着自己做母亲的责任,在人面前称他为丈夫是对他的一种称呼,是对他的尊重,这一点他非常明白,所以他也不愿再回到从前。

就这样,我克服了各方面的干扰因素努力学法修心性,我要让自己明明白白的修。作为一个修炼人无论在社会上或在家庭中一定要用宇宙特性“真、善、忍”的标准来要求自己;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就是要把你的全部生命都投入到正法中去,助师世间行。

心性提高了 常人的理就制约不着我

刚开始救度众生时,我们地区的真相资料都是靠外地提供的。我为了给做资料的同修减轻负担,我就自己写,写自己修炼大法后如何祛病健身的和一人炼功全家受益的神奇事迹;写修大法后心性的升华与大法给人类社会带来的诸多好处。白天写晚上出去贴。记的在二零零三年“萨斯”瘟疫爆发时,我为了躲避萨斯,就象常人一样在家里不敢出屋,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事也就自然停下来了。

师父讲“心性多高功多高”(《转法轮》)。此时我的心性就在常人的基础上,当然就是常人的状态了,常人就是要有生老病死的,我符合了常人状态,常人的理就来制约我。我开始发烧咳嗽了。我就与电视里讲的所谓“非典”的症状对照,越对照越象,越对照心里越害怕,越害怕症状越严重,十多天哪还不见缓解。当我坚持到第十三天的时候,我真的有点挺不住了,甚至感觉到会死掉。其实光是肉体上病痛折磨还好承受些,关键是作为法轮大法修炼者的行为状态是否能起到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作用,这一点的重要性我非常明白,压力也就非常大。就我当时的状态,我知道都是因为自己心性不够标准而导致的,如果不修炼的常人知道修炼法轮大法的得“萨斯”死了,这会给大法带来多大的负面影响啊。再说,自己梦寐以求的修炼之路就这样结束了吗?不行,决不能因为我修的不好而影响了世人对大法的正见。

后来我又想,既然是要死的人了,那我还怕什么呢?无声的死去还不如去发挥发挥大法弟子一个粒子的作用呢。想到这里我的心里就觉的好舒服,其实这才是我该想的、该做的,这才是大法弟子所应有的正念。于是,我就又开始写真相资料准备出去贴。往外走时丈夫还开玩笑的说:走吧,走出去就让他们把你抓走关禁闭。我的心不为丈夫说的话所动,毅然推门而出走進茫茫黑夜,当时十几岁的女儿不放心,就随着我一起出来了。女儿也是与我一起得法的,以前经常和我一起出来散发真相资料。此时走在路上女儿见我直咳嗽吓的赶紧告诉我:妈妈你小点声,让人听见会把你当非典抓走的。此时的我什么也不怕,我坚持着和女儿一起把真相资料贴完后回家了。当我睡一觉醒来时奇迹出现了,我好了,所谓的萨斯病症状一下子就消失了,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我的心性提高上去了,常人的理也就制约不着我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新加坡法会讲法》),这就是伟大佛法无边内涵的一种体现。大法造就了万事万物。我的生命是为大法而来,我的生命将为大法而存在。

人神一念之差

为了更好的救度众生,有一同修和我商量要买个能印真相资料的机器,她出钱我去买。当时我是多想买一台电脑啊,可惜没有那么多钱,就将就着手里这点钱买了一个能复印的传真机回来,一试还行,虽然不算如意,但当时这对我俩来说已经是不错了。高兴之余又犯愁了,机器放哪呢?因为我俩都是瞒着丈夫在做,所以都不敢往家里放。放到娘家吧,父母年岁大了,胆子也小,很难承受这份压力。后来我又想,既然想修炼,该承担的就得自己来承担。于是我把机器拿回了家,放在丈夫的屋里,因他的房间比较宽敞。我把机器装在一个纸盒里靠墙边放着,并没有说是什么,丈夫也不问我。他不在家时,我就拿出来复印真相资料。

有一次丈夫上夜班走了,我和同修刚复印一会的功夫,丈夫就提前下夜班回来了。听到开门声我对正准备找东西盖机器的同修说:“没事,该到面对的时候了。”我把心放下,坦然的等着他问话,可是丈夫却笑呵呵的走進屋来,看着我们摆的阵势,没有一点的惊奇,还好象有点很得意的样子:怎么样,瞒不住了吧?他还很和善的对我们说:你们干你们的,不用管我,有我地方坐就行了。以前很少见他有这种颇显大度的行为,今天从他的表情中看,似乎他能懂得我们做的事是很神圣的事情,一定是他明白的那一面在起作用,早就盼着把这层瞒着他的间隔突破呢。就这样丈夫坐在那里一边和我们聊着大法的事一边看着我们印真相资料,一切都好象是那么的理所当然。是啊,本来就是理所当然,只要我们堂堂正正的走师父安排的路证实法救度众生,谁能干扰的了?

这真是人神一念之差呀。就象师父讲过的那个修道人的弟子随师跳進一个葫芦里,却发现竟也是一个大千世界一样,如果我总是用人心来看待做真相资料救度众生这么神圣的事,怎么能开创出修炼的环境,没有修炼的环境又怎么能更好的助师正法呢?这件事表面上看似偶然,却也是必然。从另一面讲,如果我的丈夫没有以前的不断明真相、归正做铺垫,这件事不会是这个结局,同时也是为我今后的证实法之路打下了很好的基础。

成立家庭资料点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我们的修炼环境也逐渐开创出来了,这个小小的复印机当然就满足不了我们当地整体的需求。我就想我要有个电脑该多好啊。可是买电脑需要太多的钱,我到哪去弄呢?同修知道了我的想法后就凑足了买电脑的钱给我送来了。看着买电脑的钱我心里明白:这些钱里包含着众生的等待,包含着同修们的信任,更有师父的洪大慈悲与期望。师父啊,弟子没有理由不做好啊。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只能把全身心都投入到证实法中去,才配称的起这伟大时期的伟大称号,才不会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家庭资料点的成立对我这个从来就没有摸过电脑的人来说,自然是要付出一番辛苦的。因请来的技术同修的时间很紧,等技术同修教了我两天走了之后,就觉的我这脑袋里空空的,什么也没有装進去。而且我在修炼之前就左右不分,南北不分。记的刚开始的时候,我手握着鼠标坐在那,技术同修让我击左键,我半天没反应,因为我还没有分辨出来哪是左哪是右呢。

身边的同修鼓励我说:“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只要你有这颗心,奇迹就会出现的,我看你一定能行。是呀,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虽然我没有学过电脑,人脑也不那么聪明,但就凭着信师信法这颗心,我硬是把从上网下载到排版打印和制作各种书籍全部逐渐掌握直到顺利操作。过程中虽然有付出,但我知道我也只是动动手而已,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师父只看我们的心。只要我们能按照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师父就会不断的给我们打开智慧,过程中所遇到的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所在境界中该明白的法理也会不断的给我们展现出来。

当一个生命真正体会到他所存在的价值的可贵时,还有什么样的感觉能比这种体会更幸福呢?绝对没有!在这里我就是用尽人的语言也无法形容那种幸福的感觉,那是常人无法感受也无法理解的。那时我就觉的好象我的身体每个细胞都能感觉到幸福。当我坐在那里打坐时,抑制不住喜悦的心就好象要把我的身体带起来飞上天一样,真的,那种喜悦心情真的无法形容。师父啊,弟子知道这浩荡师恩弟子无法回报,弟子从心里说,谢谢师父带弟子回家。

否定一切旧的因素


修炼是要不断提高的,在魔难中修炼提高。所以在做资料的过程中各种魔难也是不断的突然出现,用来考验修炼人的心性。

记的有一次到了一个什么所谓的敏感日,邪恶放风说要如何如何,同修们有点紧张了,本来定好了的真相资料不要了,只要《明慧周刊》。我的心里就有点难受了:你们怎么这么自私呢?就你们知道危险,难道我这就不怕危险吗?做出来的这么多救度众生的资料你们不要了让我怎么办?只要周刊,意思是说你们都去躲避危险去了,我这还得正常运转?当这些不平衡心出来后,我马上用正念否定,明白这都是自己该修去的执着心。当用修炼人的心态对待时,心中的不平衡就慢慢的溶化掉了,那些用来救度众生的真相资料就由自己出去散发。过后和一位同修提起此事时,那些不平衡的心又有点往上冒。与同修说此事,好象是为了寻求点理解与安慰,却没想到同修的一句话把我给噎住了:在你想要做真相资料的同时就应该想到这些。

听了此话我真是无言以对,我开始向内找:是呀,你不是想修炼么?你不是要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么?师父讲“慈悲能溶天地春”(《洪吟二》〈法正乾坤〉),你的慈悲心怎么没有体现出来呢?眼下这么点事你都容不了你还咋修啊?又何谈救度众生、助师正法呢?说到根上还是因为有怕心导致的,这些关哪难啊也都是因为我有怕心才出现的,如果怕心修下去了,心的承受力加强了,容量自然也会加大的,可是这一切的演化过程还是要源自于信师信法与学法修心的过程。

有一次,我们地区发生了大法弟子被绑架事件,有一位同修来关心的告诉我让我快把东西收起来。等同修走了以后,我就开始整理东西,一边整理一边心里盘算着我该怎么办。说实在的我感到我的心已经承受到极限了,因这次被绑架的同修与我这个资料点有着密切的联系,我的心里没底了。当时我问自己:你还能承受多少呢?真的到面对邪恶时你能达到坦然不动么?答案是模糊的。于是我选择了躲避,当时的我没有了一丝一毫的正念,心慌意乱的出了家门直奔车站准备“出逃”。当我坐在刚刚启动的车里,忽然想起还有一些真相资料没有送到众生的手里,想到我这一走把一切都推给了家里人,好象有点不妥,我只想到解脱自己,太自私了,不行,我得马上回去。这时,我的正念在逐渐加强。

我下了车回到家里,丈夫也下班回来了,我与丈夫说了发生的事,他只是默默的听着。此时我的人心又在往上冒,在人心的带动下我又试探着问了他一句:要不然我也出去躲一躲呀?丈夫带气的说:你走了,他们要是向我要人我怎么办?就这样,想在人中寻求保护的念头破灭了,此时的我被人的情带动着的一面真的觉的很苦,这真是“大法无边苦作舟”(《洪吟》〈法轮大法〉)啊,而逆水行舟不進则退呀。只有无条件同化大法才是大法弟子的根本,我赶紧调整心态不随人心而动,别忘了遇事向内找,学法发正念解体邪恶,等事过再回头一看,其实这一切魔难的出现就是一个去人心的过程。理是明白了,可又觉的有点修的很被动。

后来再有这方面的消息传来,我哪也不动了。我就想:我要是把东西藏起来不就是等于承认迫害的存在吗?既然我不承认旧势力的存在,就不应该怕,大法弟子要堂堂正正的修,在我自己的家里做什么我说了算,谁也不配来干扰。

有时正在做着资料,片警来敲门,那场面刚开始还真感到有点惊心动魄的。不开门,一阵紧似一阵的敲门声,敲的人心“咚咚”的跳。开门吧,这一屋的东西咋办?不怕大家笑话,当时真的吓的脸都白了,脑子也乱了。就这样经过一次次的锤炼,慢慢的也就有点成熟了,再遇到类似这样的事时只要心不动,想到有师在有法在,发正念解体邪恶的因素,事情也就过去了,再以后,如果不是心性有问题,这样的事也就很少发生了。

作为一个修炼的人,如果不改变人的观念,不改变人的思维习惯,修炼的路将会受阻,也就难以到达生命的彼岸。

整体提高至关重要

资料点建立不久我曾做了一个梦,梦里的我在一个屋子里要挂窗帘,这个窗帘叠的四四方方的放在那,窗帘上有一朵一朵的花,但是上边却落上了一些灰尘,我看着窗帘告诉身边的人说:这个窗帘要是打开挂上,能从上到下铺满整个屋子。醒来后我明白这是师父在点化我们地区要走资料点遍地开花的路。资料点遍地开花,明慧网上早有建议,有很多地区早就遍地开花了,可我们这里还是迟迟不动,这怎么能算是紧跟正法進程呢?整体提高至关重要啊。

我准备走出去找同修切磋,提高认识走资料点遍地开花之路,和我一起合作的同修莲姐(化名)对我说:“你让他们都自己做,那我们干什么去呀?都分开了还叫整体么?”我说:“我们都在做着同一件事,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这不就是一个整体吗?我们都用自己的方式去做同一件事,这不就是在走自己的路吗?师父说不能等不能靠,可是大家总是在那象小燕子在等老燕子来喂食一样给一点做一点,这个整体怎么能提高啊?”同修嘴上不再说什么,但我看的出她的心里还是有障碍。

师父在《论语》中讲:“如果开辟这一领域,就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为了让同修们尽快的转变观念,真正从理性上提高上来,我决定多下载一些明慧网上同修们的切磋文章排成小册子给大家看,各个方面的,每周都有。然后我和莲姐又去找有能力的同修当面切磋,同修们法理清晰了,切磋时也能达成共识。有一位同修说:你们这一提呀正合我意,我正在发愁不知怎么做呢。

记的那天我去帮同修买电脑的日子正好是那一年的“七·二零”,所谓的敏感日,我什么都没想,就去做我该做的事,什么人什么事也阻挡不了我,因为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在做着救度众生这最神圣最伟大的事,有师父在呵护着,又有正神在护法,不是我怕谁,而是有谁在怕我。电脑、打印机一次都买回来了,一朵花就这样开了。接下来一朵、一朵、又一朵,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同修们的整体配合下,遍地开花的局面打开了,每一朵花在助师正法的路上放射出的光芒对震慑邪恶、救度众生所起到的作用都是不可估量的。

当然,在这开花的过程中有挫折、有摩擦、也有误解,但有的更多的是同修们在助师正法路上的勇猛精進。所有的摩擦、挫折和误解都干扰不了我们走在神路上的修炼人。

为了资料点的正常运转,同修们不断的要捐出一些钱来给我。当我了解到有的同修急于救度众生又没有真相资料,自己想做又缺少资金时,我就拿出大家筹集来的钱帮这个同修建起了家庭资料点,基础打好了,以后的就尽量由他自己来承担。我觉的这样做没什么不妥,大家捐钱的目地就是为了证实法救度众生的,只要是用来救度众生,谁做不行呢?当我帮同修把家庭资料点建起来之后,有的同修高兴的直流眼泪,虽然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的安排,可还是对我谢了又谢。那是一个法粒子对自己的史前大愿能够得以兑现的喜悦心情的一种流露,看着同修那纯真的样子,我想师父一定又多了一丝欣慰,我就觉的再难也值。

后来有同修要查问我把大家捐来的钱都用到哪里去了,怎么用了那么多的钱。刚开始听说时我的心不为之所动,也不作任何答复,可是查问钱的风总是过不去,有同修找到我当面和我谈起此事,说实话当时我的心里真的有点受不了了,刚开始做资料时大家都为能有自己的资料点而高兴,也能积极的捐钱给资料点,现在怎么又变的这样了呢?你们只看见钱没了,你们怎么就不想自己做呢?我这没有账也没有单,谁都没法查,用到哪里去了?救度众生了。虽然我自己没有经济来源,可我有一颗修炼人的心,我明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重大,我也知道修炼的严肃性。后来我用法来对照向内找,当修去那些不平衡的心用修炼人的正念来对待此事时,反倒觉的这是好事了,同修提出此事是站在为法负责、为同修负责的基点上,就算有点偏激,如果我没有怕被伤害的人心存在,心的容量再大一些,真的能达到无私无我的境界,此事也就很容易接受了,也许根本就不可能发生此事,这就是修炼的内涵。

一粒沙里尚有三千大千世界,那么一个修炼人的心里该有多少三千大千世界呢?一个装有无数三千大千世界的修炼人,心里还有什么不能容的呢?

同修莲姐,从建资料点开始就跟我一起合作,虽然有时对法理悟的慢一些,但是,她有一颗愿为大家做事的金子般的心深深感动着我,只要是同修们需要的,不管是严寒酷暑或是刮风下雨,莲姐都会尽心尽力的去做好。时间久了接触的人多了也是自然,有不足的方面自然也就暴露出来了,大家说什么的都有,因为心性不一认识不同嘛,有的同修就找到我让换个人与我合作,说有的同修都不敢与莲姐接触了。

刚开始我也矛盾过,但我清楚,问题出来了就是有我们要修的因素在里面,以法为师向内找,我清醒的认识到: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要冷静,心要稳,不能听风就是雨,看问题一定要全面,以法为师,只要是符合法理的,对同修的修炼提高有益的事就可以做,否则,决不能随风摆动而影响大局。

我告诉同修:“不敢与莲姐接触正是她心性高低的体现,莲姐也是修炼中的人,不可能完美无缺,师父可没说谁行谁不行,我们应该相互圆容,看到问题找自己。这样吧,你来把莲姐的工作分担一部份行吗?”同修答应了。

同时我又找莲姐切磋,我说:“既然有同修提出了问题,一定是我们这方面没有修好,我们今后应该注意,把这方面修好”。哪知莲姐不接受,冲我发起了牢骚:“你嫌我修的不好,那你就去找别人合作吧,我不跟你合作了。”当时弄的我真不知如何是好。我说:“莲姐,你怎么能这样?你以为这是小孩在过家家吗?高兴就过不高兴就散?难道在这个问题上你就不修了吗?你一定要在法上看问题,千万不能被人心所带动啊,你不跟我合作不要紧,我和谁合作都有修炼的因素,都能修炼,关键是在这个问题上你一定要有正念哪。”莲姐继续发着牢骚:“什么叫在法上看问题呀?都是修炼的人,你怎么能说是人心呢?”听到莲姐说出此话,我立刻感到有股压力向我压来,怎么会是这样呢?莲姐也是老弟子了,这些最基本的问题还没有弄明白,这可咋办哪?我告诉她:在法上看问题就是我们修炼的人不管遇到任何事都能用法来衡量,用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就是要有正念。因为是修炼的人所以会有人心存在,那是我们还没有修好的那一面反映出来了,不就得叫他人心吗?如果你实在不想与我合作也可以,但你要想清楚你不想与我合作的原因是什么?你的这种原因符不符合法对我们的要求,如果不符合那就是人心返出来了,你就得把它修下去。

那天我俩用了两个多小时的时间就针对这件事進行了交流,什么事都不是偶然,通过此事,使我找到了自己的很多不足:自以为是、自高自大、独断专行、说话时的语气总是带有命令性的,容不得别人在我面前稍有怠慢。害的莲姐实在忍受不了不想与我合作,给了我当头一棒,如果我再不提高认识,就是换多少人合作也是人在做事,达不到修炼的目地。莲姐也从法理上提高了认识,也认识到了自己不应该人心浮动没有了正念。

后来那位提意见的同修经过一段时间的实践,也知道了无论干什么都不是那么容易的,心不在法上,什么都干不好。再说,修炼可不是想当然,只有用我们修炼人最纯净的心态去面对在我们修炼路上所遇到的一切事,才是修炼人所应有的心态。紧跟正法進程,不只是表现在形式上,关键是作为修炼的人怎样能够突破人的这层壳,也就是真正的从内心深处改变自己,达到从理性上真正的升华,也就是整体的升华。

建立修炼人的威德

为了让每个资料点真正独立,做到自己从上网下载到打印制作。我找到一个同修告诉他你应该自己上网下载资料,同修马上问:上网的费用谁拿?我答:当然是谁上网谁拿。同修说:那我得想想。接下来同修又问:你来我这就为这事么?你耽误我学法了你知道么?同修显然是对上网有顾虑,因而对我下了逐客令。从同修的家里出来,我没有目标的走在大街上,我为同修的不理解而心中难受、烦心,同修啊,你若真能独立,那才是在走你自己的路啊。你怎么就不明白呢?我知道这位同修不是舍不得网费,大概是有怕心吧,下一步我该怎么办呢?此时的我又钻到事里去了,不然怎么会烦心呢?后来通过学法向内找,我悟到:上网的事虽然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在做此事的过程中,同修之间的相互配合中是否能想到自己是个修炼人,是否能在相互配合中用修炼人所在境界的不同标准来衡量自己,共同修炼提高。同修有怕心不敢上网是一方面,是不是我的心态也不够纯净,有点强制了呢?我不能把我的想法强加给别人,以前在教这位同修打印时就有过类似这样不同观点的碰撞,那是在做《九评》书的过程中,我嫌同修活干的不好,就用训人的口吻说话,同修回敬我说:没办法,就这水平。我也不示弱:不行,要做就做好,做不好就必须改。同修又将我:你行,你做给我们看看。我顺势而上,拿过一本刚切好的书,啪啪几下把钉订好了扔到同修面前傲慢的说:“你要能钉成这样我啥话都不说。”同修把书拿起来一看顿时话语软了好多:“是挺好的,我咋就订不出来呢?”现在想起这些还觉的挺好笑的,当时从表面看我是占了上风,那是靠常人的硬手把干出来的。可是修炼人不要这个,修炼人要的是从法理上的提高和心性的升华以至达到你空间场所对应的一切一切的升华。今天看来我是又犯了上次的毛病,没有及时归正自己的后天观念,命令怎能改变人心呢?人心修下去了,用取而代之的溶化钢铁般的慈悲心来做修炼人该做的事,还有什么做不成的呢?

紧接着那位同修因有事来找我,我借机又与他交流,但我首先提醒自己一定要用修炼人的心态与同修交流:“你为什么不愿上咱大法的网站呢?是怕么”?同修很坦诚的告诉我:“是,有点怕,能不怕么?你说这一上网就得有人来给我扯线,我这不是就暴露目标了么?再说由你给我提供资料我能打印就行呗”。我不急不忙的说:“如果没有师父的呵护,我们能做什么呢?师父说:‘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师父说的话你一定很信,如果你相信师父说的话,那你还怕什么呢?这不也是在考验我们信师信法的成度么?我再问你,你将来修炼圆满了,到你的世界里做你的王或主,那时你如果有问题了你到哪去找我呢?你的世界里还有好多好多是你该修的东西你都没有修出来,现在我能给你提供你所需要的,可是等你归位时面对你残缺不全的世界你咋办呢?”听了我的话同修瞪着眼睛望着我恍然大悟的说:“对呀,师尊让我们走自己的路,我不能总是靠着你这个拐棍走路啊,我得走我自己的路啊,好,我回家就把上网的事给办了。”

做对了,一切都顺了

大法弟子证实法救度众生,开创家庭的修炼环境也是尤为重要,家里的修炼环境开创不出来,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事就很难如意发挥,同时家庭修炼环境的好与坏也是我们修炼人心性境界的体现。家里的成员都是有缘人,都应该是法中一粒子,只是所扮演的角色不同,各自的路不同。师父讲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状态修炼,那么一个常人似的家庭就是我们符合常人状态的一种方式,大法弟子在这个常人家庭式的“庙”里修炼,就应做到身在家中心在庙。就是说虽然你是家庭中的一员,但你更不要忘了你是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大法弟子围着常人的家庭转,还是用大法弟子修出的正念将一切不正因素在法中归正,这是大法弟子开创家庭修炼环境的关键所在。

家庭资料点成立后,除了必须的家务活,我已全身心的投入到证实法中去。虽然在这之前丈夫对大法弟子证实法表示理解和支持,但现在随着家庭资料点的成立,他的思想也得跟着同步推進提高,否则,他将成为资料点正常运行的阻力。这里有我要修炼的因素,也有丈夫该承受的方面,而丈夫所承受的也是为他的后来得法在奠定基础。

有一次丈夫埋怨我说:你一天就知道做你的那些事,也不知道帮我去挣钱,现在这个家好象与你无关,将来孩子长大用钱的时候叫我去卖血也不够啊。听了他的话,我知道又该给他讲“理”了,我就告诉他《转法轮》里“人各有命”的法理:你就算给孩子挣回个金山银山也只是昙花一现,不在法中一切都枉然。我还问他:没修炼之前我病的要死能帮你挣钱么?再说我们现在这个家日子还过的去,够吃够喝就行啊,我们现在一家人不得病不吃药,这得省多少钱哪,这个数目是我能挣的来的么?这不也是修大法得到的福份么?再说我们不能光想得到不想付出,现在大法正在受迫害,世人正在受蒙蔽,我们有责任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我怎么能利用因修大法得到的好身体来为自己得到常人中的那点所谓好处呢?

我还告诉他:我们每个人都是为大法而来,你也应该成为大法中的一粒子,当初我们下世之时曾相互叮嘱,当看到有谁还迷在世间别忘了一定要叫醒他,现在我一次次的在叫你,你为什么就不醒呢?到真相大显的那一天什么都晚了。师父讲“谁言智慧大 情中舞乾坤”(《洪吟》〈回首〉)。你知道么,你常人的本事再大也摆脱不了生命轮回之苦,你挣的钱再多买不回生命的永远。

就这样一次次的讲,一次次的说,因为我悟到,丈夫的得法与我的修炼有直接的关系,如果想让他早一天得法,在这个问题上我的心性就得尽快提高,如果我的心性不能尽快提高,将会阻碍着他入道得法,他总是在被利用着给我制造魔难帮我提高心性,我不能因为我修的不好而导致他与大法擦肩而过,如果那样那将是天大的遗憾。法理清晰了,魔难也就不起作用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就这样又一个生命得法了,丈夫在伟大佛法的感召下,光焰无际的佛性出来了,震动了十方世界。

我打电话告诉被他撵走在外打工的儿子,儿子说:“他早就应该修炼了。”一句话道出了儿子对大法的正信。老岳母听说姑爷修炼大法了,高兴的说:这是我姑娘的福啊,终于熬出头了。邻居听说他把所有的恶习包括疾病都祛掉了,就奇怪问我:你用的是什么办法呀?怎么把他变的这么好,快点向我们传授传授。我告诉他们那是大法的威力,你们也快点学吧,学了就有福了。他的同事见了我,用惊讶、不解的眼神看着我说:“他能变好?不可思议。”意思是说:不信吧,他真的在变好,信吧,他那样的人怎么可能?我说:“大法就这么神奇,大法能改变一切。” 他自己想:我炼法轮功了,我们领导怎么不找我谈话呢?他们要是找我谈话,我就和他们讲真相。结果书记见了他只是说:我知道你炼法轮功了,把烟酒都戒了。说完就走了。他自己颇有感慨:做好人的感觉是挺好的。

屈指算来我修炼大法已十年有余,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到了今天。因是第一次给法会投稿,这证实法的事还有好多好多没有写出来,毕竟经历了大法遭受迫害九年的风雨历程,并不是想把这种经历作为资本,只是想把一个法粒子在这“大法开传惊天地”(《开启世间门》)之时所展现的一段修炼历程凝聚成一首诗、一幅画,使其成为历史长河中这一瞬间的一个见证,证实伟大佛法在人间的辉煌展现。有悟的不周的地方,还望同修们见谅并批评指正。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