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中的点滴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二日】一人炼功全家受益,丈夫颈椎病很严重,每年春天、秋天都要犯病,躺在炕上起不来,脑神经不好,睡眠不好,身体虚弱,有流行感冒他就先得上。从我炼了法轮功,他的颈椎病再也没犯过,所有病都没了。身体越来越好,逐渐的他也看《转法轮》,提高自己心性,还给我找炼功点,骑车带我去晨炼,那时师父在国外经常讲法,同修到我家看师父的讲法录像。
——本文作者

师父好,同修好!

一九九八年大年初二大姐带来一本书给母亲看,自从父亲去世,母亲一直在四姐家住,四姐不让母亲看这本书,她说她害怕,要给扔了(四姐当时有附体,供些乱七八糟的,后来得法了)。我说一本书你怕什么,拿来给我。

拿回家就放在柜上没马上看。自从这本书拿回来,我的左眼角出现大白点子,一闪一闪的,晃的怪难受的,也不知怎的,我就拿起大姐送母亲的那本书,噢,这本书名是《转法轮》!翻开《转法轮》,越看越爱看,随着不断看书,眼角的白点越来越小,逐渐的就没了。丈夫看我每天入神的捧着书看,他也抢着看,他看一看就告诉我:你不能看这本书了,这是一本修炼的书,你要修不成,就掉地狱里了。我不听他的,每天有时间就看书。一天吃晚饭的时候,他又说不让我看书,我说这书太好了,“今天给你送到门上来了”(《转法轮》),我能不修吗?他说你要修,我把两个孩子带着去死,去跳河。当时我虽然不懂太多法理,只记的书中告诉我们人的一生是由高级生命来安排的。我就和他说:“人的生命不是人能说了算的”。他一听,气的象疯了一样,把饭桌子上的饭菜全都摔到地上,拿起一根木棒打在我右腿上,木棒也打折了,腿上起了一道大棱子,整条腿都木了,我知道这是消业。

一人炼功全家受益,丈夫颈椎病很严重,每年春天、秋天都要犯病,躺在炕上起不来,脑神经不好,睡眠不好,身体虚弱,有流行感冒他就先得上。从我炼了法轮功,他的颈椎病再也没犯过,所有病都没了。身体越来越好,逐渐的他也看《转法轮》,提高自己心性,还给我找炼功点,骑车带我去晨炼,那时师父在国外经常讲法,同修到我家看师父的讲法录像。

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团迫害大法,恶毒攻击师父,迫害大法弟子,就象歌中唱的“法徒经魔难,毁的是众生”。我妹妹给我打电话说:“你千万别去北京,听说有很多炼法轮功的人到北京去,都被抓起来了,警察还打他(她)们,据说还有被打死的,听到这些都把我吓死了,多吓人哪,你就在家里呆着,哪也不要去。”放下电话不一会,她风风火火的到我家来了,一進门气呼呼的说:“你们修炼人也太自私了,只顾自己修炼,不管别人感受,害的我们成天为你们担心,你知道现在抓多少人了(妹夫家亲属在公安局)?只为自己圆满……”

我正在洗衣服,见她火气挺大,我没吱声。等她气消了,我很和气的对她说:“你也知道大法好,我们修炼人在哪里都是好人,我们俩是亲姐妹,出生在一个家庭,虽然我比你大几岁,现在看命运基本相同,如果等我们俩百年后再转生,我比你好的多,我比你福气大,因为我今生得大法了,师父教我怎样守德,我不做失德的事,如果邪恶不诬陷大法、迫害大法,将来你也可能学大法,因为大法能提高人的道德,改变人的心理素质。大法弟子去上访,正是为你们着想,因为受害的是你们。修炼人哪个没有家庭?哪个没有父母、兄弟、姐妹、妻子、儿女,他们知道会被抓、被打,冒着生命危险去说真话,这不是善举吗?”那以后她完全能理解我,还把我的大法书、录音带存放在她家,给她女儿讲大法好,还帮着发过、贴过真相。

接着我老姨又打来电话问我说:“你看看电视上是咋回事,有修大法的也上电视说大法不好。”我一听老姨也这么说,心里就急了,严肃的对她说:那就叫背叛师门,古人有句话讲,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就听老姨“嗯”了一声放下电话。老姨是九七年得法的,迫害以后不修了,有时见到她,我就跟她说还得接着修,不要错过机缘,她说你好好修吧,你能修成,我不行。她是怕儿子受牵连,儿子在区机关是干部。在大陆象老姨这样,为了儿女的事业不修的也不少,我劝你们再走回大法中来,师父在等着你们。

偶然间我与一位不太熟悉的同修接触上了,从她那里我拿到了少量的真相,是油印的,自己刻的板,内容很简单,甚至把师父的法写上两句贴出去。那时都不成熟,愿望是告诉世人大法好,大法弟子是按真、善、忍做好人。后来在外地同修那里拿来一份从明慧网上下载的劝善信底子,到复印部去印两次,人家不敢给印了。一位同修拿钱买了一台佳能复印机,哪个同修家都不敢放这台机器,我也没和丈夫商量,把机器拿回家放在女儿屋里,有时间就印,印完拿红纸包好,孩子放学回来也帮着做,有时同修也来帮我。

那时丈夫在家干个体加工零活,生意还挺好,经常有生人来,我就发了一念,用功能把门封上,任何人也不许進来,包括我丈夫。机器天天都工作很长时间,丈夫也不知道。有一天晚上我上厨房做菜,丈夫发现了机器,瞪大眼睛说:“你胆子也太大了,这机器什么时候拿来的?明天赶快拿走!咱家每天来这么多人,你知道什么人来?被发现了这机器也保不住,谁都比咱家强(指其他同修家环境好),人都不做就你傻。”我说学法修炼是自愿的,这可能就该我做。既然丈夫发现了,也就不背他了,其实他心里并不反对,有时他也帮着印真相资料,印出来的真相资料基本都不存下,随时都发完。

有一次,同修说她要几百份,让我做,过两天要。我做完过了好几天,她也没来拿,一天半夜发完正念,我准备去发真相资料,心里求师父不让家人发现我这时出去,等我回来他再醒。我背一大兜子用红纸包好的真相资料,拿了三个横幅,推着自行车走出家门,先挂横幅,边走边挂,看哪地方合适就挂哪里,三个横幅很快挂完了,再到居民区发真相,骑着车子進了居民区,一辆白色面包车停在路口,车上还有人,车前面小灯亮着,我从车旁边过听到车里有人说话,我什么也没想,只想发真相资料,有时也发现那辆面包车还逐时换地方,但就是不开走。天快亮了,我想该回家了,推车往家走,那辆面包车和我一起开走了。回来和同修说:为啥那辆面包车在那居民区呆了一宿,我回来时看着它开走了,我去时它已经在那里不知多久了。同修说,那也许是蹲坑的。当我打开家门时,丈夫被我开门声惊醒,他以为我才起来,他半点也没察觉。

那时我们这里没有资料点,同修们不能及时看到师父的讲法,我们这的资料靠外地同修给送或我们到外地去取,来回要半天时间。我每周去取一次,因为家里事情很多,丈夫经常和我发脾气。我心里非常羡慕别的地区同修做的那么好,大法资料点有好几个。我们什么时候能有自己的资料点,及时看到师父的经文呢?不久一位外地同修知道我们这地方的情况后,就从自己家里拿出一部份钱,我们当地同修又凑一些,就这样同修帮我们建起了资料点并传授我们技术。

二零零三年由于只顾做事,没重视学法,被恶警绑架、关押在拘留所,家人告诉我给我办取保,十五天就回家。我有了依赖心,结果第十五天我被送到看守所。送我的恶警得意的恐吓我说:“这地方你是不知道,進来容易出去难,你想一想,别人都是教养,就把你送这来了,你的事大了。”我心里想:我连死都不怕,还怕你威胁吗?大脑中浮现出“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洪吟》〈无存〉)。他说:我没有枪,要有枪我就把你毙了。在那一瞬间感觉自己非常庞大的身体在看守所上空,看守所大院,连同建筑物都包容在我庞大的身体里。写到这里,我才悟到:是师父在点化我,看守所装不下我,被迫害不是师父安排的路。

刚到看守所时,监室里的人都不明白真相,说什么的都有。我不断向内找自己的执著,背法、发正念,调整自己。逐渐监室里的人都愿意和我交流了,我就详细的和她们讲大法的美好。告诉她们大法已在全球八十个国家和地区洪传,相信大法,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明白真相后,有的人主动和我一起炼功、发正念。我每天都给她们背法,她们也跟着背,我还教她们唱大法弟子写的歌曲。有一名死刑犯,是从外地转过来的,来之前就明白真相,经常喊:“法轮大法好”。有一天看守所停电,晚上也没来电,发正念时间到了,监室有十多个人都坐在那和我一起立掌发正念。还有一次,两名犯人因为一双袜子争吵起来,吵声很大。我不想听她们争吵,就大声背师父的经文《精進要旨》〈悟〉。不知什么时候,她们不吵了,都在静静的听我背法。等我背完了,一个犯人拉着我说:“你师父真是来救人的,我听明白了。邪恶判你多少刑?我替你在这里呆,你快出去救人吧。”

我天生性格内向,胆子小,从不和陌生人说话。是大法改变了我的性格,师父赋予我智慧,使我能经常面对面向世人讲真相,一次我去外地看守所探望被非法关押的同修,到那时正是中午休息时间,休息室里有母女俩,我问她们来见什么人,那位母亲说:来见我儿子,因为和人打架,被送到这来了。她问我,你来见什么人呢?我说来见一位了不起的好人。她听我这样说,就问,那因为什么被关在这里呢?我说:她因为修炼“真善忍”,做好人,被关到这里了。接着我就详细的给那母女俩讲了很多事实真相(因时间充足),还把我带的真相小册子送给她们。那位母亲说:现在这世道真是不讲理,没理可讲。我说可不是吗,这不就是国家领导人的问题吗?我师父说:“做事先考虑别人。那么人类社会也就变好了,道德也就回升了,精神文明也就变好了,治安状况也就变好了”(《转法轮》)。你说这样多好啊。你的儿子也不会发生与人打仗的事,你也不用操这份心了。

随着师父正法進程的推進,三退浪潮的兴起,讲真相進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开始有些人心,心里一想和人讲三退,就怕对方说我搞政治,所以有一段时间不是很积极。师父发表了经文《不是搞政治》,师父告诉我们:“大法是度人的。大法弟子是慈悲的。”(《不是搞政治》)从法理中我认识到自己的思想不对。我放下怕心与观念,讲真相劝三退容易多了,现在三言两语就能使对方接受大法真相并退出邪党组织。不管证实法的路还有多长,我会按照师父说的去做,发挥大法弟子的善,去救度众生。其实这一切都是师父在做!

是师尊的慈悲呵护,我才能从邪恶的迫害中走过来,过程中也有不足的地方。

是同修一次次的鼓励,使我拿起了笔。当开始写时,不知道从哪写起,十年来的修炼感悟从记忆中消失,什么也想不起来。师父的法再次引导我,师父说:“你们只要出自于证实法、救度众生这个愿望,你们所做的事我都会肯定”(《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慢慢回忆起修炼中的点滴感受,与同修交流。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合十。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