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悟师恩浩荡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五日】我是大陆教育系统的大法弟子,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前得法。当我刚刚认识到大法奇特的祛病健身效果时,邪恶的迫害就开始了。在接下来的两年中,我不懂的走出来维护大法,也基本上放弃了修炼。后来才明白,尽管我已经没有精進的修炼,但慈悲的师父并没有放弃我。慈悲的师父在常人看来不可能的情况下安排我来到了国外,我在国外有幸见到了师尊,师尊的慈悲让我的身心得到了净化,我真正的明白了大法修炼是怎么回事,我知道了自己的使命,所以,我怀着救度众生的心愿,回到了国内。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师尊好!同修好!

一、从得法到真正走入大法修炼

我是大陆教育系统的大法弟子,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前得法。当我刚刚认识到大法奇特的祛病健身效果时,邪恶的迫害就开始了。我深知大法好,所以,当不修炼的家人为了自保,要我交出大法书时,我断然拒绝。后来回想,这是我修炼路上的第一次考验。在接下来的两年中,我不懂的走出来维护大法,也基本上放弃了修炼,只是偶尔看看《转法轮》,不舒服时炼两套动功。其间有一次单位组织签名反对大法(事先不知),我因工作上的事情“错过”了,后来才明白,尽管我已经没有精進的修炼,但慈悲的师父并没有放弃我,一直在看护着我;甚至让我意外的从楼梯上摔下以点化我;可是,我却完全成为了常人,没有精進修炼。

当时,只有个别学员知道我得法了,七二零后,这些学员不是放弃修炼了,就是被“转化”了,也没有任何人来帮助我。慈悲的师父在常人看来不可能的情况下安排我来到了国外;当然,在办理手续的过程中,也安排我被动的去掉了很多执著心。表面上是为了事业来到国外,但当我来到国外后,很快就明白了师父是安排我来修炼的,不是为了常人的事业的。我也明白了,师父在我得法以前就在管着我,系统的给我安排一生中的事情,就为了今天能得法修炼(这是我现在能知道的),我也坚信自己曾经跟师父结过缘,甚至曾经修炼过。这就是为什么我今生总是在思考人生的意义,为什么我的生命中有许多奇特又身不由己的事情发生。

我在国外有幸见到了师尊,师尊的慈悲让我的身心得到了净化,我真正的明白了大法修炼是怎么回事,我知道了自己的使命,所以,我怀着救度众生的心愿,回到了国内。

二、在工作环境中修心去执著

有了救度众生的愿望,师父就给我安排了一切。回国后,我有了宽松的工作环境,良好的经济条件来完成救人的使命。但是,由于自己放不下常人的名利和怕心,所以,给自己招来了迫害。我被邪恶非法抓捕。

关键时刻,我记的请师父保护,师父就让我感受到强大的正念和快速旋转的法轮,更坚定了我对大法的坚信。所以,我很大成度上放下了自我,慈悲的对非法审讯我的人讲大法的美好、迫害的邪恶、及传统文化中的信仰与道德,智慧源源不断。所以,那些人没有对我过份迫害。

我回到家后,心里产生后怕,想到是否要流离失所,但上有老下有小需要照顾,同时悟到,师父给安排的修炼之路就是符合常人状态,是留给未来的,决不可能是流离失所的路。所以,我否定了自己不正的念头,毅然回到单位正常上班。

由于自己的名利心在掩盖着,所以,回到单位后,邪恶以此为要挟要强制“转化”我,我的正念稍一放松,周围就有很多朋友、同事来做说客。那时,真的感受到了另外空间的邪恶压的自己喘不过气来的感觉,经常有类似自己被抓后、或在洗脑班应该如何做等念头在思想中徘徊。这时,师父的新讲法发表,指出我们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连旧势力的存在都不承认。我猛然悟到,我这不是在思想中承认了旧势力的存在吗?既然不承认旧势力的存在,那么迫害也就不应存在了。法理上明白了,我觉的豁然开朗。我找到单位负责人,义正词严的告诉他两点:(一)我不会去转化班的;(二)如果强制送我去转化,转化的后果对他很不好。结果,这件事就不了了之。

过了大约两个月的一天,我在外办公事,接到单位保卫处的电话,要找我。见我不在,约好第二天上午九点,要我到保卫处。我第二天到保卫处前,心里不稳,我就背《洪吟》〈无存〉:“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并且背《洪吟二》中的〈怕啥〉、〈断〉和有关去怕心的法,破除了自己的怕心。到保卫处,处长说没空,以后再说。后来才知道,前一天可能邪恶想动我,结果师父巧妙的安排我不在,使邪恶的阴谋没有得逞;我再次感受师恩浩荡。

后来,单位在职称评定、岗位聘任、资源配置等方面迫害我。起初,我只是把它看作是对我的迫害,所以,为了解决问题而去讲真相,基点是站在为私的基础上,尽管也知道向内找,去了一些执著心,但由于基点不对,结果可想而知。直到今年,学了师父的《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我才发现是自己的名利心没放干净;所以,才开始正念对待这些事情,把它们看成是自己提高的一个因素。转变了观念,现实也就发生了变化,我家人的收入这几年一直在提高,使我的修炼环境没有经济压力。

最近,邪恶又企图迫害我,我开始有些动气,静下心来时,我看到了自己还残存的名利心。放下它,一切交给师父。只要对救度众生有利,请师父安排。但有一点,我工作的环境是我救度众生的平台,师父给我安排了,就谁也不允许破坏。坚定了这一念,心里也就坦然了。

三、在家庭环境中证实大法的美好

我的家庭是个知识份子家庭;先生的名利心很重,受党文化毒害不浅;公公是党员,当过领导,更是不自觉的维护邪党的利益,本质是在维护自己的利益;婆婆是党员,人善良,对修炼有一定的认识,但对公公的情重,所以,在认识大法被迫害的真相方面受到的干扰很大。

刚刚回国时,婆婆看到我的变化,对大法很认同;邪恶对我的迫害发生后,婆婆为了自保,做了些有损大法的事(毁大法书),说了一些不好的话;结果,不久她就得了癌症。我再跟她讲大法真相,她有所悔悟,但并不真正认同大法。后来,在公公的干扰下,婆婆连大法真相资料也不敢看了,又有了很多不好的认识。针对这样的情况,我想怎么才能救度他们呢?我向内找自己,发现自己对他们有很重的怨恨心,这个心有宿世的渊源,也有今天他们对大法的态度所引起的;自己带着这样的心,而不能完全站在为他们好的基点上来救度他们;同时,我身上党文化中的争斗心也表露无遗。我找到了根源,就想起:“慈悲能溶天地春”(《洪吟二》〈法正乾坤〉)。于是,我开始慈悲对待跟他们有关的每一件事,注意自己的一思一念;只付出,不求回报。我要让他们从我身上看到大法的美好。

婆婆身体不好,经常住院;开始我把这当作对我修炼的干扰,有些排斥心理。后来,想起师父讲修炼中碰到的任何事都是好事,所以,也就坦然对待,并让她默念:“法轮大法好”,给她讲大法的美好和修炼的道理(在医院,公公不在,就没有干扰了),让她真正认识到了大法的超常和美好。她的健康奇迹般好转,不需要我经常照顾他们了;所以,我有了更多的时间做讲真相的事。同时,先生、大姑姐和公公也看到了我的善良,很多事情也开始思考了;大姑姐还退了团、队。由此,我从中感悟到真的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

另外,从中我也体悟到“大法是慈悲的,但威严同在”的法理。一次,先生看了有关法拉盛事件的光盘,不仅不同情受害的大法弟子,公公和先生还嘲笑大法弟子的“软弱”,表现出幸灾乐祸的样子。我当时心里真的不好受,就严肃的对他们说:“我为什么这样对待你们,是因为我修了大法,我懂的忍;你们不仅不知道感恩,反而助纣为虐、恩将仇报,你们良知哪里去了?”他们一声不吭,从那以后,再也没发生类似的事情,他们对我的态度也更真诚、善良。我知道,这是大法的威力。

尽管公公和先生还没有三退,但我已经不象起初时那样,见了他们就找机会讲;我悟到,大法弟子是用心在救人,而不是用嘴。所以,我在日常生活中,尽量以修炼人的心性标准对待他们,让他们感受到大法的美好,同时,也在善解我跟他们宿世的冤缘。我相信,他们能成为大法弟子的亲人,就是他们应该得救的最大理由和希望。

我女儿今年十岁,从小跟随我和我母亲(也修炼),所以对大法一直很认同。从师父的法中,我悟到,我的女儿也是为法来的,决不是一个普通的生命,所以,我也一直是这样对待她。她先天的纯真和悟性都很好,心性也经常守的不错。尽管她很少学法炼功,每当我心性不好时,她就会用大法中的法理来提醒我。当我早上该起来炼功时,经常是被她踹醒的;当我炼完功想懒惰的再睡一会儿时,经常发现我的地方被她占上了。所以,我想她是师父安排来帮助我的,在修炼的路上不断提醒自己走正。写到此,眼睛不觉又湿润了,心中生起对师尊的无限感恩。

四、在救度众生中修炼

迫害之初,我的怕心很重,但也深知怕心会招来迫害,所以,努力的去掉怕心。当时,我只认识两位同修:一位是邪悟状态,另一位处于未走出来的状态。所以,在法理上没有人可以交流。我想,我还修不修大法了?答案是肯定的。那么我想我还得上明慧网,那里有全世界的大法弟子進行交流,我曾经受益无穷。我克服了怕心,开始上明慧网,并下载法理切磋的文章及周刊、师父的新经文给同修看。这样,同修和我共同提高了。然后,同修想发资料,我就开始下载真相资料给同修发;但很担心电脑的安全问题。这期间甚至有网管给我发了几次警告邮件。我当时很怕,后来悟到,就是冲我的怕心来的。我想,这些网站谁都可以上,能突破封锁是我的本事,我为什么要听你的?!我就放下了怕心,继续上,并加强了电脑的安全,以后,再也没发生这样的事。

在电脑的安全方面,我没有多少常人的知识,但我突破封锁去寻找相关技术帮助时,师父慈悲,我没有费多大力气就找到了我需要的所有软件,并“碰巧”有常人教给我如何安装等,解决了电脑的安全问题。我悟到,只要我们有修炼的愿望,一切都是师父在做!


也许师父看到了我在修炼的路上应该发挥更大的作用了,一位不认识的同修通过上文所述那位同修找到了我,让我参与更大的资料点的运行;同时,也有了集体学法和切磋的环境;我在修炼的路上向前迈了一大步。那段时间,感觉自己的提高是每天都不一样,感谢师父的安排!

后来,资料点上的一位同修被病业夺走了肉身,所以,部份资料工作不得不落到了我的身上。我当时对自己没有太多自信,所以,只是说暂时承担一下。在做的过程中,悟到这就是自己该做的。要是早能悟到这一点,可能就不会对资料点有那么重的依赖心,同修也就不会遭旧势力迫害,以致失去肉身了。同时,自己没有意识到的对同修的情也是加重同修被迫害的一个因素。

随着走出来的同修越来越多,加上邪恶对资料点的破坏,我做资料的压力越来越大,有一段时间感到非常累,这么多的资料觉的承担不下来,并对同修还有了一点点的抱怨之心,常人中的干扰也接踵而来,自己还产生了怕心。意识到自己不正的心态后,我就跟拿资料的同修交流。同修对我说没有量的要求,我能做多少就做多少。我的压力去掉了一些,但回头又想:我做的事情不正是救度众生的需要吗?怕什么?怕不正是为私的表现吗?明白了法理,放下了怕心,常人也不再干扰。事实上,做的资料越来越多。

最近,我在去同修家的路上,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因有师尊慈悲保护,当时没有发生人员方面的损失。当时同修说我,之后自己心态就不稳,有怕心;接着,我家门口就出现了可疑的人员。我正念否定旧势力的迫害,加上当地同修的正念加持,邪恶没有得逞。我向内找自己,发现最近对很多事情的处理上落入了人的理,导致自己的空间场不纯净,才发生了这样的事。

与同修交流的时候,我感到同修话语中隐含指责的味道,心里开始不平,就开始抱怨同修。表面上是自己对,但已经落入了人的理了。真的看到了自己遇事不能无条件向内找的心。

过后,资料工作進行了调整,我的工作量大大减少,反而让自己有种空落落的感觉。向内找,找到了一颗干事心。与同修交流后,悟到别的同修有做资料的愿望,要给同修建立威德的机会;同时,这也暴露出了自己的执著心。这不是大好事吗?把心放下后,也看到了自己还有很多的事情可做,意识到自己的修炼该進入另一个阶段了。

我的工作圈子中的众生受教育程度高,对事情有自己的看法,但名利心较重,为了自保,多数不愿意正面谈论法轮功的事。针对这样的情况,我注意收集他们的电子邮箱和电话号码发到明慧网上,请国外同修协助讲真相。有了真相资料,我也尽量发到他们的信箱中。一段时间下来,发现他们都在变化,当然,其中有正法進程的作用。

对一些易于交流的同事,就适时的劝退。其实,如果他们明白了,我相信他们自己就上网退了,因为,我也坚信他们都是来得度的,他们明白的一面是清楚的。

五、从法理上帮助同修,消除同修间的间隔

师父希望大法弟子能达到无脉无穴的状态,真正形成一个整体;而旧势力则不断的利用大法弟子的人心给大法弟子造成间隔。破除间隔的办法,我悟到是不断的放下人心,增加自己的容量,无条件的包容同修。同修之间在宿世也有各种渊源,在修炼过程中可能就会表现出来。我们地区曾经有一段时间,一直在传某某同修修的很差,甚至在做破坏大法的事情。传来传去,谁也不愿意接触这位同修,而且传的同修心目中都在认同这位同修有多么多么不好。师父在法中要求我们同修之间不能有戒心,同修的做法已经不符合师父的要求了;而且,从法中我悟到,人的不正的一念是有能量的,当同修总在想另一个同修的不好时,就在不断的给这个同修的空间场加不好的能量,从而加大同修的魔难,那么,这些传话的同修不是在加重旧势力对同修的迫害吗?所以,针对这个问题,我谈了我的想法,重温师父关于修口的法理,同修的传话到此为止。

另外,我也悟到,这个事既然让我碰到了,就有我要做的;正好,另一个同修也建议我跟这位被传话的同修交流一下,我同意了。与同修交流后,同修说很多传的事情是不存在的,她自己也非常愿意精進提高上去。而且,她被传的沸沸扬扬的时间内,没有任何同修主动跟她在法理上交流过。我听了,也真的觉的不应该;也希望同修都能引以为戒,真正的修好自己,不要被旧势力钻空子。

从这些事情中,我悟到,我们只有按照大法,去修好自己,才能真正的溶入法中,大法的威力才能在整体上体现出来。这样同修之间的配合是由大法指引着,会达到默契和天衣无缝的状态。

小结

第五届法会的通知出来很长时间了,也一直想写,但觉的没有思路,就一直没有提笔。想想是自己的懒惰心在起作用。眼看剩了最后一周了,下决心要写,不求是否发表。谁知,另外空间的邪恶看到了,就让我出现很重的头疼症状,持续两天还不见好,自己一直在消极的承受。眼看剩最后一天了,我觉的时间来不及了,心里产生了放弃的念头。到昨天中午,我悟到这是邪恶害怕,不让我写,就来干扰我,我不能承认。当天下午,就有一位同修不期来到我的身边,跟我交流了她写稿件过程中的体会,我也在与她交流的过程中,不知不觉,头疼消失了,也有了写作的思路。这令我体悟到是师父看到了我有了正念,安排同修帮助我来了。今天早上就梦到邪恶只不过是另外空间几个残缺不全的毒物罢了,只要正念足,它们什么也不是。所以,今天就把稿子象行云流水似的写了出来,再次体悟师父的伟大和师恩浩荡。

我的修炼已经進入了第十个年头,十年中,跌跌撞撞,磕磕绊绊,时不时悟到新的法理,对大法的信念也越来越坚定。总的感悟是,师父看到了我这颗修炼的心,就一直在呵护着我向前走。我甚至不需要主动去做什么,而是在我学好了法时,能溶于法中,师父就启悟我的正念,安排我应该做的事和应该救的人,我只在修炼的路上随机而行。

当提起笔来时,发现十年中自己的体悟还很多,远不是几页纸就能表述完的。这篇稿子,是在师父的加持下,将源源不断的思绪记录下来而已;过程中几次感恩的泪水充满眼眶。不求发表,就当作对浩荡师恩的见证,也是对自己所走路的部份记载吧。

谢谢同修!合十。

明慧网第五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